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冷酷总裁撞上爱

更新时间:2022-08-05 10:08:06

冷酷总裁撞上爱 已完结

冷酷总裁撞上爱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凌沐沐 分类:都市 主角:欧晨峰夏晓晓 人气:

凌沐沐新书《冷酷总裁撞上爱》由凌沐沐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欧晨峰夏晓晓,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场蓄谋的破产,千金大小姐变成落魄女秘书,总裁竟是那个被她用机车撞翻的限量版跑车男,上班第一天就被叫进小黑屋,对她上下其手,还说她工作配合度不够,当腹黑总裁扛上火爆秘书,将展开一场怎样的爱情厮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打雷了!打雷了!”

她在这么高的地方,打雷了,被雷劈了怎么办?难道老天真打算要了她的命?

又一阵雷声响了起来,夏晓晓吓得尖叫起来,四下逃窜。

“不要啊!不要啊!”

欧晨峰躲在门口偷偷地掩嘴偷笑,听到夏晓晓的尖叫声他更是一脸的得意。门边巨大的音响发出轰隆隆的响声,他皱着眉把耳朵捂得紧紧的。

“哼!让你再这么随意旷工!”

雷声响了几下过后,欧晨峰心道捉弄夏晓晓也差不多了,让她淋了那么久的雨,可别感冒了。于是他关掉了音响,小声吩咐楼梯上几个工作人员。

“你们把这些东西都撤了吧!”

东西很快被搬走,欧晨峰准备开门去奚落嘲笑夏晓晓一番,可是手刚放在门把上他不禁犯起了疑虑:怎么没听到夏晓晓的声音了?

她该不会出事了吧?

“夏晓晓!”说着,他紧张地开门冲出去,哪知刚冲进雨里迎面一张帅帅的脸就结结实实吃了一拳。

“啊!欧晨峰,你去死!”夏晓晓愤怒地将欧晨峰扑倒在地,抓扯欧晨峰的头,蹂躏着他的脸,极力地发泄着自己的愤怒!

“放开!死女人!你放开!”

“可恶!你太可恶了!你去死!你去死!”把她关在天台上淋这么久的雨不说,还用雷声吓她!

“你怎么不把闪电也给弄出来!你去死!雷要劈也该劈死你这个混蛋!”

欧晨峰一把将夏晓晓掀开,两个人跌坐在天台上,愤怒地望着彼此,当然夏晓晓是怒不可遏。她现在只想把欧晨峰给撕烂,她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人渣的家伙!

接待室里,夏晓晓和欧晨峰都裹着厚厚的毯子,抱着一杯热咖啡,用恨不得把彼此吞下去的仇恨目光瞪着彼此。夏晓晓重重地将被子放到桌上,激动地站起来:

“欧晨峰,你做错了事还好意思瞪我!你信不信我把你眼珠抠出来!”

欧晨峰自知理亏,这个玩笑确实开得太过火了,可是他是谁啊?他可是欧晨峰耶!怎么可能跟这个肤浅无知的女人道歉!

“我做错什么了?你上班时间不上班,我小以惩戒有什么不对!”

“你太过分了!”夏晓晓一把扯掉裹在身上的毯子。“你知不知道我在上面淋雨淋了多久!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有多恶劣!你还好意思……我!”说着夏晓晓就要扑上去揍欧晨峰。

要不是她突然感觉到雷声不是从天空传来而是从门内传来的话,她不知道还要变得多狼狈!当她意识到时有人在整她时,她顿时冷静了下来,发誓要给对方迎头痛击,因此当欧晨峰一开门冲出来她便挥起拳头狠狠砸了过去!

欧晨峰以为夏晓晓会像发狂的猛兽扑上来,再次不顾形象地与他大打出手时,她却突然神情一变,一崩溃,眼泪便掉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转而嚎啕大哭起来。

“欧晨峰你这个大混蛋!你不得好死!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她不停地控诉着欧晨峰的罪行。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他要去拉她起来,她耍赖不起来。

“我错了还不行吗?我道歉!我跟你道歉,对不起,可以了吗?你快起来,地上凉!”

夏晓晓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推开欧晨峰,三两下抹掉了眼泪,瞪着欧晨峰。

“我不干了!把我这个月的工资结给我!”

