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都市之鲲鹏神王

更新时间:2020-09-16 10:26:14

都市之鲲鹏神王 连载中

都市之鲲鹏神王

来源:落初 作者:宋宋1 分类:都市 主角:宋鱼赵小乔 人气:

《都市之鲲鹏神王》由网络作家宋宋1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宋鱼赵小乔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唐僧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最终成佛,而魔只要回头是岸就能成佛。佛问宋鱼:你愿意回头是岸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剑冷冷的看着桌边上的那个白白胖胖的孩子。

那个孩子只有五六岁大小,坐在桌边啃着一块大骨头。

仿佛周围的一切打斗都和他没有关系。

从一开始他就在那里啃着哪块大骨头,到现在他依然在兴致勃勃的啃着。

澎!

一声巨响!

老马撞破墙壁向外面冲去,锁灵绳紧跟其后。

差那么一点变要困住老马。

砰!

老马又从窟窿里掉了下来。

“四方周易阵。”

老马一声惊呼。

刷!

乌光又从窟窿里射向老马。

老马不及感叹,狼狈的接着逃窜。

“哼。”

今天谁也别想走,李剑一声冷哼。

花了三天时间无声无息的布了这座阵法,就是为了困住以遁发著称的油鼠。

李剑越来越对眼前的这个孩子感兴趣。

一步一步的走向春天。

春天好像对着慢慢走来的李剑毫无知觉。

仍旧兴致勃勃的啃着一块大骨头。

李剑伸手向着春天的头发摸去。

“哦。”

李剑一手摸了个空,手臂从春天的身体间穿过。

幻阵?

不,

须弥空间。

一件带有须弥空间的宝贝。

残缺的须弥空间。

它没有完全隐去春天的身体。

李剑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春天的兴趣那么大?

甚至超过了那张地图。

对于这种感觉,李剑越来越想知道为什么啦。

李剑望了望春天脖子上戴着的那个铜锁。

是它吗?

那个残缺的须弥空间。

破解了它,就知道为什么啦。

李剑微微的张开了嘴,一幅画卷从他的嘴里吐了出来。

呸!

咬破舌尖,一滴精血吐在画卷上。

顿时!

画卷金光大盛。

笼罩住春天的身体。

春天总算感觉到什么啦,停下还没有啃完的大骨头。

呆呆的望着头顶的金光不知所措。

这是临摹版的《江山社稷图》,须弥空间的祖宗。

老马被锁灵绳追的无处可逃,被困住只是时间问题。

本来以他的遁法锁灵绳不可能困的住他,可是他擅长的是远遁。

外面的四方周易阵是他的克星。

控制锁灵绳的江铃也是脸色苍白,操纵锁灵绳这么长时间已经快要耗尽她全部的灵力啦。

可是她也比灰头土脸,被撞的满身鲜血的老马好了太多。

现在就是比的是锁灵绳先困住老马,

还是自己的灵力先行耗尽。

不过,这不关系到胜局。

胜利的天平已经在自己这边啦,

从一开始到结局都是注定的。

都是在上百次推演中出现的。

春十三娘已经已经变化为本体啦,一只白白花花的蜘蛛。

一米多长,半米多高。

八只锋利的爪子在空中挥舞,溅起一道道墨黑色的毒素。

在蜘蛛的中央长着一张人脸,正是春十三娘。

春十三娘的口中不断的喷出一团团的黑雾,四周的墙壁被腐蚀的支离破碎。

露出黑濛濛的天空。

安琪不像刚才那么来去自如啦,黑色的雾气几乎覆盖了春十三娘的本体。

安琪的校服上面被溅上的几滴黑液,立马腐蚀透了皮肤。

血肉模糊。

安琪现在根本靠近不了春十三娘的本体,只能在外面驱使黑色的小刀。

春十三娘看着慢慢显出身形的春天,心中越发焦急。

不顾身旁诡异难测的飞刀,骤然冲向李剑。

一口墨黑色的利箭从春十三娘的口中吐出。

转瞬间射向李剑。

“哼。”

李剑手臂一挥,一道青色的古剑从手里射出。

古剑通体散发着青幽幽的寒芒,斩破了墨黑色的利箭。

继而又飞向春十三娘,

青色的古剑飞的并不快,一股威势从古剑上面陡然散发出来,笼罩住了春十三娘。

噗!

古剑穿透春十三娘的躯体,从后面射了出去,带出一道墨绿色的液体。

溅在空中!

青色的古剑在空中一旋,又飞回了李剑的手里。

嗖!

一道黑芒骤然穿过春十三娘的躯体。

春十三娘再也坚持不住,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溅出一片墨绿色的液体。

一道恐怖的伤口出现在鬼面蜘蛛的腹部,墨绿色的液体不断的向外留着。

鬼面蜘蛛的躯体在不断的变小,慢慢的化成人形。

春十三娘丝毫没有顾及身上的伤口,紧紧的盯着即将要显露出完整躯体的春天。

春天早已经不在一副处变不惊的表情啦,

哇哇大哭的看着春十三娘,

双手举起向着春十三娘的方向,想要走向春十三娘。

可是头顶上的金光笼罩着他,一步也走不动。

春天的身体马上就要显露完成。

李剑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惊喜。

“是吗?是你吗?”

