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都市灵魂守护者

更新时间:2021-10-12 22:48:48

都市灵魂守护者 已完结

都市灵魂守护者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呦呦鹿鸣 分类:灵异 主角:王国峰独行侠 人气:

《都市灵魂守护者》作者:呦呦鹿鸣,灵异类型小说,主角:王国峰独行侠,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那个十五岁的夜晚让他记忆犹新,他一个人黑色的夜空下行走,四周是灯红酒绿的城市夜景,隐隐的脚步在他的身后响起,他暗暗地回头,看到了隐约可见的人影,那其实是一个游魂冤鬼,他没有转世投胎,就一个鬼在世间游荡,这个鬼是寂寞的,是没有人鬼和他一起的。王国峰看到了这个鬼,心中暗暗地称奇,便停下了脚步,和这个鬼聊起了天,他那时并不知道他聊天的不是人,而是一个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国峰上班之后,立刻收到了师傅的表扬,当然小女孩的父母早就把锦旗送到了王国峰所在的殡仪馆里,总经理看到锦旗后惊诧不已,自从他当上殡仪馆的总经理之后,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每次都是担心家属只要不找殡仪馆的麻烦就可以了,毕竟伺候死人总是比伺候活人要更受人的挑剔和指责。王国峰先是来到总经理的办公室报道,然后他在一阵虚伪的夸奖声中,暗暗地离开了办公室,没有想到总经理竟然把王国峰的事迹当成了一个特大的先进典型要在全殡仪馆上下举行学习大会,这让王国峰汗然不已。王国峰无奈地叹口气,一个人以最快的速度撤离是非之地,然后来到了地下一层,马师傅在那里等着他。马师傅愣愣地看着床上新放进来的尸体,愁容见于脸上,他没有仔细地去观察王国峰的样子,也似乎根本不担心王国峰的伤会给他留下什么后遗症,他只是看着尸体,然后低低地说道,你这些天过的很爽是么?王国峰愣住,不知道师傅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凑过去观看师傅正在全神贯注地盯着的那具尸体,是一具男尸,脸上有很多麻子。马师傅忽然有些怒色地低声说道,我最反感有麻子的人了,生前没有人帮着他们把麻子去除,到了死后把这个活留给我,镇是让人气愤。王国峰偷偷地笑笑,然后尽量安慰地说道,师傅,你可以不用关这些本来于我们没有多大关系的事情啊,你就让他的麻子继续在脸上呆着吧。马师傅抬起头,看着王国峰,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的腿没有大碍吧?王国峰抬腿,蹦了两下,欢快地说道,没有什么事情了,你看我又是生龙活虎地在您的面前了,我还要帮着您除妖捉鬼呢。马师傅急忙抬起胳膊,摆摆手,低声说道,你别跳了,小心一会儿把鬼镇的给找来了,我可不想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找更多的麻烦。对了,那个僵尸怎么处理的呢?王国峰忽然想起了他在离开之前,所没有看到的最精彩的环节。马师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看了看床下,王国峰有些惊愕地也往床下看去,难不成师傅就是把僵尸放在床下等待他自然腐烂么?可是当他底下身子,用眼睛扫视床下之后,他暗暗地放心了,床下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只有白色的地面,冰冷冰冷让人感觉到胆寒。王国峰抬起头,不解地说道,师傅,床下什么也没有啊。马师傅跟着长出一口气,然后放心地说道,这样最好,如果你也没有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就说明僵尸的怨气已经完全地在阳间消散了。