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旧地逃亡列车

更新时间:2020-11-16 13:55:30

旧地逃亡列车 连载中

旧地逃亡列车

来源:落初 作者:幸人棠 分类:都市 主角:士焱蔡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幸人棠的原创小说《旧地逃亡列车》,主角士焱蔡,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后摇滚时代,乐队pharos在市场夹缝中顽强生存,好不容易该熬出头之时,主唱思拓却意外失声了,这场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痛苦万分,眼看青春时代最渴望的梦想面临落空,他意外踏上了一趟改变命运的列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哈秋!”思拓还没缓过劲来,又接着一个大喷嚏。

担心感冒引起其他并发症伤到嗓子,他没忍住在小蔡买来的药袋子里翻查,自侃道:“买这么多是想我当饭吃?”

然后随便喝了两瓶口服液和几颗胶囊后,鼻子神奇地通畅了许多,“可能以后真要相信医学”——他忽然有点开窍。百无聊赖,打开了电视,但手中遥控器却没能在任何一个节目上停留,所以索性又关掉,他一动不动躺在沙发床上,眼睛盯着偏厅展列的几把宝贝吉他,忽然想到不知从什么开始他在家几乎不碰吉他了,害得它们惹了不少尘埃呢。仔细琢磨,可以能是自从歌手成为他的职业起、从创作变成一件只为赚钱的事起,他对音乐的热忱就消退不少,一般在家的时间他都尽可能放空,想借此获得一份安宁。可见心态比早些年有了相当大的变化,那种弹琴自娱的快乐已经离他很遥远。这也让他联想到将来如果赋闲,不知还能否重拾往日的初心。

叮——

手机传来信息。

思拓本来以为是工作上的事,不想搭理,后来又听它接连“叮”了好几声。才引起重视,拿出来一瞧,惊讶地发现是爸爸传来的。

“在忙吗?”

“本来不打算告诉你,想想还是跟你说一声比较好,爷爷的忌日,我和你邱阿姨准备回青津扫墓,你如果没有什么别的安排的话,也回去看看吧。”

“我也不是逼你,如果你忙就算了。”

“你自己安排吧。”

虽然父子两住在同个城市,但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一来是思拓行程忙,二来是父子都不主动联系彼此。尽管如此,一年总有那么一天,思拓爸爸会不忘来提醒他,要他回老家看看,这似乎成了他执着的一个心愿。但很不巧,以往那些年的这些时候思拓都在忙发歌没有成行,当然,就算不忙他也会找借口逃避。

思拓赶紧看了眼日期!这个日子,爷爷去世的那一天,对他来说跟末日没有差别的一天,思拓原本就强装淡定的心就会猛地被揪紧。

他的自欺欺人,是刻意模糊了爷爷不在人世的事实,多少次的梦里,他老人家还在那个空旷的院子里踱步。生死离别是真相没错,但在他的拒绝确认下变得渐渐失真了,如此一来,在思拓背井离乡的日子里,他就装作爷孙两人都各自安好,就算此生不复相见,感觉更是一种成全。所以,每当这时候,他对爸爸的用心都极为不解,每年的这份提醒,从来都像无情的当头棒喝,把他彻底打回原形,使他再也无法佯装成无事发生的样子。

一个触动,他突然记起爷爷生前送给他的钢笔不见了,他找了好些天了都未果,粗心的自己不知道把它丢在了何处。一想到自己和爷爷唯一的联系都消失了,不禁悲从中来,一眨眼出道六年,离开青津也这么些岁月了。即使只需要2个小时车程,他一次都没有回去过。虽然以忙为借口,可他确定地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毕竟,思念真真切切,愧疚也同样浓烈。岁月流转,有些情感随着时间压抑又爆发,对于归去,他实际是既想又怕,也许他一直不敢相信自己有回头路可走,也从不认为自己值得被原谅。

爷爷,事过境迁的话,一切可以既往不咎吗……

他明白,停在原地只能是无意义的沉湎,什么都得不到,只有出发,才能看得见一点曙光。就这么痴想着,一个冲动,一时间又非常强烈,猛地突破他固守的心防,他忽然很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一个和过去和解的机会,也许现在就是现在——