“死老道,你再不出来你的宝贝徒弟就死啦。”

春十三娘看着春天哭泣的脸庞,再也忍不住。

大喊一声。

春十三娘的声音吸影了所有人的目光。

“。。。。”

没有人回话。

李剑正在惊疑不定的看着春十三娘。

“搞什么名堂,没有。。。”

安琪轻笑一声,话还没有说完。

就听见澎的一声。

一声巨响从外面传来。

“这个四方周易阵真他娘的繁琐,要是用蛮力,老道我早就进来啦。”

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传了过来。

澎!

澎!

澎!

澎!

澎!

在外面的虚空中,一火红的大锤正猛烈的砸在笼罩着这座房子的光罩上。

大锤足有两米多长,锤头奇大无比,足有一个磨盘般。

锤身通体晶莹透亮,如同别烧至千百度的钢铁。

散发出幽幽的红光。

仿佛可以碾碎世间的一切。

锤头每砸在光罩上面,都会发生一道巨响,一道道涟漪在光罩上面扩散出去。

一道道裂纹出现在光罩之上。

光罩摇摇欲坠,仿佛随时就要破碎一般。

“萧道人。”

李剑脸色大变。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望了望趴在地上萎靡的春十年娘,又看看了看春天,顿时明白了起来。

“春十三娘真是好算计。”

李剑恨恨的说道。

“先别管他们两个,帮我缠住萧道人。”

李剑对着安琪和江铃喊道。

口中又吐出一滴精血,《山河社稷图》金芒大盛。

现在只要把春天带走,龙烛果的地图也不差这点时间,反正都等了二十年。

啪!

轰!

春天脖子上的玉锁和四方周易阵几乎同时破裂。

李剑想也不想抱起春天向外纵去。

澎!

澎!

一道幻影向屋里袭来,

安琪和江铃刚刚冲去,就已经被幻影震开。

李剑窜出的身影再空中凝固住啦。

慢慢的向屋里倒去,仿佛有一条线在把他往回扯。

幻影在屋里停住。

是一位四十多岁的道人。

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嘴里轻轻的喊着回来回来。

道人身穿一件破旧的道袍,身材削瘦。

腰间系着一个葫芦,摇摇摆摆。

脚下穿着一双草鞋,上面烂了几个窟窿。

一幅落魄道人的景象,可偏偏周围几人都大气不敢喘一声。

李剑脸色铁青的向屋里移去,这可由不的他,不股怪力把他向屋里拉去。

“萧道长,你好歹也算一个前辈,今天的事情世俗案件调查院一定会要一个说法。”

澎!

李剑从空中摔在地上。

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禁锢在哪里一般。

“哎呀,谁改的这个破名字,当初的女娲学院我惹不起,现在的这个什么调查院算什么东西。”

“敢紧把我的宝贝徒弟还给我。”

萧道人瞪着春天好像看着宝贝似的,对着李剑大吼道。

一挥手,

一股怪力把春天卷到手里。

“哎呦,哎呦我的小宝贝,果然是天灵根。”

萧道人小心翼翼的捧着,一刻也不敢撒手。

“天灵根?”

李剑明白了过来,他知道春天有灵根,但是却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一种灵根。

却没有想到会是天灵根。

春天在萧道长怀里哭个不停,

双手朝着春十三娘摸去,妈妈,妈***叫着。

“春十三娘,你要求的事我做完啦,我也得到我想要的啦,咱俩谁也不欠谁。”

萧道人顿了顿接着说到。

“你要是没死的话,十年以后再来蜀山看你儿子。”

萧道长目光一寒,

最好的结果是春十三娘死在这里。

春十三娘死在这里之后,天灵根就完全斩断了世俗之情。

完全是蜀山派的人啦。

本来他就拖延时间,想让李剑杀死春十三娘后再破开阵法进来。

可是李剑发现了春天的秘密之后,他就不能再拖延时间啦。

他可不想最后帮世俗案件调查院做嫁衣。

现在春十三娘已经不可能死啦,

以李剑的才智,他肯定不会去杀掉春十三娘。

必定以春十三娘来制衡蜀山,不能让蜀山独得天灵根。

就算得不到,也要恶心你一下。

这才符合世俗案件调查院的做法。

春十三娘不死已是定局。

良机已经错过,再做就是画蛇添足。

萧道长活了几百年,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不如卖春十三娘一个人情。

但是春十三娘也不能让世俗案件调查院带走。

“道长,你可不能这样啊,我儿子都给你啦,你不能这么无情啊。”

春十三娘哭哭啼啼的望着萧道长。

“哎呀,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人我是真的惹不起啊,刚才我还说了大话,真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

萧道长为难的说道。

“咱俩已经两清啦,我也真的没有办法。”

萧道长身影一闪,不见了踪影。

在他走的时候,转头对着一处虚空诡异的一笑。

那片虚空一阵震动,一个人从虚空中浮现出来。

那个人影一脸无奈,看着众人目光聚集在自己的身上,双手合十。轻轻说道:

“阿弥陀佛。”

正是穿着一身白色医服的宋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