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冤案录

更新时间:2020-11-02 20:34:59

冤案录 已完结

冤案录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涛易濤 分类:其他 主角:肖头莫萧 人气:

涛易濤新书《冤案录》由涛易濤所编写的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肖头莫萧,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罪,是不可消灭的。罪,时时刻刻都存在着我们的心里。经过多年的任职,我决定提及写下我的经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 网购香烟狂魔案第三回

此时所有的人员已经快速的向张队长那里汇合,由于人太多,这个迹象不留心看绝对看不出来。就在人群达到高潮的时候,大家一起抓住了那名嫌疑人。紧接着马上派人押送到MDC。

活动持续了3个小时,临近结束的时候,只听见大厦外面的人群出现了骚动,惊叫练练,我们一看决定出事了,肖头还是通过耳麦说不让我和落姐出去。

人群中果然出事了,有位20左右的年轻人太阳穴被插进了一根香烟,直接死亡,而让我们奇怪的是这名男子的表情和之前的受害人完全不同,仿佛是受到惊讶死亡的。落姐意识到,有可能张群会逃到大厦里面,于是我们两个人加快了搜查的速度,可是直至活动完全结束也没有嫌疑人。

话说,张队长的确抓到了那个人,可是还是出现了事故。直到活动结束,肖头才命令我和落姐出了大厦。

肖头正在舞台正下方,处理这场事故。

只见肖头边啃着指甲,边说道“还是让这个混蛋跑了”

“派人拉尸体回MDC,联系受害者家属,回府”肖头安排到。

当我们全部上车反悔MDC的时候,大厦的26层落地窗,有一人漏出了邪恶的笑容。

MDC验尸房

经过落姐验尸之后,得出结论“可能是因为死者受害前有过挣扎,所以张群下手没有那么利索,草草了事。表情并不是惊讶,而是痛苦。就连香烟都没点着..”

不一会,刑警队打来电话,询问具体情况。肖头也是草草应付。此时的肖头拿着精致扇子,咬着指甲,一边思考,一边抱怨:“老子都把扇子藏起来了,出动这么多人,还是让这小子跑了,没脸见人啊”

“对了,肖头,咱们不是抓了一个人吗,是不是审审他呢?”我问道

“对啊,这茬给忘了。那个......大家伙回到自己岗位吧,”肖头让防暴队和刑警队回到岗位后,我们三人便进MDC审问那个假的张群了。

当走进MDC,只看见电脑上面粘贴着一个标签,上面写到:“漏网之鱼”

“妈的,这是赤裸裸的嘲笑,张群,你等着,你蹦达不了几天了”正在怒气中的肖头说道。

当我们三个走进审讯室,只看见这家伙畏畏缩缩的躲在墙角处,就和一只老鼠一样。

“莫萧,拉他做回审讯椅,”

“好的,头,小子,过来吧,有胆犯事,没胆交代啊你?”我故意扮出凶狠的样子,看着他更加害怕,似乎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我最好还是生拉硬扯的把这家伙按在了审讯椅上,把手和脚都拷好,每拷一下,这小子就打一个颤,“我们又吃不了你,看把你吓得,快尿裤子了吧!哈哈”

“莫萧,别跟他废话,绑好过来”落姐说道。

“头,姐,绑好了,开始吧”我走回了审讯桌,站到乐肖头和落姐的旁边。你们别误会,他们俩在坐着,谁让我是新人呢!

“小子,叫什么?是男是女?”最后这个是男是女,我估计是落姐故意逗他的!

只见这小子一直打颤,我们都听见这小子上牙碰下牙的声音了!

“别再把舌头咬了”我嘲笑道,接着得到了落姐一个鄙视加愤怒的表情!

肖头一直啃着指甲,皱着眉头,也不说话。

“再问你一遍,叫什么、?”

“我....我......我...叫.....叫.....裴...裴.....裴东...东.....”

“说说这件事吧,谁指使你的?老实交代,否则大刑伺候”

“昨天,我.....我....带...我妈....去医院....看病,等....等....等我...挂了号....就不见我妈了,最后在精神科找到我妈,有一个男的躺在床上,一个男的看着我妈,他给我说今天让我抽着烟在舞台下面来回溜达,只要听他的,我妈就会回来。”

“哪个医院?”

“京南市人民医院”

“那个人的长相是什么样?”

“他戴着面罩,看不见.....”

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这个人突然间口吐白沫,死亡。

“快,躲开,白沫有毒气”

接着我们马上离开了审讯室,等到赌气散的差不多的时候,再进去一看,这个人已经开始全身腐烂,异味开始散发。最后,我们还是决定让门外的防暴警察把他带进了验尸房。

此时,一阵电话响了起来。

“喂,哪位?我是何肖”

“老何啊,我是网信科的老张啊,我向你投诉啊,你们那个米落太厉害了点吧,连我都敢骂,你要不管管,我可就替你管了啊!”

“老张啊,不好意思啊,给你道歉了,我管,我好好教育她!”

