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快穿:总裁,欠调教!

更新时间:2020-09-16 10:11:21

快穿:总裁,欠调教! 已完结

快穿:总裁,欠调教!

来源:落初 作者:秾昔 分类:科幻 主角:颜昔金 人气:

《快穿:总裁,欠调教!》是秾昔写的一本科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快穿:总裁,欠调教!》精彩章节节选:新书《快穿之花式洗白攻略》已发,求支持~~~嗷!颜昔死后走上了调教各种邪(变)魅(态)狂(渣)狷(男)总裁的道路。→_→总裁为了真爱和人私奔,抛下公司跑去搬砖?总裁为了初恋抛妻弃女,事后还想吃回头草?总裁为了情人打压影后,还害得人身败名裂?欠,调,教!颜昔呵呵一笑:我有特殊的调教技巧,专治总裁的各种疑难杂症^O^/【颜昔的目标是将一个个有怪癖的变态总裁,以及一个个渣了家人渣了爱人的渣男总裁调教成爱岗敬业正直顾家的好总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颜昔半坐起来,靠在床头,眯着眼睛享受着于沨的喂食,时不时和他聊聊天,撒撒娇。

一碗粥快要见底的时候,颜昔睁开眼,视线无意间扫过半开着的门口,嘴角微微勾起。

因为不甘心,所以去而复返的女主,必定已经将这一切收入眼底了吧。

“笑什么?”于沨放下碗,抬手将颜昔沾在嘴角的粥粒抹去。

“开心呀。”颜昔说完,笑得更加开心,连眼睛都眯了起来,像是一弯月牙儿。

看着这样的颜昔,于沨觉得自己的心都像是被挠了一样。

于沨也是说到做到,真的就在医院里陪了颜昔一天。中途接到一个林婉的电话,颜昔可以明显看到他脸上焦急的神色,但是之后于沨也只是看着她,动了动嘴角,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只是后面陪着颜昔的时候,多少有了些心不在焉。颜昔像是根本没有发现他态度的转变,依然对他软软地撒娇,甜甜地笑。

直到吃过晚饭后,于沨亲了亲颜昔的额头,“好好休息,明天我再过来陪你。”

颜昔没有说话,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到于沨走到门口的时候,颜昔忽然开口,“明天,沨哥哥还是不要来了吧。”

闻言,于沨的脚步顿住。

“我从小身体就不好,几乎每个月都有十天的时间是躺在医院里的。所以我现在躺在这里,不是因为你们的原因。沨哥哥不用感到愧疚。这样的话,也就不需要因为愧疚而强迫自己待在这儿陪一个病秧子了呢……”

于沨闻言,落在门把上的手顿了顿,回过头,眼神柔和,“我明天再来看你。乖,不要想太多。”

于沨回去的时候,林婉已经做了一桌的菜,坐在那儿等着他。

于沨看着这一幕,走过去,从背后抱住她,“这些菜是你做的?”

林婉背对着他,在他怀里轻轻点了点头。

虽然表面上林婉是他包养的情人,于沨在两人的关系上占据了主动。可其实,在相处中,林婉对他从来都不假辞色,可他偏偏吃她这一套,拿她完全没有办法。

如今见林婉这样温柔小意,于沨不由心中一软。

这时候,林婉突然回过头来,眼睛直直地望着于沨,“阿沨,我没有逼颜昔离开你。一定是她看见了你在外面,故意这样说,让你误会的。”

于沨心里忽然升起一股烦躁,他努力压下。松开了环着林婉的手,走到桌边坐下,“好了,吃饭吧。”

林婉惊愕地抬起头,“你不相信我?”

于沨皱了皱眉,正打算出言解释,却听林婉已经继续说了下去――

“是我太傻了,我只不过是你包养的一个情妇而已,你又怎么会愿意相信我?昨天还说什么以后都会相信我,呵,都是说着好玩的吧!”

“林婉!”于沨放下手中的筷子,眼神沉静地看向她。

在看见林婉通红的眼眶时,于沨强自压下了心中的怒火,站起身朝门外走去,“我今晚去公司。”

门被“砰”地一声关上。

林婉看着空荡荡的房子,一桌几乎没动的饭菜,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于沨到公司之后,便有些后悔之前自己对林婉的态度。

毕竟他找了她这么多年,之前又误会她是因为钱才接近自己……

于沨正准备回去向林婉服个软的时候,却接到了颜昔的爸爸颜尧的电话。

“于沨,昔昔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听见颜尧焦急的声音,于沨皱了皱眉,问道,“伯父,您别急,昔昔怎么了?”

颜尧还记得颜昔就是因为受了林沨的刺激,现在才住的院,对着于沨也没有好脾气。

“你还有脸问怎么了,这次要不是你昔昔会进医院?今天你刚去看她,转眼昔昔就不见了。不是你搞的鬼还会是谁!”

于沨抓住了颜尧话中的重点,“昔昔不见了?”

颜尧:“你不知道?”

……

于沨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颜昔果然已经不在病床上。

病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其他地方和他今天看到的一模一样。

颜尧靠在窗边,眼睛茫茫地看向窗外,好像一瞬间又苍老了十几岁。

“伯父,”于沨走过去,“我已经让人去找了。昔昔一向懂事乖巧,伯父不用太过担忧。”

颜尧此时看向他,眼里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愤怒与怨恨,平静地有些异样。

“婚约取消吧。”良久,传来颜尧苍老无奈的声音。

于沨垂下的双手下意识攥紧,但他脸上却一点也没显露出来。

于沨慢慢地将双手手心摊开,脸上一片平静的神色,“伯父,婚约的事暂且不急。我们现在还是先把昔昔找回来吧,婚约的事,全都由她来决定,我绝对不会有异议。”

在医院待了一晚上之后,于沨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

昨晚一桌的饭菜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餐桌上只摆了一瓶花做装饰。

叫了声林婉的名字,没人回应。

于沨皱着眉走进了两人的卧房,kingsize的大床上空空荡荡,没有一点温度。

衣橱里林婉来时的衣服已经不在了。

林婉走了。也许是昨晚,也许是今早。

她来的时候只带了几件日常穿的衣服,她走的时候也只带走了这些,其他的东西一样没要。

呵,以为这样就和他互不相欠了?

那她向他讨要的那些钱要怎么算?她住在这里这么久的花费又要怎么算?

于沨嘲讽地勾起了嘴角。

看来是他平时太惯着她了,以至于都让她忘了自己的身份。

她以为她自己是谁?

不过是一个被包养的情人罢了!就这样还敢对自己摆脸色耍脾气还玩离家出走?

一个一个都只会离家出走,以为这样就能威胁别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了?

女人,真是愚蠢又自大。

【伯父,我仔细想了许久,我们两家的婚约还是按照你说的,取消吧。】

刚刚把信息发送给颜尧,于沨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于沨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的名字。

颜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