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之实现中国梦

更新时间:2022-08-05 10:09:37

重生之实现中国梦 连载中

重生之实现中国梦

来源:微小宝 作者:澹台逍遥 分类:都市 主角:赵卫东 人气:

火爆新书《重生之实现中国梦》是澹台逍遥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赵卫东,书中主要讲述了:  全书的主线就是叶军豪、赵国钧、周秀英几位的上位历程,赵卫东经商以及从政生涯以及后宫、官场内容将是最多的,当中穿插着赵卫东与保守势力、腐败分子的斗智斗勇内容,到后面的时候,会出现大派系争斗的场景,只要有官场就有争斗。赵卫东坚强地面对现实,积极探索一条中国复兴掘起的新路子,每到一地都能团结、争取、选拔一大批优秀、正直的官员积极发展当地经济、改善民生。最后,赵卫东站在中国权力的颠峰,领导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走向科技发达、社会民主、人民富裕、国家实力强大的世界第一大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军豪由于心里高兴,话也就多了起来,因为赵卫东这个干儿子做为纽带,使双方感觉亲近了很多。

本来叶军豪是高级官员,到那里都讲究形象,因此严肃的时候居多,下放后在大队很少跟人讲这么多的话,主要是下放干部下到大队后,都是直接安排到生产队。

由于下放干部取消了原来的政治待遇,只保留工资待遇,所有身份关系都转到当地公社。

造成事实上身份关系与农民一样,而且是来向农民学习和自我改造的,那农民就觉得自己是老师,下放干部是来劳动改造,既然要劳动改造那就是犯了错误的人,这个时候对犯了错误的人是毫不留情的。

为此不少身体素质差的下放干部,而又碰到斗争观念很强的大队干部、生产队干部,那可就苦不堪言。

当然要是碰上心地善良的大队干部、生产队干部并同情下放干部遭遇的,那就会安排一些轻松的农活给下放干部,这些下放干部在农村当农民的日子就会好过点。

从叶军豪的现状来看,可能他遇到的情况肯定不是很差,但明显的也不是很好,为此也就很难碰到能讲得来的朋友,今天能够碰到又遵重他,又建立干亲关系的赵国钧,心里也就兴奋起来,话也就多了。

两个人聊得十分投机,笑声不断,赵卫东看了心里感到十分高兴,正在说着,听到门外传来一串清脆自行车铃铛声,叶军豪马上站了起来说:

“国钧,是我那小丫头回来,我们去看看。”

“好,军豪,我们出去看看。”

“爸爸、妈妈,我回来啦。”

随着话音一个身穿兰色裤子花布上衣的头上扎根马尾辫的十二、三岁小姑娘推着自行车走进门来,白净柔嫩的小脸因骑车运动,从白里透出胭红来,一双漂亮的双眼皮,两个眼珠一闪一闪的,好像一对明亮而美丽的珍珠在闪耀显得十分灵动俏媚,明亮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有几缕头发沾在汗珠上。

看到叶军豪和刘葆红小姑娘脸上马上绽放出笑容来,整个脸上显得神采飞扬。

赵卫东被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吸引住了,她绽放出笑容时,他感觉到一朵鲜花正在盛开,太漂亮了……

“闰女,回来了。来,过来认识一下。噢,等一下,东东你的出生年月是?”

刘葆红非常高兴的拉着女儿的手介绍道。

“干妈,我是62年1月30日出生。”赵卫东回答道。

“闰女,认识一下,这是你的哥哥──赵卫东;东东,这是你的妹妹──叶倩茹;她也是62年出生,只是出生的月份比你小,是5月6日,你们认识一下。”

刘葆红拉着女儿非常正式的介绍道。

“倩茹妹妹,很高兴认识你,以后我就是你哥哥,在学校有什么人敢欺负你,我去教训他。”

赵卫东非常高兴的说道。

说实话,原来家里只有兄弟没有姐妹,总是有些不完美,现在好了,自己也有妹妹了,能有这么可爱的妹妹真是太好了。

“哇,太棒了,我也有哥哥保护我了。”