思拓行动了起来,他重新换装,脱掉上衣,套上卫衣,罩了件黑色的冲锋外套,把拉链往上拉到尽头,到下巴都被藏起来的地步他才满意,黑色的毛线帽戴头上,口罩把脸遮到只露出眉眼。这几乎是乔装了一番,看来思拓爸爸这次应该不会失望,因为思拓暗下决定,这次不止是返乡,他要逃离的,还有这座城市。

雨后的街特别干净,乌云没有散尽,光线温和,将思拓的影子轻放于地上,他背着登山包,跟城市里游荡的背包客没有两样,脚步欢快,来到在马路边,拦下一辆的士。

“去火车站。”思拓说完之后,整个人便彻底亢奋。

一路上他内心波澜壮阔,就好像正要去完成一件多么不得了的事情,第一次,他透过车窗看到的景色是鲜活的,不需要霓虹欢送,这座城市照旧与他告别,它让每个路人都有了表情,让每辆经过的车都留下温存。

任谁也想不到,一个大明星竟然会混迹于夜间人来人往的火车站,思拓就是那个对自己的乔装拥有百分百自信的明星,他下了车一路小跑进火车站大堂。意料之中,取票机处大排长龙,思拓呼了口气,脚底抹油似的加入了往离他最近的队伍。

思拓抬眼目测了一下,估计排在他前头还有十几个人,看来有他等的了。

不知不觉20分钟过去了,思拓随着队伍缩短挪动脚步,躲在黑色口罩下的嘴巴倦怠地打了呵欠,眼睛也跟着用力地眯起来,心想排队什么的真是久违了。

慢着——从刚刚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思拓隐约觉得有人在偷瞄自己,不对,应该说是明目张胆地瞄。为了确认,思拓装作若无其事地用余光进行反侦察,嘿嘿,那个家伙是个穿红色衣服的女的,在隔壁队伍,即他的右手旁,离得很近,可是她排队不玩手机不发呆,脖子往左边扭着,一直保持45度角,从她的方向看去除了思拓没别人了,思拓被她盯得背脊发凉,他本以为过会女人会收敛,没想到,竟被看了足足10分钟。

思拓忍不住想要回击,他猛地扭头看过去,四目交接的瞬间,那女人的眼睛好似碰到刺一般,惶恐地抽离,低下头去,掩饰性地拨弄着自己的头发。

这些举动使得思拓更加确定这女人在窥视他的事实,看她的样子也就二十岁出头,或许是他的粉丝?他不禁担心自己被认出来了,思拓不安分地扭动起来,低头看了自己的裤子,又来回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和帽子,拿出了手机,利用手机屏幕观照自己的脸。整理完毕之后,又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发现这次她还是维持着低头的姿势,再也没有抬头看他了。

于是宽慰自己,哪里有可能啊——以目前这副乔装如何被认出来?别吓自己了。

女孩此时的心理活动也极为复杂,她本来只是如常排着队,在四处张望的过程中目光很自然地被隔壁这个身形优越的男士吸引过去了。可是越看越觉得他可疑得很啊,无论是身型还是那双眼睛,既陌生又熟悉。直到他突然打了个呵欠,微微扬起头,眼睛眯成一条缝,张开后双眸仿佛哭过一般,温润如水。要不是离得近,要不是女孩视力5.0,她怎么也不会看不到那一颗藏在他右眼睑下方的泪痣。

天呐,就在女孩感慨上天如此地不公,把美丽的细节都赐予了一个男子之时,她脑海里蹦出了一个清晰的形象。

这身高!这泪痣!她禁不住将他与思拓联系在一起。

就在她肆无忌惮地行注目礼的时候,那个男人终于察觉到她的目光并且十分突然地回头看她。

在他眉峰的皱蹙之间,隐隐蕴藏着一股杀气,那眼神分明是带着抵触意味的,又留有几分好奇,他瞪回了女孩,流露出敌意来的是原本温柔的杏眼轮廓,戒心满满,好似镜子,在他面前,任何人都无所遁形。然而,他的瞳仁又是天使的瞳仁,纤尘不染,目光流转,透露圣洁的絮语,那股锐气瞬息变化得朦朦胧胧,叫人什么也读不出来。

什么都可以复制,只有这眉眼独一无二。由此女孩也确定了一件事——思拓就在眼前!

