明天文化

【明天文化&艺琅国际 | 驻留计划工作室开放展IV】作品介绍

发布时间:2017-11-15 15:03

【明天文化&艺琅国际 | 驻留计划工作室开放展IV】作品介绍


艺 术 家:孔永谦、山羊

开幕时间  2016.04.26  20:30

展览时间:2016.04.26 — 2016.04.28

出  品:明天文化&艺琅国际

 

    为全力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发掘具有崭新视觉和态度的艺术家。明天文化&艺琅国际将邀请艺术界人士推荐驻留艺术家同时欢迎艺术家自行申请的形式来参与驻留计划,并由主办方进行评选。在驻留期间,艺术家不仅能在整洁宽敞的环境下生活及创作,同时能与当地艺术家、艺术机构进行交流和学习。在驻留项目尾声,主办方将举办工作室开放展及学术交流,并且每年将在位于北京草场地的艺琅国际空间或美术馆举办驻留艺术家群展。

    明天文化&艺琅国际第四期驻留计划开放展于2016年4月26日在成都艺琅国际隆重开幕。本次展览将展出第四届驻留艺术家孔永谦、山羊于3月1日至4月25驻留期间内创作的作品。此次展览既有架上绘画作品、装置作品、影像作品。

孔永谦 作品自述  

   

《消耗》


《消耗·杠》200x150 布面油画 2016


《消耗·胡》200x150 布面油画 2016


《消耗·听》200x150 布面油画 2016


《消耗·碰》200x150 布面油画 2016


《消耗·吃》150x100cm 布面油画 2016

作品阐述:

由国人发明的麻将,因为需要多人参与,因此在打法上要动比两人对弈多得多的脑筋。一旦开打,每个人都要盯着上家看住下家,因为每次赢的只有一家,在平均大多数时间没有好牌的情况下,个人只能做到尽量缩小输的幅度,所以说麻将文化便是相互掣肘与控制又相互依赖并没有赢家的游戏格局。麻将也集中反映出自溺与封闭的互害关系。个体无法在其中完全独立,而突然爆出的赢家又很可能连续翻番对所有人构成痛斥绝杀的厄运。集中代表中国最高与最复杂打法的麻将第一要属成都麻将,简称为成麻,作为此次艺术家驻留创作也是第一回由两位创作者都选择同一个表现主题,我则要借助自己的身体来隐喻麻将对个体的自我约束和限制的寓意。我请提出做麻将的山羊为我进行拍照,我也用相机间隔摄影的方式,让不断变化身型动作的我和相机进行每一次瞬时的影像合成,并在所谓客观记录的照片中,发现不可预期的创作参考图形。我以四肢代表打麻将的四个人,用相互缠绕扭曲的动作结构表现个体的自我折磨和毫无疑义的生命消耗过程,出于处境化的人物所处场域考虑,我将麻将桌面经常出现在浑身不爽的人物下方。


《消耗·刮风下雨》80x100cm 布面油画 2016


《消耗·花猪》80x100cm 布面油画 2016


《消耗·和牌》80x100cm 布面油画 2016

作品阐述:

   麻将集中反映出自溺与封闭的互害关系。个体无法在其中完全独立,而突然爆出的赢家又很可能连续翻番对所有人构成痛斥绝杀的厄运。集中代表中国最高与最复杂打法的麻将第一要属成都麻将,简称为成麻。

山羊 作品自述


《骨头3》60x80cm 综合材料 2016


《骨头3》60x80cm 综合材料 2016


《骨头3》60x80cm 综合材料 2016

作品自述:

骰子在游戏和赌博中的运用,使每一个参与的个体奢望不确定的结局符合自身的意愿,用俗语来说则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