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豪门追妻:老公我错了

更新时间:2021-01-04 12:57:02

豪门追妻:老公我错了 已完结

豪门追妻:老公我错了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天琴 分类:短篇 主角:杨寄琴沈 人气:

完结小说《豪门追妻:老公我错了》是天琴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杨寄琴沈,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公演结束疯玩一顿本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杨寄琴没想到的是大半夜的打个车还有人跟她争。跟一个女人争车子?!还是不是男人了?果然只是空有外表的极品男!好吧,她就委屈自己和那对极品共乘好了。   有没有搞错?这男人居然当着她的面和怀里的美.女上演起儿童不宜的画面?世风日下!她只不过是提醒一下罢了,居然受到了那邪魅恶男的非礼,不仅夺去了她的初吻,还狠狠地侮辱了她一顿!   如是,她高声诅咒他一个月内出车祸而死!永世不得超生!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一向不管不理自己的继母会对自己逼婚,而对像就是那个非礼过自己的色男。   最最惊讶的是,婚礼当天那色男居然真的应了她的诅咒,因车祸命在旦夕,天啊!早知道自己那么神,当初就应该诅咒他这辈子都娶不到老婆才对的。   如是,她选择了逃跑!让人奔泪的是,无论她怎么逃,就是绕不出他的手掌心!神啊!有谁可以来救救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瑶一愣,转动着眼珠子呵呵干笑道:“貌似我又说错话了,你抽我吧。”说着将右脸送了上去。 杨寄琴吃笑着一把将她推开:“抽花了你的脸,香香姐要找我拼命了,我只是觉得你这话怎么和报上说的那么如出一哲。” “我就是从报纸上背下来的。”夏瑶嘻嘻笑道,用食指指住她的鼻子,语带威胁道:“你是不是喜欢上沈君浩了?不准说谎!” 杨寄琴受不了地翻翻白眼,没好气道:“如果我喜欢他,这个时候就该蹲在哪个角落里哭去了吧?有没有一点眼力见的你。” “说的也是,哈哈……。”夏瑶哈哈笑了起来,杨寄琴瞟了她一眼,继续着手中的活儿。心里的那一点不舍不能算是喜欢吧,毕竟和他相处了那么多日子,也开始慢慢习惯了。突然之间离开,心里肯定会有些不舒服的,就像到了某个地方常住完了,离开的那一刻,凄凉的感觉总会由然而生。 杨寄五琴目前只能找到这个理由来说服自己,甩甩头,决定不再想这些了。目前她应该多想想未来,想想到了人生地不熟的新环境时怎么办,不是么? 目前唯一牵绊她的,就是住在效外的外婆了,虽然有女佣在照顾她,但久了见不到自己的亲人,心里肯定会很寂.寞的,最怕寂.寞的就是老人了。 “夏瑶,有空就代我多看看我外婆。”杨寄琴抓上夏瑶的小手,再一次央求道。 夏瑶拍了拍她的手,安抚道:“我会的了,你放心吧,再说飞机那么方便,随时都可以往这边飞的嘛。” “嗯,说得也是。”杨寄琴笑了,担忧的心总算宽了宽。 “沈总经理,少夫人今天十点的飞机去往深圳,你看……。”翘着二郎腿,坐在沈君浩办公桌上的龙天翔,似笑非笑地望着一脸严俊的他幽幽地开口道。 “你怎么那么清楚?”沈君浩双眸一凛,微微眯起,回望着一脸坏笑的龙天翔。心里却似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击了一下,杨寄琴!跑了还不算,还往那么远的地方跑?就那么急切地想要甩开他? 自尊心严重受创的他,恨不能立刻跑去机场,把她抓回来狠狠地教训一遍! “因为我关心她啊。”向来不苟言笑的脸上,尽显邪.恶。没错,是他多事了,因为他了解沈君浩,骄傲如他,要他亲自去寻找杨寄琴是不可能的。只好由他这位对这件事情看不过眼的好朋友代劳了。 