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明女皇

更新时间:2022-01-13 20:13:02

大明女皇 连载中

大明女皇

来源:落初 作者:大胆去浪 分类:历史 主角:秦良玉秦子玉 人气:

主角叫秦良玉秦子玉的小说是《大明女皇》,它的作者是大胆去浪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七尺男儿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了明朝万历年间,竟然变成了传奇女将军秦良玉。这叫什么事儿啊?穿越就可以不按基本法来的么?男人可以变女人,这么随意的么?经过一番天人交战的思想斗争,他(她)不得不接受了新的自己。我虽然无法更改自己的境遇,但却可以改变明末乱世的走向。秦良玉终将救万民于水火,成为一代大明女皇。变身文,单身向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济南府,大明湖畔的一间客栈里。

秦良玉正背负着双手,摇头晃脑的给戚继光背诵《孙子兵法》中的九变篇。

这是讲述为将者如何根据战场上的形势变化而随机应变的章节。

一大段古文背完,直累的秦良玉吐了吐舌头,冲着戚继光的后背做了个鬼脸。

本“学渣”这一个月来背的书,都赶上前世活了二十四年背的了。

怎么感觉自己是从一个火坑里跳到了另一个火坑里啊。

戚继光转过身来,满意的看着秦良玉,指了指桌上的茶杯。

“喝口水吧。这是你王婆婆跟店家要的泉水。”

从忠州到济南的路上,这丫头时不时的便冒出一些惊人之语,或让自己和夫人开怀一笑,或对自己有一些启发。

看来这个女徒弟收的很对。

一开始的时候,丫头的父亲秦葵还对女儿要出远门颇为不舍,不过后来知道了要领走女儿的人是戚继光,再看看女儿的决绝表情,也就答应了下来。

他们一行人从重庆忠州乘船到了南京,然后再沿大运河北上进了山东。

一路上只闷声赶路,戚继光并没有探访任何一个故交老友。

自己被弹劾的身份,再加之前几个月在贵州吃过的闭门羹,让戚继光对官场上的一切都心灰意冷。

此刻他只想尽快完成自己所作两部兵书,然后便可垂钓耕作,安心做个乡野老农。

也许……再加上培养一个女徒弟吧?

咕咚咕咚。

秦良玉把一杯清凉的泉水喝下肚去,只感觉神清气爽,浑身舒畅。

她擦了擦嘴角的水滴,好奇的问道:“师傅,咱们还要在济南待多久?什么时候才能回胶东啊?”

戚继光微微蹙眉。

回胶东?

这丫头之前应该都没出过重庆吧?怎么说的跟很熟悉胶东一样?

不过戚继光也没多想,他淡然道:“咱们什么继续赶路,还得看你。我来考考你一件事,你去东郊的济南总兵府,打听一下本地的戚总兵风评如何,然后回来报给我。”

“这个一时半会儿打听不出什么来吧?别耽误了行程才好。”秦良玉一脸的不乐意,心说你这是在难为我秦某人吧?

“没事儿,我跟夫人打算在大明湖游玩几日,你大可放心的去查探。”戚继光捋了捋胡子,笑道。

“啊……不着急回胶东啊。”秦良玉像个露了气的皮球。

“嗯,没别的事儿,现在就去吧。什么时候探清楚了,什么时候回报我。”

走在前往济南东郊的路上,秦良玉心里一阵嘀咕:

来来来,让我考考你。

相处了没多久的父亲秦葵是这么说的。

戚继光这老爷子也爱这么说。

动不动就我考考你这个,我考考你那个。

给别人考试,看着别人抓耳挠腮难堪的样子,很快乐么?

不过心里埋怨归埋怨,她也没什么办法,还是只能乖乖的去了。

毕竟是自己拜的师,含着泪也得走到底。

看着秦良玉远去的背影,一直在旁边默然无语的王婆婆有些于心不忍。

“老爷,你是不是对玉丫头太严格了一点?”

“这还不算什么,她要学的东西还多得嘞。”

戚继光从贴身的衣服里拿出一张纸,铺在桌面上。

王婆婆走近了一瞧,却是一个一个的项目名字。

兵法,骑术,兵刃,火器,练兵,布阵等等等等。

每个大项目的下面还有一些小类,比如兵刃里面就包含了长枪,剑术,刀法,甚至还有戚家军刀的锻造。

“这么些东西,也不能一下子都塞给她啊。玉丫头就是个子高了点,别忘了,她才十二岁啊。”

戚继光苦笑着摇了摇头,“她是还小,我怕的是我……”

王婆婆打断了戚继光的话:“哪里的话,这一个多月,老爷你的咳嗽已经好多了。”

说着,王婆婆端了杯清茶放到戚继光面前。

戚继光呷着茶,默默注视着窗外波光粼粼的大明湖,没再说话。

济南府乃是千年古城,又是中原地区南来北往的中枢城市。

因此是热闹非凡。

秦良玉是一副男孩儿打扮,头上戴着一个明朝男子常见的网巾,大摇大摆走在大街上。

不得不说,自己还真没怎么在古代好好逛逛,之前的忠州毕竟只是个长江边上的口岸县城,自己快跑几步,一个小时都能绕着整个县城转一圈的。

济南城毕竟还是不一样了,单单是一个大明湖,都够她喝一壶的了。

夏雨荷这会儿应该还没出生呢吧?看着碧波荡漾的湖面,秦良玉心想。

大明湖是整个济南城的中心,秦良玉绕着湖面走了一会儿,又是荷花,又是莲叶的,还有一些小吃和奇怪小玩意儿。

她这儿瞧瞧,那摸摸,体会到了逛街的乐趣。

一直逛到了午后时分,这才猛然想起了,自己这趟出来还是有任务在身的。

赶忙朝着城东的方向赶去。一路跑到了城郊,快到总兵府附近的时候,秦良玉又被另一场景给吸引住了。

一个操练场,里面几十名军士模样的汉子,有扎着一字马的,有两两在互练拳脚的,还有几个在拿着兵器演练。

这个倒是新鲜了,秦良玉不由得停下脚步,饶有兴致的看了起来。

跟在戚继光身边,她已经有一个来月没有好好活动一下了,怕被瞧出破绽。

此刻看这些人操练的汗如雨下,自己竟也一时间手痒难耐。

好在这里已经是郊区了,看了看周围,无人注意自己。

秦良玉也摆好架势,挪动着小碎步,又是出拳又是踢腿的,活动了一下筋骨。

越活动越舒畅,越活动越痛快。

一转头,她看见一颗小树苗,便想也没想,抬起右腿就扫了过去。

咔嚓一声。

竟是把一个手腕粗细的柳树幼苗给横腰踢断了。

这下可不好了,她赶紧凑上去,捂着那正要倒下的柳树树干,

做贼心虚般的又四下张望了一番,大家仍旧是各忙各的,似乎没人注意到自己的不道德行为。

正打算松开手,然后撒丫子跑人,却冷不丁的发现正前方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一个衣着鲜亮,打扮干净,头发也梳的整整齐齐的小男孩瞪大了眼睛,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吓坏了一样。

这小男孩看着跟自己差不多大,也都是十来岁的样子。

不过个头不算高,目测连一米六都不到,但也属于这个时代的普通水平了。

秦良玉脸一红,不好意思的对小男孩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一松手,脚底抹油,灰溜溜的跑了。

糟了,他一直那么样的看着我,是不是我踢断的是他家的树啊。

可别找我赔才好。

我可没钱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