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许你时光

更新时间:2020-09-08 18:39:37

许你时光 已完结

许你时光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桃花小生 分类:女生 主角:帅哥班姓江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桃花小生的原创小说《许你时光》,主角帅哥班姓江,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关关斑鸠,在校之友。窈窕美男,淑女好逑。 情敌对手,左右涌之。窈窕伙子,吾欲求之。 求之不得,安眠药喂之。等其睡之,将其拖走之 子不从之,继续追之。窈窕淑女,情书会之。 子若从之,左右欺之。窈窕淑女,岂有不得手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亦看了我一眼,说: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

等所有人离开以后只剩我和江亦留在会议室,我低着头盯着会议桌子,在想着该怎么拒绝,如果换做以前我肯定是求之不得这样的机会,但是他是一个有女朋友的人,郎才女貌,我不能让自己有一丁点的幻想和希望,想到这里我更加的坚决。

我打破沉默,出声道:不好意思,我真的不能胜任,您还是另选一个人吧,抱歉。

他走到我面前,递了一份类似简历的文件给我,我翻开一看,里面全是我的简历和资料。

你是同济毕业的?

这个莫名奇妙的问题我有些摸头不着脑,我呆呆的点点头,他栖身靠在我面前的桌子上,离我大概只有两步的距离,我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我刚进这家公司,手头上能用的人不是很多,月底有个国外引资的项目,由你来负责最好不过。

他的目光里的柔软让我有些愣神,语气里还有一些请求的意味,我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可是我手头上还有一个国内的项目没有完成,国家资金刚刚才打开,如果不在这月做完就只能等到明年了。

他微笑:这个项目我会交给袁赫来负责,至于国外这个项目我会调一个人来配合你。

我为难的盯着地板,答应了的话以后见面相处的时间会越来越多,我还要再陷进去一次吗?还是宁愿现在他讨厌我,宁死不屈的躲着他?

不管是怎么选择,他从今以后是我的上司是无法更改的事实,无论是做他的助理还是做他手底下普通的一员,每天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我难道每次见着他都要绕道走?凭什么。

江亦显然不知道我心中的忧虑,对于我的犹豫也很是不解,但如果他知道他面前这个姑娘打他的主意打了那么多年的话他肯定是不会做这个决定的。

挣扎了好一会儿,我终于妥协:好。

他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说:我相信和我同一个学校毕业出来的人的能力。

江亦说完这句话离开了会议室,我留在原地一动不动,腿脚有些麻木,我发软的坐在椅子上,刚刚支撑的力气全部随着他的离开而消失,擦擦眼眶里的湿润,我捂着脸,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

精英小组成立以后,我身为江亦的助理也有了自己独立的办公室,手头上的事情越来越多,经常加班到十二点回到家以后泡着泡面还得接着工作,每天连看手机的时间都没有,至从江亦来我们公司以后,团队作风和同事之间跟以往截然不同,颇有外企的风格。

吃午饭的时候经常听见有女同事对他犯花痴,八卦着他的事情。

很久没见袁赫,估计他也在为手头上的项目忙的焦头烂额,这个世界就像一个大转盘,而那个大转盘的力量就是来自于千千万万渺小的我们,机械般的工作着,努力的生活着,然后再努力更好的生活着。

人的贪婪实际上是必要的。

精英小组真不是好混的,我们已经连着工作了半月没有休息时间,各个部门的配合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对于这次项目的方案反复的敲定反复的否定再反复的敲定,到所有人一致赞不绝口的时候才算真正完成工作。

最后工作结尾的时候我感觉我差点垮掉,精英小组基本都是年轻人,大家都高兴的欢呼起来,这段时间江亦出差去洽谈,所以我真正的重心全部都放在了工作上,不用担心如何面对他,这令我轻松很多。

第一次正常下班的时候我差点感动的热泪盈眶,工作时候我们所有人的热情和精力好像都用不完,每个人都尽力把事情做到完美,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心机,这才是真正的职场吧。

可这一次工作结束以后我就大病了一场,重感冒的情况下我不得已请了假。

阿南打电话给我,我连说话都是带着很重的鼻音,整个人都昏昏沉沉,基本上听不见阿南在说什么,只听见电话里面有人在说话,放下手机后我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门铃响了很久,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我整整睡了一天,我随便披了个披肩,头发乱蓬蓬的就去开门,看见门口的江亦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掉了,我第一反应就是重重的关上了门。

然后飞奔回卫生间,换了一套衣服,整理好头发,再把发白的脸色打了一点腮红,整个人看上去没有一点生病的样子。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的地址,扭头一想,应该是从同事口中问的吧。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我才去开门,江亦手上有一盆花,然后有些水果以及吃喝的东西,说实话我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这下才感觉到肚子有些饿,我悄悄的咽了一下口水,表情没有任何异样的请他进屋。

江亦把花放在茶几上,然后他问我:这些东西放哪里?