王国峰有些无奈,没有想到师傅让他看床下的目的原来就是想用他的天眼看看床下还有没有怨气。王国峰看着依旧在专心去除死者脸上麻子的马师傅,还是没有忍住内心的好奇心,低低地说道,师傅,但是僵尸到底怎么处理的呢?马师傅稍微露出一个笑容,然后说道,终于把这些麻子解决了,一个接着一个地去除,还真的麻烦,以后如果有人还是这样的话,我就直接用化妆品把这些缺陷掩盖起来算了,我发现这样去除,不仅浪费我的时间,而且也会对尸体的皮肤造成一定的伤害。是哦!活着的人谁会选择用这种方式来去除皮肤上的麻子呢,更何况那块皮肤是一个人的脸,如果不慎毁容了,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啊。马师傅放下手里的尖锐的小刀子,然后把一块方形的浸满了药水的画布铺在了尸体的脸上,摘下胶皮手套,看着王国峰,低低地说道,这具尸体是一个公司刚刚送来的,我们的任务才刚刚开始啊,如果你今天不来,我也会去找你的。什么任务?王国峰的眼睛里露出了喜悦的光芒,他感觉到了一阵兴奋,他现在越来越感觉到入殓师这种职业是一个让人无限兴奋的职业。任务就是去这具尸体所在的公司去驱鬼,听送他来的人说那个公司很小,刚刚成立,员工大多是老板的朋友,这个人同样也是老板的朋友,曾经帮助过老板,而且在公司里是举足轻重的二把手,因为公司有他的个人股份,仅次于老板的份额呢。马师傅像是一个说评述的先生,娓娓道来。王国峰倒是感觉到一阵不舒服,他很反感给一些为富不仁的小老板们服务,因为在他的眼中,小老板们大多都没有做过什么好事情,都是一些贪财好色的的东西。这个观点是他少年时常常出入酒吧和歌厅所总结出来的,那里的所谓富人大多都是一些有钱的小老板,不是很有钱,但是够他们瞎折腾的,正是这种原因,他们往往在那种地方干一些非常龌龊的事情,王国峰早就看得眼皮疲倦了。马师傅呆呆地看着王国峰,不解地问道,有什么问题么?我看你的脸色有什么不对么?我告诉你啊,这次是去驱除妖气,你难道你没有感觉出这具尸体的周身都沾染着一种让人难以接近的阴气吗?我如果不是用这种画布把他的脸上盖住,恐怕整间屋子都不能让人呆了,好人如果呆上一个小时,恐怕这一辈子都会患上难以治愈的关节炎。王国峰耸耸肩膀,低低地说道,好吧,我跟你去就是了,我只是心里上有些不情愿而已,但是师傅认为这是一个锻炼我的好机会,我怎么能错过呢。这还差不多,当我的徒弟怎么能让所谓的什么心情指挥自己的大脑呢。马师傅侧过脑袋,站起身,推动冰冷的尸床,王国峰急忙把门打开,并在一侧帮着师傅把尸体推出去,然后进入了阴暗并且死一般寂静的楼道里。这是要去送往哪里呢?王国峰不解地问道。他要进焚尸炉了。马师傅低低地说道,眼睛看着前方,并示意王国峰去按动电梯。可是,这个好像并不是我们的工作。王国峰按动电梯地时候,不解地说道,心里暗暗有些反感,不明白为什么第一天上班,看到的师傅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难道这些天来发生了很多故事么,怎么师傅像是换了一个人呢。马师傅并不直接回答王国峰的问题,当电梯停下,并打开了冰冷的门时,他似乎有所深意地问道,如果火化工不能担任镇住阴魂并且送往焚尸炉的工作,那么这个事情该由谁办理呢?前提是火化工只能完成把普通尸体送往焚尸炉的工作。王国峰不假思索地说道,既然他已经当上了这个工作岗位,那么他就应该能完成这个工作岗位上所需要的一切任务,如果完成不了,那么直接换成能完成的不就完了么。马师傅点点头,电梯已经到了,两个人从电梯内走出,马师傅直接说道,很好!那么下午你不用跟着我去驱魔了,你直接去火化工那里报道,我相信你一定会出色地完成任务的。王国峰愣住,大声地说道,师傅,我不想只做那么枯燥,完全没有激情的工作啊。可是,愿意做的人不能达到你的满意,那么有什么办法呢,你可是能兼并镇压阴气和送往焚尸炉这两样的任务啊,我们殡仪馆没有比你更适合的了。马师傅平静地说道。王国峰感到一阵委屈,揉揉地说道,好吧,我承认我错了,我该体谅我们馆内的同事们,该帮忙的以后一定帮忙,不会推诿。马师傅终于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小子,看来我要给你上的课还很多啊。