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全境污染

更新时间:2020-06-28 21:02:06

全境污染 连载中

全境污染

来源:落初 作者:白胡子的猫 分类:灵异 主角:夏仁赵 人气:

完结小说《全境污染》是白胡子的猫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仁赵,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巨大的阴影于黑暗中咆哮,不可名状之物在散播污染,畸变体,使徒,园丁,答愿镜,姑获鸟……投映在远方天际中的巨大剪影,其浮动之姿不可窥视。沉睡在地底冥河下的远古旧神,发出诡谲难明之低语……神秘在散播污染,各种不可名状之物接连出现,隐藏在平和日常下的,是无法言喻的疯狂与扭曲。大厦将倾,黑暗在蚕食地表,唯有夏仁没有退缩,选择向黑暗前行,直面最深处的恐惧。“凝视深渊过久,深渊亦会害羞!”……这是一段深受污染,意义不明且难以理解的数字:662373688……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大爷?”

夏仁上前一步。

秦大爷后退一步,脚跟绊到台阶,差点摔倒。

“秦大爷,我……”

夏仁再上前一步。

秦大爷直接回身爬上楼梯,动作伶俐的一点也不想年过半百的人。

过了几秒,楼上传来房门震动的声音,看来秦大爷就住在二楼。

“我就是想问啥时候能给我介绍对象,我随时都有空……”

夏仁后半句话憋在了嘴里。

他本来还想问问秦大爷对赵明月有没有印象,看来只能下次遇到对方再问了。

回到五楼,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虽然明知道现在的‘刘老太’是感染体,但看着对面的房门,还有感觉有些阴森。

夏仁想起秦大爷说的,刘老太在家中死亡十天都没有被人发现,而这个一类感染体继承了她的记忆和情感,眼看着一具尸体慢慢腐烂,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心情。

“她每到晚上就去挨家挨户的敲门,会是这个原因吗?”

夏仁从未接触过感染体,也不清楚对方的思维逻辑是否和人类一样,因此不能轻易下定结论。

现在已知的信息还是太少了。

他掏出钥匙打开房门,除了更加闷热,屋内相比他离开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变化。

“还有秦大爷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都对我现在住的这个房间的主人没有印象,其他住户想必也是一样,赵明月是用了什么方法,又为什么要消除自己痕迹的?”

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被她坑了。

“5G***话真对,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是会骗人。”

刘老太要到晚上才出来,脑内的系统界面也已经被他翻烂了,下午的这段时间都没有事情可做。

刚刚吃饱了饭,再加上昨晚一宿没睡踏实,夏仁渐渐有了困意。

卧室的床上铺的还是冬天的被褥,他打开衣柜,卷起厚厚的被子塞到最下面的格子里,又找到凉席铺上。

终于可以躺下休息,夏仁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好歹是个正常男人,刚才被子上的香味让他想起了赵明月的样子,美丽中带着一丝惹人怜爱的娇柔,眼中那淡淡的哀愁神色,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头颅内那无时无刻不在纠缠着他的钝痛。

肿瘤虽然是因为畸变产生的,但也同样能够致命。他已经被污染,只要死后,就会有带着他记忆的感染体出生。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毛毛虫,一个能够自己吃东西,自己攫取能量的胎盘,感染体就隐藏在身体内部,等待着自己死去,然后利用自己的营养,蛹化出生。想想就觉得可怕。

要想避免这样的结果,只能依靠系统兑换的抗污染液,彻底纠正扭曲。

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慢慢的,还是困意占据了上风,不知不觉间,他还是睡着了。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晚上七点。

“砰砰砰!”

