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李如龙

更新时间:2020-06-27 15:29:49

李如龙 连载中

李如龙

来源:落初 作者:木子五少 分类:历史 主角:李如龙邵武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李如龙》是木子五少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如龙邵武,书中主要讲述了:历史系研究生李如龙重生半岛小国陆尔,却胡骑,平藩乱,征扶桑,在异界大开华夏文明的金手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言一出,大帐内的众人都瞬时变了脸色。

面前这个青年官员就是定远城内的主将!如果将他拿下,就算不能逼迫定远镇投降,也能让城内投鼠忌器,趁着他们群龙无首,一举攻下并非难事!

想到这里,方才那两名出列训斥李如龙的长老赶忙上前向步根建言献策。

“汗王!此子自投罗网,我们不如杀了他,将他的头送回定远城,让城内的陆尔人恐惧害怕,放弃抵抗!”

亲近孟族的耶律长老兴冲冲的说道,他看向李如龙的眼神也变得毒辣!

“正好将他火烤,分与众人食!然后一鼓作气,拿下定远!”孟琦跟着叫道。

“孟长老、耶律长老此言差矣!杀了他得不偿失,城内的陆尔人若是受了刺激更加顽抗,那我们的部民就要承受更大的损失!南下的部民们死一个就少一个,不能再少了!”另一名冷静的那颜长老反驳道。

“那你说该怎么办!”耶律长老没好气的冲那颜长老喊道。

“囚禁他!逼迫城内投降,再用他向平原郡的达官贵人们换取粮食!眼下粮食最重要!”那颜长老看向李如龙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堆人形的金银财宝。

“哼!你怎么就知道城内会投降!”耶律长老正欲争辩,却被一声低沉的咆哮吓了回去。

“够了!在大帐内争吵,让别人看笑话吗!”

步根面色阴沉,耶律长老和那颜长老是耶律族和那颜族的旁支,虽然他们的本族都已经背弃步根投向塞加,但步根数十年经营的威望还是笼罩了不少支持者。

耶律长老和那颜长老就是愿意跟随步根南下的其他部族支持者们的代表,因此虽然这两人能力平平,但步根仍旧十分看重他们,他们对步根也忠心耿耿,从无怨言。

“我等知错。”

耶律长老和那颜长老悻悻的退了回去。

步根凝视着大帐内泰然自若的李如龙,魏县李家他听说过,有不少打着李家旗号的商队曾经北上与他们做生意,但也仅仅只是听说过,至于李家的实力大小,步根就不清楚了。

与目光短浅,只想着攻破定远城苟延残喘的两个长老不同,步根虽然老迈,目光依然看的很长远。

失去了后方的支持,被迫南下的莫非斯人就像是一条脱离了湖泊的鱼,攻破定远,洗劫平原郡看似是最快渡过难关的方法,可同时也是最坏的结果。

陆尔国虽然只是一个半岛小国,但仍有八郡之地,集结数万大军并非难事,而无处可去的莫非斯人即使靠洗劫撑过这个冬天,也躲不过数万大军的围剿。

往西是燕地,东是大海,后方的塞加与参与叛乱的族长们对步根也是一心想要斩草除根,只是忌惮步根手里仅存的力量才没有马上进攻。若是步根陷入与陆尔的战争中,塞加和叛乱的族长们自然乐意在背后捅一刀子。

老汗王老了,却还没有老到失去自己的智慧,他从李如龙身上看到了让族人活下去的希望,哪怕只有一丝,他也不得不选择相信。只是如何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步根还没有想好。

“汗王!”

孟琦一声将步根唤回神。

孟琦嘶吼道:“汗王!我兄长追随您马前二十多年,我孟族勇士皆愿意为汗王死战,可今日,我兄长的仇一定要报!”

说罢,孟琦就发狠朝李如龙杀去!

“拦住他!”步根从思考着回神,连忙叫道。

李如龙早有留意进来之后一直不怀好意盯着他的孟琦,他闪身避过孟琦凛冽的一刀,一旁的卫士得了汗王的号令赶忙上前将孟琦架开,孟琦被抓住仍然嘴里叫骂不停。

“孟琦,你先下去。”

步根说罢,只听弯刀掉在地上哐当一声。

“啊!”