转眼来到了下午,王国峰换上了黑色的衣服,让人感觉他是一个夜行人一样,马师傅看着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换成这个样子,整个像个黑社会一样,还有这种天气用得着带墨镜吗?行了,把它给我摘下来,别在我的面前装蒜!王国峰愣住,这身行头是他刻意回家准备的,都是他少年时最喜欢的装扮,他心里是这样想的,既然是去给别人驱魔,那么就是说他们在别人的严重俨然就是驱魔师啊,既然是驱魔师那么就该有驱魔师的样子,他在电视中或者小说中看到的驱魔师都是这种样子。于是,王国峰不解地盯着生气的马师傅,低低地说道,难道我们不应该穿的让人肃然起敬一些么?我们难道还要穿着总经理给我们发的殡仪馆的工作服去啊?马师傅撇了一眼王国峰,提高嗓门说道,我们不要穿工作服,但是我们也不能让大街上的人都感觉我们是危险分子吧,驱魔师如果都是这种样子,这个世界岂不是乱成一锅粥了么?不要总是把小说里的情节运用到现实中,不管用的,你只要时刻记住自己的职责就可以了,外表的东西都是虚华的。王国峰愣住,呆呆地想着马师傅的话,良久,他似懂非懂地摘下了眼睛,把外套脱了,只穿着白色的衬衣,跟着马师傅走出了殡仪馆。在即将离开殡仪馆大门的时候,总经理打来电话,急促地说道,快去快回啊,稍微应付下就行了,那个公司给的钱很少,不值得你们这么卖力气,听懂我的话了么?马师傅不耐烦地哦了一声,然后挂断电话,并对王国峰抱怨着说道,世俗,总经理镇的是太世俗,一身的铜臭味,这就是我平常不听他的话,也不愿意理睬他的根本原因。王国峰汗然,忽然有种想笑的感觉,他现在慢慢地发现,其实马师傅是一个特别自视清高的人,所以的他生活甘愿平淡,甘愿清苦。汽车一路疾驰,路上行人迅速地往后倒退。王国峰下车的时候看到了一块白色黑字的公司招牌,上面写着:华语原创有限公司。华语原创?王国峰愣愣地想了一会,心里暗暗地对自己说道,难不成是一个网站公司么?马师傅站在他的身后,低低地在他的耳边说道,这个就是了,我们进去吧。王国峰点点头,跟着师傅走进了公司,可是一楼竟然是商店,穿过商店的人流,走向二楼,一个大大的箭头直接指向上面的楼层,王国峰汗然,看来这个公司当真是一个小公司了,连一个好的地方也租用不起,找地方就像是在迷宫内寻找出口一样。王国峰硬着眉头往上走,到了三楼,又是一个大大的箭头,箭头指向上面的楼层,到了三楼还是箭头,最后王国峰筋疲力尽一般地陪着师傅走上了最顶层,七楼。妈的,连一个电梯都没有,真的是穷死了。王国峰暗暗地骂道,被马师傅用一个冷眼看了一会儿,王国峰不再抱怨,跟在师傅的身后。马师傅轻轻地在标注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前敲了两下,然后门内有人说,请进。王国峰和马师傅两个人紧跟着走了进去,屋内的人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那个人是样子长的很普通,却把王国峰给镇住了。总经理缓缓地抬起头,客气地把马师傅迎到座位上,然后看着依旧站着的王国峰,不禁也呆住了。王国峰长长地叹口气,低低地说道,老同学,真是冤家路窄啊,昨天晚上刚刚见面,现在就重逢了,还是在你的办公室里。蔡明东愕然,手里的被子险些掉在地方,他愣愣地看着王国峰,低低地说道,你是怎么了?竟然干起这种行当来了,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当真是剑走偏锋,个性十足啊。王国峰打趣地笑笑,不客气地坐下,然后低低地说道,行了,快点给我师傅倒茶啊,我们找你这个地方,真的是费尽心计了。蔡明东急忙答应着,然后跑到饮水机前给马师傅倒上了开水,并打开茶叶盒子,放进杯子里一些干枯的茶叶。王国峰看了看,不是什么好茶,市场上到处都有的大袋子的花茶,这种茶叶让王国峰想到了小时候,爷爷经常喝的那种,那代表着一种安静的心情,可也代表着一种无奈的贫穷。蔡明东把茶水端到马师傅的身旁,谄媚般说道,马师傅,接下来的事情就辛苦您了,公司里接连出了这么多怪事情,让我们都很着急啊。