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文化

寻找雕塑的明天” —— 2018年第六届“明天雕塑奖”艺术家竞演秀

发布时间:2018-05-16 23:58

5小时大作战
坐标:四川美术学院
时间:4月25日

5位终审评委
20位青年先锋
400位现场观众
822万线上观众观看直播
最高同时在线观看人数32万
共同见证了中国第一个青年艺术家竞演秀


3430 件申请作品、1962 天、1089 位青年艺术家、16座城市、13 场艺术论坛、7个国家及地区,明天雕塑奖走过5年时间,无数个关于雕塑的梦想在这里被看见。


连续六年举办的“明天雕塑奖”由四川美术学院、明天文化联合主办,云图全程创意制作。在第一个“五年计划”结束之际,一直坚持寻找、关注青年艺术家创作的“明天雕塑奖”将关注从作品进一步深入,尝试用全新的形式。



安迪·沃霍尔说过,未来,每个人都有十五分钟的成名时间。


于是,从“用作品说话”,到“说出你的故事”。



对青年艺术家而言,如何在5位评审、400位观众和800万线上观众面前,用5分钟阐述自己的作品,讲述自己的思考,并非易事。经过了3轮的资料提交、2场演讲指导、2场彩排,20位艺术家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完成了他们的精彩讲述。

他们谈死对生的触动,谈步入社会的惶恐,谈学生面对创作的困惑;他们也谈故乡的杨树,谈少时的工厂,谈经过的故事;他们谈作品,谈思考,他们也谈自己。

这不仅仅是一场关于艺术的竞演,更是20位青年人分享他们的一段生命经验。




向理


收藏家、明天文化创始人

十年之约,传播雕塑文化



明天雕塑奖走过五年的时光,已经迈入第六届,这是一个更加欢乐、更加活泼的奖项,这也是明天文化所希望的。感谢一直以来各位老师以及媒体机构的努力和支持,希望在未来的雕塑奖中,能够携手共进,更大化地传播雕塑文化,也感谢各位年轻入围雕塑家的参与。





隋建国


著名雕塑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从雕塑出发



六年前就参与到了“明天雕塑奖”,不但作为这个奖项的评委,更为这个奖项设计了奖杯。之前这个奖项叫做“明天当代雕塑奖”,经过六年的转变,“明天雕塑奖”已经证实了自己就是关于当代领域的奖项,因此已然不再需要当代这个标签来界定。



今天的价值标准在未来,但必须从过去和现在走向未来,需要从以前的传统和今天的现实开始走向明天,艺术创造并不是人类发明的而是人类从类人猿开始学习继承来的,其源头可能更加古老,从世间万物中学习的,人类的学习创造精神不会停止,但创造绝不会凭空出现,因此,无论社会环境是如何的,希望青年艺术家们从雕塑出发。


著名批评家,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孙振华点评现场


著名雕塑家,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施慧为青年艺术家指出创作中的问题


四川美术学院副院长、雕塑系主任焦兴涛点评青年艺术家演讲


现场400位观众和线上800万观众一起,听艺术家们讲述他们的故事





时子媛


流动的石头



也许很多人会认为这是和公鸡下蛋一样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时子媛通过她的陶瓷作品做到了,大三时她第一次接触到陶瓷材料,陶瓷源于土石,因此她产生了用陶瓷再现土石的想法,经过多次尝试,石头不仅漂起来了还通过水流的撞击发出了美妙的声音,陶瓷的传统制作工艺使其制作的雕塑作品是空心的。有趣的是,她制作了一块很大型的石头雕塑并单手抗回宿舍,路上的阿姨不仅感叹她的力气大,时子媛用一句“我可是雕塑系的女生”以回应。

石头真的可以漂起来,只是需要一些想象而已。








李浏洋


捕声者



李浏洋的创作,要从他家乡的杨树说起。

他很喜欢微风吹拂杨树树叶的哗哗声,这是家乡的声音,爷爷经常在树下乘凉,这种身影时常让艺术家觉得爷爷非常孤独,年老之后他更加少言寡语,树叶的拍打犹如爷爷一生重复的劳作,艺术家以爷爷的声音为主体,尝试建立爷爷与树叶之间的关系,另外一部作品来源于2017年艺术家在韩国驻地,他发现仁川的一切都与大海有关,艺术家在当地人们的脸上看不到指向性的情绪只看到重复性的生活,李浏洋搜集了海浪拍打的声音,渔民与大海的关系犹如农民与土地的关系,虽然两个声音相隔万里,但其中似乎在无形中产生着对话,是一种询问与思考。树叶在拍打,海声在拍打。









徐瑞谦


如果它也会受伤



来自中国台湾地区的艺术家徐瑞谦一直关注着身体跟材质之间的碰撞关系以及延伸到空间中相应的对话关系。

这次入围的作品中,艺术家通过不典型的结构线与面的延展,透过身体物件到环境空间的一种感知关系来探讨它们新的可能性。就像在铁板上面不断的敲打上,某种方面是非常暴力,一直敲到它破,而对它来讲也是创造一种新的可能性,从平面去打开立体空间,是有它受伤的部分,然后去架构属于它们的造型。









