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我在灵楼当包租公

更新时间:2022-11-05 12:23:02

我在灵楼当包租公 已完结

我在灵楼当包租公

来源:黑岩 作者:匣子里的黑猫 分类:奇幻 主角:曹邓伯 人气:

《我在灵楼当包租公》作者:匣子里的黑猫,奇幻类型小说,主角:曹邓伯,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生活窘迫的曹小洋继承了二叔留下的一栋楼的遗产,本以为是时来运转,未曾想到这居然是一栋供鬼魂居住的灵楼,八百年来,这里一直是鬼魂通往阴间的驿站,作为世代守护灵楼的曹氏后人,曹小洋将要遭遇多少光怪陆离的鬼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何老板终于觉得自己上了当,于是调动自己在商界的一些关系,要整那个骗人的金顶大师。

却得知金顶大师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创立了一家名为环球修道集团的公司,专门为一些商界的大佬们算运势,为楼盘看风水,他的手下有大量的人手,据说他手下的那些人之中很大一部分有背景。

但是这一点却并没有吓到何老板,毕竟自己当年白手起家,混到现在成了身价几千万的大老板,自己也是经历过各种风风雨雨的。

最重要的是他无法忍受任何伤害自己女儿的人,如果之前没有找金顶大师治疗,至少自己还能陪着女儿渡过最后半年的时光,但被他这么一治疗,女儿彻底变成了个活死人。

于是何老板开始以各种方式找那个金顶大师的麻烦,最后金顶大师终于肯和他见面了。

他告诉何老板:“你要我救你的女儿,我现在已经办到了,如果你再自讨没趣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面对金顶大师的威胁,何老板并没有害怕,但是在那之后不久,他就尝到了苦头。

何老板的妻子在那之后得了一场怪病,她的双腿疼痛难耐,去医院一检查,医生说她大腿皮下有异物,需要开刀取出。

可一开刀之后,当时医生都差点被吓个半死,因为何老板妻子大腿的皮肤之下长满了黑色的蛆虫。那些虫子一点点的蚕食她的皮肉,有些差一点都钻进骨头里了。

何老板知道这是那个金顶大师在作怪,为了保住妻子的性命,他不得不去向他求饶,最终她妻子的性命虽然是保住了,但却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下半生可能都离不开拐杖了。

虽然心中不忿,但何老板实在是不敢再去招惹那个金顶大师,妻子残废了,女儿成了活死人,何老板曾经幸福的家庭就这样没了。

听完这些之后,曹小洋对何老板的遭遇表示同情,同时心中也产生了一个巨大的疑惑,那个环球修道集团的金顶大师到底是何许人也?

曹小洋告诉何老板,自己需要先查清楚那个金顶大师的底细才能帮助他,于是何老板便将那个金顶大师公司的地址告诉了曹小洋。

在曹小洋离开的时候何老板还再三嘱咐,那个金顶大师真的不是什么简单人,请他一定要多加小心。

回到灵楼,曹小洋思前想后,觉得自己要是一个人去找金顶大师还是太危险了,毕竟自己除了能看到鬼魂就没有其他特殊本领了,更何况何老板还说那金顶大师的手下有道上背景,自己就更加不是对手了。

可是自己对唐雯雯又实在是放心不下,最终他决定去找灵楼里的住客帮忙。

曹小洋首先想到的是杨倩和白萧颜,毕竟这两只鬼都已经在灵楼住了几百年了,按那些电视剧里修道的说法,年限越高道行也就越高,这么算来,这两位当鬼恐怕已经当得快成精了。

由于跟杨倩比较熟,曹小洋首先便去找了她,但杨倩这几天似乎是因为有事外出了,曹小洋的目标也就只剩下白萧颜了。

在曹小洋的印象里,白萧颜这个人非常的古怪,平时穿着一身古装以及他房间里古代的装饰就不说了,最为奇怪的是每到晚上十二点,这家伙总会跑到灵楼的天台上去吹笛子,一吹就是一个多小时,要不是因为吹得挺好听曹小洋早就受不了他了。

这晚的十二点,白萧颜的笛声准时响起,曹小洋走上天台,发现白萧颜果然在这。

只见他坐在一个台阶上,身边居然摆着一口红漆棺材,棺材的两端还贴着“喜”字。

曹小洋实在是有些不明白,棺材代表着丧,喜字代表着婚,这两者结合到一起算什么呀?

而且曹小洋之前到天台上来过几次,都没有看到那口棺材,这只能说明一点,那口棺材是白萧颜搬上来的。

看来他每天晚上上来吹笛子的时候都会把这口棺材搬上来,吹完之后又将其搬回自己的房间,这样古怪的行径让他这个本就古怪的人变得更加古怪了。

曹小洋本不想打扰到他,于是静静地走到他的身后,这时白萧颜的笛声停了下来,但依然背对着曹小洋没有转身。

“包租公呀,有什么事吗?”

