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楼边人似玉

更新时间:2020-06-22 15:49:09

楼边人似玉 连载中

楼边人似玉

来源:掌中云 作者:白鹭未双 分类:女生 主角:楼似玉宋立言 人气:

主角叫楼似玉宋立言的小说是《楼边人似玉》,它的作者是白鹭未双最新写的一本女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掌灯客栈的老板娘真的很讨人厌。刻薄、爱财、狐媚不正经。他修上清之道,斩世间万妖,决计不能被她迷惑了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七月的烟霞镇烈日当空,街上一片繁盛之景,卖馒头的拎开蒸笼,卖烧饼的也支开铺子,门口围的多是熟客,买卖往来,银钱叮当。 可人围得最多的地方,还是衙门附近那家掌灯客栈。 黎明刚破,楼似玉就被般春叫起来了,经过昨夜折腾,她显然是没睡好的,脸色难看得像是半个月没刷的茅厕,眼下乌青,浑身煞气,盯着般春看的眼神,大有“你没有事敢叫醒老娘老娘就让你出事”的意思。 般春也没办法啊,硬着头皮道:“掌柜的,昨儿大家都睡得晚,不知怎么回事,这一觉起来已经有人去报官了,眼下霍捕头正带着人搜查客栈四处呢。” 楼似玉一听,脸色登时更黑,胡乱裹了衣裳坐去梳妆台前,暴躁地打开胭脂盒:“你先下去应付着,我待会儿就来。” 看着那被拍得直晃的妆台,般春惊恐地咽了口唾沫,扭头下楼。 楼下一众官差还在等着,般春绝望地想,这完蛋了啊,掌柜心情那么糟糕,怎么应付这一大票人?俗话说民不与官斗,万一等会起些口角,这客栈会不会关门大吉?阿弥陀佛,她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一份活儿的,还不想回家喝西北风啊。 “姑娘,你们掌柜的人呢?”有人抬头问了她一句。 般春挤出个难看的笑容,企图打掩护:“咱们掌柜的昨儿受了惊,眼下身子不太舒服,恐怕……” 话还没落音,背后就响起了开门声,接着就有人“唉哟”一笑,跟阵儿风似的从她旁边掠过下楼。 “霍捕头,您可算是来了~”凤眼含笑又含怨,楼似玉捏着香风罗裙,莲步款移去人面前,打着团扇嗔道,“您是不知道,昨儿我这小客栈可是遭了大劫啊~” 妆点精细,风情万种,这哪儿还像刚刚屋子里那个恶狠狠抠胭脂盒的女人啊,简直是换了个仙女下凡,又娇又软,饶是那一直板着脸捏着刀的霍捕头,也被她三言两语就薄红了脸。 “楼掌柜,在下……在下接到报案……” “我知道,这么大的事儿哪儿能不报案呐,既然来了,那霍捕头就快看看我这客栈,被野狼弄成这样,官府有没有修葺补贴啊?”她长睫直眨,委屈巴巴的,“这也能算是天灾吧?” 消受不住这美艳的掌柜,霍良红着脸左顾右盼,轻咳着后退半步:“在下没接到关于野狼的报案,只有人说掌柜的这地方死了人,故而前来。” 像是印证他的话似的,旁边搜查结束的捕快上来拱手禀告:“捕头,后院发现一具尸体。” 眼神顿变,霍良抬步就跟着人走。 楼似玉有点茫然,尸体?她昨儿都没死,客栈里哪还有别的尸体啊? 嗯?等等?尸体! 骤然反应过来,楼似玉慌忙跟着去后院。 被狼妖掏空了肚子的男尸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挂在后院的墙上,十步之内恶臭难闻,捕快围了里三层外三层,见霍良到了,才让开一条路。 “楼掌柜,您可能得跟我们去一趟衙门。”霍良粗略查看了四周,正色道,“这客栈也得暂时查封,以保留蛛丝马迹。” 楼似玉急了:“这是昨儿那野狼叼来的,又不是在咱们这儿死的,你们封了客栈,我以后还怎么做生意啊?” “掌柜的见谅。” “我见谅你们,你们也不体谅我。”楼似玉跺脚,“就没个折中的法子么?” 霍捕头为难地看着她,低声道:“不是我不给情面,楼掌柜,咱们县新来的县令昨日刚到任,镇上就发生这样的大事,怎么也是放不过去的。” 新来了县令?楼似玉嘴角微抽,心里叫苦不迭。完蛋了,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可不是送上去给人立典型么?到时候命案一立,整个镇上都知道了,谁还敢来她客栈打尖儿住店呐? 瞳仁直打转,楼似玉将霍良拉去一旁,避开人耳目,赔笑道:“大人,您看我这孤苦无依的女儿家,出来做生意是当真不容易。您也是个体贴人,就帮我一把如何?” 说着,忍痛掏出荷包,闭了闭眼,塞进他袖子里。 