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灵异策鬼谈

更新时间:2020-06-03 05:17:38

灵异策鬼谈 已完结

灵异策鬼谈

来源:落初 作者:花白楼 分类:灵异 主角:高中毕业顾客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花白楼的原创小说《灵异策鬼谈》,主角高中毕业顾客,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我叫凌晨,是个灵异节目的主播,我是负责报道各大灵异事件查找真相并揭开事实进行发布,通过实地调查探究我将揭开这个世界不为人知的一面,你以为我的工作轻松,跟那些鬼怪怨灵打交道可不是你能想象的,来吧,我将带你揭开这黑暗世界的边境,光明之下必有冤屈,请跟紧我,让我带你打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晨啊,来,我给你讲讲工作流程。”金灶沐坐下沙发笑着说。我点上嘴里叼着的狠狠抽一口随后靠在沙发上看着嘿嘿笑着的金灶沐道:“金老板,你就说吧,顺便把什么注意事项告诉我一下。”

随后就听这金灶沐在我耳边叨叨叨个没完,足足一个小时,我听的耳朵都快起茧了金灶沐看我有些不耐烦才是意犹未尽的闭上了嘴。

我大概也了解这些工作流程,首先呢,先找素材,看看去哪个地方进行拍摄,鬼屋了凶宅了,反正这些灵异闹过鬼的地方都可以去看看,主题必须亮眼呢,实地考察录制然后回来剪辑后期制作最后再登上网页发布就好。

这个是懂了但是摄影师又是谁呢,我不禁疑惑的转头问金灶沐道:“老板,这摄影师的人呢,我看看来。”

“摄影师?”金灶沐显然是愣了一愣。我看见他那眼神就知道看来这里还没招聘到摄影师。“那个,小晨啊,呐,咱这还没摄影师,实地探访的记者也没有,你就一个人顶着三个人的活等招到人再换吧,这段时间工资四千怎么样。”

若是说才开始还不屈服的我直到听到金灶沐最后的那句话后真的是给跪了。看来这老板还是挺有良心的,人品看起来也不错,一个人就一个人吧,争取把节目做到最好。

金灶沐起身拍拍我的肩膀笑道:“小晨呀,好好干,试用期过了就涨工资。”我听到最后一句话给激灵了,这金灶沐果然是老狐狸,知道我需要钱还用这个来钓我。

金灶沐走后我就把那一叠的文件夹拿到面前来一本一本的翻阅着,可是里面的内容却是很一般很俗气,连连翻阅了十本文件素材我终于筛选出一个。

其实还是有很多不错的地方,但是心里也有点虚就直接掠过了,我是挑了个比较大的空间。

那就是百坟岗,这地方可是一座不折不扣的阴山,资料上说这里在很久以前是个乱葬岗,可就在不久以前来这里埋人的人都断断续续的消失了,有人说是被鬼杀了,有人说是跟着死人一起去了,反正各种说法那是纷说奇谈。

这个地方就在锦海市的边缘地带,驱车去那里也就一个小时而已,我整顿了一下随后就想去找金灶沐要点什么辟邪法宝之类的,毕竟做这类灵异节目的确实需要点什么辟邪的玩意,碰到真家伙咋办。

但是转念一想,这不行,去找金灶沐人家也未必给我给啥点啥辟邪的东西。无奈之下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辟邪的东西。

基本上也就那么几样,屠户的刀,工匠的泥抹子,大蒜,十字架,朱砂,五帝钱,桃树枝,反正关于这类的东西也挺多,我寻思着就去找点。

于是便准备前去那里,我来到金灶沐的办公室要了一台可以携带又不那么重的摄像机随后就准备出发。

金灶沐见我这么勤奋也是特别高兴,鼓励着说:“小晨呢,难得你这么勤奋,年轻人嘛就该这样,去吧,记得保护自身的安全把要拍的东西都拍到就行。”

我听了金灶沐这一番话后却是感觉腰板直直的,这种被人夸赞的感觉还是真心不错的。

话不多说我回家准备了一串大蒜又去工地偷了个泥抹子,最后又去桃树上摘了一个长枝,做完这一切已经是差不多就到晚上了,我打了个的就朝着百坟岗那边奔去。

月光透过缓慢移动的黑云时隐时现,不远处巷道的转角边依稀站着一个诡异的人影……

这一幕我却是没有看到只是感到有一丝被窥视的不安心感。

约莫半小时后我终于是到了距离百坟岗一百米的一个村子,这村子叫桃花村我也是知道的,就因为是怕那百坟岗上的鬼魂幽灵什么的所以村里人在村子里的各个地方都种上了桃花桃树。

