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谋女当嫁

更新时间:2021-11-15 22:01:16

谋女当嫁 已完结

谋女当嫁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月明圆 分类:女生 主角:迎筠王爷 人气:

经典小说《谋女当嫁》由月明圆所编写的女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迎筠王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百里家夫妇被人追杀,让宫女将刚出生一个月的百里亦双送给轩辕老爷家寄养,跟他的儿子一同成长,亦双被轩辕夫人嫌弃,安排做轩辕少爷的书童,但轩辕少爷对亦双极好,让母亲都吃醋。 他们之间有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百里亦双小心翼翼的替轩辕煜祺更衣梳洗后,便由薛奶娘带路到大厅请安。“好,好,冰玉,别跪着。”轩辕府的王妃南宫冰柔轻扶起跪在地下的百里亦双,握着她的手笑着说。“你嫁进我们轩辕府就是一家人,不要过份拘谨。”“所以冰玉你以后要改称我们为爹、娘吧。”轩辕府王爷轩辕南离一脸和蔼可亲的说这个新来的媳妇笑着。百里亦双被这小小的动作竟有感动的感觉,她微笑的道。“是,明──”百里亦双察觉自己说错了话,立即作出补救。“是,冰玉明白。”瞧见百里亦双眼睛有些泪光,南宫冰柔急急用手帮她抹去眼泪并安抚着她。“冰玉,怎么哭了,断是煜祺儿对你不好了!”她也知道自己儿子自失明后,人变得难以亲近,更何况他一直不愿意娶外间传闻任性妄为的百里冰玉为妻,儿子态度不好,她也预料到的。“啧,真是个爱哭鬼,小心哭垮我们轩辕府!”在旁的轩辕煜祺不忿母亲的指控,恶言相向。“煜祺儿!”南宫冰柔微微斥责儿子,她仍握着百里亦双的手,柔声的道。“以后请你多多体谅煜祺儿,娘就将煜祺儿交给冰玉你照顾了。”“是……娘。”“娘希望快些可以抱孙,你与煜祺儿别令娘失望!”在此之前薛奶娘已将带有血渍的白色丝绸递给她过目。轩辕煜祺听罢母亲无聊之话,不禁“啧”了一声。“孩子,门也没有,这一日不会有!”说话完后,他转身想凭自己的力量离开。看着轩辕煜祺的莽撞,百里亦双立即对轩辕南离与南宫冰柔福身离去,去追回她那个“夫君”。………………………“啪”轩辕煜祺大力拍着木桌,再用脚将圆椅子踢到一边去。百里亦双深知轩辕煜祺不喜爱她跟着他,她俯下身将被他“摧残”的圆椅子放回原位,并尝试作出劝告。“小心伤害到自己,而且每一张圆椅子都包含着木匠他们付出的时间和心机。”“别再装模作样了。”他冷笑着,不屑百里亦双的劝告。“现在没其他人,露出你的真面目吧!”百里亦双双手互握着,当手指触到另一只手指时,她不禁叫喊了一声。“好痛。”“都说你就别再在我面前装可怜,我轩辕煜祺不会吃你这一套!”百里亦双不理他的奚落,手指的伤口插到木碎,应该是搬圆椅子是弄到的,她埋首想拔去伤口中的木碎。“不是的,是手……”“出去,我看到你就想死了!”轩辕煜祺双手胡乱寻找着桌上的茶杯。百里亦双拒绝他的要求,除了答应过钊迎筠外,她还答应了南宫冰柔的要求要将轩辕煜祺照顾好,所以他的态度就算多么恶劣,她还是不可以离开。“出去,我不想见到你那装模作样的样子!看到你就讨厌!”轩辕煜祺的手触到了瓷荼杯,他凭着方向感,将瓷荼杯用力扔向百里亦双。“呯!呯!呯”的茶杯碎裂的声音此起彼落的响了起来。而百里亦双则用手躲避着。“出去!出去!给我滚出去!”轩辕煜祺高举起白色茶壶,快要将那白色茶壶“摧毁”。受尽委屈的百里亦双终于妥协,她用接近哀求的语气对怒气冲冲的轩辕煜祺道。“我离开就好,我求你别再这样,就算你将房里的东西全部砸烂,这对你复明一点作用都没有!”她话说完后,便难过的打开红木门……被轩辕煜祺无情的赶出寝室的百里亦双忍着内心伤感的在回廊中漫无目的走着走着,直至走到花园里,她微抬起头,看到前方有一没人的凉亭,于是她缓缓的走到凉亭里并坐下。