夫妻之间闹闹误会,吵吵小架,非得搞那么严重么?他实在是搞不懂呀。虽然,杨寄琴做得有点不对! “你关心的太多余了吧?”沈君浩挑眉,弯起唇角,用讥诮来掩饰自己心底的烦乱。 “我不仅关心她,还关心你,所以帮你调查了一些关于她的事情。”龙天翔俯身,帅气不羈的脸往他凑了凑:“你想听吗?” “请把你这一肚子密秘收好,带着它们一起滚回龙氏呆着去!”沈君浩烦燥道,龙天翔成功了,因为沈君浩原来就浮燥的心被他扰得更加烦乱起来。 龙天翔根本就是看准了他想听的心思,故意使坏逗他,他真是想不明白,冰冷如霜的龙大少爷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有幽默细胞了? 龙天翔直起腰身,开始报告他所知道的事情:“孟圣枫是孟氏的未来接.班人,和你老婆曾是一对感情很好的恋人,可是却活活被你沈君浩拆散了。所以,人家偷着约约会,拉拉手也是很正常的,反正这种事在二个月之前她们常干的,你没必要那么大动肝火。” 沈君浩极其不满地睨着他,这话他怎么听起来,心里那么复杂呢?他活活拆散她们?天底下最冤的冤案也就这件了吧? 想不到他们居然还是一对恋人,孟对枫的条件那么优秀,他算是想通了杨寄琴为什么会背着他偷人了。之前一直一直想不通一个有学识有教养的女人怎么会干出这种丢人的事情来!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把她求回来?”沈君浩咬牙切齿道,长这么大,他就没干过这么没自尊的事!天下女人何其多,她杨寄琴算哪一号? 龙天翔抬起腕表,蹙眉故作随意地扬起道:“离登机时间还有半个钟。” “谢谢你的好意!如果你喜欢就只管去追,别影响我工作。”不容商讨的声音从他嘴里溢出,埋头开始工作。 门外传来低低的敲门声,推门进来的是一脸俏笑的杨依云,扫过龙天翔脸上的视线停了一停,愣了。她一直以为沈君浩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人了,想不到还有足以和他媲美的男人。 龙天翔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大放光彩的欣赏,没有理会她,盯着正在埋头工作的沈君浩道:“既然你自己不想要,我也不逼你了,再会!”说完,不太满意地往办公室外走去。他第一次多管闲事,这混蛋居然不买账!果真是自负得可以! 杨依云看着龙天翔走远后,才回过头来甜甜地唤了声:“寄凡……。”迈天脚步往他身边移去。 好不容易把杨寄琴盼走了,她要加把劲俘获他的心才行,省得又要被哪只鸳鸳燕燕拐走了,那她不是白忙一场了? 被龙天翔扰得心烦意乱的沈君浩抬头,盯着她微微一笑,道:“宝贝,请你改天再来吧,我现在正在赶一点事情。” “没关系,我坐在这里等你就行了。”杨依云无所谓地笑道。 后者却没有再回应她,提起桌面上的电话听筒放在耳边,淡然道:“进来送杨小姐出门。” 刚挂上电话,刘沁兴冲冲的身影就出现在办公室内了,幸灾乐祸地走向惊愣在原地,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杨依云面前。用礼貌到欠打的语气道:“杨小姐请吧。” “君浩?”杨依云嘟着嘴撒娇地喊了声,没来得及得到沈君浩的回应,刘沁就已经半推半拉地将她带出办公室了。 只到她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门外,沈君洁才烦闷地丢下手中的笔,将身子深深地靠进皮椅内。心,早就飞到机场去了。 国际机场内,杨寄琴领好登机牌,扫视了一眼前来送机的同事,忍不住吃笑道:“瞧你们那是什么表情,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可是,少了你我们会很不习惯的。”一位美.女垮着小脸道。 杨寄琴拍拍她的小脸,笑眯眯道:“很快就会习惯了。”虽然有几千几万个不愿意去,但为了安慰同事们,她的脸上却尽是轻松的笑容。 “一年后你一定要回来哦。”