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穿越侧妃有罪

更新时间:2020-09-24 12:34:47

穿越侧妃有罪 已完结

穿越侧妃有罪

来源:落初 作者:黯香 分类:都市 主角:王妃王爷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穿越侧妃有罪》的小说,是作者黯香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你知不知道她是我的妻,我这一生中惟一的妻?!他怒。可是我也是你的妻!不,你不是!因为,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他冷冷盯着她,一字一句彻底撕裂她的心。她,是他的侧妃,一个将心遗落的替身侧妃。却,永远替代不了正妃在他心中的位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硕亲王府,人人都知道了侧王妃生下小郡主后变了Xing子。

不再跋扈狠毒,也不在府里到处折腾下人,倒是整日关在汐落园,闭门不出。

此刻,苏玉清正在院里撒播花籽。秋水抱着小玉儿站在她旁边。

除了草,松了土,她轻轻将鸢尾的种子撒入土中。而后温柔对旁边看得一脸带劲的小婴孩道:“这是玉清姨娘为小玉儿种的鸢尾,表示想念。希望小玉儿以后长大了,要记得有我这个玉清姨娘哦。玉清姨娘也会永远想着小玉儿的。”

小婴孩看着她掀动的嘴唇,高兴地笑了,大眼眨也不眨的盯着苏玉清,似是听懂了她的话。

旁边一丫鬟端了清水过来给主子净手,然后帮苏玉清擦干玉手。苏玉清立即接过秋水手中的婴孩,在汐落园散起步来。

现在,这个孩子越来越让她牵扯在心。愈加,让她放心不下。

她抱了小玉儿走出汐落园,首次在硕亲王府转悠起来。

硕亲王府很大,却是利落简洁,没有一些俗气累赘的装饰。雕粱画柱,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绿柳扶疏,Chun意盎然。一路,苏玉清感觉很是惬意。这是首次,她在王府稍微松懈些许。

穿过一条细碎石卵铺成的小道,再上一座白玉雕栏九曲桥,入眼一排婆娑细柳。这里,很眼熟。左走数步,入一片竹林,便是那个男人的孤鹜居。苏玉清的脑海突然涌现一个月前的那一夜,那天,她在那个男人的身下陷入一片绝望之地。

抱着小玉儿的臂弯慢慢缩紧,她淡然的心抽搐起来。她,一定要离开这个陌生的地方,离开那个男人。

怀中的小婴孩因为强烈的紧窒,哭闹起来,这才惊醒了沉思中的女子。苏玉清连忙放松手劲,哄着怀里的小宝贝。“对不起,玉清姨娘弄痛小玉儿了,乖。”

小玉儿瘪着小嘴,泪眼汪汪望着苏玉清,清亮的大眼里布满责备。

苏玉清心头一嘁,丢下这个孩子,她舍得吗?

她望着湖面,思绪飘远。

“小……大姐,今日何以有空来着?”

远远的,便见一个粉衣女子从竹林处而来。她梳着简单高贵的妇人髻,满面含Chun,一双娇媚眼望着桥上的苏玉清,有着奚落。

她不是那夜从那个男人房里走出来的女子吗?苏玉清蹙起黛眉,心头有些嫌恶。那夜,那个男人在刚刚和这个女人燕好的床上,对她……

女子走上桥来,凤眼先是看几眼苏玉清,而后紧紧盯着她怀中的婴孩。

“唷,这不是云萝郡主吗?真是愈长愈俊了呢。情儿可真羡慕姐姐。”

苏玉清直觉这个情儿对她有着强烈的敌意,不,应该说是她对这个侧王妃有着嫌隙。她叫她姐姐,而且跟那个男人……难道,这个情儿也是那个男人的妻子?

她的心头突然涌入一丝酸,这个男人可真滥情!

“姐姐,让情儿抱抱小郡主好吗?”