“我都跟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像你这样的人,老娘根本就不稀罕你的道歉!你去死吧!”说着,夏晓晓便气冲冲往外走。哪知刚走到门口,她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给晕了过去。

福宝广告策划公司。

夏秋苒正坐在位置上看文件,一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手抓住了她的文件往下按,她抬眼看去只见兰若昕墨镜搭在鼻梁,正对她眯着眼睛灿烂地笑着。

“送给你的。”然后一束玫瑰花出现在了夏秋苒面前。

夏秋苒白了对方一眼,起身往外走。

“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让你不要再来烦我吗?”

“不来不行啊!不见你我会相思成疾的。”兰若昕揉着自己的心口。”花你就收下吧!”

夏秋苒接过花,眼也没眨一下,直接将花丢到了垃圾桶里,路过的同时纷纷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对不起,我不喜欢玫瑰花。”

“嘿!丢得好!第一个送女人玫瑰花的男人是天才,第二个送女人玫瑰花的男人是傻子!这年头谁还流行送玫瑰花呀!改天我送你别的花!”兰若昕靠着油嘴滑舌掩饰自己的尴尬。

“夏小姐,赏个脸一起吃个饭呗!”

“对不起,我没空!”夏秋苒调头便走,她真的很头痛这个男人的死缠烂打。”警告你,别再跟着我,小心我不客气!”

“哎!等等啊!夏小姐,我有你不得不和我一起吃饭的理……啊!”兰若昕本来只是想拦住夏秋苒,谁料他的手刚碰到夏秋苒的肩便被夏秋苒一把擒住,然后狠狠地给他来了个过肩摔“哎哟,我的腰!”他在地上疼的站不起来。

“哼!败类!”夏秋苒调头便走,刚迈出两步,电话在这个时候进来了。

“喂,晓晓啊……什么!晓晓在医院!出什么事了?我马上去医院!”说着夏秋苒丢下躺在地上的兰若昕急急忙忙要去医院,哪知着急上火,脚跟一崴,她顿时跌倒在地上。

早上,母亲说黄历上说今天不宜出行,原来真是诸事不顺!

坐在车里,夏秋苒向兰若昕偷瞄了几眼,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望着前方。

老实说这个兰若昕似乎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坏……但是,男人不都这样吗?追你的时候大献殷勤,对你特别好,得到了之后态度就会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从前的承诺丢得干干净净!再说了,这个兰若昕本来就是花花公子,追女人手段极多,这点小恩小惠又算得了什么?

“你不要太担心了,有晨峰在,你妹妹不会有事的。”

“我有说我担心吗?”

“好吧,是我说错话了,sorry!”兰若昕只觉好笑。眼前的女人就像带刺的玫瑰,美丽却又扎人。

她的妹妹夏晓晓和她的脾气也很像,只是前者性格更外放,夏秋苒则内敛得多。两人之后便没有再说话,很快来到了医院。夏晓晓在打点滴,欧晨峰则站在病房外,没敢进去,怕夏晓晓发飙。

“我妹妹怎么样了?她没事儿吧?”

“嗯……现在在打点滴,过一会儿应该就没事了。”

“我进去看看她!”

说着,夏秋苒便推门而入,兰若昕本想跟着进去,却被欧晨峰拦在了外头。“你干嘛啊!”兰若昕不解地瞪视着欧晨峰。

“我说你想干嘛啊?”

“进去看看,慰问一下啊!”

“你慰问个屁!别等一进去血溅当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什么意思啊?哥们怎么听不明白呢?”兰若昕有不好的预感。“你不会把人家姑娘怎么着了吧?”说着,兰若昕推了一把欧晨峰,质问道:

“欧晨峰你人怎么这样啊!我不是让你好好待夏晓晓帮我一把吗!你干啥玩意啊!你怎么能霸王硬上弓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毁掉我的幸福的!”

“说什么呢!你以为我跟你一个德行!”欧晨峰翻了个白眼,这兰若昕为他好居然还被如此诋毁,太冤枉了!

“那你说是怎么回事?不是你得罪了人家,她会迁怒于我?”

“我看见她上班迟到就想着给她点教训,让她长点记性,没想到玩得有点过。”欧晨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我没对她怎么的,就是让她淋了会雨,吓了吓她。”

“欧晨峰你脑子有病啊!你以前会干这种无聊透顶的事吗?我记得你以前可都是对什么人不满直接给开除的,你是不是特别针对夏晓晓啊?”话刚出口,兰若昕又觉得不对,晃了晃神,他顿时大叫:“我说你不会也看上那个夏晓晓了吧?”