夏瑶拍拍她的肩,扬声冲大家道:“好了,大家别影响寄琴登机了,谁再说一句话踢死谁。” 众人吃笑着噤了声。 “安括我在内么?”身后传来孟圣枫含笑的声音,众人皆回头,目光刘刷刷地落在站在不远处的孟圣枫身上。 “孟圣枫,你送机就送机嘛,搬那么多年货给寄琴干嘛?”夏瑶打量着他脚边的几个旅行箱子道。 “是呀,你想抬死我么?”杨寄琴随众人一起笑了起来,没有让孟圣枫前来送机,是因为不想看到他难过,想不到他还是来了。 “谁说我要送给你了?很不巧的我自己也要去深圳罢了。”孟圣枫得意地笑道,昨晚跟他那个固执老头靡了半天,才勉为其难地答应的,他容易么! “你去干嘛?”杨寄琴错谔地打量着他。 “被下放了呗。” “啊?香香姐疯啦?”众美.女七嘴八舌地吵了起来,一脸同情地望着孟圣枫,她们并不知道孟圣枫就是公司的未来接.班人,也是他自己要求要去的。 唯独一个知情的夏瑶了然地笑了,将他推到杨寄琴身边,笑道:“你们再不抓紧时间就要禁止登机了,圣枫,我们可是把寄琴交给你了啊。” “一年后带回来,我记住了。”孟圣枫笑了,拉着仍然在呆愣着的杨寄琴往入口走去。 杨寄琴被他拖着走了几步,忙将小手从他的掌中抽.了出.来,急切道:“你是为了我才去深圳的对不对?孟圣枫你给我站住!” 孟圣枫驻足,回头盯着她道:“是的,为了你去,不过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并不是一时意气用事。” “可是你这样子……。”杨寄琴烦燥地用手爬梳着头上的长发,急道:“你会让我很难做,很惭愧,很对不起你。” “杨寄琴你想太多了。”孟圣枫脸上的笑容依然温柔,不紧不慢道:“这件事本来就错在我身上,惩罚的却是你,我爸明显是在包庇我,如果我真的让你一个人去深圳了,你认为我就不惭愧,不难过了吗?” “我根本就没有半点要怪你的意思。”她愿意走的另一个原因是逃避沈君浩,希望能找个新环境把这几个月来的不愉快通通忘掉,特别要忘掉那张不时地出现在自己脑中,妖孽得让人抓狂的帅脸! “我陪你去,并不是为了赎罪,而是真心想陪着你。”孟圣枫毫不保留地将自己的感情流露,在二个月之前,他们本来就是很好的一对。所以很理所当然的,他觉得现在仍然是。 杨寄琴自然明白他的想法,双眸不自在地垂下,道:“圣枫,我现在不想谈感情,只想好好练舞,争取明年回到上海。” 孟圣枫的脸色因她的话而失落,她这是在拒绝他吗?为什么?为什么结个婚后就变了呢?“寄琴,我知道你现在一时半回缓不过神来,我们慢慢来,一切都会好的。”他要重新追求她,让她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一年后。 孟氏深圳分公司21楼,是公司专门设置的训练基地,诺大的训练馆内,四面反光的镜子应衬出一个衣袂飘飘,美若仙子的身影,正忘我地舞动着曼妙的身段。 那抹漂亮的身影正是被总公司打发到这里来的杨寄琴,因香香的一句:如果你还没有荒废自己的舞艺,也许会有机会回来,她每天都很努力地在练习。 回到上海,是她这一年里的唯一梦想! 因为上海有她的亲人,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所以,无论深圳再怎么好,仍然是留不住她的心的。 至于那一段可笑的婚姻,那个邪魅火暴的沈君浩,早就已经被她悄悄遗忘了,因为她的刻意,那一段记忆被她提早尘封了。 偶尔的几次想起,也只不过是一笑置之,丝毫牵绊不了她的情绪。 望着镜中翩然起舞的自己,杨寄琴抹去额角渗出的细汗,不甚满意地纠正着自己的动作。 “寄琴,该回家了啊,我要准备关门了。”指导员陈老师站在门口喊了一声,带妆练习的杨寄琴便像一只彩蝶般飘然落地,然后收拢脚步。应了一声后,动作优美地往储物箱走去。 一个人走在滨海大道上,迎着略带腥咸的海风,杨寄琴嘴角吟笑,望着海的对岸。其实她一直都觉得这个滨海城市是很漂亮的,年轻化,节奏飞快的新新城市! “寄琴!”身后响起一个男音,杨寄琴的嘴角一弯,笑得更深了,回身对着孟圣枫道:“今天你又跑远了吧?” 一身运动服的孟圣枫在她身边停下,呵呵笑道:“我是特地来接你下班,你也不说感动一下呢?” “因为我觉得这种傻瓜行为不值得感动呀。”