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豪门危情:腹黑冷少强宠妻

更新时间:2020-06-29 18:44:28

豪门危情:腹黑冷少强宠妻 已完结

豪门危情:腹黑冷少强宠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幽雪 分类:都市 主角:钟邵亭丁 人气:

《豪门危情:腹黑冷少强宠妻》是幽雪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豪门危情:腹黑冷少强宠妻》精彩章节节选:丁蔓蔓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在自己的婚礼上被人带走,还被囚禁起来。 那个叫做钟绍亭的男人侮辱了她,还把她当成仆人。 她想逃,却逃不掉,那个男人对她充满了恨意,她却不知道为什么。 她不在的日子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但那个男人对她的侵犯,让她想要逃跑。 只是,在他的温柔乡里,她还逃得掉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跟着两人到了房间,一路上听着林西儿发嗲暧昧的声音,丁蔓蔓眼中尽是讽刺,还以为钟邵亭是多自命清高的一个人呢,还不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把门关上!”钟绍亭进了房间,施施然坐在沙发上,对丁蔓蔓命令道。

林西儿白了丁蔓蔓一眼,柔软的身子已经覆上了钟邵亭,可是扭着腰肢竭尽全力的取悦眼前的男人,用上自己所有的技巧,想要勾起男人的欲望。

而沙发上的男人却是始终沉默清冷,一双冰冷的眼睛紧紧攫住丁蔓蔓,面色阴沉依旧。

丁蔓蔓也看着钟邵亭,眼中不掩饰自己嫌恶和讥诮。

见状,钟邵亭忽然将林西儿抱进了自己的怀中,开始与她激烈热吻了起来,声音就这样在静谧的房间炸开,丁蔓蔓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恶心。”她冷冷开口,折身离开了房间,将门甩得震天响。

而钟邵亭直接就将林西儿推到了地上,狠狠蹙眉,起身跟了出去。

几近全裸的林西儿就像是玩物一样被丢在了原地,她的脸上闪现了不甘,“丁蔓蔓是么,我记住你了!”

丁蔓蔓冲进暗室将门反锁了没一会儿,就听见了钟邵亭的脚步声。

“开门。”他冷硬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做梦。”

可是话音未落,丁蔓蔓就听见了一声巨大的轰鸣声,门直接被钟邵亭踹开了,而那个像是恶魔一般的男子大步行来,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眼中是狠厉和残忍。

“胆子不小!”

睁大了眼睛,察觉到男人手上的力气又大了几分,丁蔓蔓开始剧烈挣扎了起来,钟邵亭直接将丁蔓蔓甩在地上。

在她头晕眼花的时候,欺身上来,粗暴的撕开了她的睡衣,将她的手置于头顶,叫她无法动弹。

身体再次被人掌控,昨晚黑暗绝望的感觉重新回到了丁蔓蔓心头,她开始无限惶恐了起来,狠狠的一口咬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可男人的动作未停,张嘴咬住了她的肩头,雪白的肌肤上顿时出现两排鲜红的齿印,“你还有求饶的机会。”

丁蔓蔓恶狠狠地‘呸’了一口,“休想!”

“很好!”

男人不再犹豫,再一次在暗室里,将丁蔓蔓压在身下。

丁蔓蔓泪流满面,可是却咬着牙一声不吭,做着最后的顽抗。

……

丁蔓蔓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眼前一片密密麻麻的星星在转悠,她又晕又饿,身体还黏糊糊地不舒服。

佣人小芳这个时候正好推开门,看了衣不蔽体的丁蔓蔓一眼又飞快低下头,有些局促的开口,“先生吩咐我给你送点吃的。”

丁蔓蔓饿得厉害,边吃边四处打量,“钟邵亭呢?”

小芳低声道,“先生出去了!”

“哦……”忽然想到了什么,丁蔓蔓眼睛一亮,她猛地握住自己的嘴巴,拼命干呕,把刚刚吃进去的东西都吐了出去。

小芳惊呆了,连忙过去帮她拍着背,“你……怎么了?”