“神经!你脑子有病!我会喜欢上她?切!那个没品位,又粗暴的女人!”

“那你给我解释解释你这一系列反常的举动啊!”

“我没什么反常的!跟夏晓晓说我回去了!”

兰若昕学欧晨峰说话:“我没什么好隐藏!我看你是藏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呢!”

不过他转念一想,要是欧晨峰把夏晓晓追到手,那他们俩就是连襟,哇塞,到时候生活可就太滋润了!嗯嗯!一定要让欧晨峰把夏晓晓追到手,到时方可助他一臂之力!

“欧晨峰人呢?”夏秋苒怒气冲冲地从病房里冲出来,一看见兰若昕便气鼓鼓地问。

“他走了!”

“他走了?!那你还在这里干嘛!”

“他跟我没有关系的!我跟你保证,我绝对不是欧晨峰那么恶劣的人,秋苒,你一定要相信我!”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马上在我眼前消失!”说着夏秋苒嘭地关上了门。

什么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兰若昕这会儿算是知道了。

“欧晨峰,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瞧你干的好事!”兰若昕十分幽怨地离开了医院。

病房内。

“晓晓,我看你还是不要在欧晨峰的公司干了。他跟兰若昕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看看,他把你欺负成什么样了!”说着夏秋苒就愤愤不平,一肚子的火。他们一家人把夏晓晓当什么宝贝着,他欧晨峰算什么东西,竟然这样欺负她夏秋苒的妹妹!

“其实我也不想继续留下来了。老实说我本来对他印象有些改观了,没想到他是这种人,我现在看见他就想把他大卸八块,哪里还想去他公司上班啊!”夏晓晓没好气地说。

“嗯,明天就辞职吧!我陪你去!”

“不用了,你还要上班,别两头跑。我会搞定的!”

第二天。

“呐!这是辞职信!”夏晓晓把辞职信放到了卡琳娜的办公桌前。她想着她和卡琳娜结下的梁子太深,卡琳娜肯定巴不得她辞职不干,所以辞职肯定会非常迅速。哪知卡琳娜懒懒地看了她一眼说:

“对不起,我不能受理。”

“为什么!”夏晓晓吃惊地说。“你没那么舍不得我吧?”

她还真没看出来卡琳娜原来对她这么有感情啊!

卡琳娜嘲讽地笑了笑。“你少自以为是。你来我这辞职不就是做做样子吗?”

“什么做做样子!我是真的辞职,不然我写辞职信干什么?”你以为写辞职信不费体力,不费脑细胞吗?

“总裁一早就交代下来,凡是你递交的辞职信,我们不能受理。你如果非要辞职的话必须经过他的同意。夏晓晓,你搞这么多花样干什么?不就是想向我示威,耀武扬威吗?”

“你胡说八道什么!”

“哼!谁不知道你和总裁关系不一般。明知道总裁绝对不会让你辞职,却还要在我面前做戏,惺惺作态!真是恶心透顶!你想做我这个位置明说就是,别给我来这一套!”说着,卡琳娜将手中的文件愤怒地往丁欲晓脸上砸去。

“拿着你的辞职信给我消失,找总裁撒娇献媚去吧!”卡琳娜自问销售部经理这个位置是她靠实力努力争取来的,她问心无愧,但要她就此把位置拱手让人,她实在心有不甘。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经理这个位置我根本就不稀罕!”说着,夏晓晓拿起辞职信调头便走出销售部,怒气冲冲地直往总裁办公室杀去。

“欧晨峰,你到底想干什么!”她将辞职信往桌上一拍,怒不可遏地质问欧晨峰。

“我没想干什么,就是让你继续留在公司上班。”

“这个鬼地方我一分一秒都不想呆下去!”

“那就没办法了,你要是硬要辞职的话,你这个月的工资就全泡汤了,而且你还得赔我公司的违约费。”

“什么意思?”

“呵……”欧晨峰失笑,伸手推过一份文件到夏晓晓的眼前,“看看吧!”他噙着笑意说道,“这是你和公司签订了三年的聘用协议,上面规定未经允许辞职属于违约行为,你必须支付赔偿我公司损失,嗯,算一下应该差不多有十万。”

什么什么!夏晓晓在脑袋里盘算着十万块要几张毛爷爷来着,然后一脸惊恐地怒视欧晨峰,“你分明就是威胁恐吓,我可以到法院告你!”