杨寄琴笑眯眯道,孟圣枫每天下午都会沿着滨海路慢跑一段,缎练身.体的同时还能接杨寄琴下班,这是这一年来他最喜欢干的事。 “累了吧?”孟圣枫伸手,拂去她额角的发丝,声音柔柔地消散在海风中。 杨寄琴不自在地往旁边闪了一步,摇了摇头:“只要一想到回上海,我便不觉得累了。” 她的躲避让孟圣枫小小地伤心了一下,但很快又笑了起来:“你不用那么拼命,一定会有机会回上海的。” “那可不一定。”杨寄琴可没有那么乐观,毕竟当初事情闹的挺不好,公司高层会不会让她回去可不好说。 她打量着孟圣枫,调.笑道:“我们可不像你,可以一边玩一边工作的。” 孟圣枫佯怒地脸一沉,道:“我是真心喜欢这份工作的,只不过没有你那么大的压力罢了。”他想回上海,分分钟都可以的,所以也不用和她一样,下班了还那么拼命。 “你也该帮你.爸爸分担一下打理公司的重担了,毕意跳舞不能作为终生职业。” “不用你说,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也没那么潇洒了,我爸答应给我三年的时间玩,转眼三年就过去了。”虽然不愿意,但身为家中的独子,这副重担是不得不挑的,有时身为有钱人也不好啊! “我能理解。”杨寄琴含笑道,她自己不就是个例子吗?放着家里的公司不管,偏偏爱上了这一行。对公司虎视眈眈的杨夫人会不会做出什么乱子来还不知道呢,她所骋请的法律顾问也不知道能不能起到点实质性的作用。 “理解万岁!”孟圣枫高喊一起,开怀地跳了起来,杨寄琴看着如孩子般的他,不禁也跟着笑了。 孟圣枫是个不错的男人,可就是不知为何,她这一年来都没有重新爱上他,甚至越来越把他当好朋友在看待了。她和他,注定只能做一对舞台上的艺术情.人了。 那一段闹剧般的婚姻,难道将她对爱情的热情如数浇熄了吗? 这一天,刚走进公司便有人告诉杨寄琴,阵老师找她到办公室去一趟。抱着满肚子的疑惑,杨寄琴快步往陈老师的办公室走去。 敲了敲玻璃门后推门走了进去,礼貌地开口道:“陈老师,你找我么?” “嗯,进来坐吧。”陈老师放下手中的资料,指了指办公桌前的椅子道,杨寄琴点头,依言在她的面前坐下。 顿了一下后,陈老师笑眯眯道:“某电视台正在举办舞蹈大赛,不过需要男女搭档的,我前些日子跟总部提了下,香香姐极力推.荐让你和圣枫上场。” 杨寄琴愣了一下,不可置住地望着她,这一年来,她都处在半封.杀的状态下,怎么突然会派她去参加这个大赛? 陈老师看出了她的疑惑,微微一笑道:“你还看不出来么?香香组是想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能拿到冠军,为公司争了光,回总部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真的?”杨寄琴大喜,听到回总部这几个字,她的心里就无比兴奋起来,那是她做梦都想着的事呵! “当然是真的啊。”陈老师笑了,随即敛去脸上的笑容,一脸严肃道:“因为是男女搭档的,选舞的局限性小,所以肯定会有很多人选跳国标,仑巴之类的,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挑一个自己熟悉的,特别的舞去参寒。 “好的,谢谢陈老师。”杨寄琴站起身子,高兴地转身走出办公室。 特别一点,少人跳一点的?杨寄琴走在回廊上,努力地思考着这个问题。刚刚只顾着高兴,根本没有想到其实这也是个大问题。 毕竟现在的艺术公司人才辈出,想要拿到冠军却实有点难度! 为了可以回上海,她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好好练习才行! 正在客厅看电视的杨夫人被突然撞开的门吓了一跳,回头便看到一脸怒冲冲的杨依云走了进来。 杨夫人勾起唇角,轻笑一声道:“又上哪吃火药回来了?怎么就没见你开心过一天呢?”整天一到家首先要干的事情便是摔门,也不知她哪来的那么大火气。 杨依愤愤地将手袋往沙发上一甩,骂道:“那个刘沁简直不要脸,天天往男人的腿上坐,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她和沈君浩的关系暧.