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机战代理人

更新时间:2020-06-26 15:58:18

机战代理人 连载中

机战代理人

来源:落初 作者:秤宅 分类:科幻 主角:老迈老东西 人气:

主角是老迈老东西的小说《机战代理人》此文是秤宅原创的科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机甲是男人的浪漫。……。。。。本书无系统,无古武,无战网,无同人作品设定,无硬科幻知识,无女主角……呃,这个好像有。主线机甲战斗,暗线金手指,侦测到前方高毒能量反应,请自备氧气瓶、防毒面罩……以上。【读者群】190955846(没啥人,加进来的都是大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方辰修复机械钻臂犯得最大错误,就是过于追求完整。

变种生物的躯体不可能比得上坚硬的矿石,额外的液压做功完全是多余的。

方辰重新打开钻臂,卸下两根多余的液压泵,削减电机线圈,把表面的护板全部拆掉,独留下向外的一侧充当护盾。

这样一整改,机械钻臂的质量减少一半,出力减少,更加灵活,也解决掉反震力的问题。

方辰套上臂铠,操作握把左右挥舞,合金钻头急速转动,带起呼啸的破风声,用起来十分顺手,他在合金钻头上加焊了四片铁制刀刃,又调试了一些细节。

剩下的就是动力问题了。

关于这一点,方辰早有准备,清洗库里的微型液氢发电机已经闲置多年了,正好拆解下来,做成简易的蓄电背包,连在臂铠的电机上。

用活性胶布密封好线路,又找来抗氧化漆料涂在臂铠表面,终于大功告成。

方辰把臂铠置放到屋外石头上,恒星光照射下,漆料很快被晒干。

完全体的臂铠造型粗犷,由机械臂与蓄电背包两部分组成,总重约35KG,螺旋钻头反射着锃亮的金属光泽,四片月形刀刃十字排列,一旦打开开关,将形成急速旋转的刀扇,绞碎任何阻挡的事物,有液压泵的伸缩调节角度,不必担心刀片卡壳的情况,外壳的合金护板还能充当盾牌,防御变种生物的爪牙扑击。

“太帅了,我真是个天才!”

方辰把臂铠抬回车间的工作台,越看越满意,想象着自己手持臂铠在变种生物巢穴里大杀四方,不由地露出微笑。

维修机械臂的工作告一段落,方辰亢奋的心情回落,眼皮沉重,困意涌来,一头拱倒在吊床上,不多时,发出熟睡的鼾声。

之后三天,方辰趁着天气良好频频出动,搜集到了不少液氢能源。

刊布星的大气含氧量极高,氢气资源在地表零散分布,这一切都来源于地底埋藏的艾塔粒子矿石。

艾塔粒子,既元素:η,是星河历新纪元最重大的发现,它不仅是一种清洁且高能值的固体资源,还能在常温下与水反应,将水分解成氧与氢,而这一反应,正是解决氢元素制造困难,达成氢核聚变的首要条件。

随着艾塔粒子的出现,星盟联邦与奎森帝国的聚变技术都已经有了突破性进展,时代改写,如今各大星域接踵不断的军事纷争,最终的根源,全都和艾塔粒子的资源争夺有关。

当然这些事情暂时和方辰无关。

偶遇莉亚的第三天下午,方辰有了不一样的发现。

他在清洗厂东南50公里外的石滩地里,捡到了一具矿道鬃兽的尸体。

这只矿道鬃兽死于某种蛇类变种生物的毒素,尸体保存完好,表皮仍然十分柔软,计算紫外线与氧化剂量,距死亡时间不超过12小时,它死前经过长途奔跑,脱离了蛇类生物的追踪,又因为其体内强烈的毒素残留,没有遭到其他变种生物与微生物的吞食。

一个完美的解剖标本!

方辰之前解剖过各式各样的变种生物,少有尸体保存完好的,不是被食腐生物吞食,就是因病变辐射导致躯体畸变,这次的运气很不错。

方辰将这具尸体搬上了柴油拖车,运回了清洗厂。

做好简单的清洗消毒,方辰找来剔骨的刀具,把这只标本放光血,开膛破肚,又把内脏挖出,倒上燃油烧成灰烬。

有毒的东西不能拿来喂狗,狗子蹲坐在工作台边上,急得嗷嗷直叫,方辰充耳不闻。

见没得商量,狗子发出呜呜的哀鸣,只得垂着大脑袋出门去吹夜风。

方辰运刀如飞,割断鬃兽标本的筋腱粘膜,又剔除肌肉脂肪,6个小时后,工作台上只剩下一具覆盖血管神经的鬃兽骨架。

方辰简单清洗双手与衣物,借着略显昏暗的卤素灯光,一边查阅网络社区的资料信息,一边观察标本,渐渐有了结论。

“嗷呜!嗷呜!”屋外传来狗子的叫唤。

养得久了,方辰已经能听出狗子叫声中的某些含义,它现在的叫声短促强烈,有警示的意味,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夜晚是变种生物活动的时间,清洗厂远离机港,难免有落单的变种生物入侵,方辰默不作声走进车间,装备好液氢臂铠,猫着腰走出屋门。

夜空漆黑,依稀的星光照射下,沙石地里死寂一片,没有大型生物的身影。

方辰松了口气,他循着狗子的叫声匍匐接近,忽地皱紧眉头。

一个全身血迹的人类尸体趴在沙堆里。

呃……人类标本?

