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高冷仙君诱婚:软萌仙妻

更新时间:2022-05-21 14:53:06

高冷仙君诱婚:软萌仙妻 已完结

高冷仙君诱婚:软萌仙妻

来源:落初 作者:舞婳 分类:都市 主角:帝君申山 人气:

舞婳新书《高冷仙君诱婚:软萌仙妻》由舞婳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帝君申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已完结】【软妹子遇上腹黑帝君,从此走上一条不归路】长华殿的东凌帝君被赐婚了四次。东凌帝君因为大龄剩男的臭名,婚事,不了了之。第五个妻就来了。夜玖对于天帝乱点鸳鸯的行为很愤怒。于是乎,她参考前辈,打算对这位大龄剩男嫌弃到底。只是,东凌帝君会是被欺的主?**********九重宫阙上,他是清冷的东凌帝君,他说要娶她,却是一场为了天下的计谋。但何时,他是把自己也算计进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玖是不大想回申山拿银子。便问:“少阳,你还有银两么?有的话先借我,我晚几日就还你?”

见他摇头表示没有,夜玖不免皱起好看的眉头。只好咬咬红唇做出决定:“一言为定!”

这祸是她闯出来的,理应由她来解决。应下之后又转脸面对他,信誓旦旦:“少阳,我会回来赎你的!你放心!”

望着她离去的倩影,少阳只是摇头叹息。末了,他再望向二楼雅座,那打量他们许久的双眼依旧望着他。

夜玖走出如意坊,拐过两条街,正当她考虑是否直接回申山拿银两,便被七名大汉堵在巷子里。其中一大汉从怀里拿出几张银票递给她:“姑娘,收下这银两,就让那公子留在如意坊吧!”

那大汉见她并未接过银两,柳眉下眸子露出犹豫,又劝道:“你一个姑娘家,要去哪里筹那么多银子?”

夜玖皱眉。

大汉又亮出那锃亮的大刀,射出寒光以示威胁:“我看姑娘也是聪明人,该是懂得什么叫识时务者。”

人与人之间最初都是相互信任的,只是被骗得多的,被伤得多了,便开始不轻易相信了。

若被留在如意坊的是东离或者阿衡,她定会毫不犹豫地接过银子离开。仅凭凡人是伤不了他们,再者,他们几千年的交情,这点玩笑无伤大雅。

但被留在那儿的是少阳。她和少阳相识不过短短十几个时辰,倘若在此时丢下他,别说他日后娶她的可能,势必就此结仇。她不想被喜欢的人讨厌。

她摇摇头:“我不要,跟你们掌柜说,两个时辰内,我定会把钱送过去的!”

“呵!”大汉冷笑,怒瞪双眼,“你这女娃,还真是胆子肥,敬酒不吃吃罚酒!”

身后的小厮上前提醒:“大哥,别动刀子,拖过两个时辰便是了!”

夜玖望着他刀镜反射出自个儿的容颜,突然想起赌坊内的怪异目光,黑溜溜的眸子一转,不禁叹息:“这中原的风气何时变得如此古怪,竟更喜欢强占男子?”

“哈哈..”七名大汉大笑,那大头的道:“姑娘难道不知,有个地方叫勾栏吗?”

刚才在赌坊,她隐约察觉有人在关注她和少阳,如今看来并非她错觉。

她这样问不过是想套出大汉的话,她用稚嫩的少女嗓音,不以为然:“这清平镇,勾栏不过一处,我若是你们掌柜,定会选择女子,毕竟女子的身价比男子高出许多。”

她刚下山,又初识少阳,自是猜不中谁看中了少阳。

“哈哈!你这姑娘,是在怪我们掌柜没把你送进清怡乐?”那大汉狂笑后将刀递给身后的小厮,搓手笑得猥琐,“若不然,爷调教调教你,再将你送入清怡乐?”

