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城市怪谈:灵瞳手记

更新时间:2020-10-25 19:38:40

城市怪谈:灵瞳手记 连载中

城市怪谈:灵瞳手记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天一道 分类:耽美 主角:傅李福 人气:

《城市怪谈:灵瞳手记》作者:天一道,耽美类型小说,主角:傅李福,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通过一次意外,主角拥有了一双灵瞳!可以杀人,也可以控制别人,更能鉴宝!从此逍遥人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三章 烛咒显威

从心里讲,傅清扬觉得刀爷算是一个人物,觉得除掉了有些可惜。不过就现在的形势而言,也没有其它的办法,毕竟,刀爷的威胁性太大了,这样能够威胁到自己的人物绝对不能冒险留下。

既然已经决定要除掉刀爷,那正好还可以借这个机会让柳梅立威,而最好的立威对象傅清扬也已经找好了,那就是铲子。傅清扬认为自己虽然是个自私的人,也有邪恶的一面,不过却做不到像铲子那样,随意毁掉一个人的人生,而自己所得到的不过一时的**。不但做不到这样,他也绝不容许自己的属下有这样的存在。

傅清扬的损伤在于体内灵能的损耗,他发现,每当催动烛印这项秘术的时候,体内的灵能都会损耗,但是损耗之后却也会慢慢的恢复。不过这种恢复仅仅只能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并不会增长,相反,他体内的灵能像所有人一样,每时每刻都在不断的消耗,每时每刻都在减少。傅清扬很清楚,这些灵能就是生命的表现形式,一旦灵能耗进,生命也将终止。

休息了整整七天的时间,傅清扬才完全恢复了损耗的灵能。他觉得到了对付刀爷的时候了,只有干掉了刀爷,他才能将很多的计划付诸实施。比如,在古街上开个古玩店,再比如开采南山南田石的计划等等。

傍晚时分,傅清扬来到了距离绝味楼不远的静雅茶舍,这是他和柳梅约好的地方。其实,在傅清扬看来,对付刀爷并不困难,让他有些放心不下的是除掉刀爷之后,柳梅和陈洋能不能成功的控制住荒冢的其他成员。要知道,像老学究、旱烟袋这样有一定本事的人内心都有些傲气,轻易不会服人,更何况,柳梅是个女人,而陈洋则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儿了,傅清扬现在倒是不用多想。他来到靠窗的一个隔间之中,看了看表,已经接近七点钟了,算算时间,柳梅和刀爷也快到了。

果然,过了大约不到五分钟的样子,柳梅挽着戴着一副墨镜,企图将脸上刀疤遮住的刀爷走了进来。茶舍的隔间是早就预定了的,就在傅清扬的隔壁,只有一层木板相隔。

以傅清扬现在的实力,想要施展烛咒对付他人,距离不能太远,只能控制在数米之内,否则将无法施术。而现在他和刀爷只有一板之隔,自然可以从容施展烛咒,杀人于无形。

“刀爷,我们好像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一起喝过茶了吧?”柳梅今天的打扮很漂亮,头发精心的收拾过,打着细小的波浪卷;脸上薄施淡妆,眼眸顾盼之间,平添万种风情;一身黑色的真丝低胸套裙勾勒出完美的身材,前凸后翘,尤其是高耸的玉峰,于半遮半露之中散发着朦胧的诱惑,于不知觉间勾起男人心中的**火花。

“好像我们就没有单独在一起喝过茶!”刀爷很随意地看了柳梅一眼,表情显得和平淡。

“是吗?我倒是不记得了!”柳梅嫣然一笑,用白净的玉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梅子,在荒冢之中,别人认为我们是什么关系你不会不知道吧?”刀爷虽然还算沉着冷静,但是看到柳梅这颇具诱惑力的动作,眼神之中还是流露出了贪婪之色。

“当然,他们都以为我是刀爷的女人,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对我如此尊重。”柳梅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端起茶水来轻抿了一口。

“那你不觉得对我得有个交代吗?”刀爷说到这里,声音有些低沉。

一直以来,柳梅对他都是外热内冷,表面上,显得亲密无比,可是私下里,却拒人于千里之外,别说碰她的身子了,连手都没有让他碰一下,这让他非常恼火。

“这么说刀爷是想让我表态了?”柳梅非常从容地说道。

“不错,我今天就想让你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刀爷的身体稍稍前倾,眼睛眯了起来。