她为自己有一个哥哥感到特别高兴,她自从跟父母亲下放大队的生产队后,他们一家人不能融入到社员中去,社员们也不能和他们拉近距离,全家在大队显得特别孤立。

她的所有熟悉同学、朋友都不在了,现在的同学与她的生活环境不同,都没有共同的话题,她有种极为孤独的感觉,她特别不开心。

但她又是个懂事的孩子,她知道父母亲心情更不好,她不原意增加父母亲的负担,因此从未在家里表现过,在学校还有些同学还会欺负她,现在她有一个哥哥了,看上去是一个很有自信、很有力气能保护她的哥哥。

这样,她以后在学校就不会再孤独,她有伴了,她有一个会保护自已的哥哥,她太高兴了。

“闰女,去把书包放好,准备吃饭。”刘葆红轻抚着叶倩茹的秀发庞爱的说道。

“妈妈,我就去。”叶倩茹高兴的蹦跳着去房间放书包去了。

很快就开饭了,大家都坐上四方桌,大人每人一方,两个小孩坐一方,桌上摆着五个菜,一个是目鱼猪脚汤、一个是肥肉焖笋干、一个是爆炒瘦肉片、一个是炒空心菜、一个是炒地瓜叶。

这个时候是没有人吃地瓜叶的,社员都是拿来喂猪的,也只有他们下放干部因为不会种菜,才拿来当菜吃。

每个菜都做得特别好,香气扑鼻,这个时代居民户一个月都没有一斤肉,农村就更少,象今天这样的伙食还是非常奢侈,桌上还放着一瓶茅台酒。

看着桌上的菜和酒,赵卫东都感到垂涎欲滴,更不要说其他四位这个时代的人了,今天大家都喝得尽兴,吃得满足。

吃完饭后,叶倩茹帮助妈妈收拾桌子,清洗碗筷,并很快就给每人端上一杯茶上来,大家围着桌子坐着,不断说着自己经历过的趣事。

赵卫东看着大家融洽快乐的氛围,说明今天十分成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现在看能不能做更多的事,利用老爸手中掌握的权利帮干爹一家摆脱目前的困境,不要再继续干农活,离开刘源大队。

想到这里赵卫东插话说:

“爸、干爹,你们停一下,我想跟你们商量个事。”

“东东,要商量什么事,你说吧。”

赵国钧爽快的回答道。

“是啊,说吧,我们都在听着那。”

叶军豪爽朗的笑着回答道。

“爸、干爹,我是想能不能让干爹一家离开大队到公社去,因为在下面条件太差了,估计对他们身体健康不利,干爹你说呢?”

赵卫东出主意道。

叶军豪考虑一下说:

“如果离开下放的地方,不参加下放劳动,就怕到时将成为某些人阻止我们回去的借口,如果不能回去,那可就要在农村呆一辈子;如果能回去,在下面苦熬也有限,为了未来的希望后,就是再辛苦也得熬着,你们说是吗?”

赵国钧被叶军豪这一番说法一说也觉得有道理,自己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出来,犹豫了一下,但又想到自己妖孽的儿子,会不会有办法呢,于是他也说道:

“东东,你是如何想的,说说看。”

“干爹,我觉得你不要想得太多,将来的形势谁能讲得清楚,我看能不能这么办,一是用身体有些疾病的借口离开大队到公社卫生院治疗,二是用供销社工作需要借用的方式离开,你们看那种可操作性更强?”

赵卫东给赵国钧和叶军豪出主意道。

“东东,你提出的二个方法都很巧妙,能办成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但是有一个很大的弊病就在于还是无法克服考察结论不利的问题。”

叶军豪谨慎的讲道。

“干爹,这个事要是你去办确实会出现你考虑的情况,因为你是下放干部,大队当然是实话实说,可要是我爸出面就不一样,因为我爸是本地干部,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而且我爸掌全公社物资供应和全公社的农副产品收购,手中有一定的权利,只要不是违法的事情,大队干部一定会给面子的。”

还有就是,在生产队劳动是革命工作,到供销社工作也是革命工作,你们有知识、有能力,在供销社的工作岗位更能发挥作用,干爹你觉得呢?”