我下车付给的哥钱以后拿着东西就朝那百坟岗走去,其实这司机能送我来这已经是很不错的,因为这地方不详更别说是晚上来拉活了,的哥们都把这个地方贴上了禁区的标签。

夜色浓重,如腐烂的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蜿蜒覆盖了天与地。月亮孤零零地盘旋在学校上空,光线暗淡,仿佛女人眼角的怨泪。远处高大的建筑物被黑暗模糊掉棱角,远远看去,似血肉模糊的脸孔。淅沥的雨下在黑夜里,所有东西都很潮湿,树木和泥土的皮肤开始溃烂一般,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道。

我越走呢也就越虚但是想到自己那么爽快答应了金灶沐如今也只能尽心尽力给人家工作。

一切想象中的恐怖全都挤在我脑中,有如事实,我觉得两腿抖颤得厉害,手也抓不住了。

但是我却是没有退缩,“嘀~”摄像机的指示灯亮了起来我打开摄像机盖子然后扛起摄像机就往百坟岗上。

冷风不断吹着,我看着前方崎岖的小路,此时我已经是在百坟岗中了,我首先是拿着摄像机随处拍摄着,其实这里也没那么可怕,就跟普通的田地一样,只不过这里显的有些凄凉,地上大部分都是裸露的白骨,一半在土中一半露在外面,月光洒下来显的煞白毫无血色。

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连忙扛好摄影机我就开始了拍摄,打开灯我对着地上的白骨拍摄着一边对着摄影机上面的麦开始讲话:“你们好,我是灵异策鬼谈的主持人凌晨,今天我来到了传闻中的百坟岗,听说这里来送葬的人大批消失,对于这一现象我来实地调查一下,当然观众朋友们,若是能见到点什么超乎想象的东西也绝对真实…………”

我现在的表现还算是淡定的,扛着摄影机一步步的往前走着,心里则是默默祈祷不要见到那玩意,我就想着等着走到后面了拍不到什么东西后期制作随便加点什么白影子就好。

可是哪有这么容易,我就那么往后绕圈走着忽然是看到远处一个坟头前面站着一个人,那身影看起来是个女人,穿着白色的衣服,我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见鬼了。

他娘的,老子这也倒霉了吧,我这才到不到十分钟这就见鬼了?想到这我立马把摄影机对准了那边的坟头,因为看见那个白衣女人没有丝毫的动静所以我就也不动在远处蹲着拍摄。

Cao蛋的是正好这时一个一人从摄影机前面晃过,待我再看前面却是没有先前那个女人了,这就很尴尬了,一时间我呼口气都觉得是冷的,感觉身边温度下降了好几度。

这还能拍下去么,不如早早回家明天白天再来拍?我心里开始打起了退堂鼓,不行,我又想起了金灶沐最后对我说的那些话,于是我给自己壮壮胆做了几个深呼吸后就开始靠近那个坟头,几乎是摸着地过去的。

也就在我快要靠近那个坟头的时候惊魂的一幕出现了,那土里忽然伸出一只白森森的手骨,特别的阴森恐怖,就好像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那样。

“我擦。”我大叫一声随即左手从腰间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桃树枝开始一边挥舞着一边跑着。

我没再敢回头看,我不知道我停留一下会不会被马上抓住,泥抹子,屠户的刀,一串大蒜,我都给事先别在腰间,再加上这沉重的摄像机不一会我就没力气再跑下去。

这是第二次被这玩意吓到,虽然是见过一次但是心里还是对那非常的恐惧,我真的是累的不行,于是就找了个比较高的土堆后面瘫坐在那,拿起大蒜挂在我的脖子上顺便把摄影机对着我的后面。

此时我真的是心脏都快要跳出胸膛,这要是来个有心脏病的恐怕刚刚就交代到那了吧!