“我记得刀爷曾经说过,不逼我的。”柳梅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道。

“我没有逼你,而仅仅只想要一个态度。”刀爷冷哼一声。

“可是在我看来,这就是一种变相的逼迫了,你明明知道的,我想在荒冢之中生存,就必须借助你的名头。”柳梅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既然你要利用我,自然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在这个世界上,或许会有慈善家,但是我却肯定不是。梅子,所实话,我是一个很没有耐心的人,不过因为你,我已经算是破例了,希望你不要继续考验我的耐心。”刀爷的语气算然平静,但是却隐隐蕴含着一缕怒气。

“刀爷,你对我之所以如此忍让,恐怕在某种程度上还因为我控制着销货渠道吧?”柳梅心里冷笑,不过表面上却微微一笑。

“这算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不过如果仅仅只有这个原因的话,我早就想其他的办法从你手中接管通货渠道了,其实也不用我动手,我想铲子早就对你垂涎三尺了吧!”刀爷的冷笑则是写在脸上的。

其实,一直以来,刀爷都将柳梅看作是他的禁脔。像他这样的土夫子而言,想要找个正常人过日子不太容易,所以他格外珍视柳梅。刀爷以前从来不强迫柳梅,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自信,他相信柳梅不可能逃出他的手掌心,也乐得慢慢的陪着柳梅玩玩。不过现在几年都过去了,刀爷发现柳梅对他的态度和原来并没有什么区别,终于开始失去了耐心。

“刀爷,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柳梅眼睛透过窗户,怔怔的看着外面的景色,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

“当然记得,我们两人是在赌桌上认识的,当时,我是有名的赌徒,而你除了暗中做土夫子之外,明面上则是赌场的美女荷官。”刀爷一时不太明白柳梅的意思,不过说起两人的相识,他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缕笑容。

“是啊,那是我第一次碰见高手,因此对你十分关注。”柳梅收回目光,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为什么想起说这个?”刀爷微微皱眉。

“这里有一副扑克,我们赌一把如何?”柳梅从自己随身皮包之中拿出一副精致的扑克。

“赌注是什么?”刀爷精神一震,他人生中最大的乐趣就是赌博,尤其是赌注能够让人感觉到热血沸腾的赌博。

“就赌我,如果你赢了,我就是你的了,如果你输了,要保证在半年之内不能碰我。”柳梅好像已经预见到了刀爷不会拒绝,一边说着,一边熟练的洗牌。

那副精致的扑克在柳梅的手中简直就像是能够玩出花来一样,就连隔壁的傅清扬都有些心旷神怡,他没有想到柳梅竟然还有这手绝活。

“怎么赌?”刀爷不停的搓着自己的双手,这是他赌博的时候一个特有的动作,熟悉刀爷的人都知道,只要他做出这个动作,就是特别认真的时候。

“很简单,我手里有五十二张扑克,大小王已经拿出来了。我们两人就各自抽一张牌,不论花色,只比大小!”柳梅玉手在桌子上轻轻划过,一副扑克就均匀的摊开在桌面上了。

“简单了点,没什么技术含量,不过这样更刺激!”刀爷兴奋地说道。

对于一个老赌徒来说,极其相信运气一说。在某些时候,赌徒的运气就好比第六感觉,的确很神奇。刀爷就是一个十足的老赌徒,他相信自己的运气,虽然知道对手柳梅也不是普通角色,但是却依旧相信自己不会失手,不会输给对方。

相比于刀爷,柳梅就显得更加随意了。如果说今日刀爷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她的话,那她今天的目的就是尽量的拖延时间。无论最后的输赢如何,只要傅清扬成功施法,置刀爷于死地,那就都无所谓了。

隔壁刀爷和柳梅在那里赌的兴致勃勃,这边傅清扬却没有什么意思观察这些,他要做的就是施展烛咒,除掉刀爷。和烛印不同,烛咒可以对相同颜色灵能的人施展。就像现在,傅清扬体内的灵能是橙色,而刀爷体内的灵能也是橙色,傅清扬就可以对刀爷施术。

不过虽然可以施术,却并不容易,傅清扬体内的灵能不过是浅橙色,而刀爷的灵能颜色纵然还算不得深橙色,但是却比傅清扬体内的灵能颜色深了一些,这就给施法带来了难度。

傅清扬稳稳的坐定在椅子上,本来微合的双目猛地一张,灵瞳骤然开启。与此同时,静坐在傅清扬丹田之中的道士也陡然睁开了眼睛,他轻挥拂尘,一个玄妙的咒文飘然飞出。

傅清扬双瞳橙光闪烁,咒文从他眼中喷出,没入空间中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在隔壁隔间刀爷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缓缓旋转着的太极图,这太极图就像是一个磨盘一般,每转动一圈,都会消磨一些刀爷体内的灵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