SIGMA艺术小组


用区块链的方式做艺术小组


 

SIGAMA来源于希腊字母,代表求和的概念,这与小组成员间秉承的合作共赢理念非常契合,小组的合作形式非常接近于现在所说的区域链,是一种去中心化的网络结构,在这个网格结构中,任意一个点都可以实现信息的交换点。本次入围作品《悬界》,意图展现一个全方位的现场多感官这样一个整体的艺术,其中也包括现场很多元素,观众可以自己去寻找一个自己喜欢的角度,去寻找属于观众自己的观察、视觉观看方式。








李军翰


何以解惑?



从小喜欢画画、电影的李军翰却进入了雕塑系,这是他和雕塑结缘的开始,这次的作品来源于艺术家的一次生病,长时间不能随意活动的束缚让艺术家开始尝试将岩柏与人物进行融合。

艺术家在演讲中还提到了他对雕塑的困惑,虽然目前还不能真正理解雕塑但在创作中他却非常快乐,他希望自己到40岁的时候还可以很开心的做创作。








刘丹华


从灰烬中来



艺术家刘丹华的入围作品由三个单件的《灰》与随意散落的碎片组成的。《灰》的灵感来源于清明节的风俗,我们在祭祀的时候会看到纸张完全燃烧被风吹动的意向,《灰》主要使用“瓷”材料,这还与艺术家的家乡在景德镇有关,在创作中艺术家发现了陶瓷材料的特殊性,这种特性更能表达艺术家的作品《灰》,“瓷”的形态能更好地将易消逝的灰烬以固态形式展现了出来。灰烬是短暂、难留、飘忽易碎的,其次是坚硬、拥有且亦易碎的,艺术家在作品中营造了一种氛围,这种氛围提醒着我们文化的变迁和一种记忆。









刘津含


从一张剃须刀片开始



就读于四川美术学院的艺术家刘津含凭借作品《锋·巢》入围本次雕塑奖,很多人会好奇艺术家为什么会选择刀片来进行创作,艺术家解释道:“当面临材料的时候首先要解决的是作品的切入点与材料是否融合,是否能够呈现一种共鸣和连接。”,刀片是由刀锋与本身的结构性组成的,艺术家也使用了文字的魅力在作品中,“锋”与“蜂”的同音,艺术家运用结构与文化来达到一种新的展示。










程晓芳


词语破碎处,无物可存在



艺术家程晓芳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本次入围作品《失语》系列始于2015年,艺术家在这段期间经历了家人的离世,与一个人的突然切断让艺术家开始思考语言的失效性,目前艺术家还在进行新的创作,比如将自己比喻成一方墨,不断地去浸染一根白色的棉绳,墨迹在浸染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停止下来。艺术家希望将自己放置在作品中去体会一个行为的过程。








耿杰生



写生社会人



艺术家耿杰生喜欢雕塑的原因是因为雕塑从不同角度去去观看的话都会有不同的感受,他的一切创作始于大学毕业之时,艺术家将当时的焦虑当成一些列课题在作品中反应出来。于是艺术家创作了一些列关于职场以及责任等相关话题的作品,本次入围作品中还添加了声音装置。观众在听到声音的时候,却不知道实际的声音来源于何处?不知道这种声音是否是在脱离群体的情况下产生的,耿杰生希望透过更多的方式去讨论合群的概念。









刘宸


机械加工厂中走出的生命



艺术家刘宸就对机械就特别感兴趣,每年的假期艺术家还曾在亲戚家开的机械加工厂打工,因此本科的创作方向也自然成为了动态雕塑。艺术家的创作以日常中常见的物件作为材料,对于物品本身的材料属性以及作为材料的语言进行挖掘,在创作中艺术家尽量减少对物件的修改,强调它们的现成感,虽然物件很平凡但夹杂了人的回忆在其中,对于物的挖掘最终会回到人的情感,这是刘宸希望通过物件来表达的对于人的认识。艺术家对动态的强调在于其生命感,他的作品更加强调生活的质朴,即为“活着!”