仅仅只是两秒对视,心脏几乎骤停,女孩根本招架不住,她不得已窘迫地抽离自己的目光,她的紧张无法解释,脸上似乎有热火在烧,双颊蹭的一下涨得绯红。脑袋仿佛成了闹哄哄的蜂巢,嗡嗡作响。

在女孩认出思拓之后,就再也不敢抬头看他了,可以说是小粉丝的卑微感在作祟,使得她连再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拿不出来。冷静之后,她才渐渐恢复思考的能力。

女孩一直克制着自己作为狂粉的热情,在买完票之后,就假装自然地尾随着他进入了候车区。候车区就是另一番景象了,没有人安静地坐在候车的位置上,所有人都在进站口处集合,随着购完票的人源陆续靠拢,原本稀疏的队伍渐渐地成了一锅搅也搅不动的稠粥,那场面简直可以与春运媲美。

“尊敬的各位旅客,现在播送一则通知,14点30分出发到青津的A86车次列车,由于技术原因将会晚点。请各位旅客耐心等待,全体工作人员对于给您出行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除了电梯,思拓好久没试过与这么多陌生人维持如此私密的距离。12月的天,冷气自然是暂停供应的,从这点可以看出这车站的服务精神一般,不会顾及大家焦虑的身心。随着人流密度增高,队伍里的氛围变得越来越燥热,群众们不停发出窸窸窣窣的抱怨,问题长时间得不到解决,耐心总是有限,开始连破口大骂的声音都有了。

思拓明显地感应到自己的腿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他高度警备地僵直了身子,迅速地低头,发现一个小妹妹,肉肉的脸颊像是果冻,梳着小辫子的小脑袋摇摇晃晃,应该是刚刚被人从妈妈身边挤开,使得原本握着妈妈衣裙的小手需要扶住其他东西来保持平衡,于是很懂得自我保护的小妹妹就像发现了定海神针一样拽住了前面大哥哥笔直的腿,听见妈妈叫她的声音,她抬起小脑袋寻找着声源,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呆呆的,一不小心就与思拓的目光相碰了。可爱的小脸蛋,就像贴着桃花瓣的雪球,纯良无辜地样子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思拓隔着口罩,没有办法对她微笑,只好调皮地朝她眨了好几下眼睛。相比思拓的殷勤,小妹妹就要淡定得多了,她的表情没有变化,依旧懵懵的,妈妈上前一把将她抱起,她看向思拓的目光被打断了,她大概还没搞清楚状况,小脑袋对陌生人报以困惑。

思拓今晚的任务就是等等等,排排排,站站站,不由得重新评估自己出现在此地的意义。之前的雄心壮志被消耗得差不多了,说实话还真不如回家睡大觉。

闸口一开,人群涌动,像失去控制的浪潮,一股脑拍向进口,可是每次却只给进十几个人,开口一关,人群又反弹了回去。思拓听到自己耳边响起各种尖细的叫声,“别挤别挤!”

这当然也是他的潜台词,连他也被后面的势力推搡着向前向后,费了好大劲才站稳了。

“你的包咯到我的了!”思拓听见一个指责之后很自觉得挪动了一下背后的包,却听见另一把声音。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个红衣女生连忙把自己的行李箱调转了方向,为顶撞到旁边的女士作了道歉。

思拓用余光扫到她,心有余悸地留意了这位“偷窥”过他的女孩。红衣女生被挤到他身后,近到只需要一个转身,就能数清楚她到底有多少根眼睫毛。

离自己的偶像只一个转身的距离,这个世上大概也没有其他粉丝能像她一样幸运了,女孩的战斗力霎时爆表,她一手握着行李箱拉杆一手捏紧装了杂物的棉布袋,紧跟思拓,提防着随时可能把他们两人挤散的人流,真不容易,还巧妙地利用手头上的工具——箱子,来挡开障碍,不过也因此误伤到一位大姐,看那人嫌弃的眼神,女孩简直都无地自容了。

在闸门即将关闭之时,思拓和这个女孩终于来到了前头,当车站人员示意说不能在过人的时候,思拓敏捷地转身把女孩的箱子拉到自己身边,用箱子开路,拉着它径直地过了闸门,车站人员扁着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过了,而女孩的箱子被人顺走了,管他是谁,更是跳脚一般地追了上去,车站人员拉都拉不住。

思拓推了几步,见后面的人追了上来,就把箱子还给她。

“谢了。”他看都没有看女孩,丢下简短的一句感谢就上了列车。

“你——”女孩想不出要责怪他的话,她转念一想,多亏了思拓,自己才能冲出重围。

动车安稳地停着,两人都上了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