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流光细雨乱华年

更新时间:2020-06-29 19:00:21

流光细雨乱华年 连载中

流光细雨乱华年

来源:微小宝 作者:水水 分类:都市 主角:凌书桓齐嘉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流光细雨乱华年》的小说,是作者水水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逃去国外五年,齐嘉人刚回到凌家立马就被凌书桓压在洗手盆。 他带电的手掌在她身上点火,目光里带着抓到猎物的激动,吞了吞唾液:“你终于回来了?” 齐嘉此时丝毫不退缩,与他对视,淡淡的说:“把我放开,舅!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身上薄如纸的睡衣被扯成了碎片,泪水像断了线的雨滑落,求着他放过。 凌书桓倒是一点不怜香惜玉,往她的身上点着火,在她那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了他的专属记号,然后在她耳边小声的宣布:“齐嘉,从这一刻起你属于我,我不放开你,你永远都别想逃得出我的掌心。” 冷酷无情的宣言,把她的人生彻底的毁灭掉了。 齐嘉喘着重气,诧异的瞪着他,喉咙干哑的厉害,蠕动了几下嘴皮子,终究一句话都没有说。 “怎么记得了?”凌书桓嘴角上扬,沙哑的嗓音落进她的耳里,轰轰轰。 泪水,再也不受控制的滑落。 她无声的泪流,拼命的咬着下唇,硬是不许自己哭出声来。 凌书桓的眼底流露出一抹幽怨,眨了一下眼睛,灵活的舌头探出,一下下将她的脸舔了个遍,把咸咸的泪水一一的舔入嘴里,吞进喉咙。 “齐嘉,不要再反抗了!”他沙哑的嗓音在房间里如修罗般阴暗不明,迷惑心神。 她身体微怔,目光依旧僵如牛的瞪着他:“凌书桓,我就搞不明白了,你帅气多财伸手一抓,想要哪个女人就要哪个女人,怎么偏偏要找上我?” 齐嘉最终把内心深处想问的话问出来了,凌书桓身体猛的僵住了,随即扯了扯嘴角,扬起一抹侃侃的笑容。 “你,也是女人啊。人生太没意思了,凌家也很没意思。不过和舅舅搞地下情,难道你不觉得非常有趣吗?”他咬着她的耳垂,字字流露暧昧又戳心。 他暖暖的呼吸喷在她耳背流入颈脖和背心,有一种无法抗拒的炽热。 不过她,反而感觉非常冷。 在他眼里,她不过是他无聊时找乐子的一个玩偶。 “分离五年,我非常想念你!” 齐嘉胆颤心惊的看着他伸手去扯裤头上的皮带,快速的拉下来,接着压着她,将皮带绕在她的手上。 “凌书桓!你不可以这么做!凌书桓。。。。。。。”齐嘉双手被皮带绑起来了,她越是挣扎,手上的痛就加重几分,不得不目睹着自己被他公主式的抱在怀中扔在了两米八的柔软大床上。 她痛不欲生,羞耻难堪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整张脸都涨得通红一片。 男人快速的低下头来,她破烂的睡裙滑落,雪白的肩膀和迷人的锁骨外露,他目光锁定在她一上一下的酥胸上,体下猛然一紧。 不佳思索的,他大手沿着她的裙摆往双腿间游走,带电的接触,慢慢的游到了她的腰间,轻松自如的把束缚给一一褪去。 一双性感的美腿光滑又白净,勾勒出完美的曲线,极具诱惑力,看得他双眼微微眯起,随即染上了浓浓的火花。 “凌书桓,不可以这么做!”齐嘉羞耻难堪,双手都被绑起来了,全身都是赤赤的一片,如此情况恨得她牙齿都快要咬碎了。 “凌书桓,我求求你了,你不可以这么做!” “齐嘉,五年过去了,你把那些事情都忘的一干二净了,从这一刻起,我会带着你一一的记起。。。。。。。”他嗓音很小,仿佛流露出侃侃的魔力和暧昧的诱惑。 他漫不经心的脱掉了上衣,从容不迫的去掉了西裤,在齐嘉惶恐不安的眼神下欺身而上,炽热的肢体紧紧相连,摩擦做着最常见的运动,然他带电的大手爬到她的背后慢慢的游走,击垮了她所有的防御。 齐嘉怒火冲天,不过身子本能的颤抖,使她越发的羞愧难当。 “凌书桓,停。。。。。。。”齐嘉最后的挣扎被他用嘴堵住了,带着丝丝凉意的双唇猛烈的栖上了她的两片柔软,与她纠缠,吞没。 “没办法停!游戏继续!” 他的声音仿佛带着魔力,把她又一次的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即便她陷入了万丈深渊,肢体一下又一下的被撞击,悄然无声的起了质的变化。 她目光迷离,脸上酡红一片,迷人心神的朱唇轻轻开启,娇眼媚丝。 他犹如一座火山暴发似的全身热气腾腾,早已激动的无法控制。男人矫健的躯体倒映在她的眼底一进一出的运动着,给了她最兴奋的撞击。 齐嘉羞愧的恨不得咬舌自尽,但被他狠狠的吻住了嘴。 天空越来越蓝。 齐嘉脸上的泪水不知何时已干涸,只留下两行清晰的泪痕,说不出的狼狈。 他终于得到了满足,从她身上抽离,悠然自在的穿上了衣服,又成了衣着光鲜、亮丽、仪表堂堂的凌家总裁。 却只有齐嘉清楚,在如此光鲜亮丽外表下的男人,骨子里有多恐怖和可恶。 他高大的身子笔挺的站在床边,腑身,细长的指尖落在她的鼻尖上,仿佛雄狮般回味着猎物的美味,伸出舌头来撩了撩唇瓣,发出轻浅的笑声:“亲爱的,你依旧还是五年前的味道,甜甜的。” 齐嘉沉默不语,干涩的喉咙,仿佛沙漠里的驼夫,痛的让人呼吸不畅。 她双腿被毛毯盖住,可上面的身子依旧赤裸一片。 羞愤难当,便无可奈何的感觉,令齐嘉已陷入绝望。 翌日早上,火红的太阳从东边升起,暖暖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入房间。 手机闹钟准时的像催命符,齐嘉朦朦胧胧的伸手去关掉,随即又倒头睡去。 一阵子后,她慢慢的张开了双眼,入眼的是自己熟悉的闺房后,内心不由自主的安定。 昨夜,她不记得何时晕迷,清楚的记着,分别五年,他如雄狮般凶悍。 身体仿佛被拆开重组回来似的,四肢无力,齐嘉无霞顾及这些,起床收拾一番,装着得体,疾步来到一楼。 凌书欣这会正贤惠的摆着餐具,她轻声的唤着妈妈,随即在餐桌这帮着布桌。 孟志军这时来到餐桌边坐下,看了一眼没见孟如,立马问:“小如呢?” “小如还没起床的吧,年轻人,让她多睡一会不碍事。” “呵!这么大的人了整天只知道败家。”孟志军看了看齐嘉,立马数落起孟如来。 “嘿嘿,反正你也养得起她啊,不然呢要小如出去受苦吗?”凌书欣一番好意,却让正下楼的孟如给听见了,立马炸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