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萌宠娇妻:季少的专属医生

更新时间:2021-06-16 16:17:59

萌宠娇妻:季少的专属医生 连载中

萌宠娇妻:季少的专属医生

来源:微小宝 作者:言萌萌 分类:都市 主角:危帅哥 人气:

《萌宠娇妻:季少的专属医生》由网络作家言萌萌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危帅哥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季冽三十岁了从未于女人发生过关系,是个极品处男。 然而,他第一次遇到危晚,差点被女孩强上了…… 危晚也是第一次睡公的,两人都是新手村,没谁比谁高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送货的司机此时头上已布满密汗,老板不是说对方是柔弱的女人吗,怎么一个比一个戳戳逼人。

“哦,对了,我还保留了截图,给你瞧瞧?”危晚眯了眯眼。

危晚感觉此时她的神情有点像某个人,一时间又想不起是谁。

“不用了,我想可能是我弄错了,我打个电话问问。”他走到一边,佯装打电话。

过了一会儿。

“唉,实在不好意思,是我的失误,拿错单子了,这才是你们的单子。”司机重新拿了份账单给她们,“我就先走了,还要货要送,钱打到老板账上就行。”

“危晚,你真有截图?”甄珍凑到危晚身边。

“随口说说。”

说完,危晚极其潇洒地拨弄了大波浪。

甄珍:“……”

“赶紧清货吧,这么多,得晚上才能弄完吧。”

她们就两个人,检查衣服有没有破损,不过这一千套,也够呛。两人对视一眼,迅速开工。

“你最近在哪住?”

甄珍知道,危晚被她的无赖舅舅赶出来了。

“这个嘛,嘿嘿。”危晚神秘一笑,“被包养了。”

“什么?”甄珍一把丢掉手上的情趣内衣,挪到危晚旁边。

“哎哟,你打我干嘛,我这么貌美如花,被包养不是很正常的事嘛。”危晚妩媚地对甄珍眨着灵眼。

甄珍双手叉腰,俨然一副老妈子道:“老实交代!”

“……”

危晚不再开玩笑,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跟甄珍说了。

“你竟然跟一个男人……同居了!还是一个差点被你上了的男人。”甄珍惊得说话声音一大,幸好仓库里就她们俩。

“快检查啦,你怎么比我还激动。”危晚一脸淡然,催促着她。

甄珍不动,坏笑道:“那,你们俩没发生些啥?”

“能发生啥?不是早跟你说了嘛,他根本硬不起来的。”危晚没好气地开口。

也正是因为这个,危晚很随意,同居也不担心。

……

危晚回公寓的时候,天早已黑了。

“累死我了。”危晚扭动着脖子,揉着肩膀。

公寓没有开灯,一片沉寂,也不知道季冽回来没。

开灯,桌上的碗和纸依旧老位置,中药倒是又少了一部分。

危晚撇嘴,管他呢,反正她有按疗程给他熬药。

房间里,元宝等候主人多时了。一见房门打开,蹭的起来。

危晚心疼地揉了揉元宝的脑袋,这两天可是苦了它,只能呆在房间里,拿出打包回来的骨头。

“元宝,开心吗?有肉吃了。”

这些年,危晚很穷,每天每顿的饭都要考虑好。元宝跟着她的这些日子,饿一顿饱一顿的。

“汪。”元宝回应着她,又低头继续刨骨头。

第二天早上,危晚也没看到季冽。

唯一有变化的,依旧是桌上的中药,又少了一部分。

危晚领着两个大黑口袋,出了门。

刚上出租车,甄珍打来了电话。

“喂?女人,一个晚上不见就想我了?”危晚霸气地接起电话。

甄珍:“……”

危晚总是这样。

“咳咳,什么事?”咳了两声,转而正常的声音。

“昨天发出的那个大单,买家已经收到货了,钱也到账了。”

“这么快?!”危晚喜出望外。

“嗯哼,等会儿我核算好了,就把钱转给你。”

想起对方有问过她的名字,危晚问道,“他的淘宝名你有吗?发给我一下。”

“有,我已经看过了,是个新注册的账号。”甄珍总觉得奇怪,却找不出破绽。

没有任何联系方式,连签收都是找专门的人收的。

“那好吧,我先挂了啊,要摆地摊了。”

目的地快要到了。

“都赚这么多钱了,还卖盗版光碟。”甄珍不理解,这笔单子,可是她们网店近一年的收益了。

危晚掏钱给出租司机,“钱总是会用完的,我还要攒钱把房子买回来呢。”

她是真怕房子哪天被危义昌卖了,赌债逼上门,不得不卖。到时候,想要把父母的房子买回来,更怕是难上加难。

……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十五一张,买两张二十!”随意找了个够大的地方,危晚就开始吆喝起来,“没有你看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

刚吆喝一会儿,视线瞄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危晚眼色一凛。

“哟,侄女这是又在赚大钱呢。”危义昌老肉纵横的脸满是不屑。

危晚没理,整理着光碟。

“啧啧,两天不见,脾气见长了嘛,连亲舅舅都不鸟了。”危义昌嗤鼻。

“亲舅舅?我还没见谁家的舅舅是这个样子。”危晚冷笑,早在被他赶出来那天,她就没了舅舅。

说完,危晚收拾光碟,准备换个地方,这个地方已经被玷污了。

危义昌刚想跟上去,兜里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老婆打来的电话。想起老婆交给他的事,只好作罢。

暂时放过你这丫头,危义昌愤恨地瞪着危晚离开。

“老婆。”危义昌瞬间转脸,语气献媚,“你放心,我到了,一定办得妥妥的。”

……

落地窗前,男人负手而立。房间没有开灯,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庞,隐没在黑暗中。

十一点了,危晚还没回来。

从两天前那个想法出来,他就一直躲着危晚,尽量和她的作息时间错开。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躲……

季冽拿出手机,拨了一个从未打过的电话。

“喂?”很快,危晚接起。

对方没说话,危晚疑惑的看了下手机,还是接通状态。

“买碟的?”

对方依旧没回答。

危晚立刻了然,一种我懂的语气,继而说道:“想买碟可别不好意思,大家都是成年人,有那方面需求很正常的,而且以后有了老婆,还能有不同的姿势那啥。我悄悄地跟你说啊,我最近才遇到的一个男人,都三十岁了,还没跟女人那啥过,都萎了……”

危晚还在喋喋不休,电话另一头的季冽早已黑了脸。

忍着要爆发的情绪,季冽极力压低声线,开口:“在哪里?”

“……”危晚瞪大了眼睛,她听错了吗?

嗯,一定是听错了!

危晚还在自我安慰,他再次出声:“在哪里?”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