赵卫东分析说。

“嗯,这个办法虽然是不错,一般的情况下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要严格起来还是有毛病可挑,到时候会不会成为不让我们回省的借口?”

叶军豪有点犹豫的说道。

叶军豪还是有不少的担心,关键是他所处的时代,一场又一场的政治运动搞得人人自危,群众斗群众,使得每个人的缺点都被人拿放大镜来观察,无限上纲上线,否则怎么会出现,今天你是国家领导人,一张组织介绍信下去,你就成为工人、农民。

而且是没有人能反抗,叶军豪也怕没有按通知书精神,在农业生产第一线参加生产劳动,走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就是自己的罪过,将会影响未来,因此在犹豫着。

赵卫东也在思考着,他想到中国社会并没有经过真正启蒙运动的洗礼,所以也缺乏真正个人主体意识的觉醒。

有些耳熟能详的主流话语,乍一听理直气壮,深究一下却十分荒诞。

比如前一个时期提出的口号“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看起来义正词严,实际却本末倒置,在这里,形式大于内容,外在标签高于内在本质。

比如,个人利益无条件服从集体利益,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集体的事再小也是大事。这种说法笼统看来,似乎十分高尚美好,但实际是简单粗暴的形而上学。

应该合理划分集体和个人利益的范畴,该是个人的合法利益就要保护,该是集体的利益就依法维护。

人们组成集体不是为了无条件牺牲个人利益,牺牲个人的价值、尊严、自由,恰恰相反,是为了最大限度维护个人的价值、尊严和自由。

每个人都是价值主体,绝对不是别人或社会的工具。

个人的自由个性在任何社会都应该具有不可超越的价值,应该得到最广泛的尊重。那种凭借所谓公共意志,集体利益,全局需要等字眼,无原则、无条件、无代价要个人牺牲一切,包括情感,生命,灵魂,良心,都值得警惕。

这是这个时代给许许多多的人造成的心结,因此赵卫东对叶军豪的犹豫和彷徨也深深理解了,他要考虑的是如何让叶军豪放下包袱坚定信心,于是赵卫东对叶军豪说道:

“干爹,你觉得运动还要多少年才会结束?”

“从目前的现实和发展情况来看,这场运动我看没有五年、十年是结束不了,甚至是更长时间。”

叶军豪十分沮丧的说道。

“干爹,我不这样认为,你们应该知道这场的运动是谁发动的吧,是首长发动的,你们知道这一场的运动冲击了多少人吗?有多少的党政军领导受到冲击和被打倒吗?这场运动涉及面广,波及的范围广,牵连的领导干部多,这就注定了这场运动不可能继续太长时间,由于首长崇高的威望,首长在世运动是不可能很快结束,因此首长的健康状况就将决定运动是否结束的关键。”

赵卫东从根本上的源头进行引导分析。

“东东,照这么分析是有道理,算了,也不再瞻前顾后、犹豫不决了,就按东东说的办法办,我考虑还是用供销社借用的方式更好,进退自如,上面提出下放目的是走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供销社也属于工的范畴,可以说得过去,再加上国钧是主任,下放鉴定方面也完全没有问题,我同意这个方案,国钧你的意见怎么样?”

叶军豪也知道首长已经是八十高龄的人了,身体健康状态不是太好,可能真的象赵卫东分析的那样,运动真的不会继续太长的时间了,他顿时信心大增。

“军豪,你能下决心,我都全力配合,我意见是最好不要采取借用的方式,争取办成转到下放供销社,大队的工作我来做,另外我回去开个班子会,统一思想,并调整办公室与住宿安排,办好后我通知你。”赵国钧果断的说道。

“国钧,你这样安排很好,我完全赞同,我们全家就等你们的好消息。”叶军豪非常高兴的说道。

“军豪,那我们就先走了,嫂子,小倩茹再见。”赵国钧告辞道。

“叔叔、哥哥,再见。”叶倩茹也高兴的道别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