我刚要说话就开始接二连三的开始打喷嚏,我有些窘迫,指了指厨房的冰箱,就放在那里面吧。

看到我这个样子,江亦皱了皱眉,他一边把东西放在冰箱里一边问我:看过医生了吗?你感冒挺严重的。

我点点头,倒了一杯水给他。

他接过我手中的杯子,修长的手指晶莹剔透,我心里暗想其实江亦不做这一行也可以,他可以去做手模。

江亦看着我,你吃过了吗?

我再傻傻的点了点头,每一次面对江亦的时候我觉得我的智商就和一二岁的小孩一样,显得特别笨拙和痴呆。

他笑了笑,什么都没说,起身收拾着我茶几上的零食袋:你生病就吃这个?我看着茶几上一团乱的零食袋,有一种想自我了断的心情,江亦一定会觉得我是个特别邋遢的女孩子。

见我没有说话,江亦起身又去了厨房,翻了翻我的橱柜,找出了一些米,然后又翻出我平时压根没用过的锅,煮上了粥。

而我则在客厅里不断的打着喷嚏,今天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粥差不多了,江亦也将我平时吃的零食全部清理干净,端给我:零食对身体不好,以后不要吃了,生病的时候吃清淡点。

突然间,我的眼眶就红了起来,也许是此时他关切的语气,也许是这几年的委屈和酸楚,明明我喜欢他了那么久却得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明明我和他是下着大雪畅聊到凌晨的朋友,此时此刻却是一个上司跟下属的关切问候,除此之外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事情发展

到这样确实也很神奇。

有那么一瞬间,我真想告诉他,我是那个找了你很久的女孩,我是12届14班的宋粒呀!可是毕竟我没喝酒,也没有生病到脑子不清楚,我深吸了几口气,定了定心神,我接过碗,凑近碗前,真香!实际上我的鼻子压根闻不见,但是从浓浓的粥就能看出来,江亦

是一个经常煮粥的人。

很快,一碗粥下肚,抬起头,我看见江亦正微笑的看着我,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擦擦嘴,他把切好的水果推到我面前,我又开始埋头吃水果,或许江亦没有看见,我的头都快埋进水果盘里了,此时我的眼泪一大颗一大颗的滚落在盘子里面,生病的人可能就这么脆弱吧

,就今晚,留住今晚的美好,今晚过去,我和江亦,不会再有什么交集,我和他就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

江亦指了指茶几上的蓝色的花,说:这个叫睡火莲,你养着它,对身体有好处的。虽然我对花的了解不多,但是大体还了解一些,这种花每年只开七天,只有在凋谢的前一刻才会张开,大部分种植于北非和东南亚的热带地区,价格也比较昂贵,算是比较珍贵的

一种花。

我连忙说道:那个,你等一会儿。他淡淡的看着我,表情依旧温雅,点了点头。

我从卧室翻出钱包,我拿出五章百元大钞递给他,说:Aancroft,今天让你破费了,真是不好意思,你买的东西我估计了一下,大概五百,这盆花你多少钱买的?我再算给你。

他愣了愣,估计没想到我会这样做,脸上的表情有些诧异,随即他说道:不用了,这些东西也不全是我一个人买的,还有一些同事也买了,都是大家的心意,你不用客气。

我呆呆的捏着五百元,我的手指尖有些冰冷,原来是大家的心意。我有些尴尬的收回手,客套的道了声谢,然后气氛很诡异的沉默着,这是我心心念念的人,他此刻以上司的身份探望着下属,我们如此近的距离,却又如此远,上学那会儿我各式各样的浪漫幻想全部

在现实中终结。

我镇定的坐在沙发上,琢磨着该和他说什么,最后却问了一句很蠢的话,你开车来的吗?

嗯。他礼貌的应答了一声,又是一阵沉默。

我感觉我可能是脑子被烧糊涂了,我紧接着又问他:你喝水吗?

他好笑的指了指他刚刚才放在茶几上的水杯,再喝可能就要变成水牛了。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手指依旧紧张的有些颤抖,我平时跟阿南辩论的那些油腔滑调也全部都使不上,竟然说话还有些磕巴,我很懊恼我此时此刻的表现。

恰巧门铃响了起来,我起身去开门,阿南正提着行李箱站在门口,满脸微笑的看着我:surprise!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