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诗仙剑序

更新时间:2022-02-11 05:51:59

诗仙剑序 连载中

诗仙剑序

来源:落初 作者:凤夕来 分类:历史 主角:李客和尚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诗仙剑序》是凤夕来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客和尚,书中主要讲述了:李白,是一种信仰,亦是一种江湖,更是一种传说。『没有穿越,没有系统,没有白文。有的,只是一个将‘玄’、‘仙’、‘武’结合于‘历史’当中的架空故事,有些烧脑。不适合一目十行,只可慢品慢尝,方解书间乐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

有书云曰:古今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需经过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乃,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乃,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乃,最后一境也。

三年后,李白已不再是孩婴。

在父亲李客的严厉督促下,李白开始学读各种史书典籍,尤其是《三字经》、《千字文》、《论语》。尽管李白对这些经文不明其意,不解其理,但李客每天都要求李白必需读上几遍。否则不给饭吃,不给玩,甚至不给睡觉。

李白时常念着念着就打瞌睡,或是心不在焉,冥思苦想着念完书后该玩点甚,非常讨厌那些个纸笔墨砚。因此,李白经常被李客教训,戒尺打手、面壁思过已是见怪不怪。也因此,李白变得很害怕父亲李客,特别是在自己犯错时。

每每如此,月娃都会替李白求情。

可李白却是倔强,从不肯因此而减少自己所应该受到的惩罚,敢作敢当。这日吃饭时,李白不小心把自己饭碗给摔碎,李客便罚李白到厨房洗五十个盘子。但由于此间李白年幼,力气不大,个头不高,所以还没等开洗,又一不小心摔碎十多个。气得李白满肚子怒火,抬起脚来便是胡乱一踢,结果,又一不小心踢碎二十来个。

李客和月娃知道后,直接气得生乐,一想犯错不罚是为罪,同时亦是为人父母的不该。于是乎,李客就说:“去白儿,到书房面壁思过,没我的允许不准出来。”

“不去!”意料之外的,李白竟一口拒绝,说:“摔一个洗五十个,孩儿现在还没有洗完,所以不去。”

“有骨气!”李客:“那你洗吧!”

月娃和李客听后其实很无奈,都以为李白是在赌气,不可能坚持下去,也不可能完成。毕竟这真若算下来的话,那这最少得洗两千个盘子,就是李白真肯愿意坚持,可李府当中也没有这么多脏盘子给李白洗。

所以李客和月娃便没有去管,想让李白知难而退,主动前来求饶认孬。结果一直到半夜三更天时,李白竟然还待在厨房里兵兵乓乓、哗哗啦啦埋头洗盘子。

“夫人!”李客闻之很纳闷,问月娃说:“我们家有这么多锅碗瓢盆吗?白儿已从正午洗到现在,不会是魔怔中邪了吧?”

“睡吧!侯贵看着呢!”月娃翻过身去假装困意朦胧,但实则却一直悬着心在偷听,生怕李白出个甚样事情。

“夫人,你心可真大!”李客却抱怨起来,说:“白儿都这样了,你居然还有心思睡?”

“噗!”月娃被李客气得发笑,道:“不睡还能怎么办?谁叫你对白儿这么严厉的?再说了,你不是从来不心疼白儿吗?”

“夫人你这是甚样胡话?”李客着急上头,加上天色昏黑,故而没有看出月娃这是故意在逗他。有些生气,说:“白儿可是我儿子,我怎能不心疼他?你还是快些过去看看,看看白儿到底在捣鼓些甚样名堂?要是被碗盘不小心给砸着磕着,那我不得伤心死?”

“我困,不去!”月娃故意猛一翻身,裹开李客身上被子,道:“要去你自己去!”

“哼!”李客一怒:“去就去!”

就这样,李客中计上当了,起身披上衣服就踏步出门,来到厨房之外。但,李客没有着急着进去,而是鬼鬼祟祟凑到墙边偷看,顿,见到李白竟一边念着三字经,一边洗着盘子,玩得不亦乐乎。

但为奇怪处是,李白竟把那些已经洗好的盘子,又给丢到泔水桶里弄脏,然后又拿出来洗,又弄脏,又洗,反反复复。这很是让李客纳闷,自言自语,说:“白儿这是怎么了?洗好的盘子为甚又要弄脏重洗?莫不是真变得魔怔中邪?不行!我得进去拦住白儿。”

李白之所以这么做,其实是因为李府盘子不够两千,所以才洗干净又弄脏,弄脏之后又洗干净,如此便能集齐两千个盘子。但李客不知,说着便想走进厨房问问,劝劝。

却料与此同时,侯贵正坐守门边打着瞌睡,脑袋昏昏沉沉,眼睛朦朦胧胧。随着一阵风来,侯贵忽然见到李客在墙那方鬼鬼祟祟,恍恍惚惚。但由于今夜阴雨无月,天色太黑,可谓伸手不见五指,完全看不清谁是谁。故而侯贵一时眼拙,就把李客给当成一厮偷吃小贼,想敲晕拿下送官。

于是,就在李客刚刚迈出半步时,侯贵忽然从背后悄无声息冒蹿出来,手抡擀面棒,二话不说使出一个灯下黑,朝着李客后脑勺“噹”地就是狠狠一下。登间,直接将李客给闷棒敲晕,躺在地上不醒人事。

“小少爷!”接着,侯贵便沾沾自喜,招呼厨中刷盘李白,喊道说:“快来快来,老奴给你抓到个大王八!”

“大王八?”李白洗盘子本就洗得无聊没趣,一听‘大王八’三字,立马玩性大发。一边往外跑,一边问贵叔:“哪呢?哪呢?大王八在哪呢?快让我看看。”

“小少爷,这呢!这呢!”侯贵连连招手,说:“你看,这厮王八小贼想到咱家厨房偷吃的,被老奴给敲晕了。”

“贵叔你可真厉害!”天色实在是太黑了,李白也没有看清眼下之人就是自己父亲。稍稍愣顿,李白忽说:“来贵叔,把擀面棒给我。我也要打他一闷棒叫他好看,再不敢来厨房偷东西吃。”

“给,小少爷!”侯贵将擀面棒递给李白,说:“你往大了用力打,打完之后咱们就把他送官去。到时领了赏钱,老奴给你买大饼吃怎么样?”

“才不要大饼!”李白接过擀面棒,笑说:“我听爹爹说,中原有种物什叫冰糖葫芦,我想吃这个。贵叔,你到时候给我买冰糖葫芦好不好?”

“好!就买冰糖葫芦!”侯贵一口答应,遂指着地上李客,说:“来小少爷,使力打,打完咱们就去买冰糖葫芦!”

“恩!”

李白这时年才三岁,心思单纯天真,也没多想,举起擀面棒来便要去打。就这时,身后不远处忽传来一个声音,急忙斥道:“白儿住手,那是你爹爹!”

这人正是月娃,先前李客出得门后,月娃并没有放心睡去,而是悄悄跟在李客后面,生怕又责骂李白。方才听到李客‘啊’声惨叫,心中就知大事不妙,刚想上前去看,却忽然闻得侯贵和李白这番谈话。得知李白将要棒打自己父亲,月娃便当即现身斥退,否则定然闹出大乱子。

李白听后吓得一大跳,手中擀面棒‘噹啷’一下就掉到地上,不知该如何是好。尤其是侯贵,知道自己和李客私下关系再好,但主始终是主,仆始终是仆,有区别。故,当闻知自己敲晕之人是李客后,整个人登时吓得面色惨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