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毒牙 佣兵的日子

更新时间:2023-02-06 22:59:08

毒牙 佣兵的日子 已完结

毒牙 佣兵的日子

来源:阅读云 作者:闪亮的弹壳 分类:军事 主角:兰正刚陆军 人气:

新书《毒牙 佣兵的日子》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闪亮的弹壳,主角兰正刚陆军,是一本军事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新书《佣兵的血》上传,希望大家喜欢。) 轰鸣的直升机声,密集的枪声,敌人的脚步声,电台的呼叫声——还有什么?还有火!还有血!子弹穿过我们的身体,带着血和肉,旋转的飞出去…… 听!大地在颤抖! 看!又一个战友倒了下去! 残酷?残忍?不!这就是雇佣兵的战场,他们无法逃避的战场。在这里,他们奉行同生共死的兄弟信念,赢得在刀尖与鲜血交织中丰厚的金钱回报。他们就是颗颗“毒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兰正刚下火车后就开始向前走。

他第一次到特区来,这里到处都是高楼大厦,看的兰正刚眼都花了:大热天姑娘们出门就在身上挂几个布条子,丰满的胸脯和屁股都露在外面,看的兰正刚一阵春心荡漾,又有些不好意思。

兰正刚的眼神花了,他甚至有点分不清“东西南北”了。老侦察兵竟然迷路?兰正刚不禁笑着自问道。

“前面那个人站住!口令?”他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放哨!查岗!回令!”兰正刚立正答道。

“查铺!点名!”陈青一下跑了过去。

兰正刚一个转身,飞起一脚;正在奔跑的陈青当即躲开,接着飞出一拳,差点砸到兰正刚脸上的时候,他忽然一个转身反扣住陈青的手。

“你小子,这么多年身手没变化啊?”兰正刚笑呵呵的骂道。

“靠,没想到我们在特区会师了!”

陈青一只腿翘到自行车横梁上,给了兰正刚一拳。

“你看你现在德行?穿着花衬衫、尖头皮鞋,我看除了头型没变之外其他的都像是那个什么?对了,拉皮条的!”兰正刚回了陈青一拳,骂道。

“啧啧,还说我?这是潮流?你看看自己弄得,还穿着白衬衫,风纪扣也不解开,搞得跟个要去参加全国妇联大会一样?你以为你是三八红旗手啊?”

哈哈,两个人你一拳我一语闹了起来。

陈青骑着自己的“进口红旗”大杠自行车带着兰正刚回到出租房,当天俩人到旁边的一个小饭馆里要了几个菜一斤白酒和十几瓶啤酒喝了起来,直到喝的脸红脖子粗。

喝醉后,两人就开始聊起了战场生活,聊着聊着俩人都动了情。

兰正刚抱着陈青哭道:“他妈的,‘惊雷’任务‘眼镜蛇’侦察队全被包围,就剩我一个人了!魏连长为了救我被敌人炸得粉碎!没想到还能找到你,真没想到啊……”

陈青也带着哭腔说:“这叫缘分!缘分啊!我这几根手指头要是不被炸断肯定也是上‘眼镜蛇’的!操,现在咱们就在这干了!特区就是咱们兄弟的陕甘宁根据地!”

……

两个人说着说着就抱到一块睡着了,直到第二天天大亮两人才醒过来。

几天后,哥俩开始一起背着大包去到处摆摊,开始是俩人一个摊,后来兰正刚逐渐学会后就摆俩摊,兰正刚自己看一个,他也慢慢地学着干这种“倒爷”的生意。

有一点还没变,工商一来,二人抓起地上的摊子,三下五除二就把地摊上的东西卷起来成了一个背包。

接着,两个老侦察兵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冲去,他们跑得时候不断变换地路线,遇到三米以内的墙头,二人助跑后一蹬腿就上去了,速度之快令人惊叹。

陈青戏称这为“游击战”,说那些工商和警察差点没放狗了。以前老是说有一个跑得快的,现在又多了一个,该把那些工商的鼻子给气歪了。

哥俩生意赚的不多,刨去吃喝住,剩余的钱也没有了。

兰正刚说自己答应过死去的兄弟要照顾他们的家人,要照顾好每个死去兄弟的家人,现在弄得只够吃喝不行,得想办法多弄点钱。

陈青也觉得这是个棘手的问题,他打听说西南边境那边有些热闹的小镇。那里的东西好卖,还能卖个好价钱。二人商议后决定再多进点货,去一趟西南边境去摆摊子。

二人商定后就花了四百多块钱进了一千多双呢绒袜子准备去西南边境小镇练摊。

去边境小镇的路不是太好,他们乘坐的是大巴卧铺车,那时候的大巴车大多是双层卧铺,环境极差。

再加上路况差,颠来颠去的能把人晃的到处乱歪,走了几十里后上了点好路,这时,车上的人都睡了。

嘎吱!

