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愿君舀光赋浅陌

更新时间:2020-09-10 09:17:23

愿君舀光赋浅陌 已完结

愿君舀光赋浅陌

来源:落初 作者:蓁蓁齐夏 分类:穿越 主角:老太婆阳光 人气:

主角是老太婆阳光的小说《愿君舀光赋浅陌》此文是蓁蓁齐夏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我从不相信这世上有仙,但那是在遇见你之前。“嫁给我你就是神仙夫人,到时长生不在话下,你们凡人不是都喜欢这样吗?”“我可不是普通的凡人。”“那你要怎样?”“······”那时的他如同上帝眷顾的神来之笔,绝代的风华,他向我伸手,要我做他的妻。师父曾说那人的心太大,只怕容下了三界的芸芸众生,容不下儿女情长,可我没想到他会为了一句戏言等我那么长时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他的住处出来顿觉失了神,边走边想着我的这个不成熟但又义气奋发的性子来,曾经老妈对我的行为就没少数落过,现在到了这里,碰到的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若不是有师父罩着,指不定现在尸首何处。记得第一次见师父时他一脸嫌弃的看着我,说自己怎么就一个冲动去救了凡人,可转眼就见他为了五谷之事对长平软硬兼施。刚来空音谷那会,每次我见了师父必是要问下他我无才无德,为何要收我为徒,可能是刚保住小命有些神经敏感。师父被问得烦了,便道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无非是天意捉弄人的一场戏,我活到现在已是十七八的人,但也是万万比不得师父几万载的时光,那时以为师父其实只是脑子一抽顺手救了我这个小姑娘,所以说不出什么因为所以,现下细细考虑了一番,想着天意大约是有的,要不然龙承言不会出卖我。

这样想着到了大师兄的揽月阁,上次被常留弄的门早已修好。院子不算大,透着层层木槿花可以看到远处的青石小桥,幽径绕了一个弯通向远处竹林,再往前去,几道寒光闪过便见到一身藏蓝色暗袍的大师兄在园中练剑,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做这么剧烈的运动,心下一个好奇脚不沾地的蹭了过去。

果然我的判断是不错的,对于像大师兄这样的天人来说,舞剑是最能突出他身姿卓然的运动。园中他广袖长袍,翩翩乌发,腰间的流苏随着他的动作在衣摆间打着旋,手中的剑时不时的反射些光,搅碎了一地树影,耀得我睁不开眼,着实妙不可言,美得人神共愤。说实话,我是不怎么懂剑法这种微妙的东西的,今日却盯着他的剑法生生看出了些个杀气。

一套剑法完毕,大师兄收剑:“何事?”

真是什么样的师父交出什么样的徒弟,虽没见二师兄怎么样,但大师兄却是继承了师父那套言简意赅。

我将师父的嘱咐说完,他上前,眉头微蹙,一双凤眼直直打量着我的胸襟,我也好奇地随着他的目光瞧过去,见是两坨黑乎乎的印子,想是方才心神不定,扔那个罐子时不小心溅上去的,正欲辩解便听大师兄已然开口,声音平平的道:“这种花色我倒是第一次见,甚是好看。”

我尴尬至极:“你才好看!”话说出来却又发现是一句废话,当下懊恼不已。

大师兄皱了皱眉,像是要说什么却又咽下去,半晌道:“既是师父吩咐,明日便动身吧。”

我回头:“这么快?”

“有什么问题吗?”

“倒是没有。”

“那便回房收拾一下吧。”

说话间,他一直侧身摆弄着旁边伸出的一束花枝,片片花瓣落在他未束的头发上,一张侧脸看上去不太真切。

“还有问题吗?”