方辰感到不妙,左右扫视,并没有发现其他变种生物。

他加快脚步走上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具尸体腹部位置巨大的空洞。

一条巨大的创伤横贯他的腰际,创口血肉模糊,甚至能看见里面的内脏,除此之外,他的四肢也遭受不同程度的创伤,右小臂弯折的角度诡异,有严重的骨折。

“这么重的伤,他是怎么爬到这来的?”沙地上有拖行的印子,方辰眯起眼睛,转头观察尸体伤口情况,像是大型变种生物撕咬的爪痕,俯身细看,发现这人的身材偏瘦小,头发很长,打着波浪卷,被血色侵染的银白色。

就在这时,尸体略显纤细的左手指颤动了一下。

咦?是神经中枢引起的痉挛,还是说……他还活着?!

方辰吃了一惊,伸出手撑开这人的肩膀,刚要去探他的鼻息,忽然愣在当场。

星光照耀下,女子眼角有红肿泪痕,侧脸苍白如纸,被血污沾染。

……

莉亚做了一个深邃幽长的梦。

梦境中,她跌入了冰窟,剧烈的痛楚在身体中肆虐,无尽的寒冷如潮水般涌来,她想要求救,喉咙却像是被刺骨的冰水堵住,窒息感压迫得她喘不过气。

越是挣扎,痛苦越是蚀骨。

“真痛苦啊,就这样死掉吧。”莉亚任由冰冷的空气把自己戳穿,感到自己正坠入无底的深渊,又像掉入了黑暗的宇宙深处。

一团温暖的火光升起。

在无尽的黑暗中,那样耀眼夺目,莉亚伸出手去抓,握住了一只粗糙的大手。

她睁开眼。

焦黑的天花板,苍白的卤素灯光很柔和,柔和的有些昏暗。

薄薄的毯子盖在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机油气味,却很暖和,像梦境中的那一簇火光。

莉亚裹紧毯子,腹部和右手传来抽痛,伸出痛感略轻的左手去抚摸,粗糙的纱布缠在腰际,绳结很乱,暴露了绑它的人是个笨手笨脚的家伙儿。

她感觉脸颊发烫,察觉到自己一丝不挂。

脑海有无数画面涌现,身体的知觉渐渐恢复。

冰冷的泪水无声地溢出,浸入口中,咸涩的味道。

“是啊…”莉亚呆呆看着卤素灯光,在心里说:“大家……都死了呢。”

“咔嚓……”耳畔听到一个微小的声音。

莉亚微微侧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黑色头发乱糟糟的,半蹲在工作台前,眼神直盯着台上摆放的生物骨架。

修…

莉亚抿了抿嘴唇,想呼喊他,却有种异样的直觉:修这个名字,或许不属于他。

于是莉亚便没有说话,就这样平躺着,偷偷看着他。

男子压根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目光,他掰开一段骨架,眼睛眯缝去看,或拿出残缺的尺卷,用粗糙的手指抓握,去测量骨架上神经与血管的长短。

动作很笨拙,就算是个外行人,也能看出他是个半吊子。

不过却很专注,是那种一点一点摸索,在黑暗中磕磕绊绊的摸样。

脏兮兮的人,看起来却是那么可靠。

莉亚目光有些迷离,想到了那只粗糙温暖的手。

她等了很久,男子一直没发现她已经醒了,这让她心里有异样的情绪。

“骨头架子那么好看么?”

“真是个傻瓜,有我好看吗?”莉亚脸颊烧得火热,突然想起他好像已经看过了,而且不止看过了。

她拿毯子捂住自己的头,想斩断心里的乱麻。

“你醒了?”男子说话了,嗓音显得低沉。

“嗯。”莉亚说。

在这一刻,她的思绪全部回归。

现在的她,还是那个埃古斯机战学院的天才学员,ATR公司精英研究员格里芬的女儿,白银之虎艾什莉的妹妹……

……

结论:矿道鬃兽的行动指令来自脊柱的神经中枢,而非大脑。

方辰捏着油性笔,在纸卷上记下这段文字,他捏了捏下巴,又掰下骨架上的一段肋骨,眯起眼睛去看内里的骨髓形态,拿出卷尺丈量骨骼厚度。

念力的两米范围……

方辰在心中构想:在遭遇矿道鬃兽突然袭击的情况下,计算念力的范围,即使破坏掉神经中枢,它剩余的冲劲仍有可能对我造成伤害。

“看来,还是要走老办法,用念力破坏大脑。”

“计算鬃兽头骨的厚度,想精准的破坏脑干,至多能延展到150cm,以我现在的能力,落入巢穴中,只能勉强自保,这还是不存在特例的理想情况,一旦遭遇个体异变的鬃兽,其神经及脑部构造发生突变,因为神经的反射弧产生动作惯性……后果不堪设想。”

吊床上的响动打断了深思。

方辰转头看去,莉亚似乎已经醒来。

“你醒了?”方辰说。

沉默了很久。

“嗯。”莉亚回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