先是有人莫名地在走出公司门的时候摔倒,然后房顶就掉下来了一块转头,我们真的迷惑了,这样的楼房哪里来的破砖头呢,就像是有人刻意安排好的一样。可是,我们很确定没有这样的人,我们公司刚刚成立也不可能得罪任何竞争对手啊。再说了,被砸的人自己也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后来,有人在晚上加班的时候就感觉到阴风阵阵,即便是把窗户和门都关闭的严严实实,也是会感觉到寒冷的阴风,这种感觉让人心里胆寒,没有人愿意加班了,都说那股莫名的阴风是鬼魂在身边飘荡,您知道的,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听到鬼魂就会感到害怕,更别说有鬼在我们身边不住地漂浮着了。至于,我们公司的老李,更是让人非议所思,他竟然在人行道上被一辆自行车撞死了,这个让人太难以接受了,就连那个骑自行车的小孩子也是目瞪口呆。马师傅急忙摆摆手,然后喝口茶水,很平静地说道,行了,不用说了,我了解了。蔡明东咽口吐沫,僵硬着笑脸看着马师傅,低低地说道,师傅,您的大名我早就听说过了,希望您能手到擒来,另外,如果您能把任务完成好,价钱方面我们会给您一些好处的。马师傅愣住,冷冷地看着蔡明东,正色地说道,你怎么这么势力呢,你既然已经给了殡仪馆总经理的钱,他派我来,这个就是我的任务了,我干什么还要你的钱呢。我说徒弟,你这个同学不像你啊,怎么和咱们的总经理一个德行呢,我说,是不是只要是人坐在总经理的位置上都会有这种让人恶心的铜臭味呢?王国峰看了一眼蔡明东,笑着说道,师傅,不是的,我这个同学向来是爱开玩笑,见到不同的人就愿意用冷笑话搞活一下氛围,他刚刚的意思很明确啊,完成好就给好处,完成不好就没有好处,这个都是骗人的话了,师傅莫要相信啊。马师傅冷静地起身,然后走向公司办公的地方,一边走一边低低地说道,我才不相信这些总经理的鬼话呢,在我的眼睛里,这些人真的不如鬼说的的话让人相信呢。蔡明东不禁打了一个寒蝉,他没有想到自己被驱魔师比作连鬼不如,这个要是让别人听到了,岂不是让所有人都误会么,说不定还会有人传言这些事情都是蔡明东一个人整出来的呢,那样他刚刚开始的事业又要被迫停产了。公司办公的地方竟然和总经理的办公室相隔很远,在两头,王国峰一边跟着蔡明东走,一边不解地说道,我说,老同学,你租用房子怎么也不租用方便点,这样隔阂着,你感觉好么,是不是怕你做了坏事被公司里的人看到啊。蔡明东急忙摆手,让王国峰不要说这样的话,这是扰乱军心的话,尤其是在现在这样的关键时期,蔡明东低低地说道,我也不想啊,你知道的,中间这几间要的价钱高,而我现在没有必要全部租下来,就选择了价钱最低的那个单间当成我的办公室了。没有办法啊,兄弟现在很落魄,根本没有钱来维持自己的开销,你不知道啊,为了办这个公司,我到处借钱,现在又摊上了这种匪夷所思的恶事,我真的是倒霉透顶了。王国峰急忙打断蔡明东的话,不耐烦地说道,行了,别冲着我抱怨了,等着有时间去我的家里,我让我老爸考虑下给你投资的事情怎么样呢?蔡明东大喜,两只眼睛里放出了金色的光芒,他看着王国峰,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了,狠狠地把王国峰抱在怀里,大声地说道,真的吗?你镇的是我的好兄弟啊!王国峰愣住,叹口气,说道,我也不能保证成功啊,你还是放开我,我们先把驱魔的事情整理清楚再说吧,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了。蔡明东急切地点头,做出一个请的动作,那个动作很标准,看样子很像是一个酒店里训练有素的服务生,他看来没有少给人做这个动作,一股感叹的心情一下子涌上了王国峰的心头,他暗暗地感叹,然后低低地说道,看的出来,你这些年没少收到打击。蔡明东被王国峰的话给说愣住了,这个时候,屋子里传来了吵闹声,王国峰愣住,顺着声音望去,想看看蔡明东的公司里的员工是怎么在老板的面前吵架的。一个可爱的小姑娘怒气冲冲地从屋子里冲了出来,正好撞在了蔡明东的身上,小姑娘大声地骂了一声,然后盯着蔡明东,良久不说话,最后在众人的不解中,小姑娘大声地说道,你们不要就算了,有的是人要我的作品,真的是不识好歹,让本姑奶奶来,却是说这个,难道电话里就不能说清楚么?