霍良涨红了脸,慌忙将东西塞回给她:“掌柜的莫要如此,能帮的话,在下自当尽力,可这么大的事情……” “大人不用着急,我倒是有个法子。”楼似玉笑得眼睛眯起来,又妩媚又可爱,“就是得劳烦大人多走一趟了。” 霍良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掌灯客栈门口的人越围越多,不明真相的百姓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般春焦急地往楼上探头,扯着李小二的袖子问:“掌柜的做什么去了?” “我哪儿知道?”李小二看一眼窗外,唏嘘道,“我只知道这事儿真闹大了,咱们就得关门回老家。” “那咱们能做点什么?”般春急得团团转,“总不能这样干等着!” “你且等着吧。”李小二道,“最心疼这客栈的是咱们掌柜的,整个客栈里最聪明的也就是她,她要是都没办法,那咱们一起完蛋。但她若是有办法……” 话没说完,楼上门就开了,楼似玉抱着一堆红色布料,大步流星地走了下来。 李小二见状,释然一笑,接着道:“她若是有办法,那咱们定能逃过一劫。” 般春傻愣愣地盯着她的动作,就见楼似玉大大方方走出客栈大门,朝着围观的百姓嫣然一笑,而后猛地将怀里的红幡一抛。 布料烈烈之声干脆利落,苍劲有力的笔画逐一拉开,被风一吹,招展现世。 ——贺大人履新之喜,掌灯客栈洗盏以候。 将红幡撑在门口,楼似玉屈膝朝外行礼,笑道:“县令大人初上任,就看中了我掌灯客栈,即将莅临体察民情。故而最近几日,客栈都做不得各位大老爷的生意了,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门口众人哗然,惊叹不已,不过见风使舵是人天生的本事,等看清那幡上的字,那一片质疑就变成了异口同声的恭喜。 楼似玉谦虚地接着他们的奉承,然后朝旁边的捕快点头示意。 小捕快一脸佩服地看着她,立马带人上来守住客栈进出,疏散百姓。 楼似玉那一张脸啊,在人都走了之后,迅速黑了下去。回头看看大堂,她苦恼地揉揉眉心,示意李小二将红幡收了。 “掌柜的妙啊!”李小二笑嘻嘻地道,“这等办法都能想出来,坏事都成好事了。” “别得意得太早,这不过是权宜之计,坏事还在后院里摆着呢。”楼似玉叹息,“更何况,县令大人来不来还得另说呢。” “什么?大人不一定来,您就敢写这幡子?”般春咋舌,“掌柜的,您胆子也忒大了些。” 楼似玉抬眼看她,哼笑:“我可是吃虎胆长大的,什么场面没见过?这点小事,有何不敢?” 逼急了她,恭迎圣上驾到她都敢写。 般春:“……” 楼似玉将空闲着的捕快都妥帖安置并且上了茶水点心,一张俏脸见谁都是笑,把一众官差哄得高高兴兴的。 里里外外忙了个遍,她才得空在堂前的空桌边歇会儿。 要说也是她运气不好,谁曾想狼妖闯客栈还带零嘴儿的?没人注意到那尸体,不然怎么着也不至于把客栈牵扯进来。不过楼似玉都想好了,那县令要是不来,她就对外宣布“受县令大人青睐,前往衙门接受纳税大户礼印”,然后光明正大地跟霍捕头走。 至少客栈名声没损失。 小算盘打得啪啦啪啦响,楼似玉打了个呵欠,望望还没动静的门口,趴在桌上微阖了眼。 …… “你满身罪孽,天地可还有能容你之处?”雾气缭绕之中,有人轻声问她,那声音好像是从山洞寒潭里传出来的,空阔又清冷。 楼似玉皱眉,心头闷痛不已,伸出爪子想去抓,却是一抓一个空。 叮铃—— 清脆的铃铛声回响在山洞里,恍然又是一场踏马飞驰的梦境,无边草野、枝上新花、还有那人给她熬的鸡汤,咕噜噜地冒着雪白的泡泡。 “那你跟着我好了。”那人叹息。 …… 几近窒息,楼似玉猛地睁开了眼。 正在旁边打算叫醒她的般春被吓了一跳,愕然地看着她眸中凶光:“掌……掌柜的?” 长出一口气,楼似玉闭眼再睁,眼里就换成了懒散的笑意:“怎么?” “刚刚有人来知会了,说县令大人马上就到。” 嗯?竟然肯来?楼似玉乐了,这县令还挺好说话的,那待会儿可得好生套套近乎,说不定人家看她顺眼,这客栈的修葺补贴就拿下来了呢。 捏了菱花镜补了妆容,楼似玉提起裙摆就去大门口候着,并且在腹内想好了一百多句赞美青天大老爷的话。 半柱香之后,有马车停在了街口。 一只皂靴踩上车边矮凳,接着就是一袭黛青缁袍扫了下来。 楼似玉立马迎上前,规规矩矩地行了拜礼,抬眼就笑:“大人如此体恤民意,实乃……” 双眸骤然望进面前这两汪寒潭,楼似玉剩下的话就统统卡在了喉咙里。 叮铃—— 门楣上的银铃又响了,不是梦境,是真真切切响得欢悦喜爱,像是等了很多年的故人,终于归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