“医生……我要看医生!”丁蔓蔓握着自己的小腹,脸色苍白地没有一丝血色。

她最近本来就被折磨地形销骨立,再加上三分表演,仿佛重病垂危的女人!

见状,小芳连忙道,“我这就去叫医生。”

女医生很快就过来了,家里的佣人本来围在了门口,可是丁蔓蔓故意不将衣服穿好,身上还有暧昧鲜红的痕迹,看得几人面红耳赤。

丁蔓蔓咬唇,屈辱道,“除了医生……都出去!”

她声若蚊蝇,可是却触动了佣人心里怜惜的一面,都知道她这几天遭遇了什么,有医生在,也就都叹息着离开了。

门方一关上,丁蔓蔓就抓住了医生的手,乞求道,“医生,求你救救我!”

那医生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瞥了一眼丁蔓蔓狼狈的样子,面无表情道,“哪里不舒服?”

丁蔓蔓见她无动于衷的样子,不禁心里咯噔一声,她咬了咬唇,声音都多了几分泣音,“求你救救我,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

医生坐在床边没有动,脸上为难的神色显而易见,“丁小姐,帮了你,我就死定了!”

丁蔓蔓愣了愣,忽然道,“那……就麻烦你借电话给我用一下,我打一个电话就好!”

医生拨开了丁蔓蔓的手,见她泪眼朦胧,很快叹了一口气,“好吧,你快点。”说着,她就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丁蔓蔓。

丁蔓蔓连连道谢,打通了电话,没等那边开口便快速求救“方皓,救救我,我现在在钟邵亭这里……”

话音未落,她就听见那边传来了一声冷笑。

不是方皓的声音!

丁蔓蔓冷汗涔涔,这个声音她听了太多,不是别人,正是钟邵亭的。

“丁蔓蔓,我说了,这只是个开始。”他无比残忍的,说着叫丁蔓蔓心灰意冷的话。

而就在这个时候,钟邵亭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丁蔓蔓的瞳仁紧缩,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医生垂首,将手机从丁蔓蔓的手中拿了过来,“我晚些时候再过来。”说完,她就离开了房间,从始至终,没有看过她一眼。

“钟绍亭……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丁蔓蔓看着缓缓走向自己的钟邵亭,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钟绍亭唇角勾起了残忍的笑意,伸手捏住丁蔓蔓的下巴,逼着她看清楚自己眼中的恨意,“你不认识我,那你还记得……”

在丁蔓蔓的注视下,他缓缓的说出了四个字,“钟绍言吗?”

丁蔓蔓神色多了几分震惊,“你怎么知道钟邵言?”

这样一说,无疑就等于承认了,钟邵亭的神色越发狠厉了起来,他一字一句的开口,“钟邵言死了,因为你。”

——

是夜,夜深人静,无月无光。

刘医生从丁蔓蔓房里出来,就看到钟绍亭站在门口抽烟,烟雾缭绕,看不清楚钟邵亭的神情。

“这样折磨她,你能开心吗?”刘医生叹了一口气,反手把门关上,见钟绍亭沉默不语,便道,“她的身体也是有承受极限的,再这样下去,精神恐怕就要出问题了!”

钟绍亭的身体不动声色的一僵,随即转头看她,声音带了几分沙哑,“会疯?”

刘医生险些被这沙哑如恶鬼的声音吓到了,随即想到什么,她凄然地笑了笑,“人死不能复生。”

钟绍亭却是不依不饶地看着她,执着于刚刚那个问题的答案,“她会疯吗?”

“你觉得呢?”刘医生不答反问,唇角微微扯了扯,“我知道你放不下绍言的事情……可是,折磨她并不能让你得到解脱。”

钟邵亭的神情冷漠,对于刘医生的话置若罔闻,“我不在乎,她是罪人,就必须赎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