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爱卿,请侍寝

更新时间:2020-09-14 10:23:10

爱卿,请侍寝 连载中

爱卿,请侍寝

来源:书格格 作者:清风鸣蝉 分类:女生 主角:萧祈沈宁 人气:

完结小说《爱卿,请侍寝》是清风鸣蝉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祈沈宁,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爱卿,请侍寝》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清风鸣蝉。萧祈是北宁国不受宠的纨绔王爷,沈宁是容貌惊人的丞相之子。在战争纷乱的年代,北宁国被打的节节败退,甚至到了灭亡的地步,但是这也阻挡不了这两个人的情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放肆!”萧瑢先是一愣,而后则是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挡开了楚闵臻的手。

大概是没有料到萧瑢会是这样的反应,楚闵臻有些呆愣住了。不消片刻,他兀自垂下手,一言不发。

“看来两年的时间已经让大将军忘却了尊卑礼仪。”

“……”

“念你功劳,朕不追究,你下去吧。”

萧瑢背过身子,似乎是不想要继续看到楚闵臻的脸,就这么冷硬地下了逐客令。

楚闵臻张了张口,却还是没有把想要说的话说出来,唯有一句:“臣告退。”而后便是他缓缓离开的背影。

大殿再一次恢复了安静,静得让人心慌。萧瑢握了握自己的手,还是有些忍不住抬手捋了捋自己的发丝。

赵公公靠近了些许,语重心长道:“陛下一直担心着将军的安危,如今将军好不容易回来了,您又是何必呢?”

萧瑢的视线像是一把冷箭一般射了过来,直戳中赵公公的脊梁骨。他缩了缩身子,默默给自己打了一个嘴巴。

“多嘴多舌!他的死活与朕何干?”

说着,他又坐回了自己的龙椅,拿起奏折继续看了起来。

赵公公暗自瞥了一眼,某人身后的黑气压实在是太可怕了……

……

清晨的阳光撒满天地,给万物都镀上一层金色。晶莹的露珠自叶尖滑落,滴落在泥土里,带出一片芬芳。

该是最为美好的早晨,萧祈却是被元白从床上给拖了起来。

说是如今关键时刻,切莫随心所欲,该上朝还是得上朝,该做事还是得做事。

于是萧祈怒气冲冲地冲着元白的脑壳就是一阵敲击,还不忘嘟囔着:“越来越放肆!越来越放肆!越来越放肆……”

但是最后还是在不情不愿之中去上朝了。

萧瑢高坐在龙椅上,而萧祈则是被赐座于下,实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陛下,楚将军此次一举平定边关,实在是功不可没,臣觉得陛下该大大封赏。”大夫白守年前进一步,急着为楚闵臻讨赏。

“陛下,臣附议。楚将军战功赫赫,实乃国之栋梁,称得起大将军的名号!”

“臣附议!”

“臣附议!”

……

萧瑢面色不改地扫视了一眼众人,皮笑肉不笑地勾起了唇角,应声道:“这是自然,朕一向赏罚分明,诸位爱卿急什么?”

“本王记得,当初陛下要派楚将军出征之时,朝堂一边倒的反对,现如今又是一边倒地讨要封赏,诸位大臣的心思可真如同这天气,易变哪。”

萧祈笑眯眯地回击了一句,引得那些大臣面色隐隐有些尴尬,却又不好说什么。

尚书文棠扫视了一眼尴尬的大臣,又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坐姿随意的萧祈,言道:“陛下,臣有一言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

“是。宣王爷虽然贵为皇族,但是毕竟君臣有别,臣以为既然睿王爷都立于朝堂之上,而宣王爷却是坐于陛下身侧,是否有失妥当?”

“……本王坐在哪里,关你什么事?!”萧祈简直觉得莫名其妙,他这样的座位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也没有说什么,怎么今天这谈论封赏的问题,怎么到最后又说到他头上了?

若不是一旁的萧瑢暗自扫视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冲动。萧祈还真的想要甩袖走人了,反正自己也不喜欢上朝。

“文尚书这么为睿王打抱不平,睿王,你不说两句吗?”

萧瑢的眼神定格在了睿王萧瑾的身上,原本只想要安安稳稳过完今天早朝的睿王,不免暗地里给了某人一个白眼。

就算不满意皇上的偏袒,也不用把他抬出来吧,这完全就是把他当枪使了。

睿王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站了出来,顺从着皇上的意思,说着:“臣并未觉得不妥。”

其他的不想要解释,解释就是打自己的脸,贬低自己。

睿王很有自知之明,皇上自然是满意的。

“既然如此……甚好。”他转眼看向了一直被晾在那里一言不发的楚闵臻,以及其他几个重要将领。

“楚闵臻,你此次功不可没,当得起大将军的职位,所以朕封你为吾国大将军,良田千顷,黄金万两。”

“谢陛下!”

“薛在宸、许谦,封你们为镇国将军和镇南将军,赐良田千顷,珍珠十斛。其他人皆有封赏,官进两两阶。”

“谢陛下隆恩!”受赏的人皆跪拜在地,面露喜色,一派隆重。

唯有楚闵臻,他的表情说不出来的复杂,但是可以清楚明白地知道,其中并没有“喜悦”这种感情。

二人眼神交接,萧瑢眉头微锁,迫使自己移开视线,看向了别处。

“此次迎接使臣的重要事情,朕交给了睿王和宣王处理,诸位爱卿可有异议?”

虽然说萧瑢的表情并未变,但是了解的人都知道皇上心情欠佳,一个个的都不敢再出来挑刺,皆言陛下圣明。

让人费心费神的早朝总算是结束了,萧祈疲累地打了一个哈欠,毫无仪表可言:“唉,所以说我最讨厌上朝了,争名夺利的,比打战还可怕。”

一旁的萧瑢不免轻轻咳嗽了一声,算是提醒了。

“皇兄心性一向如此,让朕觉得甚是心安。”

“怎么说?”

“……就好比……”萧瑢略略思忖了一会儿,似乎是捕捉到了什么,言道,“好比皇兄是盾,而他人就是剑。利器让人心惊胆战,盾却让人安心。”

这就是为什么宣王可以坐在天子身侧,而睿王却是不可以。

宣王自小心性淡泊,从不追名逐利,对待自己也是真心实意。加上二人母亲原是孪生姐妹,血缘上也是更加亲近。

帝王家,最是难得的就是亲情了……

萧祈也不傻,自然是懂得萧瑢的意思。

“放心吧,我们两个兄弟,永远都不会反目成仇的。”

“说得也是。”

“对了,皇兄,迎接使臣的事情,准备得如何了?”

“呃……大概萧瑾在弄……”萧祈挠了挠脑袋,一脸地心虚。

皇上不免默默叹了一口气,算了,皇兄心性如此,朕……不追究……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