苏玉清看着情儿在小玉儿脸蛋上轻抚的红蔻玉指,心里有着一丝不安。或许是她敏感多心了,也许情儿是真的想抱抱小玉儿呢。

她将怀中的婴孩轻轻送到情儿的手上,只见情儿对小玉儿轻柔至极,将它抱在怀里细心逗笑。苏玉清心头松懈下来,果真是她多心了。

闹了一会,当苏玉清以为一切无恙的时候,情儿身边的丫鬟突然一个不稳,身子撞向抱着小玉儿的情儿。

“呀 ̄”情儿一声惊叫,怀中的婴孩霎时被撞飞出,直直向桥墩下的湖面飞去。

苏玉清被眼前的一幕吓得脸色大变,这种转变实在是来得太突然。她看着直直飞落的小玉儿,心脏几乎停住了跳动。下一刻,她突然利落飞身起来,足尖轻点白玉柱,在婴孩接触湖面前接住了它的身子。

她紧紧搂着哭泣的小玉儿,柔碎了一颗心。

现在的她,心里只有小玉儿的安危,哪还有心思去追知刚才的情境?

“情儿是哪个?”三日前的那一幕,仍让苏玉清胆战心惊。不管是故意,还是无意,她绝不能再让那个女人接触小玉儿。

“回玉王妃,情儿夫人是王爷的侍妾。”

果然,侍妾也是他娶过门的妻子不是吗?这个男人,可不是一般的多情。先是一个正王妃,然后是她这个侧王妃,再来是这个情儿侍妾,还不知有多少个侍妾呢?

“我和那个情儿夫人有什么过节吗?”这个,是她最想知道的。

“回玉王妃,情儿夫人以前是您的贴身婢女。”

“哦?”这个消息可惊奇了,既然她与情儿以前是主仆关系,现在又成了同侍一夫的姐妹。难不成是为了那个男人?那个冷漠滥情的男人。

但愿,这一切只是她的猜想。小玉儿,是个无辜的孩子。

而救小玉儿,她知道那是她身子的自然反应。她现在这个身子,果真是有功夫的。

但,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现在得离开这个地方,带着无辜的小玉儿离开这个陌生复杂之地。

她爱怜看看床榻上的小婴孩,小玉儿已有两个月大,爱粘着她,也只对她一个人笑。除却母女连心的因素,这两个月她和这个乖巧的孩儿的确有了依恋之情。

而那个男人也没来看过小玉儿一次,除了满月那一次。这次,她一定要带无辜的小玉儿回玉峰山。反正那个男人从没把小玉儿当作是自己的女儿。

她沉思起来。

“玉王妃,李麽麽来汐落园了。”外头一个小婢女进了内室来,一脸急切和欣喜。

李麽麽?这是哪个?

秋水轻声为苏玉清解答:“玉王妃,今日是月末。”

苏玉清脸色大变,月末?那一夜也是月末!

稍后便见一个老妇人走进室来,恭敬福身:“奴婢是奉王爷之命前来迎接玉王妃去孤鹜居。”

苏玉清的脸色更是难看起来,那个男人说过“她”曾经在他身上种过媚蛊,而她的身子才是解药。这,可真是荒唐的事啊。

她蹙眉,道:“我今儿个身子不舒服,李麽麽你去接其他夫人去王爷那吧。”

李麽麽一脸难色:“可是,每个月末只有玉王妃您能去王爷房里。”以前玉王妃对每个月的这一日可是喜欢得紧,她还打算在这讨赏呢。难道,玉王妃生下小郡主后果真变了Xing情?

“我不是已经说了我身子不舒服吗?”故意薄怒,她知道只有这样,这些人才会知难而退。

底下的李麽麽果真胆怯了一些,她看一眼苏玉清,低眉垂首:“那玉王妃好生歇息着,奴婢这就去禀报王爷。”

说着,恭敬退下。

“秋水,你也下去歇息吧。”

“是,玉王妃。”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