“我们有协议,上面写得很清楚,你告到哪里我都不怕。而且协议是合理且合法的,是你一意孤行非要辞职,这怪不了我。”

“你!”

“你好好想想吧。你如果留在公司你不仅可以拿到高额的薪水,还可以这么悠闲地享受人生,对你还有你的家人来说都是好事吧?但要是你辞职,你不仅一分钱拿不到反而还要赔偿违约费,你家人承受得了吗?你要她们跟你一起受苦吗?”

“你少拿我的家人压我,我不吃你这套!”夏晓晓觉得欧晨峰太卑鄙了,竟然用合约来牵制她!

“我不是压你,我只不过是想留你。毕竟昨天的事是我不对,如果你就这样离开了我会良心不安。所以夏晓晓,你千万别把我说的话当做威胁,我是有诚意地在跟你道歉。”

“有你这么道歉的吗?”道歉态度还这么拽!

欧晨峰咳嗽了一下,目光诚恳地盯着夏晓晓:“那你相信我的真诚吗?”其实,他承认他确实拿不下面子好好道歉,因此只有拿合约来让她留下了。而此刻,他的心里也万分焦急,心里一直在念着:够了吧!够了吧!快收回辞职信!

就这样,欧晨峰一直目光灼灼地望着夏晓晓。而夏晓晓当望进欧晨峰深邃的眼眸时,顿时像是失了心跳。掩了掩心慌意乱,夏晓晓倔强道:“哼!少来!我不会原谅你的!”

“夏晓晓你别不知好歹,给个台阶你就下了呗!”

话一说出口,欧晨峰就想扇自己两巴掌,见夏晓晓顿时气急败坏,他真的恨死自己了。大男子主义作祟,实在是拉不下脸来低声下气道歉啊!

“喂!你这是道歉的样子吗?”

欧晨峰的眼月瞪越大!不敢置信!这丫头片子!居然如此张狂“总之,话我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歉我也已经道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欧晨峰懊恼,他干嘛要死皮赖脸求她原谅,人家不接受就算了,他!他还不稀罕呢!

“啊!”夏晓晓抓狂地大叫一声,掉头就走。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恶的男人!拽得个二五八万似的,真以为自己是爷!

见夏晓晓调头就走,欧晨峰顿时心中一慌,想要叫住她,可是还是被自尊捆绑,仍旧端着架子什么也不肯说,可这心里着实着急得不得了。果然是面子难死英雄汉!

眼见夏晓晓就要走出门口,他终于忍不住张开嘴,急于想要留住她,可是他刚张嘴夏晓晓就在此刻转过身来,他立刻闭上嘴,继续端着架子,眼睛却不自觉地看向夏晓晓。

紧张“欧晨峰,你真想我留下?”

“不是我想你留下,而是你没有离开的理由。”最好一切回到原点,各不相扰。

“那你真的是很诚心在跟我道歉,希望我原谅你?”

“……算是吧!”咳咳!用拳抵住下颌,欧晨峰虚咳几声。心中有一个强烈的念头:不能丢面子,不能丢面子!

“嗯,你要我接受你的道歉也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如果你做到了,我跟你的恩怨就一笔勾销!”

“什么事?”

夏晓晓一脸阴笑:“哼哼,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偌大的游泳馆内只夏晓晓和欧晨峰两人,欧晨峰环胸打量下四周,疑惑不解地说:“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你不会是……想让我陪你共浴吧?”欧晨峰盯着夏晓晓,魅惑地问。

“如果是洗鸳鸯浴我很乐意的。”说着,他假意宽衣解带,将玩世不恭的一面表露无遗。

“哼哼!”夏晓晓两只手搭在欧晨峰肩上,皮笑肉不笑地笑了两下,贴近欧晨峰在他的耳边吹气。“你想和我洗鸳鸯浴啊?嗯……这个我得想想……”

“难道你让我来这里不就是这么想的吗?没想到你表面装作很讨厌我,原来心里并不这么想。你早说嘛!”

“说了又能怎么样?难道你也喜欢我了,作弄我都是想引起我的注意?”

“当然不是!”笑话,他欧晨峰可不会喜欢上什么人!