孟琦冲李如龙大吼一声,他丢掉武器,忿恨的走出营帐。

“汗王!”

一名传令的骑手从孟琦出去的身侧冲进账内,他头盔上还带着新鲜的血迹,显然是刚刚经历一场厮杀。

步根心道不妙,赶忙问起。

“营外出现两千人马,外围哨戒的斥候交战后不敌退了回来,山外的道路已经被封锁!”骑手跪在地上禀报道。

步根闻言眼前一昏,前路被定远城所阻,后路又来了两千敌人,难道真是天要绝他吗。

“是塞加的旗号吗?”步根强撑着身子问道。

“不,不是,写着汉文,定边、新化,还有一面大旗上的字我不认得。”

“哈哈哈!”

李如龙闻言突然大笑,惹得账内紧张兮兮的众人纷纷看向他。

“汗王!那是定边、新化二镇的援兵,你该做决定了。”

“路断,援绝,天大寒而无取暖之所,粮已尽而无果腹之食,数万饥民嗷嗷待哺!汗王,你越晚答应,你的子民就越有可能在饥寒交迫中死去!”李如龙朗声道。

步根长叹一声,颓然坐在位置上,抬着沉重的眼皮问:“李左使,你的条件是什么?”

李如龙没有直接说条件,他先说起自己能给步根的:“你部子民可入城就食,青壮留在城外修筑营寨,操练军事,我资助你们过完冬天的粮食,待开春之后,北上助你夺回汗位!”

“李左使,你究竟哪来的胆子?”

步根走下台阶,靠近李如龙想将他看个透彻。

李如龙挺直身板,比步根还要高上大半个头。

“汗王,所有持刃之士均不得入城,老弱妇孺交由本官安置在城中,青壮接受本官部将的整编、操练,若有冲突犯事,按《陆尔律》断决。”

李如龙一条条的说完,直勾勾的看着步根。

良久,步根长叹一声说道:

“若当复,你为义安君。漠河以南地,莫非斯联邦永不踏足。”

步根所言的漠河以南地,就是卫国公放弃的原六镇以外的大片土地,约有两县大小。

“一言为定。”

李如龙与步根互为盟誓,得礼遇出营而还。

营外早早等待着两拨人,定远方向李鸢率领十余骑李氏护卫在营外焦心等候多时,见到李如龙平安出来后大喜过望,赶忙迎上前。

另一边的缓坡上,前去求援的李鸷待在一杆‘徐’字大旗下,他身旁是与定边、新化二镇援兵一同而来的巡察使徐骧。

徐骧,王京巡察使,他率部刚好在附近巡察,接到李鸷的求援后当即抽调定边、新化二镇各五百士兵,并本部千余轻骑火速赶来。

徐骧原以为赶来后马上要面临一场恶战,没想到竟看见左制使李如龙被礼送出营的画面,他不禁感到疑惑。

李如龙与李鸢等人会合后没有急着回城,而是朝徐骧这边过来。

隔着老远,李如龙便减慢马速,至近前十步便下马而行,到徐骧马前时更是行了在重要场合见上官才用的正礼。

“左制使李如龙,拜见上吏!”

徐骧是王京派来的巡察使,代表陆尔王赵岩巡视地方。因此他的品级虽然不算太高,身份却尊贵无比,整个平原郡见他能不行礼的也只有当世卫国公卫褒一人而已。

上吏一词则是一种尊称,专指陆尔官场之间对没有从属关系,但对方身份高于自己的人。

“免礼,左使跟胡酋都说了些什么?我听说胡人可不怎么讲理。”

徐骧气度非凡,一看便是世家出身,他掌军多年,身上一股威重的肃杀之气。

李如龙当下如实告知,徐骧不住点头,听完后说:“既然如此,左使赶快入城布置,这数万胡人若是起了骚乱南下祸害,就不是一些粮食能解决的了。”

“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