昧,居然还有脸呆在那里工作。” “我一早就跟你说过,那个沈君浩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就是不听,这不是白拿的气受么?”杨夫人瞟了她一眼,没好气道。 “论美貌论学识论身家背景,我哪一点比不上那个刘沁嘛!沈君浩那么喜欢抱她。”杨依云扬声道,输给别的女人她也就认了,居然是输给一个空有外表的秘书,这口气她是怎么也咽不下去。 杨夫人讥笑一声,道:“有钱的男人呀,就怕你这种有学识有地位的女人,你想知道沈君浩为什么喜欢刘沁是么?很简单,因为那个女人不用他负责,不指望沈君浩会取她,就算把她玩残了也不用负责的女人,试问这种女人有哪个男人不喜欢?” “我也没要求他一定要取我呀。” “可你就是奔他沈家大少夫人的头衔去的,不是么?”杨夫人似笑非笑道,男人女人这些事儿,她看得再透彻不过了,都是一帮虚伪的家伙! “妈,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杨依云烦闷地揪着自己的长发道。 杨夫人起身,站在她的面前,盯着她认真道:“从此不要理会沈君浩,嫁给沈君亚!” “可是我真的不喜欢那个沈君亚!”提起沈君亚,杨依云便一脸嫌恶起来,那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一天到晚死缠着她不放,烦都烦死了。 “我跟你说过了,沈君浩根本不姓沈,沈君亚才是沈家真正的长子,沈家的家业也注定是沈君亚的。如果你嫁给了沈君浩,就注定这辈子都一无所有。”沈君浩是沈夫人领着嫁入沈家的,并不是沈建安的亲生儿子。 “我又不缺钱花,干嘛要什么家业。” “你现在是过的不错,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现在花的住的都是杨寄琴的,那个女人一狠起来,很有可能就把我们赶出去了。”经过去年的那件事后,她已经彻底相信杨寄琴是绝对做得出来的了!所以,她不得不为自己和女儿找条后路! “我不管,反正我今生非沈君浩不嫁!”也许真的是衣食无忧惯了,杨依云根本感觉不到杨夫人嘴里所说的危机。 杨夫人气结,不满道:“沈君亚那么喜欢你,对你那么好,我就不明白你还有什么好挑的。” “这是我的事,不用你明白。”杨依云嘟起小嘴道,说完拎起被她甩在发沙上的手袋往楼上走去,独留下被气得不轻的杨夫人在客厅里。 杨寄琴瞪着意外地出现在门口人影,错谔地打量起来,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夏瑶?” 夏瑶没好气地一把将她推开,从她身边挤了进来,把行礼往地上一扔道:“看来某些人根本就不想看到我。” “哪有?我只是惊讶了。”杨寄琴关好门,跟在她身后进了屋。 “夏瑶?你怎么来了?”孟圣枫易是一脸的豪诧异,打量着一身休闲打扮的夏瑶。 夏瑶打量着装饰漂亮的屋子,一脸暧.昧道:“我不是存心要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哦。” “那么你是为何而来?”孟圣枫并不把她的调侃当回事,笑着问道。 夏瑶摆了一个优美的舞蹈动作,笑眯眯道:“我当然是来英雄救美的呀,寄琴,有我做你的配角,我相信你的《将军夺妻》一定会得冠军的。” “你真的是来搭救我的?”杨寄琴欣喜地叫道,有夏瑶在,得冠的机会就大大增多了,这让她怎么能不欣喜? “当然是真的,我特意向香香姐申请来参寒的哩。”夏瑶笑嘻嘻道:“事前没有通知你,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不过貌似有惊无喜呀。” “谁说的,我不知道有多开心呢。”杨寄琴兴奋地拖着夏瑶往屋里走去,夏瑶隔着门缝望了一眼外面,轻轻将房门合上。用食指点着杨寄琴调.笑道:“好家伙,都住到一块来了,看来……。” “你想太多了!”杨寄琴打断她的胡乱猜测,横了她一眼:“有时候流言匪语就是被你们这些人制造出来的。”