坐下来的百里亦双无暇去欣赏花园里正盛开的花卉,她用手托着沉重的头,想起刚才轩辕煜祺对她说的一番无情话,不禁悲伤的想要哭,她心想,娘她真的很疼冰玉,一早预料到会有此情况出现,因为这样,才会想到她,找她代替冰玉出嫁。手指隐约微痛着,百里亦双举起手指,轻轻吹气着,然后用另一只手,想将仍藏于伤口中的木碎拔掉。可是,她再怎努力的,都拔不掉那木碎,手指又痛又红肿,她再忍不住的噤着声哭了起来,悲伤哀痛的眼泪不断从眼中流了出来,由两旁的面颊顺流的滴在桌面上。“……绵妖,我很挂……挂你……我在这里很……”正当百里亦双伤心的痛哭之际,一女子轻轻的唤着她。“少王妃,少王妃,你……”惊愕被人发现的她,望着那担忧的脸孔,百里亦双急急的用手擦去脸上的泪水。“梅笑,梅笑,是你?”“少王妃,恕梅笑胆大的猜测,是否爷儿他……”因她要为花园里的花卉浇水,所以她才会发现心情很糟的百里亦双。百里亦双眼眸微垂的轻摇着头。瞧着神色哀伤的百里亦双,梅笑有些了解她的心情,她徐徐的说着。“其实襄王爷他人很好的,在失明之前,爷儿他对人很随和,就算是我这些做下人的,都不会随便大呼大喝,只不过爷儿他自尊心重,梅笑想,每个男人应该都是一样的,当失明后,所有事情都要别人打点,而且又不能像以前般可以随意去别的地方。”她望着正专心听着的百里亦双,希望她的话,可以令她释怀。“所以,梅笑认为是这样的原因,爷儿他才变成这样。”“那,那梅笑你怕他吗?为何你……”她不解梅笑为何要帮轩辕煜祺说好话。梅笑瞭解的回答。“梅笑一直都视爷儿为救命恩人,是爷儿他令梅笑能够在这里工作的。”梅笑真诚的再道。“而我绝对相信少王妃你能令爷儿再现笑容的!”百里亦双沉静了一会儿,正想回应梅笑的时侯,一约四旬的男子正撩着长袍奔跑到来。“少,少王妃,小的终于找到你了……”那男子正喘着气。“刘管事,你找少王妃有何事干?”梅笑问着。刘管事嚥下口水,急急的对百里亦双,恭敬的回答。“大夫来了,所以王妃请少王妃稍移玉步回寝室里去。”他亦察觉百里亦双眼睛有些红肿,不过在这时候,他管不了这么多。“怎么冰玉这么久还未来?”南宫冰柔有点忧心的问着在旁的夫君。“喂!她的婢女,她究竟去了那儿?”被白绫蒙着双眼的轩辕煜祺粗声粗气的质问着站在一旁的卷卷。被轩辕煜祺这样粗声粗气质问的卷卷,惶恐的低着头回答。“回……爷儿的话,卷卷……不知道。”她哪会知道这个“假”王妃在哪里,她一向看不起百里亦双。“你是她的贴身婢女,怎会不知道!你是怎样当婢女的!”轩辕煜祺忿怒的大骂着卷卷,他是怎么了?一听到她不知所纵,心就有些乱,他竟然有些害怕自己真的赶走了她。一直在旁沉默观察着轩辕煜祺表情的大夫蔡浪岚,终忍不住取笑他一下。“你也不必这么动怒,她是你娘子,会去得哪儿,除非……”他似笑非笑的再道。“你的坏脾气赶走人家就说不定。”“你,你这个庸医给我闭嘴!”他不甘被蔡浪岚一语道破他心中的想法,该死的,这个女人到底去了哪里,轩辕府这么多下人,怎会没人知道!就在这时──“回禀王爷、王妃,少王妃带到。”刘管事尽责的将百里亦双带到寝室。“王爷、王妃吉──”百里亦双正福身的时候,轩辕煜祺大声的说着话。“你死了去哪里?”“冰玉去了花园坐坐,请问夫君有何要事。”在王爷与福面前,百里亦双将心中的哀愁隐藏着,以免他们会有何察觉。南宫冰柔望着百里亦双,她有些惊讶的问。“冰玉,你的眼怎么这么红肿?”“没事,只是有沙粒飞进了冰玉的眼而已,让王妃担忧,冰玉实在过意不去。”百里亦双随便找了个藉口解释着,总不能老实的回答是因与轩辕煜祺吵架而哭了起来的。“是吗?”南宫冰柔半信半疑,沙粒入眼会弄得这样红肿吗?“别再说了。”轩辕煜祺打断了她们的对话,他大喝着蔡浪岚。“你这庸医是否要换药,动作快些好不好!”蔡浪岚笑着摇头,对于轩辕煜祺不礼貌的态度早已见怪不怪,他打开了药箱说。“明天开始,我不会替你换药了,不过药会每天派人送到府上的,放心。”“你说什么废话,你不换谁换。”“就是你娘子,所以我才要王妃找少王妃到来,我会教少王妃如何帮你换药。”蔡浪岚回答着。