“既然如此,你不喜欢我,我肯定也不会喜欢你了!欧晨峰,你说你的道歉是有诚意的,那现在就表现你的诚意吧。”

“你想我怎么表现?”欧晨峰向夏晓晓靠近,揶揄道。欧晨峰认为在这样非常适合幽会的地方做一些适合幽会的事情再好不过了,虽然夏晓晓这个女人确实没什么女人味,但是……她既然主动送上门来,他岂有不要的理由?

夏晓晓斜睨欧晨峰一眼,嘴角扯了扯。

“我看你此刻一定精虫上楼,需要消消火。”

“你帮我?”

“好啊!我帮你!”夏晓晓挑眉,上前一把拽住欧晨峰的衣领,将其一把丢进了游泳池里。一时间水花四溅!“你个死不正经的大混蛋!到这份上了还敢占我便宜!”

冰凉的水渗透了欧晨峰截然的身躯,他在水里气急败坏地冲夏晓晓大吼道:“夏晓晓,你吃错药了是不是!”

“哼!你活该!水这么凉正好帮你消消火!”

“你故意的是不是!”

“我就是故意的!谁让你让我淋那么久的雨?我这样已经够便宜你的了!”

欧晨峰从水里刚游到池边,夏晓晓便捡起旁边的大皮锤往欧晨峰身上砸去。“你休想这么快起来!”

“夏晓晓,等我上来你就死定了!”

“哈哈!要死也是你先死!……还有!”夏晓晓怒瞪他一眼:“现在是表现你诚意的时候!别想这么快就起来!”

该死!深秋天气变凉,水更是冰凉刺骨,夏晓晓这个女人竟然还死活不让他从水里上来。他气急败坏,心中一怒,一手拽住夏晓晓的手,将其一起拖进了水中。

“啊!”突然落入水中猝不及防喝了一口凉水,夏晓晓从水中挣扎着往池边走,哪知欧晨峰拽着她将她往深水里拖,两个人在水中扭打了起来。

“女人,你可没说我不能拉你下来!”

“你混蛋!”

夏晓晓两只手在水面使劲拍打着,两只脚在水中乱蹬。她刚冒出水面,欧晨峰便又拖住她的脚,把她往水里拽,她恨透了欧晨峰。不过想想算了!他既然不让她起来,好!那她也缠得他起不来!才这样想到,夏晓晓的两腿便不由得蹬跋了起来!

欧晨峰似乎被夏晓晓缠得烦了,两个人双双破水而出,就在欧晨峰刚呼吸到一口新鲜空气时,夏晓晓又扑了过来。

他只想让眼前的女人消停下来,上岸去,因此眼见夏晓晓又要扑打过来,他甚至来不及多想,揽过夏晓晓的腰不由分说封住了她的嘴唇。

唇齿相依!

他们在做什么!

夏晓晓吃惊地瞪着欧晨峰,欧晨峰亦一双狭长眼睛瞪着她。脑海里一片空白,许多问号与惊叹号不停闪过。夏晓晓脑中轰隆隆地炸响着,她大力推开欧晨峰,甩手就给了欧晨峰一巴掌。

“流氓!”说完,夏晓晓便迅速游到了岸边。欧晨峰跟着一起上岸,两个人浑身湿透,站在池边不停地打着哆嗦。

欧晨峰斜眼向夏晓晓看去,湿透的衣物紧紧地贴着她的身体,曼妙的身材暴露无遗,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为她增添了几分性感和妩媚,真是好一个出水美人图。想不到这个大大咧咧的女人身材还满有料的“喂!你往哪里看!”夏晓晓窘迫极了。“你再看!信不信我戳瞎你的眼睛!”明明冷得不得了,夏晓晓却还是语带焦急地说着狠话。她抱着膝盖坐在池边的椅子上,双唇不停地颤抖着。

欧晨峰看不下去了,可是他也浑身湿透不能为她加一件干爽的衣物驱寒。

“很冷?”欧晨峰看着夏晓晓,终于还是忍不住关心

“还不都怪你!”夏晓晓瞪着他,责怪意味儿颇浓。

“现在怎么办?你去洗个热水澡,别感冒刚好又感冒了。”

“你别假惺惺了!我才不要你管!”

“你要不想自己一个人洗,我跟你一起洗也可以啊!”