“真是不像话,也不看看是谁,破口大骂呀她,真是没教养,你这个当领导的怎么教育的”

“老张,差不多行了,我好好管他,消消气”

“不行,这气消不了,气死了”

“老张,蹬鼻子上脸是怎么着?我都给你道歉了,还想咋地啊?没教养也是我MDC的人,”

肖头生气的扣了电话。

“这个老张,米落,下次见了他,不要留情,连我他还要训一顿,给他脸了”

此时的落姐,本来还害怕肖头骂他,现在听肖头这么一说,那高兴的呀!仿佛都忘记了自己作业都没怎么睡,困意全消!

这时,又一个电话来了。

“喂,你好,你好,我们已经联系到了受害者家属,家属说要看看受害者”

“那行,你们带家属过来吧”

等到家属一来看到受害者之后,痛哭流涕的。我们都理解父母的心痛,身体发肤授之父母,天下的父母都不容易。

“请问您就是受害者的母亲把?”

“你好,我是”

此时我们像获得了巨大的情报一样。因为受害者的母亲应该在张群手里才对。

“我们有一些问题问一下您可以吗?我们也正在权利抓出幕后黑手呢”

一听到我们可以为她儿子洗冤,阿姨激动的准备下跪。

“阿姨啊,使不得,快起来,我们应该做的,那您跟我们来吧”

随后,落姐把阿姨带到了MDC休息室,一番详细问答之后,我们才知道,那个张群把阿姨放到京南市区就跑了。

接着,阿姨非要把他儿子拉走,我们再三劝阻之下,还是同意了阿姨的想法。觉得也无法再从裴东的身上获取什么线索,就同意了。

送走阿姨后,我们整理了一下刚刚的消息,

“裴东说是在京南市人民医院看到张群和一个男的挟持阿姨的”落姐说

“那还等啥呢,去医院”肖头说道。

京南市人民医院

当我们向医院查询是否有张姓病人在神经科的时候,居然查到了有位叫张单的病人,今天才由他哥哥带他办理了出院手续。

“张群有弟弟吗?”我问道

“以前也没听说张群有个弟弟啊”落姐说道

“不管怎么着,他们现在已经出院了,这样,米落去把医院监控视频调出来。我和莫萧去交通大队,查看医院附近的接到监控。电话联系”

在路上。我向肖头说了落姐昨晚没休息的事,肖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然后接着啃着指甲。现在我才仔细观察了肖头的那把扇子,仿佛就是金子做出来的一样,金光灿烂!

到了交警大队,副局亲自接见的肖头,看见了我,却没说什么。不过,肖头还是听到了办公室的其他人都在小声的议论着我,接着肖头说了一句话:“以后莫萧就是我MDC的人了,谁要再敢议论,就是和我何肖过不去”,副局听见这句话都赶紧应和。“是,是,您说的对,莫萧啊,好好干”

听到肖头的话,我顿时深受感动!

“从监控录像可以看出,紧靠人民医院的荆南道、荆北道、荆西、荆东道都出现过张群和张单的身影,不知道这家伙想干什么,真是疯了”肖头说道

“肖头,或许他是在转圈子呢”我说

“嗯,他只打咱们一定会从监控看他的,所以他在兜圈子,快,把靠近咱们MDC和火车站、汽车站附近街道的监控全部调出来,一一查看”

就在我和肖头查看监控的时候,落姐的电话过来了。

“喂,落姐,”

“莫萧,快通知肖头,荆北道的一家银行和珠宝行被抢,死者都是香烟”

京南市荆北道银行内

“肖头,从死者的死亡程度可以看出,死者大概死于半个小时左右”

“这个疯子,又开始作案了,走,去珠宝行看看”

珠宝行内

死者共有3名,每个人都被插入了不同数量的香烟。有一名死者十个脚趾、十个手指全部插满了香烟,一缕缕的青烟飘满了整个屋内。而根据之前的经验,这次银行和珠宝行并未发现有任何网购的包裹,也就是说他们不是因为网购被杀害的。

“不对,肖头,你来看。根据我的经验,这次行凶的不一定是张群。你看,这些烟头插入伤口处的痕迹很粗糙,以前的那些死者伤口处根本看不见痕迹”

“难道,还有另一伙人吗?”我问道

“派人拉尸体会MDC,走,回府”肖头玩着扇子说道。

MDC验尸房

验尸房分别陈列着银行的4名死者。珠宝行的3名死者。

“这个疯子,居然还有团伙,根据这么多死者,足可以判他死刑,立即执行”

此时,我看见了落姐走路有些晕晕乎乎的,由于她昨晚没休息加上今天的来回奔波,我知道落姐撑不住了。

“落姐,要不你先休息一下把”我掺扶着她说道。

“不用了,继续干活”落姐冰冷的说道。

“米落,验完尸体就早点下班,剩下的我和莫萧来吧”肖头说道

“头,我没事的,放心”落姐强挤出笑容说道。

落姐边验尸边说道“头,根据这几名死者的情况来看,我可以确定凶手并不是张群。除了伤口处痕迹明显之外,这几名死者的香烟点燃程度都不及张群,可以看到香烟燃烧处还有未燃烧时留下的烟叶,如果是张群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此时,看见落姐正要用镊子拔出香烟,我立马上前阻止。