听罢这话,轩辕煜祺的只臭着脸而没再回应。“请少王妃依照我的指示去做。”蔡浪岚友善的对着百里亦双微笑着。百里亦双走到轩辕煜祺面前,战战兢兢的回答。“是,请吩咐。”她以为大夫会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头子,可是眼前的蔡浪岚与轩辕煜祺的年纪是差不多,令她现在才知道,皇宫里原来会有这么年轻的大夫。“那烦请少王妃将包里煜祺的白绫拿下来。”蔡浪岚开始发出指示。百里亦双移动了身子,她走到轩辕煜祺的后面,看到他头缠着白绫,她轻呼了一口气后,扬起双手,开始将紧绑着的白绫解下来。“别想弄痛我!”轩辕煜祺吓唬着她。百里亦双专心的望着那紧绑着的白绫,双手解不开那白绫,之后,她再尝试用力想要解开白绫的时候,因用力过到而弄痛了木碎仍插在手指里的伤口。“啊!”她不禁轻叫了一声。蔡浪岚察觉到百里亦双些微痛苦的神情,他立即走到轩辕煜祺的后面,看看百里亦双怎么样。“少王妃,你的手指──”“这看起来是新弄的伤口。”蔡浪岚正仔细诊断百里亦双手指的伤口。百里亦双有些不知所措的将被蔡浪岚握着的手抽回。“呃……这没什么──”“那错了。”他打断了百里亦双的话。“那伤口已开始红肿起来,我要帮你拔去那木碎。”依他看来,那伤口应该是昨天弄的,而且根据伤痕,是用利器所伤,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这伤口是故意弄成的,而且流血量颇多,他心中暗忖,莫非……“这……麻烦大夫你了。”百里亦双有些不好意思的向他道谢。蔡浪岚淡笑了一下。“少王妃你别容气,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在说话同时,他已将银针消毒好,然后向百里亦双说明之后的状况。“会有些微痛楚,望少王妃能忍痛一下。”“是。”百里亦双闭起双眼,不敢看着蔡浪岚下针的动作。不久,他将银针再消毒后,放回针袋里,然后拿起一小小药壶,慢慢倒下少量白色药粉在百里亦双的伤口上,最后用小白布包扎着手指。“好了。”蔡浪岚凭着俐落的手势,三两下已经将伤口妥善的处理好。“谢谢你。”百里亦双感激的说。在旁的南宫冰柔终于忍不着的问起百里亦双话来。“冰玉,这伤口其实是如何弄来的?”“这……”被南宫冰柔的问题显然是难到百里亦双,她总不能老实回答是要制造圆房的假现象而用剪刀割伤自己的。就在百里亦双苦恼该如何回答的时侯,蔡浪岚适时说起了话来。“一定是煜祺你不懂怜香惜玉,弄伤了少王妃。”他有意无意的帮着百里亦双解围。难得沉默了许久的轩辕煜祺不屑的“哼”了一声。“对,我就是喜欢欺负她不行吗?”他略为调整姿态,不太耐烦的张开大嗓子问道。“我可以换药了吗?坐在这里真的浪费我时间!”“好了,好了,别那么烦躁,现在换就行了。”蔡浪岚走近他的背,准备将白绫解下。“不如……由我去做,我可以的。”百里亦双摸了摸手指再道。“而且……这是我应份做的事。”她也走到轩辕煜祺的背后。蔡浪岚后退了两步,没意见的淡笑道。“没问题。”一直留意着百里亦双的他,已有所感觉,感觉她不像传闻中的那样娇纵妄为。这一次,百里亦双终顺利的将紧缠着的白绫小心翼翼的解下来,她再移步到轩辕煜祺面前。百里亦双定着眼的注视着他,这是她第一次看轩辕煜祺解下白绫的样子,解下白绫的他,相貌长得颇为出色,气摮轩昂,哪像那些粗暴的人,不知为何,一直凝视他样子的她,心里竟感到有些安全感觉的异样。“少王妃,帮煜祺他抹干净眼睛后,然后再将涂了药膏的白绫重新缠上就行了。”蔡浪岚正对着有些发呆的百里亦双吩咐着。察觉自己的失仪,百里亦双回神后立即接过卷卷递过来的湿布,温柔的擦去留在眼边已干透的黑色药膏,然后再接过蔡浪岚交给她的白绫,有些紧张的慢慢将涂了黑色药膏的白绫盖着双眼的包里着,最后将白绫打结。“行了。”百里亦双暗松了一口气。“究竟何时才可恢复光明,你这个庸医究竟懂不懂医?”轩辕煜祺实在受不了每天换药的煎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