你们时间不宝贵,本姑娘的时间到是宝贵的很啊,对了,必须把我的车票报销了。说着,小姑娘就伸出收来,向蔡明东要钱,蔡明东看着小姑娘一头雾水,急忙看着屋内,大声地说道,总监,这个是怎么回事?你过来说明一下,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跑来一个要钱的,真是晦气。小姑娘大怒,怒视着蔡明东,大声地说道,我才晦气呢,一出门就看到你这个丧门星,我的东东如果放在别家,现在早就有名气了,就是听了你们的总监的话,才作品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没有管你们要精神和作品损失费用就不错了,你们反倒说我是晦气了,真是一群不要脸的人啊,就这么一个破地方愣敢说自己是华语原创基地,当真是脑残加大言不惭啊。总监小跑着过来,挡在蔡明东的面前,看着小姑娘,拉扯着小姑娘的衣服,低低地说道,我们在安静地地方好好地说好吧,我们总经理还有客人,你刚刚也看到了,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说你的事情啊,再说了,按照约定,我们的事情似乎已经处理清楚了,请不要再纠缠了。小姑娘一时无语,看着蔡明东把王国峰和马师傅请进屋子里,再也不理睬她了,大口大口喘气了粗气,她低低地说道,好吧,等着我哪天出名了,我要你们好看!咱们等着瞧!总监温柔地说道,好吧,我们等待着这么一个辉煌的时刻。蔡明东和王国峰先走进了里屋,而马师傅则一个人在屋子里转着,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而又不让蔡明东和王国峰两个人跟着,怕影响到他,蔡明东只能在所有公司员工的面前说道,公司刚刚请来一个上级领到,来公司视察工作,各个员工只要安心工作就可以了。总监叹着气走了进来,蔡明东急忙问道,刚刚那个小姑娘是这么回事情呢?总监无奈地说道,这个是我们公司之前签约的一个作者,她是写恐怖作品的,但是最近的市场行情和公司内部的情况,我们不得不把这样的作品暂时放置起来,等待回暖的时候再利用吧,可是她不依不饶的,非要我们帮着他出版,还说她的作品乃是当世奇作,无人能及,比鬼吹灯更能火爆市场,吸引读者。这种胡话,我们不能信。蔡明东点点,装出老板的派头,说道,你去忙吧,我知道了,这样的作者以后就不要招揽了,没有创造价值不说,还会给公司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好的!她已经走了。总监低低地回答,这个时候门口竟然传来一声尖锐的笑声,是有人刻意这么装出来的,王国峰一听就听出来了,可是公司的员工这个时候都是神经紧张的时候,一个接着一个地都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然后纷纷惊恐地看向门口,刚刚被赶走的小姑娘竟然又回来了,她露出诡异的笑容,大声地说道,怎么样,我还是有写恐怖小说的天资的吧,我知道人类在什么时候能感觉到恐惧,能知道什么对对什么恐惧。王国峰无奈地叹口气,心想这个小姑娘很有可能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学生,否则怎么会如此地幼稚呢,想想他曾经上学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把自己的幼稚当成个性,把自己的个性当成成熟,只有等到自己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才彻彻底底地明白,之前的自己就是一个小孩子,在别人眼中的一个追逐风雨的少年而已。这时,马师傅忽然大喝一声,一道金光忽然从屋子的一角放射出耀眼的光芒,所有人都在那一刹那愣住,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呼声,小姑娘这个时候目瞪口呆,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镇的见到了自己恐怖小说中描写的场景。