赵宝琛



我拿青春赌明天



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毕业的赵宝琛一路的创作经历都离不开老师们的帮助,现在艺术家一边工作一边创作,与一些广州的艺术家成立了一个小的工作室,这次展出作品共为两件,其中一件作品《潇洒走一回》用灯箱广告字做了一句歌词,“我拿此生堵明天,你用青春换真情。“毕业之后,艺术家进一步将表现方式进化成了霓虹灯,这部作品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的过程中,社会极度追求商业化而变得浮躁,潇洒走一回也成为了商人们的附身符,是当时代的如实反映,艺术家认为这也是对当下社会的反应。赵宝琛认为艺术家身份只是个体的放大,需要更在意艺术在当下社会的有效传播。









郑光化


从作家到雕塑者



韩国艺术家郑光化的作品“道之说“带观众进入到一种独特的境界,艺术家通过他的方式让我们理解了他的生活以及工作方式,艺术家在从事雕塑之前曾是作家,所以他的作品很像一个梦,一种不确定的,有些绝望的梦,但又不失优美,是他对世界某种状态下的感受。







孙宇宽


一篇动物保护报道引发的行动



艺术家孙宇宽的作品意在探讨人文生态环境问题与雕塑艺术创作之间的关系,我们生活在哪里哪里就会有问题,就会有艺术。艺术家认为艺术从业者需要针对一些问题去做些什么,《量身定制》创作的思路来源于一篇关于北方白犀牛濒临灭绝一篇报道。艺术家认为艺术家的身份仍在无形中激励着他去做些什么,艺术家认为雕塑作品不光要有观赏价值更要有传递性,有共鸣。









董琳


由瓷而生



从本科创作开始艺术家董琳就接触陶瓷,她认为这是一个本土的、带有东方气质的材料,陶瓷非常神秘,在进入窑中产生的变化的不可预知性让艺术家非常着迷,同时陶瓷又具有女性气质,非常柔美。本次入围作品的灵感来源于道教,艺术家通过作品探讨关于生与死等议题。








万朵云



欢迎来到万朵云的世界



艺术家万朵云的世界可能是混乱的,是无序的,因此她的作品类型也是多样的,作品都是她对世界的怀疑,她一直在质疑艺术究竟是什么,但可能对现在的她来说,艺术最重要的就是当下的那一刹那的感受,她的作品产生的原因可能都是很微小的,而她在意的是艺术作品之后的情绪,艺术家认为好的作品应当是看到的与感受到的不一致性。









马赛



“种蘑菇的小男孩”



艺术家马赛运用生物蘑菇作为表达材料,灵感来源于艺术家的家乡至目前的生活轨迹,这些地方都面临着一种拆迁的状态,拆迁的木质材料遇到湿润的环境,成为蘑菇生长天然的温床,也就诞生了艺术家的作品,蘑菇与自然是共生的关系,以及其最终的命运也是离不开自然的,这一点与人的生命也很相似。艺术家认为蘑菇与拆迁是对等的关系,终将落为尘土成为废墟。如何将非艺术的经验融入到艺术经验的范畴中,给人以陌生的经验,让其产生思考,这究竟是否是艺术?这是艺术家马赛正在思考的问题。









夏弢


从卡塞尔到上海



艺术家夏弢,经历了从上海至卡塞尔留学,最终回到上海的经历。面对文化差异,他同样面对着身份的切换。


夏弢对雕塑的理解是对空间的观触,在不同语境中理解空间,因此他的很多尝试都是与空间创作有关的,比如艺术家曾用中国文字去进行雕塑创作。作品中,汉字“卡”出现在了政府大楼的楼道之间,并不断旋转,楼道也是盘旋而上的,这是艺术家利用了空间本身的特点而进行的创作。









张有魁



看庙看出个“宠物店”



来自山西的艺术家张有魁,家乡有非常多的寺庙,有次在观看寺庙的经验中他发现栅栏中的观音像好像被锁在其中,他还发现观音等神像的坐骑其实很像是现代的宠物,因此艺术家产生了想法将这些神像制作成琉璃材质的雕塑,好像自己在经营一家宠物店,这些动物来自全国各地的寺庙,都有其出处以及原型,这是一件关于日常与使用性的作品,艺术家表达了他的一种调侃和批评。








于洋


我的成长日记2013-2018



于洋认为在雕塑创作中的成长是对他本人来说非常重要的,如今的创作是一步一步形成的,2016年毕业之后,艺术家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成为自由艺术家,“还能做点什么?“一直在艺术家的脑子里回转,他很希望雕塑可以活泼、纯粹一点,因此他的作品只剩下了雕塑本身,将工具的影子去掉,打破了自己曾经的创作,现在艺术家一直用铁和木头来创作,只针对材料做出判断,艺术家一直希望每个作品都不同,这种不同建立在艺术家的感觉上。








尹帝皓


线的空间



韩国艺术家尹帝皓的作品主要是通过声音以及光线来呈现,运用轮廓线制造立体空间。目前艺术家主要致力于建造虚拟假想空间,艺术家希望观众通过作品可以产生一种认同感,能够从作品中思考自己究竟从何而来。今后艺术家希望通过更多大众媒体来表现作品。




经过三个小时的竞演,经过三轮投票,终审评委们热烈讨论,最终,第六届“明天雕塑奖”揭晓年度大奖由SIGMA艺术小组摘得,艺术家时子媛、刘宸、赵宝琛、刘津含获奖



第六届“明天雕塑奖”大奖得主 SIGMA艺术小组


入围艺术家及终审评委合影





第六届明天雕塑奖

展览时间:2018年4月26日-5月13日

展览地点:四川美术学院美术馆





- E N D -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