顿了三四分钟我没听到任何声响,就是乌鸦在不停的叫喊,我转头趴在土堆上望着四周好似一只受惊的小老鼠,可是我知道我现在没有了退路,这要是折返回去还要经过刚才那个地方,若是那玩意在那等着我咋办。

我绞尽脑汁的想着办法却没有发现就在这对面出来一个白色的人影。

也就是摄影机对着的地方,突然那里发出一声低吼,我寻声望去却发现一个白衣服的人在往我这边飘过来。

“卧槽,玉皇大帝呀,耶稣啊,上帝呀,保佑我啊!”我抓起摄像机就跑了起来,虽然是没有了一点体力但是此时我的速度还算是比较快的,毕竟那是个鬼魂,我的潜能还是爆发了出来。

突然,我意识到这样跑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这玩意迟早会追上我,就算我现在喊人也没用,这大晚上荒山野岭的哪里来的人,就算是有人也不会想来这个地方的。

“卧槽泥马,跟你拼了。”我大吼一声心头的恐惧感也少了很多,我转头拿出那边刀对着迎来的鬼就是那么一刺。

“呜呜呜~~~”那白衣女鬼被我刺的倒退了几步低吼着。看来准备这些东西还是可行的,于是我乘胜追击拿着泥抹子就拍在谈它的头上,因为我完全看不到它的脸,她头发太长了跟贞子一样。

虽然是抬着摄影机动作没那么快但是我还是拍到了这女鬼的头。这女鬼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制了一样突然越来越透明随后苦叫着陷入了地下。

我当时想到的就是跑,这再不跑就要交代到这里了,想到这我立马收拾好东西往桃花村跑去。

当我再次回头眼前的一幕让我打了个冷颤,无数入萤火虫般蓝色的火焰在空中漂浮着,虽然已经是快接近桃花村但是这些鬼火似乎是打算要烧了我。

我心里那个急啊,忽然脚下一个踉跄就给滚了下去。

“哦,卧槽。”待我滚到下面停住的时候我疼得那只叫唤。我又转头看去后面,却发现那些鬼火是停在离我二十米远的地方不动了,一个个在空中漂浮着,他们不能再进一米,因为那正好进入桃花村,两边全都是桃树桃花。

我深吸一口气,这些鬼火到底是什么鬼,会不会像电影里那样沾染一点立马全身燃烧最后殆尽灰飞烟灭。

脑袋里浮现那样的场景让我更加的还害怕起来,可是至少这个时候有了安全感,因为我在桃花村里面,这鬼火接近不了我。

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了先回去,反正要拍摄的东西已经拍摄到了,现在还这么晚要是再耽搁下去谁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回去以后还是要多了解一下这儿的事情。

虽然现在是八点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桃花村已经是没有一个人了,我拿好摄影机然后带着我的‘宝贝’离开了这个村子。

好不容易打到了出租车我坐上后就道:“去电台大楼,麻烦师傅您快点我还有点事情。”

“那小伙子你坐稳了啊!”说完话后那司机开始踩油门加速,我勒个去,这速度,我感觉上了赛车一样。

“师傅,您开车一个月能挣多少钱?”我不禁问起来,实情是我看他这么会开车想招募他来着。

那司机摇摇头叹了一声气道:“这年头啥都不好做,我开车一个月两千多快就勉强养家糊口了。”

我听见这话不禁心里大喜道:“那我这有一个好工作,也是开车的,一个月三千块,做的好还有提成奖金什么的。”

“真的?”听见这话司机有些高兴随后道:“可以呀,什么时候上任啊?”

我没想到这司机这么爽快的答应了,我也是在替金灶沐做了主意,这人实在是太少了,而且平时肯定要去远的地方,自己不会开车司机肯定要有的。

“你留一下电话号码,我明天给你打电话吧!”我爽朗的答道。

“你这又拿摄影机又拿大蒜又拿泥抹子的是不是什么道士啊?或者演员啊?”司机后视镜里看到了我身上的一套不禁问道。

我笑了笑随即转移视角看着车窗外外的锦海市道:“明天你来就知道了。”

待我回到公司已经是九点了,我和那司机留了电话号码后他就走了,我一人来到公司大楼,此时这大楼里有的还在做节目直播什么的,我毫无顾忌的走上四楼左边金灶沐的办公室。

我粗鲁的推开门见金灶沐正在看着电脑喝着茶,这气就不打一处来,老子尼玛辛辛苦苦的去给你做节目你丫的倒好在这里喝茶看新闻,也不打电话问问死了没有。

看见我回来身上挂的那一套金灶沐笑着迎上来道:“哎哟,小晨啊,节目录的怎么样啊?”

丫的,咋样,你看我这么狼狈的样子你就不能先关心一下员工先。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