外面响起敲门声。

睁开的眼的时候,视线里是黯淡的微光,他迷迷糊糊从床上坐起来,屋里静悄悄的,只有他一个人,睡的时间太久,身体不免乏累,喉咙干燥得如同火烧,肚子还饿得不行。

一瞬间,有种被世界抛弃的孤独感。

他没有时间去吃饭,因为,有人在敲门。

天黑了。

到了刘老太出来的时间了。

【警告,发现一类感染体,距离位置:五米。】

“果然还是不打算放过我吗,正好,我也要去找你。”

他先是去洗手间就着水龙头灌了几口水,又洗了把脸,才不紧不慢地走到门边。

尽管有过调查,还在脑海中做了许多预案,可等到真正要开门的时候,夏仁还是很紧张。

这种由心而生的恐惧无法避免,勇气在将要面对能威胁你生命安全的未知生物面前,毫无用处。

敲门声还在持续,夏仁握住门把手,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打开房门。

没有意外发生,刘老太就站在另一边。

客厅里的灯光打在她佝偻的身上,白发下,浑浊的双眼显得有些惊讶。

刘老太大概是没有预料到夏仁真的会给她开门。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紧接着,她惊讶的表情敛去,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双脚微微飘离地面,不带影子的进入门内,甚至没给夏仁反应时间,她就已经站到门这边了。

寒气渐升,腐臭的味道弥漫在客厅里,正开始变得浓郁起来。

夏仁咽了口唾沫,强压下逃跑的冲动,说道:“进来坐。”

似乎可以沟通,话音刚落,刘老太就飘飘忽忽地从夏仁身边擦肩而过。

没有关门,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夏仁攥紧了兜里胆小鬼的挖耳勺,然后回过身,刘老太正坐在沙发上,视线透过凌乱的白发,歪着头看他。

……

……

客厅里亮着灯,灯光下,是毫无准备的一男一女。

将要发生的事对于两人来说,都是第一次,难免紧张,需要互相慢慢配合。

“咱们,开始吧?”

夏仁坐到刘老太对面,究竟要开始什么,他也不清楚,事到如今,今晚硬着头皮也要上,大不了眼睛一闭,然后过几天在某不知名的小报角落贡献一则英俊青年深夜猝死的新闻。

刘老太坐在沙发上,拘谨地笑了笑,“还不知道你什么名字。”

“夏仁。”他心中的恐惧感微微消退,对方似乎可以正常交谈。

老太太重重地点了点头,苍苍白发下,脸上的笑容不论怎么看都很渗人:

“我记住你了。”

“可千万别!”

夏仁赶紧说道,他瞬间脑补了反派杀人时总喜欢墨迹的一句话,:我不杀无名之辈。

危险了啊!

“小伙子,别这么紧张,我也一大把年纪了,不会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

你这样一说我更紧张了好吗?不过分是什么意思,你打算对我做啥?

想是这样想,嘴上还是要说:“那就好……”

听她话中的意思,好像认为自己就是刘老太了。

她浑浊的双眼盯着夏仁,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回忆说道:“看到你,我就想起继中年轻时的样子,你跟他一样,都很帅。”

继中应该就是刘老太的儿子,果然就像秦大爷说的一样,三句话不离儿子。

只是面前这个一类感染体,并不知道自己不是她口中继中的母亲。

夏仁接着话问道:“您儿子在您……去世之后,也没有回来过吗?”

这句话是夏仁大胆的尝试,他想要知道对方是否清楚刘老太已经死亡的事实。

刘老太沉默了,过了半响,放在继续说道:“他在外面拖家带口的,生活不易,回来一趟更不容易,而且那边还有工作不能丢下,可能是电话忙,一时疏忽了,没有通知到他……”

她知道刘老太已经死了,但依旧固执地认为自己就是刘老太。

夏仁感觉自己抓到了封存感染体的关键点。

就像楼下的住户们所认为的一样,面前的这个一类感染体,也把自己当成鬼魂了。

顺着想下去,就算是自己去世儿子没有回来,刘老太还是在为对方辩护,那么她所在乎的东西已经很明显了,如何削弱抵抗值也终于有了头绪!

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夏仁有些兴奋,剩下的部分于他来说,再简单不过。

他想了想,梳理了一下措词,安慰道:“您想开一点,未必是没有通知到,说不定是您的儿子在外面死了呢?”

话音未落,屋内的温度骤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