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总裁大人求放过

更新时间:2021-11-28 01:43:08

总裁大人求放过 连载中

总裁大人求放过

来源:微小宝 作者:栀子花开 分类:都市 主角:景朵玫瑰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总裁大人求放过》是栀子花开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景朵玫瑰,书中主要讲述了:“睡了我,就得负责。”男人眸色暗沉,将绵软的小女人压在身下。 “我给你钱,求你放过我。”小女人一脸娇羞,咬着唇,瞪着他。 “不可,我是处男,被你破了身,无价可买。”男人不知羞耻,依旧将小女人压在身下。 “求你,放我走,我才18岁。”小女人满脸泪水,楚楚可怜。 “娶了我,我就放你走。”某男邪佞一笑,伸手将一纸婚约递上...... “给我生个娃,我就放你走。”某男压住乱动的小女人。 “休想,看我不废了你。”握住手里的银针,就向男人的下半身射去。 “废了我,你也休想逃,这一世,你逃不掉。”男人一跃躲开飞来的银针。 “哼,都是骗子,没一个好东西。”某女恨恨的咬牙。 “我没骗你,我就是他!”男人掀开身前的衣服,露出了胸前那个心型的伤疤,还有那枚戒指,她找了很久的那枚戒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很久的很久,母亲像现在的小女人一样,站在一堆物品前发呆。 母亲站在那里很久,直到她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打火机,弯腰点燃了那里的所有物品。 火烧的很大,很大,等他和妹妹赶到时,大火已经将母亲淹没,他冲进火海,拖出母亲。 母亲身上的衣服被火烧了几个破洞,幸好他赶来的及时,救了母亲。 景佳人回神,拉着梁辰从那堆物品堆里走了出来。 将一个打火机打着火,景佳人毫不犹豫的将打火机丢进了那一堆物品上,浇了汽油的物品,一触即燃,不大会儿,景家门前的空地上,火苗四起。 景佳人望着上窜的火苗,她唇角微勾,双目里透出了不易察觉的寒光。 透过火焰,她看到景家的佣人着急了。 火苗随着北风向景家别墅刮去,屋内的人惊慌失措的从屋内跑出来。 她看到柳眉穿着棉质睡衣跑出来,她惊慌失措的指挥着佣人扑火。 一个男人,只是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着这一切,无动于衷。 “景佳人,好样的。”男人四十多岁,长得确是很man,有年轻男人的帅气,有中年男人的成熟,只是那双眼睛,带着精明,带着阴险,带着歹毒。 景佳人与她隔火相识了一眼,随后,她别开眼,从对方的眼中,她看到了杀意,看到了让人恐惧的歹毒,她的心,有些沉,不止是为了贪财的母亲,也为了骄纵的的妹妹,她不敢想象,如果没有立场的妹妹被那个男人利用后,会怎么样? 可是,如今,她也是自身难保,父亲还病着,她必须想尽办法,保父亲安全。 她决然离开,坐上梁辰的黑色奔驰,绝尘而去。 厢式货车里,装着为数不多的物品跟在后面。 欧阳致远坐在黑色的越野车里,心微微的向下沉。 那个男人,终究还是回来了,他知道,那个男人,终究还是放不下她,在他没有表达之前,先一步得到了她。 拳头砸在方向盘上,他双目满是愤怒,可是,由于自己的胆怯,自己的懦弱,景佳人还是没有留住,他后悔,如果半年前,他向她示爱,她是不是就会接受了。他后悔,自己慢人一步,如今,她坐上了那个男人的车走了,他还是晚了一步。 慢慢的开着车,他毫无目的的沿着公路向前行驶。 