忽然,大巴猛的刹车。车上的人被猛地撞醒。睡得迷迷糊糊的陈青正想骂一句怎么开车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十几个手持刮刀短刃的人拦住了大巴车的去路。

当时南方的治安很差,路途也不通畅,在一些偏远地区拦路抢劫是常有的事,后来公路发达和1996年第二次严打后这些情况就少了些。

一般这种情况,乘客们都是保命舍财,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和货物都给后也没有什么事了。

劫匪了也不愿意动刀杀人,毕竟杀人是大案。车停下来后,劫匪们开始上来搜东西。

兰正刚向陈青作了一个手势,二人确认后继续老实地坐在卧铺上。

本来劫匪也有点规矩,可这是山村野匪,说白了就是一群没事的流氓来打劫。他们什么都干,强奸妇女啊,杀人越货的根本不讲规矩。

刚到车上就到处猥亵女青年,把车上搞得乱哄哄的。

陈青看不下去了,他握紧拳头要站起来,兰正刚按住了他的手。他知道车上人多,这时候动手肯定会伤及无辜。

这时,坐在前面的一个老太婆哭天喊地的叫了起来。原来老太婆把仅有的八百块钱藏到了内衣里。劫匪们见惯了各种人,自然知道老太婆常摸胸口的部位一定在那里面藏了钱。

劫匪们让老太婆交出钱来,老太婆先是说没有钱了,劫匪搜出来后。老太婆又跪在地上说那是他家的救命钱,家里有人等着这钱治病。

劫匪们哪管这事?一脚踢开老太婆继续搜钱。

还有几个女青年被劫匪骚扰,乱摸一气,一个劫匪甚至要脱掉裤子当庭广众之下强奸那个女青年。

车上的人都在沉默,没人敢反抗。

搜到陈青身边的时候,陈青装着憨厚傻愣的样子笑嘻嘻的说

“几位大哥,钱都给你们。另外,俺俺身上钱藏到裤裆里了,车上有女同志,拿出来不方便;让我下车拿吧!”

“操你妈的!哪那么多废话?再不拿出来老子捅了你!自己掏出来。”劫匪挥舞着刀恶狠狠地骂了句。

“别别别,大哥,你看我这钱藏的隐蔽,在这上面真不好拿出来。这儿荒山野岭的,我到车后面把裤子脱了再把钱拿出来。你们这么多人,我也跑不了!我知道你们是求财,钱哪有命重要?是不?”

“妈的……就你事多!你带几个人看着他,敢耍花样就捅了他!”一个劫匪指着门口的一个光头命令道。

“是是是,不敢不敢……”

陈青低头哈腰地下了车,光头和几个拿着短刀的劫匪跟着他一块下去了。

兰正刚扫了一眼,加上门口那俩还剩五个,冲到门口他能几秒钟解决。

陈青站到车后,几个劫匪围了过来。

“脱吧,不是里面没穿裤衩子吧?哈哈”光头的劫匪说完,几个劫匪都笑了。

陈青忽然挺直了腰板,眼中射出两道寒光,冷冷一笑说

“不急不急,来来,你们靠近点!我这钱多,有好几千呢,还有几条金链子系在*上!”

陈青一边解着裤袋一边招呼几个劫匪过来。

几个劫匪一听有金链子就放松了警惕凑了过来,陈青忽然将裤带扣住。右腿猛地弹起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穿着皮鞋的脚尖准确地踢中光头的鼻梁。

这一脚力道大得惊人,光头劫匪在一刹那间忽然觉得眼前一黑,然后自己鼻子被一柄十万斤的铁锤击中了似的,猛的一下子,他的身子便轻飘飘地斜飞出去。

陈青一招得手便不让人,他没做停留,两步向前又甩出一个高边腿踢中了另一个人的脖颈,接着一个他猛地伏下,一个扫堂腿把其余的人全都打趴下了。

几个劫匪都倒在地上不能动弹,车上那几个正在在女青年身上乱摸的劫匪听到叫喊声后立刻提着短刀往车下冲。

几个人刚到车门口的时候,兰正刚忽然一跃而起,以极快的速度冲到门口,他抓住在车门上最后一个劫匪的脖颈,左手从背后猛的托住他的下巴,往怀里一带,用肩膀顶住他的后脑,右手用力一拧,他立刻如一摊烂泥般瘫在地。

收拾完一个后,兰正刚并没有停手,他接着飞出一脚从背后一脚踢在另一个劫匪的膝盖处;另一个劫匪当即跪倒在地,整个脸都磕到了车门框上。

十几个土匪就这样被收拾了,都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哀嚎着。陈青和兰正刚把劫匪抢来的财物都让人各自认领了。

认领完毕后,一个梳着“奔头”老板摸样的人用手里的“大哥大”报了警。半个小时后,县里的警察来了。

看过现场后警察们几乎不敢相信:十几个手持利刃的劫匪竟然被两个手无寸铁的人打成这样?他们全是重伤,那个光头伤的最重,鼻梁骨被踢碎,连同下巴的挂骨都被踢断了,要是再偏一点踢中神经,那光头就完了。

警察核实完一些情况后就把车上的乘客都放了。

晚上,中巴车摇摇晃晃地开到了边境那个小镇,那个胖老板一直悄悄观察着兰正刚和陈青,还时不时的看看手里的黑皮包。

“妈的,那老小子一直在盯着我们。”陈青凑过来低声对兰正刚说道。

“嗯,早发现了;这小子不是什么好鸟?估摸着怕咱们别抢他的东西。”

“妈的,狗眼看人低。不是把咱们当劫匪了吧?”陈青恶狠狠地骂道。

“难说!”兰正刚打了一个哈欠后靠在座位上睡了起来。

陈青也不管他,自己也睡了。

大巴卧铺车内又响起一阵阵鼾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