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夏瑶哈哈大笑起来。 “你看到什么了?”杨寄琴没好气地翻翻白眼:“我跟孟圣枫是清白的,屋子还住着好几位同事呢。” “好啦,逗你玩呢,不用再跟我解释了。”夏瑶吃笑道。 “我因流言被赶出上海,可不想再因为流言被赶出公司。”想起一年前无辜背黑锅的情景,她的心里就怕怕的。 夏瑶打量着她,敛了笑一本正经道:“你现在已经是单身了,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圣枫?这么一个好男人错过了多可惜。” “我也不知道,突然就没有了谈恋爱的兴趣。”杨奇琴无奈地耸耸肩,这个问题她也想过,可就是想不出个答案来。 “你是不是……。”夏瑶盯着她小心翼翼地开口:“是不是在想着沈君浩那个风.流种?” 杨寄琴愣了一下,错谔地望着她,为什么她会突然这么问?她的心里,什么时候喜欢过沈君浩了?为什么她自己都感觉不到? “怎么可能。”杨寄琴干笑一声,借以掩饰心底的一丝心慌。 “不是就好。”夏瑶舒服地将身子抛进大床.上,叹了口气道:“幸好你离开了那个风.流种,不然有你的苦日子过。” “他……怎么了?”杨寄琴原本想勿视关于那个男人的所有一切,可当夏瑶提到时,还是忍不住问了。 “那个风.流种至今还跟你妹妹的关系一直暧.昧不清,杨依云那丫头除了舞跳得好就一无是处了,高傲的不可一世,盛气凌人,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会有这种妹妹,这种人,也不见公司处置她。” 杨寄琴垂眸,想起一年前在办公室的那一幕,杨依云和沈君浩拥吻的画面至今仍深深地刻在她的脑活中。 她摇摇头,将这个不堪的画片甩出脑后,反正都是别人的事,跟她没有关系的。当初生气,是因为一个是她的丈夫,一个是她的妹妹。既然沈君浩已经不是她的丈夫了,杨依云也从来不把她当姐姐,他们的事她也就没有必要过问了。 “回到上海的第一件事,就是起诉离婚。”杨寄琴冷冷地说道,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表情是多么的反常。 “寄琴,你没事吧?”夏瑶疑惑地打量着她,看她的样子,怎么感觉想吃人? 杨寄琴一愣,忙缓和了脸上的表情:“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婚姻法规定的是分居二年才可能离婚。”夏瑶很好心地提醒道,看到杨寄琴失落的表情,忙改口道:“既然沈君浩都同意离婚了,为什么一定人起诉离婚,真接找他一起去办手续就行了呗。” “可是我不想见到他。”无来由的,她就是怕他,怕那个邪魅到极点的男人。 “那就把签好的离婚协议寄过去吧,看能不能走走关系,在避勉两人见面的情况下把手续办了。” “这样行吗?”杨寄琴伤神地揉揉太阳穴,思量着开口:“依沈君浩的人际关系,这点小事应该难不倒他才对吧?” “试试就知道了。”夏瑶翻出睡.衣,站起身道:“你自己慢慢纠结,我去洗洗睡了。” “总经理,这是你的私人快件。”刘沁将快件双手奉上沈君浩的办公桌面上,确迟迟没有松手,甜甜地问道:“总经理,请问用不用我来帮你打开呀?”偏然转身,柔软的身子便溺进沈君浩的怀里。 沈君浩睨了一眼快件上的地址,发现并不是什么特殊的快件,点了一下头算是允了。 好奇心旺盛的刘沁在看见上面的字体是出自女人之手时,就很想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宝贝,想不到沈君浩那么爽快就答应让她拆封了。 “离婚协议?”刘沁讶然地翻看着手中的协议书,将它举到沈君浩的面前,强压住心底的兴奋道:“总经理,你看看,好东西哩。” 埋首工作的沈君浩在听到她嘴里念出‘离婚协议’四个字时,便抬起头颅,望向刘沁手中的协议书。 ‘杨寄琴’这三个绢秀的字体赤然出现在他的眼前,惊讶过后,是无尽的冷漠,双眸微眯,冲刘沁命令道:“拿去碎纸机去碎了。” “总经理,你不考虑一下吗?”刘沁失望地仰起小脸,注视着他。 “出去!”