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傲世冷妃,血染天下

更新时间:2021-10-14 00:17:34

傲世冷妃,血染天下 已完结

傲世冷妃,血染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尹浅芯 分类:都市 主角:言菲羽律 人气:

新书《傲世冷妃,血染天下》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尹浅芯,主角言菲羽律,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她本是生性冷漠,却成了弱柳扶风的言家五小姐。莫名被通知一个月后跟南王三世子成亲,立刻拖着病怏怏的身体离家出走最后还逃跑失败,被逮回家。她不张扬、不张狂,但人若犯我,斩草除根。将大嫂踢骨折,将二嫂丢湖里,将南王的宠妾挂树上。南王府不管谁都对她退避三舍,她名义上的丈夫却突然要和她圆房,她冷冷揍了他一顿,卷铺盖走人。却在路上,又遇到了那个夺了她贞操的男人,那个男人却忘了这回事!为了追杀那男人,误入芷兰宫,因腰间刺青成了芷兰宫宫主。继续追杀时,更莫名被卷入凤栖玥龙两个大国的阴谋斗争中。想要利用她?就得付出代价。赤色玉兰,血染天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宫律瞪着言菲羽,半饷才压着声音问:“你真的是言菲羽?”

言菲羽嘴角扬起,染着寒彻入骨的凉意:“有差别?”

南宫律心中燃起一把熊熊无名火,闪电一般欺身抓住言菲羽的手臂。言菲羽没料到南宫律竟会突然使出真本事,她的身子飞速朝一边闪去,却还是被南宫律抓住。

南宫律用力一扯,还来不及将言菲羽扯进怀里,脖间突然一凉,言菲羽正拿着一把剪刀抵在他脖子上。南宫律盯着言菲羽平静幽深的眸子,霎时间身上所有的怒气都消失殆尽,却迸发出浓浓的危险气息:“你不会动手。”

“你可以试试。”言菲羽嘴角微扬,一如死神般优雅绝美。

南宫律冷着脸将言菲羽扯进怀里,但他靠近言菲羽一点,脖子上的剪刀便刺入一分。发凉的液体划过脖颈,浸入大红喜袍,南宫律却似乎对脖子上的伤口完全没感觉,而是盯着言菲羽。言菲羽一脸平静地迎视着南宫律越来越冷的眼神,情绪没有一丝波动,手上的剪刀也没有一点退缩。

僵持了将近一刻钟,南宫律冷着脸放开言菲羽,泄怒一般狠狠拍向桌子,质地上好的桌子碎成一地木屑。言菲羽眉头微挑,睨着那一地木屑,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力?

“我不管你是不是言菲羽,你只要记住,你生是我南宫律的人,死也是我南宫律的鬼!”南宫律霸道地说完这句话,甩门而出。

言菲羽看着摇摇欲坠的房门,眨了眨眼,南宫律是不是气糊涂了。言菲羽转身走回木床时,不经意看到了窗外皎洁的明月,不禁有些晃神。每年中秋,父亲都会在院子里摆上十几桌酒宴,和言家人和组里表现突出的兄弟一起赏月。父母亲情、兄弟义气……言菲羽闭上眼,再睁眼时,眼里只剩下一片清冷。

皎洁的明月下,屋顶。一白一红两个身影闪过。

八月十六,清晨。言菲羽一醒来就看到小Chun捧着一套华丽繁复的衣服候在里屋的拱门边。小Chun一见言菲羽起床,小步趋向床边,说道:“少夫人,新媳妇第二天早晨要给公婆敬茶,所以等您梳洗后要换上这套衣服往正厅去给王爷敬茶。”小Chun知道言菲羽有起床气,一直都候在一边不敢叫她起床,本来也是想等她梳洗完之后再说敬茶的事情的,但现在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小Chun心里已经做好了被少夫人冷眼对待的准备,但少夫人却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嗯。”便顾自去洗漱了。小Chun的心情霎时间百花齐放,少夫人果然不像看起来那么难相处,其实,只要不触碰少夫人的底线,少夫人还是一个非常随和的人的。但是……三少爷,怎么就那么喜欢惹少夫人生气?小Chun不禁看向外间那一地的木屑和摇摇晃晃的门,心里有些为南宫律和言菲羽的关系着急。