“欧晨峰!”夏晓晓声音拔高了几度。她又没带换洗的衣物,就算洗了澡也没有办法啊!

“我给兰若昕打个电话!”他一摸手机,手机因为进水已经不能用了。

“你先去洗着,我去外面打个电话!”说着欧晨峰便出去了,过了一会儿他拿着毯子进来,给夏晓晓裹上了。夏晓晓已经冻得嘴唇发紫,可因极其不信任欧晨峰而一直强忍着固执,不肯去洗个热水澡驱寒。

“我要回去了!”她委委屈屈地说道。

“你这个样子怎么回去啊!你不想活了是不是!”欧晨峰没好气地说。“没见过你这么固执的女人!之前的事是我不对,刚才也是我不对行了吧?”

“本来就是你不对!我变成这个样子也是你害的!”夏晓晓委屈地说。

“是!是!是我不对!我的错,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行吗?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作弄你,会和你好好相处。”

“你的话根本就不可信!”

“这次我说的绝对句句可信,如果我没有做到,以后随你处置!”欧晨峰只想让夏晓晓赶快去洗个澡,赶快宽慰她,至于以后要不要继续作弄夏晓晓,那就不一定了。“过一会儿兰若昕就会送衣服过来,你不要固执了。”

夏晓晓的态度终于软了下来。在浴室里她开了水龙头,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身体感觉到很舒服。湿漉漉地衣物被一层层剥去,洁白无瑕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在氤氲水汽中朦胧至极。

想到刚才欧晨峰不厌其烦地劝解她的画面,竟在脑海里一一闪过,那个时候他神情温和,与平时嚣张的模样还真是天壤之别。

难道欧晨峰这个男人也会有温柔的一面?

夏晓晓,你不能被他给欺骗了!

换好衣服过后,欧晨峰从更衣室里出来。

“我说欧晨峰,你怎么回事啊?竟然让我送衣服送到了游泳馆。”兰若昕不耐烦地将衣服丢到欧晨峰怀里。

“你把衣服送过来就够意思了,其它的就不要多问了。”

欧晨峰翻看袋子里的衣服后,问:“怎么是礼服?其它的呢?”

“拜托,你不是给你哪位情人送礼物吗?还有什么?”

“我不是说了把女士里里外外的衣物都给我准备好吗?”

“哎,你看我什么时候给女人买过内衣!你让我买女人衣服我就很奇怪了,难道还有谁和你一起的?”兰若昕突然意识过来。

“你别管了,回去吧!”欧晨峰想着夏晓晓应该已经洗好了,不能让她等太久,免得着凉。哪知他的不解释反而勾起兰若昕的好奇心。他很想知道到底是哪个女人如此有幸,能受此等尊宠!

欧晨峰敲了敲浴室的门。

“衣服已经拿来了,我放在门口了,你自己拿吧!”然后,欧晨峰拽着兰若昕到大厅等夏晓晓。

“到底是谁啊?这么神秘?我你还不能告诉?”

“你别乱猜,是夏晓晓。”

“夏晓晓?不是吧!你不会真喜欢上夏晓晓了吧?”

“胡说八道什么呢!就刚才不小心落水了,没衣服换让你拿衣服过来,能有什么!”

“那也总不至于你们两个人都落水吧?还有,好端端的两个人来这种地方,不会只是落个水那么简单吧?行啊哥们,你下手够快的!什么时候的事啊?你怎么追到夏晓晓的?给我也出出主意,我好去追她姐!”

“懒得跟你解释!”欧晨峰想,只怕他越解释越说不清楚。

“心虚了吧?说说你们俩发展到哪了?有没有……?恩?”说着,兰若昕两只手在空中上下比划着。

欧晨峰翻了个白眼,咬牙切齿地说:“兰若昕,你精虫上脑了吧!”

“什么啊!你思想太污秽了吧!我是问你,你们俩牵手没有,有没有接吻!你说你想到哪里去了!”

欧晨峰再次无语。要他相信兰若昕的说辞比要他相信真爱还要困难!不过说到接吻,刚才水中那一幕就砸眼前浮现,那种酥麻感,浑身的震颤感顿时袭遍全身。就在欧晨峰兀自出神时,夏晓晓扭扭捏捏地用两只手遮挡着胸口走出来了。

欧晨峰一愣,心道,她干嘛这么幽怨的看着我?