不奈而冷硬的声音,沈君浩很不温柔地抓上.她的手臂,将她推出自己的怀抱。 刘沁气得鼓起小嘴,却又不敢说什么,只好不情不愿地拿着有杨寄琴签名的离婚协议书走了出去。 反正她已经习惯沈君浩的变幻无常了,高兴的时候随她在他怀里怎么折腾都行,烦的时候,把她当狗一样呼喝! 这种男人,真是让她又爱又恨。 沈君浩睨着她离去的背影,愤愤地将手中的笔往桌面上一扔,往皮椅后面靠去。杨寄琴!你总算还记得我们是夫妻呢! 他在心底冷笑道,这么轻易就想离婚了?打发乞丐吧?可惜,他并不是那种可以随便打发的乞丐! 会有惊喜等着她的!而且一定让她意想不到的惊喜!伸手,提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对刘沁吩咐道:“给我订一张到深圳的机票,明天的!” 大剧院内。 布置得漂亮宽敞的舞台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光彩夺目。舞池的中间,身着深红色舞衣的杨寄琴和搭档孟圣枫跳着排练近一个月的《将军夺妻》,在其它身着雪白舞衣的舞者衬托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豪华的宫庭舞曲,在两人天衣无缝的配合,舞得华丽而动人,折起台下的阵阵如雷般的掌声。许多人看得如痴如醉,工作室室长阵老师更是为以此为荣,笑得格外开怀。 台上的火红持续燃烧,燃烧着杨寄琴对于舞蹈的热情,燃烧着台下观舞者的灵魂。 她的额角渗下细腻的汗水,成败在于一时,能不能回上海亦在于这一刻。她不能输给别人,特别是今天! 也许是太过焦急,好几次脚步一阵凌.乱,几经摔倒时被孟圣枫挽腰救起,随音乐而圆了过去,即留不下丝毫的破绽,她俩,早已融为一体。 她的舞也许没有别人的风.情万种,没有别人的妖眉迷人。却有着自己的独特,忧郁而凄凉,也许没有人看得懂,但这并不重要。 台上的灯光有些刺眼,白茫茫一片,隐住了她的目光,隐住了来自贵宾席上两束似笑非笑,冷冽玩味的目光。 音乐渐弱,火红的舞衣华丽着地,台上紧拥的两人为这个美丽的舞曲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她终于可以全身而退了! 谢幕,孟圣枫牵着她退了下去。 “太棒了!”陈老师走进后台,含笑冲两人竖了竖大拇指。 “琴啊,我从来就没有那么紧张过。”夏瑶嘻笑着张开双臂,和杨寄琴激动地相拥,就连公演时做主角都没有却场过的她,今天居然会紧张,真是太反常了! “谢谢你,夏瑶。”杨寄琴动容地拥着她,嘻笑道。 “分数出来了。”一位女孩一声尖叫过后,后台顿时沸腾了,有人激动地喊道:“太棒了,遥遥领先,冠军是拿定了!” “太好了!”杨寄琴激动得热泪盈眶,她终于如愿以偿了!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寄琴,恭喜你。”孟圣枫不知从何处变出了一束鲜艳浴滴的红玫瑰,双手奉到杨寄琴的面前,脸上挂着深情的笑意。 杨寄琴愣了一下,无措地望望玫瑰花束,再望望一脸认真的孟圣枫,她该接吗?没有等她犹豫完,身边便爆出一阵起哄的声音:“寄琴,快点接了!接了!” 杨寄琴怕拗不过大家,而一直闹轰下去,不再犹豫,接过孟圣枫手里的花束,脸上飘上几朵彩霞,不好意思地笑了:“谢谢你。” 化妆间内爆出雷鸣的掌声和欢笑声,若得杨寄琴更加无地自容起来。 就在此时,化妆间内走进来几位西装笔挺的男人,面无表情地站在从人面前。室内顿时静悄悄一片,目光齐刷刷地打量着来者。 在大家还在疑惑间,西装男子分别往旁边一站,一个身材高大,帅气不羈男人手捧鲜艳的香缤玫瑰出现在众人面前,目光在对上惊愣的杨寄琴时,露出一抹梦幻般的笑容。 杨寄琴下意识地倒抽口气,张了张嘴,半天才吐出一个字:“你……。” 沈君浩?!怎么会是他?那个本该瘫在轮椅上的沈君浩。目光下移,落在他修长的长腿上,难道是……。 “没错,是我。”沈君浩低笑一声,往前一步,伸手抓过杨寄琴手中的鲜.花,往旁边一扬,花束划了一个完美的弧度后落在角落里。 沈君浩抓过她的小手,将香缤玫瑰往她的怀里一放,杨寄琴迅速地接住,一脸后怕地瞪着他。