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梁第一暴君

更新时间:2022-11-13 11:38:08

大梁第一暴君 已完结

大梁第一暴君

来源:黑岩 作者:桃源阳阳 分类:历史 主角:柳云卿赵煊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大梁第一暴君》的小说,是作者桃源阳阳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觉醒来,美女环绕。我是大梁第一暴君!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煊正在思索如何考察李牧的时候,一个大汉就一路小跑的冲了进来。

“臣李牧参见陛下。”

那大汉“咚”的一声跪在了赵煊跟前。

大汉身高约有一米九,长得十分魁梧,再加上他皮肤黝黑,活脱脱一个大黑熊。

赵煊盯着下方的人,不做声,李牧也跪着不动,大约过去半个小时,赵煊觉得差不多了,才缓缓开口。

“李牧,你可知刚才那一刻钟朕想杀你几次?”

赵煊语气冰冷,婉如一把利剑,直指李牧的胸膛。

李牧却抬头,一脸不解。

“陛下要杀臣就杀,只是李牧有一个请求。”

李牧说的一脸恳切,赵煊抬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陛下要臣死,臣不想被斩首,希望陛下能贬臣做个陷阵兵,臣要战死沙场。”

赵煊微微眯起双眼。

这人莫不是脑子秀逗了,还是真憨憨一个。

自己的主子要杀他,却还想着为他冲锋陷阵。此人是假装忠勇,还是个呆呆?

李牧见赵煊不允,立马脱下自己的兵甲。

“陛下,臣的师父是大将军,大将军教导过,大丈夫只能战死在沙场上!”

李牧这时提到柳城,并无要挟赵煊的意思。

但是,李牧所言确实激起了赵煊心中的豪情万丈。

大丈夫当征战沙场,横刀立马,所向披靡。

“李牧,朕可没说要杀你。”

赵煊自然不会杀李牧,先不说柳城的原因,就原主的记忆来说,这个李牧除了憨傻一些,确实称得上忠君爱国。

有些人,是谋才,机敏过人却极难驾驭。而像李牧这种,脑子一根筋的,却很好掌握。

“朕传召你,只是有几件事情要交代你去办。”

李牧听到这里,只知道皇帝不杀自己了,嘿嘿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好白!

果然皮肤黑了就显得牙齿白了。

“第一,朕要更换朕与皇后身边亲卫,这件事,你去与大将军商议,由他从军中选拔。”

更换亲卫这件事,赵煊是思索良久的,此番动作必定引起奸党的注意,但他等不及了。

昨日,他陷于危及,身边却只有一个娇柔的皇后,更何况,下毒之事,恐怕也与禁军脱不开关系。

这个李牧虽对他一片赤诚,忠心可嘉,但其智谋不足。

“第二,朕要你教朕习武,但不许让他人知晓,否则,朕斩了你李家上下。”

没错,他要习武,虽然原主也有一些武艺,但都是些花架子,又因常年沉溺张璟媛的美色,更是荒废。

赵煊知道李牧武艺高超,但他不放心。

与其依靠他人的保护,还不如他自己变得强大。

李牧一脸惊恐的看着赵煊。

让他教皇帝习武,那还不如杀了他呢!

这不是变着法的折腾人嘛!

赵煊看着李牧的表情,觉得有趣。他慌张张跑进来的时候,赵煊就看见他的大刀了。

赵煊曾听老一辈说过,看兵器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性。大刀这种兵器,不遮不挡,堂堂正正。

所以,赵煊乍一看李牧这个人,就觉得他直来直去,宁折不弯。

希望老一辈不要坑了他吧。

李牧明知道赵煊实在坑他,但也不能拒绝,只得拱了拱手。

“李牧领命。”

“退下吧。”

解决了面前的这两件事情,赵煊并不觉得轻松,摆在他面前的,是一桩毒害帝王的惊天大案。

对于这些叛逆之人,他要把他们一个个揪出来,定斩不饶。

对于过去被赵煊伤害的人,他也会尽力弥补。

被赵煊伤害最深的,不就是柳云卿与柳家嘛。

想到柳云卿那张美丽的脸蛋,居然被如此伤害,赵煊的心简直揪着疼。

卿儿昨夜初经人事,自己就那么禽兽的要了他两次。

今日,张璟媛来的时候说她今晚在自己宫中等他,不如,找这个妖女。

赵煊拿定主意,晚上就去会会这个妖女,正好,此次南方赈灾,所需钱银,不得让她出出血嘛。

以前,赵煊把好的都拿给了这个张璟媛,到头来,人家还下毒害了自己。

果真是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赵煊传来彭毅,让他通知皇后,今晚好好休息,自己就不去她那边了。

彭毅领了命,心中十分欢喜。

咱们皇后终于要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赵煊在自己寝殿用过晚膳之后,才慢慢悠悠的前往张璟媛的宫殿。

进了张璟媛的承乾宫,赵煊都不禁暗骂一声奢靡。

承乾宫,可以说是金屋藏娇,满眼的金石玉器,宫殿正中央,是南海进贡的大珊瑚。

这株珊瑚通体红艳,体型巨大,又经工匠打磨,透着血玉的光泽,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珍品。

往里看,还有一扇羊脂玉做的巨大屏风,那玉料选的是赢白色透着暖光,隐隐能透出张璟媛的身影。

屏风后的张璟媛知道赵煊来了,却并未起身迎接,只懒懒的躺在塌上。

赵煊看出了她的心思,却立在屏风前,就是不进去。

张璟媛也不着急,缓步走到屏风后面,扭动着纤细的腰肢。

又在勾引我!

那白玉屏风本就极薄,把赵煊看得是邪火直充头顶。

“陛下既然来了,怎么就是不进来呢。”

张璟媛的声音此刻显得极柔极媚,简直是酥到骨子里了。

克制住啊赵煊,你要控制住你自己!

赵煊指着那白玉屏风,对彭毅说,“这屏风朕今日看得很是碍眼,你去给我搬走,就说是贤妃为南方灾情出的一份力。”

这回轮到张璟媛傻眼了,这屏风是赵煊前年耗费几十万银钱专门寻来的,价值连城。

眼见心爱之物被夺走,张璟媛这边还未出声,就又听到赵煊说。

“把这个珊瑚搬到皇后宫中,看得朕碍眼。”

什么!

赵煊今日来,连着取走她两件宝物到底要作甚。

张璟媛赶忙跑到赵煊跟前。

“这些都是陛下赏给臣妾的宝物,臣妾不依。”

赵煊一脸怜惜的搂过张璟媛的腰肢,狠狠的捏了一把。

果真是好手感啊,可惜是个蛇蝎美人,要不然自己也得好好疼爱疼爱她。

赵煊这一下,捏的张璟媛“哎哟”叫出了声来,嘟着小嘴。

赵煊心中却在冷笑,让你白日里挑逗我,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