转念一想,欧晨峰顿时反应过来,双眼直勾勾地打量着夏晓晓的胸部,夏晓晓一记杀人的目光瞪过来他才收回目光。兰若昕偏偏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

“夏晓晓身材很有料吗?她好像是真空上阵哦……”

这一刻欧晨峰真心希望兰若昕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闭上你的狗眼!”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见兰若昕那双色眯眯地眼神打量着夏晓晓时,他就会火大。

“走吧,回去了!”他说,夏晓晓却不动。

“怎么了?”他走上前去,夏晓晓下意识往后躲了躲,然后极其难以启齿地小声说道:“我的后背!”

欧晨峰向她后背一扫,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她几乎整个背部都裸露在外,雪白的肌肤引人遐想。

他转而瞪着兰若昕,兰若昕做了一个很无辜的无奈手势。兰若昕确实觉得无辜,他选礼物嘛,当然要按自己喜好,怎么好看怎么选咯,哪里想到欧晨峰只是需要一件遮身蔽体的普通衣服?

就在夏晓晓为这暴露至极的礼服感到苦恼,内心对欧晨峰又怨又恨,同时为自己的处境窘迫不已时,一件外套套在了她的身上。她抬眼看去,见欧晨峰的目光中不参杂一丝的邪恶与幸灾乐祸,反而如记忆里那双眸子那般温柔注视着她,她恍惚了,怔住了。

“这个月的销售业绩下降了两个百分点,你们怎么解释!”卡琳娜把文件往办公桌上一掷,在场的所有人不由得浑身一震。

“那个卡琳娜……”

“叫我经理!”

“是,经理。”一个平时和卡琳娜走得比较近的女员工尴尬地说:“我们都有本本分分,非常努力积极地做着自己的工作,但是公司养一些什么都不做,吃白饭的人,试问业绩怎么会上升啊?”

夏晓晓环顾四周,心道,是在说我吗?

就在她以为所有人会伙同卡琳娜沆瀣一气之时,卡琳娜却话锋一转,厉声说道:“别自己能力不够就把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就是在以前也没见销售业绩不增反减,回去给我好好反省!下过月我要看到改善,不然全都卷铺盖走人!”

哦噢!夏晓晓真想为卡琳娜拍手叫好。她第一次觉得卡琳娜雷厉风行,非常有魅力,不像平时那么咄咄逼人,阴阳怪气惹人讨厌了。只不过,她要是真的鼓掌,会不会遭人白眼啊?

“都去做事吧!”

众人耸拉着脸灰头土脸地往外走。

“夏晓晓,你等会儿。”

众人都认为卡琳娜要找夏晓晓算账了,都幸灾乐祸一副看好戏地神情。一走出会议室,他们就闹开了。

“喂喂!你们说这次卡琳娜和夏晓晓掐架,谁会有胜算啊!”

“我赌夏晓晓!”

“我赌卡琳娜!”

会议室里。

“经理,你还有什么事吗?”

“你坐吧。”卡琳娜倒是与平时的态度有些不一样了,这反而让夏晓晓很不习惯,总感觉卡琳娜在玩什么诡计。

“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这个月公司的销售业绩下降,大家的士气很低落,都憋着一股怨气,我想你也知道。”

“嗯,知道。”销售是需要数据来说明一切的。她整个月一个单子也没有拿到过,显然有拖大家后退的嫌疑。

“我想你知道欧氏不养闲人,全都是靠实力说话。我已经向总裁说明你的情况了,总裁说一切按照公司规章制度办事,因此我考虑再三……”卡琳娜手指交叉在一起,倾向夏晓晓。

“你毕竟和总裁关系不一般,所以我打算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在下个月拿出成绩,你就可以继续留在公司……”

“呃……经理,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嘛?”夏晓晓挠着头发。

卡琳娜淡淡地看了一眼夏晓晓,“你说。”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按照正常的逻辑,卡琳娜应该逮住机会立马把她赶走才是啊!毕竟欧晨峰都放权了,即使开除了她,欧晨峰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吧?再说夏晓晓也心知她不过来打了一个月的酱油什么事都没做,开除也能接受啊!

卡琳娜冷哼一声。

“你以为我真那么肤浅吗?你以为我是靠什么坐上经理这个位置的?虽然我确实很讨厌你,不过我不是公报私仇的人。你想要我不讨厌你、针对你也可以,拿出实力给我看就可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