驶进高速车道,他将车开到了140。 路上的车很少,当他意识到车速过高时,他便定下心,将车速缓慢地下调。 身后,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跑车不远不近的跟着。 欧阳致远从后视镜里望了眼身后的跑车,发现对方的车并未减慢车速,急忙将车驶向另一跑道,尽量避开。 车里,驾驶座,烈焰红唇的景佳怡双目赤红,她的身上穿着红色丝质连衣裙,车里暖气开的十足,此刻双目紧盯着前面的黑色越野,她咬着唇,心里恨意万分。 “景佳人,为什么你总是要跟我抢?你已经破了身,已经不再是chu女,你被几个男人zao蹋,为何你却可以活的如此自信?凭什么?凭什么?致远哥是我的,是我的,我一定要得到他。” 一个疯狂的念头从心底升起,她将玛莎拉蒂车速再次提高,向前面那辆车的屁股狠狠地撞去。 “景佳人,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眼泪模糊了视线,嫉妒蒙蔽了心灵。 欧阳致远只感觉车身猛地被撞击。 心脏某处颤了颤。 他稳住方向盘,尽量将车速降下来。 靠近右侧车道,他准备将车停下。 景佳怡疯了,她不管不顾,再次加速油门,向已经靠边儿的越野车再次撞去。 还未停稳的越野车再次被身后的车辆撞上。 巨大的冲击力,让整个车身向前冲去,撞上了路边结实的护栏。 砰,一声巨响。 前面的越野车被整个顶到了路右侧的护栏上。 猛烈的撞击,越野车车头撞在了结实的护栏上,车头的右侧面目全非,安全气囊弹开,欧阳致远的头部由于巨大的冲击力撞到了车玻璃上,玻璃碎裂,鲜血顺着他光亮的额头流淌下来。 血液渗进了他的嘴里,咸咸的,他努力的睁开眼睛,尝试着去解开安全带,然而,腿上剧烈的疼痛让他呼吸一滞,紧接着,头痛欲裂,他缓缓地闭上了双眼,昏死了过去。 车后。 红色的玛莎拉蒂跑车,车头撞得变了形,车内的安全气囊弹开,有些昏沉的脑袋逐渐清明。 景佳怡扶着额头,揉了揉,甩了下脑袋,解开身上的安全带,用力推开有些变形的车门,下了车。 摇晃着,走到前面的越野车,她用力的去拉车门,可是,车门纹丝不动。 她急,拍打车门呼叫车里受伤的欧阳致远,然而车里的人却昏了过去,她拍着车门大哭,大叫,无济于事。 她跑向自己的车,胡乱的翻找着,终于,在车的后备箱里她找到了一个灭火器,她惊喜,顾不上脚上的伤,跳着,跑向J越野车。 越野车的后面,油厢里的油在向外流,她着急害怕起来,举起灭火器用力砸向车窗。 手臂被碎裂的玻璃割伤,她不顾,她伸手从里面将车门打开,用力的拉扯欧阳致远身上的安全带,安全带被扯开,她去拉人高马大的欧阳致远,可是,欧阳致远的一只脚被卡在撞瘪的车头里,景佳怡哭起来,大声的喊着欧阳志远的名字。 车里的油已经开始汩汩的向外流,景佳怡惊恐,害怕就此死去,更怕失去眼前的这个男人。 她咬着牙,用尽力气,去拉扯,终于,被压着的右脚从里面解救出来。 她拖着他向安全的地方去,可是,还没等她离开车头,一阵热浪从身后而来。 砰 巨大的火光夹着冲击力将他们两人冲到了马路的中间。 吱嘎,吱嘎。 巨大的刹车声伴着砰砰的爆炸声响起。 景佳人接到电话时,已经是傍晚。 景佳人此刻正窝在一个沙发里,抱着水杯喝水。 晚饭,她吃了点热粥和蔬菜,满身的疲惫得到了暂时的缓解。 将整个身体窝在了阳台的沙发里,只露出脑袋。 透过落地窗,望着夜幕降临的夜空。 风似乎停歇,细雨不再飘落,她抱着水杯,蜷缩在那里,腿上盖着一个薄毯。 屋里开着暖气,并不冷,然而,她却依旧感觉很冷。 父亲昏迷不醒,爷爷重病不起,二叔身陷牢狱,堂弟下落不明,如今她一无所有。 沙发前的圆形檀香木桌上,放着两个红艳艳的本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