“没”

“那你看着我做什么?”他转头,眼若深潭。

“呵呵•••”我干笑了两声道:“你头发上有东西。”

“不碍事。”

我无语凝咽,本以为他会说“啊,有东西啊,那你帮我去掉吧”诸如此类的话,然后我小心翼翼取下他头发上的花瓣,顺便偷撷一下他神祗般的风姿,怎知大失所望,低下头紧张的看着自己的鞋尖,能感觉到落在我身上审视的目光。

“若无其他事便回房准备吧,明日日出之时,我与长平在谷口等你。”

我对于自己被美色所迷惑未遂感到十分羞愧,嘴里随便乌拉了两句掉头便跑,出拱门时好似听到身后大师兄叫我小心什么来着,还没听真切便被门槛办了个踉跄,于是落荒而逃。

第二日天光敞亮,师父布了几片淡云在他的院子上头,确切的说应该是那棵菩提树上头,遮住了一方天地。

我睡得有些迟,昨日二师兄听说我要出谷,风风火火的将我拉去他的采芳居嘱咐了半日,待我出门已是月上中天,再容我将他的那些个话咀嚼吸收一番,第二天睡迟也是情理之中。但同车的长平显然不是这么个思维,从看到我的第一眼开始马车外就没有消停过,他好像能将所有的事都归结为我的不守时上,开始我还会为自己辩驳几句,但很显然这只石头精的肺活量非人类所能及,于是只好无语地望向车外,他一边赶车还要一边想出刁钻的语句来数落我,我真担心他出事故。

那边大师兄着实寡言,从上车前的那句“出发吧”到现在一言不发,他双目微合,想是假寐。今日他难得的束了发,一支玉簪斜插在侧,墨色长发从肩头倾斜至车座,一袭白衣斐然,手中敲着二十四骨折扇,俨然一副书生打扮,却让人萌生不得亵渎之感。

按大师兄的意思,我们需驾车去瑶城采购,瑶城是空音谷周边的大城之一,同南荒接壤,瑶河穿城而过,是个很难得的宝地。

头一次出谷了解风土人情,这让我很兴奋,将车帘掀开一角向外望去,天色苍苍,林间寂寂,谷外正值初夏,车内闷热潮湿,不一会便大汗淋漓,让我不禁想起空音谷的好来。车外长平的抱怨声再次传来,将我迟到的行为与炎热的天气结合的天衣无缝,令我十分佩服,感叹师父让大师兄和长平去买东西真是煞费苦心,若遇到女卖家,便让大师兄出马,一副惹人的桃花脸,说不定人家还得倒贴;若遇男卖家,便是长平上前辩解,定不会落人下风。

我这边正想着,那边一直无语的大师兄却突然开口了,这有些出乎我意料。他眼睛依旧合着,淡淡的嗓音在马车里刚刚好听,只听他道:“长平,听说空音谷山下的靖琼河河水清澈见底,河水甘甜。”这让我有些以为他在说梦话,但仔细听却又不像,正当我纳闷之时又听他道:“你若无事可以山下洗砖,我亦会驾车。”

长平:“••••••”

没了长平的唠叨,马车顿时跑得欢脱起来,行了半日便到了空音谷山下的降仙镇,降仙镇是出谷的必由之路,大师兄决定在这里整顿一晚再向南去瑶城。降仙镇不算大,但街上人群一波一波,挤得马车没法行路,我们只好挑人少的小巷走,兜绕了一阵,车停在了一家客栈前。

客栈没什么特点,没有我想象中威武无双的石狮子,也没有电视剧中从二楼降至一楼的华丽帷幔。门前两根石柱支撑着二楼的观景台,石柱上刻着蝇头小字,只是因时光磨损已漫漶不清,但隐约能认出是甲骨文,我摇摇头,沿着石柱向上看了眼高高挂着的牌匾,顿觉政府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是多么的重要,当真是承前启后。

正当我仰头欣赏时,客栈里突地飞出一个灰扑扑的影子,直直向这边飞来,定睛一看原是朝大师兄飞去,将将要扑上去,大师兄不紧不慢一个侧身,那团灰影差点撞在马车上。我仔细看去,见是一个与我相差无几的姑娘,一张水灵灵的脸蛋我见犹怜,我正闹不明白状况时,她整了整衣襟转头对着大师兄便叫:“流光哥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