“让开,”落姐说道

只见落姐并未戴防毒面具,仍然坚持拔出香烟。惊奇的现象出现了,拔出香烟后,并没有散发有毒气体。

“我的猜想是对的,拔出香烟并没有有毒气体,说明这名凶手很不专业,凶手不是张群”

边啃着指甲的肖头:“如果凶手不是张群,那就证明是张群的同伙,或者是张群的对手想利用这些来陷害张群”

“肖头,快看”

说着落姐从银行人员其中一名死者的指甲里发现了一丝头发,如果不是自己看的话,根本让你看不到。

“走,去化验”

我们马上回到了MDC的化学室。不过经过化验,得知这根本是一头假发。

“现在线索都被打乱了...”落姐失望地说。

“肖头,刚刚火车站和汽车站的监控还没有查看,我先去看看吧”我说道

“不过....”肖头担心道

“肖头,没事的,让他们说去好了,我相信我父亲是含冤的。”

“嗯,行,快去快回”

本个小时之后

“肖头,我回来了”

“莫萧,怎么样,有什么消息没?”

“肖头,我全部看了,没有发现张群两个人的身影”

“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出京南市”

落姐道“要不咱们来个引蛇出洞,怎么样?”

“你是说......就这么办,莫萧交给你了”

“啊,你们俩可得保护着我啊!”

“没事,我们会在你们家周围的”肖头说道。

在我们分部好之后,便开始行动了。由我在网上买东西,看看会不会把张群吊出来。

在猎价客上买好衣服,特意留言:要尽快送到!“喂,肖头,我已经买好了!”

“嗯,好,等消息把!”肖头这句话吓住我了,啥叫等消息吧,难道你俩不过来保护我吗?“唉,不管那么多了,我就不相信你俩不来保护我,我就对付不了他,好歹我也是警校毕业的”

第二天,等了一早上也没有等到张群的消息,给肖头打了个电话,才知道他们俩早早就在我们家对面的饭店猫着了!不过,我很担心落姐。

中午的时候,快递到了,通知我下楼去取快递。猎价客的快递还是可以的!“肖头,他通知我下楼取快递”“一定要小心,我们就在你家对面”

于是我便抱着紧张的心态下了楼,看见快递员在那里等着,于是过去拿快递。知道我顺利拿到了快递,也没发生任何情况。想着肖头应该也看到了。想着这次张群没有出现,我便拿着快递去了对面的饭店,看见肖头和落姐正好坐在一个角落。

“头,这是什么情况”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莫萧,你先回去,等消息,不相信这次张群不出来,根据经验,凡是在猎价客买东西的人,都遭到了张群的攻击。”落姐道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你们别走啊!”

等到我走到第4层的时候,发现401的门打开着,地上正好躺着一位被香烟插入身体的死者。

“肖头,快,4层401”

案发现场

“张群,有胆子你出来”我怒斥道。

此时落姐走到被害者身边,“头,你看”落姐拿着张纸条,上面写着“某来,人不在,不方便空手而回”

只看见死者身上被插满50根香烟,死状极残。一根根香烟被点着,冒出屡屡青烟。

“莫萧,看来你取快递的时候,张群来过了”肖头道

“头,根据死者情况,这次一定是张群”

“莫萧,刚我来”肖头便跑下了楼,直奔保安室查看监控。

“从监控可以看出,张群并没有走正门离开。这个疯子,无辜人也不放过”

“头,你看,张群确实从小区后门溜走了”我指着监控说道。

“莫萧,走,去交通大队。”

此时,只留着落姐一个人在案发现场。

交通大队

“把雨诺小区周围街道的监控全部调出来,老子非抓住这个疯子不行”

警员看见老肖怒气很大,便没有多话,直接把监控掉了出来。

“从监控看出,张群往荆南道方向跑了,荆南道靠近火车站。而且加上昨天银行和珠宝行的案子,尽管凶手不是张群,也有可能这个疯子要逃跑”肖头说道。

“喂,米落,你叫人拉尸体回MDC,我和莫萧去火车站,”

我和肖头分别隐藏在火车站的东西两处,只要张群敢出现,我们立刻抓他。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张群出现了,不过看上去很奇怪,这家伙怎么是畏首畏脚的,这不像是他的作风。等到张群进站时,我和肖头两处夹击,抓了个正着。

MDC审讯室

依然是肖头和落姐坐着,我站着,那个张群被绑在审讯椅上面。因为这是重大人物,所以四个墙角的监控全部打开,准备开始审讯。

“自己说说吧”肖头道

对面这个张群只是傻乎乎的傻笑

我们一看情况不对,张群怎么可能是傻子呢!

“头,莫非这是张单?”落姐道

然后只见落姐走到张单面前,在张单脸上摸摸索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