这种万宗不离其变的调戏良家女子情节,在戏本里一般有三种发展。一是突然出现美男子,演绎一场英雄救美,造就一段佳缘;二是女子将坏人打得落花流水,赢得英雄美名;三是女子被羞辱一番,追后被送入妓院,从此一把琵琶唱尽红尘命薄凉。

然而,夜玖往往只猜到故事的开端,却猜不中结局。

夜玖并未使上法术,在墙角捡了个枝干,用流云三十二步剑法将他们一一击退。一炷香不到,深巷里便回荡着七名大汉的痛苦呻吟。

鉴于时间宝贵,她也不多说,怒瞪了他们一眼便朝巷尾走去。那几名大汉没想到这少女看着软弱,竟是个练家子。更没想到她一个眼神竟让他们心中惊恐,连滚带爬地回去复命。

突然,头顶传来突兀的质疑声:“这便是流云剑法?”

循声抬头,屋瓦上,女子一手持剑,一手放在单膝上,利利秋风扬起她飘逸的马尾,那模样有些像是武侠戏本里的女侠。夜玖蹙眉,因为这女子散发出仙气。

看样子却不像来抓她的。少阳被有仙法的人看上?这好像比想象的更危险!

两个时辰的期限,她若再耽搁下去,少阳定会被卖入勾栏。夜玖猜的不错,这女子同几个大汉是一伙的,果真是来拖延时间的。

夜玖招招都为她能金蝉脱壳做铺垫。那英姿飒爽的女子也不是吃素的,不让她轻易离开。

出山时,她被阵法小兽伤了仙筋,一时间对法术的控制很不得当。一个不小心,竟把对方的马尾给削去了。

发型本是弥补脸蛋不足的良好道具,被夜玖这么一毁,那女子一头飘逸秀发竟成了参差不齐的短发。

女子本爱美,即便是走酷雅路线也不能失去一头美丽的秀发,那女子被气得牙齿打颤,全力一击。

可夜玖的法术越发地不受控制,最后她竟硬生生变成白鹿。夜玖见情况不妙,四蹄走起,腾云驾雾离去。

那叫做断云的女子,被她的彩色鹿角惊了一跳:“彩色的角、白鹿?莫不是传说中的夜玖公主?”

断风见夜玖已远去,琢磨着该是追上去,还是回去复命。最后眸子一定,手中剑回鞘,转身回去。

因着夜玖法力失控,清平镇千里外,一座山丘上的草木化皆化为灰烬。

阿爹曾说,她天生同别的白鹿不同。从前她过得一帆风顺,只觉自己比其他白鹿长得好看些。

如今看来,她还真的有些不同。彩色的鹿角不停闪烁,花了不下半个时辰,她才勉力将法力控制住。

夜玖精疲力竭,在河边洗漱雪白的毛发,呆望着溪底,小鱼儿像是惊弓之鸟贴沙游去。水中倒映的彩色鹿角渐渐恢复正常,直至不再闪烁。

放眼申山,几万年来,千万白鹿,也只有她的鹿角是彩色。她阿爹是申山白鹿,阿娘与天帝是姐弟。可这角既不是阿爹那样的鹿角,也不是阿娘那样的龙角。

再说她的法术。大哥曾说,普通仙人,就算资质高些的。也不曾有像她那样的,年纪小小便有震撼九州的能力。

曾听前辈说,她出世那一瞬间,天空都抖了三分。她一直以为那不过是巧合,而自己也只是长得好看些,学习能力好些。如今看来,这对彩色鹿角注定了她一生非凡。

人所拥有的能力越大,需肩负的责任便越重。所以三哥当初才会废去几千年的修为,只为做个平凡的仙人。

夜玖不知道这彩色鹿角到底会让她承受怎样的命运,但此刻,她没有太多时间去感叹这些。

现在回申山,也来不及将少阳赎回来。若是他被卖去勾栏,被人玷污了,那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她化为人形回到如意坊之时,里面已恢复了最初的繁杂。几番了解,不守信用的掌柜食言,将少阳卖入清平县唯一一家勾栏夜阑珊。夜玖气得打翻了几张赌桌,又气冲冲直接闯入夜阑珊。

一番打斗较量之后,她美眸怒意盎然,吓得打手都不禁退缩在一旁。随意抓了个人的衣领,问:“少阳在哪?”

“在、在上边。”明明看似娇滴滴的少女,想不到身手竟这般了得,吓得对方两腿发软。

得知少阳的位置,她松手,朝小厮所指方向走去,踢门而入:“少阳!”

其实,她也知道,少阳身怀仙术,没那么容易被欺负,但夜玖就是紧张。

然而,她没想到,房内是这番景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