这个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才对!天啊!为什么她会感觉自己已经成了一只小绵羊,而他就是那只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大灰狼呢? “好久不见,我的小逃妻。”沈君浩是咬牙说出这句话的,脸上却依然挂着迷人的微笑,伸出右手扬起她的下巴,俯身在她的唇上印上久违的一吻。 众人唏嘘,孟圣枫更是气得不行,他还是一年前在报纸上见过这个男人的,当时被人写得楚楚可怜的一个残废。怎么今天他不但腿好了,还再次出现在杨寄琴面前? 震惊的杨寄琴根本没有意识到沈君浩刚刚做了什么,仍然用呆愣的声音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来看自己的老婆参加比寒的呀。”沈君浩耸耸肩,轻挑地说道:“恭喜你,我一直都没有发现,原来你还有这么美的时刻。”是的,跳的很美,唯一让他感到刺眼的就是那个总是抱着她的男人,就算是舞台上,他也不喜欢有别的男人抱她! “我们已经离婚了,没有任何关系了。”杨寄琴盯着他道,急切地想要跟他撇清关系,她完全搞不懂他想做什么,所以,她紧张,害怕。 “我有答应过要跟你离婚吗?”沈君浩挑眉,将被她挑起的不悦往心底压去,邪笑一声道:“为了庆祝你的成功,我今晚准备送你一个大礼。” “不用了,谢谢!” “你还没看到是什么呢,怎么就拒绝了?”沈君浩轻笑一声,拥着她的肩往门口走去。 杨寄琴慌了,奋力地想要挣开他的钳制,焦急地喊道:“你放开我!我不要你的什么大礼。” “难道你想要我抱着你出去?”沈君浩收紧了手臂,俯在她的耳边坏笑道。 “放开她!”孟圣枫终于忍受不住了,几个跨步冲了上去,瞪着一脸邪.恶的沈君浩怒道:“寄琴她不想跟你走,难道你没看到吗?” “我来接自己的老婆回家,这有什么不妥吗?”沈君浩的脸色瞬间下沉,睨着他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他一年前就恨得牙痒了,今天居然还敢管他的私事? “你!”孟圣枫气结。 “圣枫。”夏瑶忙冲了上来,把孟圣枫拉到一边道:“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说话间向杨寄琴使了个眼色。 杨寄琴生怕他们会起什么冲突,随着沈君浩快步往大剧院的门口走去,等在门口的保时捷车门被司机打开,杨寄琴来没来得及思考要不要上车,便被沈君浩很不温柔地塞进车后座内。 车子滑行在公路上,杨寄琴回身气鼓鼓地瞪着眼前这个邪.恶到了极点的男人,不满地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到了你自然知道了。”沈君浩望着她比一年前更加美丽动人的俏脸,一把将她扯进怀里,很不温柔的吻便落在她的唇瓣上,深深地吸吻着。 杨寄琴又羞又怒,挥动着双臂奋力挣扎着,心里大骂着:这个王八蛋,那是和以前一样那么无耻,那么不要脸,当着司机的面干出这么大胆的事情来! 沈君浩却不给她逃脱的机会,钢圈般的手臂将她死死地控制在怀里,连她脸上的彩妆也不在乎了,吻得浑然忘我。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吻,惭惭地,杨寄琴开始臣服在她的掠夺下了,身子软软地瘫在他的怀里,回应着他火热的吻。 沈君浩得意地轻笑一声,在她进.入状态的那一刻抽身离开,杨寄琴一怵,接触到他一脸的坏笑后。双颊一片潮红,羞得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更让她无地自容的是,车子不知何时已经停下了,司机正一语不发地坐在架驶座上,不敢打扰他们。 杨寄琴顶着一张火辣辣的脸,迅速地推开车门钻了出去,一旁的沈君浩却似无事人般,从另一边跨下车子,车子立刻便离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