曹小洋一时有些吃惊,心想难不成这家伙背后长了眼睛?

“哦,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觉得这笛声有些好听,所以上来看看是那位大帅哥在吹笛子呢。”

“包租公可真是会开玩笑,我又不是第一天在这里吹笛子了。”

曹小洋感觉有些尴尬。“呵呵,是呀。”

说着走到白萧颜的身边坐下,由于他很好奇白萧颜旁边的棺材里装的是什么,所以刻意往那边靠近了些。

他一点不生分的伸手摸了摸那口棺材,笑着说道:“你好像总是和它待在一起,这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呀?”

白萧颜似乎对那口棺材十分的敏感,当曹小洋把手放上去的时候他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而且不顾曹小洋的发问,只是用一种让人心里发毛的眼神盯着曹小洋。

曹小洋一时有些难堪,他也察觉到自己直接伸手去摸那副棺材似乎有些不礼貌,连忙把手拿开,然后又用衣袖朝着刚才摸的地方擦了擦。

“嘿嘿……”

白萧颜说道:“里面躺着一个对我非常重要的人。”

曹小洋心想,非常重要的人?是父母?兄弟?还是爱人?

他的心里很好奇,但又觉得这么问下去有些不好,毕竟自己是来求他办事的。

“今天的月亮真圆。”

白萧颜抬头看了看满是乌云的夜空。“包租公你有什么事吧。”

曹小洋呵呵一笑。“都说长得帅的人脑子也好使,看来这话果然说得不错,哈哈,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咱们楼里前段时间不是来了个小姑娘吗。”

“嗯,挺可爱的一个小姑娘。”

“那姑娘挺可怜的,才十七岁就不明不白的被人害死了,好不容易住进了灵楼,但是好像最近又遇上了点麻烦。”

白萧颜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走到棺材旁边,笛子一挥那棺材居然飞了起来,然后精准地飞回到了他楼下的房间里。

虽然只是个小把戏,但是曹小洋还是被看的目瞪口呆,这种场面他顶多是在那些玄幻电视剧里看过,伸手就能御物,心中觉得这白萧颜果然不简单,自己这是找对人了。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最近几天我都没看到她了。”

“可不是吗,我听说他好像被人抓走了,怎么说大家都住一栋楼,也算是不错的邻居。我觉得那个小姑娘实在有些可怜,咱们楼里也没几个男的,我觉得咱俩坐视不管好像有点不太好。”

白萧颜拿起笛子又吹了两声。

“你想让我去救她?”

曹小洋长舒了一口气,自己这拐来绕去的,这家伙总算是听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我就说嘛,那长得帅的人心眼也好,那咱们可就说定了,明天就去救她。”

“我并没有答应你呀。”

曹小洋一瞬间有点懵逼,心里暗骂了一声卧槽,吞吞吐吐地说道:“可你……刚才不是说她很可怜吗……”

“是挺可怜的,但是我在灵楼住了几百年了,见过比她可怜的鬼多了去了,如果每一个我都管的话岂不是要把我累死,而且我白萧颜本就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

曹小洋有些急了:“那你要怎么才肯帮我去救她?”

白萧颜微微一笑:“很简单,给我钱就行了。这几百年我看惯了人间的世态炎凉,谈感情多伤感情呀,还是谈钱实在一些。”

我去!若不是真的想要求他办事,曹小洋已经要开始骂娘了。

他本以为像白萧颜这样在阳间待了几百年的鬼,早已经把钱财看做身外之物了,毕竟佛家有那么句话叫“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没想到这家伙死了几百年了还是个财迷。

曹小洋强作笑脸地对他说道:“白哥,你这都死了这么久了,还拿钱有什么用呀,钱对你来说不就是堆废纸嘛。”

白萧颜说道:“我曾经也这么觉得,钱财连粪土都不如,但是我后来才知道,钱是这个世界上最万能的东西。如果当时我有钱的话,我和她或许就不会分开了……”

曹小洋救人心切,没心思去揣摩白萧颜,也没兴趣知道他的那个“她”是谁,只是直接了当的说道:“多少钱你才肯帮我?”

白萧颜像个精明的商人一样比了个手势,曹小洋瞪大眼睛看了看。

“一万?”

白萧颜摇了摇头。“十万。”

“我靠,不会吧,你是吸血鬼吗,你把我吸干看看我值不值十万?”

曹小洋实在是想不到,白萧颜看着像是个风度翩翩的君子,但居然是个财迷。

白萧颜微微一笑,说道:“按你们阳间的话讲,这已经算是友情价了,如果不是包租公你,可能我还会收的再贵一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