洗漱穿戴好后,言菲羽随着小Chun穿过一座座亭台楼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或小桥流水、或长桥卧波,或雅致或奢侈,一切都凸显着南王府的富且贵。走了约莫半个时辰,终于是到了正厅。

“父王,请喝茶。”

言菲羽一进门便看到南王正坐在主座上,南宫律和一个女人跪着给南王敬茶。南王微微点了点头,给了他们一人一个红包,却没说什么话,但脸色看起来,实在算不上高兴。

南宫律听到脚步声,接过南王的红包,站起来,正看到站在大门边一脸淡淡的言菲羽。南宫律微微一怔,他本以为言菲羽不可能会来给父王敬茶,才把小妾宓侑带过来、宓侑虽然是庶出,但再怎么说也是二品大员的女儿,身份比言菲羽还高一些,带她过来敬茶总比没人敬茶来得好,却没想到言菲羽竟然也过来了。

南宫律看到言菲羽的脸色依旧淡淡的,没有一丝波澜,气不打一处来,火大地瞪着言菲羽:“你来这里干嘛?!”

言菲羽淡淡地应着南宫律发火的目光:“吃饭。”

“……”又是吃饭!在她眼里他连一顿饭都不如。南宫律心里的无名火更大:“既然来了,还不去给父王和哥哥嫂嫂们敬茶!”

言菲羽眸子微斜,看向站在一边有些尴尬的宓侑,淡漠地说:“既然她已经敬茶了,何必中途换人。”她会来只是因为她不想主动挑起矛盾,在她羽翼丰满前还需栖息在南王府这棵大树下。敬不敬茶对她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但要她下跪,这绝不可能。

“你!”

“律儿,你和宓侑敬完茶后便开饭吧。”南王阻止了气得几乎要动手的南宫律,满身威严,不似初见时挤出的一点亲和。

南王这话是在默认他的儿媳妇是宓侑而不是言菲羽啊!有人窃喜有人担忧,而当事人言菲羽却依旧是一脸淡淡。

待南宫律和宓侑给兄嫂敬完茶后,丫环们捧着一盘盘佳肴鱼贯而入,一时间,正厅侧边的圆桌上已经摆满了美味佳肴。南王和他的小妾徐夫人,大世子夫妇、二世子夫妇、南宫律和宓侑,他们都是双双走向圆桌,只有言菲羽是独自一人入席,这样的三少夫人本应该是凄凉的,但言菲羽淡淡的神情和天生凌人的气场,竟让人感觉她是与南王平等平座的存在,找不到一丝凄凉。

才刚开桌,大世子南宫德便说:“父王,儿臣明日一早便要回南汨,恐怕不能向父王辞行了。”

南王点了点头,南宫律却阻拦道:“大哥不是说会在京城多留几天?”

南宫德无奈地说:“大哥也想偷懒几天,但再过半月就是秋稻收割的日子,回去晚了南宫家过年就得天天喝粥了。”

这时二世子南宫彻笑着说:“大哥,明天我跟着你去南汨。反正最近盐道淡季,我就帮着大哥多给咱米庄里抢些米。”南宫彻说着还对南宫律眨了眨眼。

南宫律闷闷地咬了一口肉,兄弟应该有难同当,没想到两个哥哥居然自己拍拍屁股走人,还幸灾乐祸。

“律儿。”南王也开口说道,“过两日为父要与郝连家家主一同去铜山煤矿,王府的事情就由你全权掌管。”

“父王,连你都……”南宫律话说了一半,默默香了下去。 昨晚发生的事情,虽然南王府的人都闭口不谈,但谁都知道,昨晚的婚礼已经传遍了京城大街小巷,成了一大笑谈!如果他能走,他也绝对不会留在京城!南宫律心中的怒火又腾起,盯向言菲羽,言菲羽这罪魁祸首竟然一脸事不关己!

南宫彻看到南宫律瞪着言菲羽又要发火,笑道:“三弟,大家都说你是京城第一美男,不过听说那郝连家主比你还要好看上三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