马师傅的身后有一个黑色的袋子,他摘下来,大声地冲着王国峰喊道,徒弟快过来帮我撑着袋子,就是这团黑气无疑!王国峰大声地答应一声,然后急速地跑过去,帮着师傅撑起了那口黑色的袋子,袋子被阴风刮的鼓鼓的,而房间里其他的地方风平浪静,这个墙角却是阴风大作,周围的桌子竟然都被阴风割除了道道清晰的口子。马师傅在王国峰赶到的时候,忽然在王国峰的身上贴上了一张黄色的纸条,上面写着没有人认识的扭曲的文字。这是护身符,不要把他弄掉了。马师傅大声地说着,王国峰急忙点点头。一阵阴风忽然从王国峰的身边瞬间经过,他幸亏及时地被马师傅贴上了护身符,否则他肯定会被这股阴风伤到,王国峰在马师傅的指挥下,把口袋的口子张开的大大的,正对着阴风的方向,把阴风全部兜住。而马师傅则用自己的灵器四处挥舞,用来逼出暗藏的阴气,在墙角处的阴风渐渐缓解,马师傅急忙命令王国峰马上把袋子收口。王国峰紧紧地扎紧袋子的口,马师傅来到蔡明东的面前,平静地说道,你把这些符咒燃烧,用灰融合的水冲刷一下地面就好了,只不过是这间房子里曾经发生了血案,死者的怨气遗留在了地方上,你们公司的员工长期在这里工作的话,不慎就会沾染上怨气,从而导致不可思议的怪事情发生啊。蔡明东愤恨地吐了一口吐沫,狠狠地说道,妈的,我说怎么会给我这么低的租金呢,原来是一间阴房!没有人租用,才租给我的,房东是拿我当冤大头了!蔡明东身旁的小姑娘这个时候眨巴着眼睛,愣愣地盯着王国峰和马师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似乎很崇敬地盯着马师傅,那种崇拜中参杂着幼稚的眼神一下子引起了马师傅的注意,他低低地问道,你叫什么啊?小姑娘结结巴巴地说道,我叫小爱爱。真可爱,这个名字很符合你的形象!马师傅笑着离开,王国峰在他的身后跟着。这个时候小爱爱像是忽然响起了什么,忽然拦住了王国峰的胳膊,王国峰愣住,愣愣地看着小爱爱,说道,你有什么事情么?我们之间难道还存在写小说和给稿费的关系啊?小爱爱摇摇脑袋,低低地说道,能不能把你的电话告诉我呢?我、我是一个恐怖小说作者,以前写东西都是我遐想出来的,这次竟然看到了真实的场景,我想从你这里多了解一些恐怖小说的现实题材,好么?王国峰愣住,不禁犹豫地看着小爱爱,马师傅已经不见人影了,可小爱爱大有拿不到电话不撒手的态势。于是,王国峰焦急地说道,这样吧,你管蔡明东要,让他给你好吧。蔡明东是谁?小爱爱不解地问道。就是这个公司的老板啊,就是身边的这个人啊,他是我的同学。王国峰终于挣开了小爱爱的胳膊,一下子折腾出来,迅速离开了。王国峰的身后忽然响起了小爱爱的叫喊声,她大声地说道,原来你叫蔡明东啊!快点把这个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告诉我,要不然我非要把你的名字贴在网上,让所有的作者和读者都看到你的名字,知道你这个黑心的文学网站和你这个黑心的老板的全部内幕。蔡明东无奈地摇摇脑袋,无助地说道,好吧,我给你就是了,但我真的不知道我们有什么黑幕,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给我们说说啊,让我们也了解一下我们公司有什么内幕啊。小爱爱撅起嘴巴,哼了一声,眼睛去寻找王国峰的身影,门外空荡荡。此时的王国峰和马师傅已经坐上了汽车。汽车一路疾驰,路上的行人慢悠悠地走着,这个时候正适合逛街,温暖舒适。马师傅的电话紧跟着响了,殡仪馆的总经理在电话那端大声地催促着,怎么还没有回来啊,那个公司给了那么点钱,你们两个应付一下就可以,没有必要很认真的啊。马师傅一句话没有说,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嘴里不住地喃喃自语地说道,世俗,世俗,太世俗了!王国峰不禁暗暗地笑出了声,这笑声换来了马师傅的白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