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怪异生死局

更新时间:2021-01-08 13:50:18

怪异生死局 连载中

怪异生死局

来源:微小宝 作者:妙文上人 分类:其他 主角:老太爷庄严肃穆 人气:

火爆新书《怪异生死局》是妙文上人所创作的一本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老太爷庄严肃穆,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娘死了两次,却也活了两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显然没有我爹的手艺,我爹能把纸扎人扎得栩栩如生,显然就能把这个家伙的脑袋缝在脖子上。

  但是这件事显然我是干不了。

  看着他那条整齐切口,却被黑色的线缝了一圈的脑袋,我没哭,就算是我真了不起了。

  “你还是找别人吧,这活我真干不了,我还没跟我爹学这手艺呢!”

  我是真想把他打发走,他是真不想走。

  要知道我就这么看着一个脖子上有一整条“黑蜈蚣”的家伙,他身上所谓温暖如玉的气质也好,颇有涵养的表情也好,都没有那一条切口来的更加有冲击力。

  他虽然没自我介绍,但是他在我心里的标签已经从那温婉如玉的男子变成了一个脑瓜子被人砍掉又缝上的家伙。

  这人太吓人了!

  “我爹不在,你要是真想找人帮忙,等我爹回来了,实在等不了,你去找找别人看看谁能帮你弄这个……我这真整不了,也别耽误你的时间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我的这种抗拒反而让这个脑瓜子被切掉了又缝上的家伙感到很诧异。

  “你不知道每个鬼的命门是不能让别的鬼接触的吗?”

  “不知道,你走吧!”

  我一点儿都不感兴趣,也不想听他接着说下去了,我就是觉得旁边坐一个脑袋掉了又缝上的家伙,感觉到很瘆人。

  他看我的眼神又发生了变化,居然又带上丝丝的笑意。

  “孩子,别告诉我,你天天在这看店,还没习惯这进进出出的全是鬼?”

  说完,他似乎又感觉有些不妥,重新认真的对我说:“你记着,千万不要让任何一个鬼知道你害怕他,因为你的恐惧会增加他的实力,虽然对总体而言没有变化,但你们二者之间你会越来越弱,他会越来越强!”

  我听他这么说话,感觉他对我的态度确实要比其他鬼顾客强点,不管他是不是有求于人吧,反正现在的态度我还是能接受的。

  “缝脑袋我是真不会,别耽误你的时间了!”

  我说完了,他看起来似乎是有些失望。失望似乎是我没听他的话,而不是我不会缝脑袋。

  他撩开那中分披肩发,再一次破坏了自己完美的形象,让我看到衣领之下一到狰狞的伤疤。

  “就是这有点开线了,上次你爹给我缝的时候跟我说能挺三年,可能是最近运动量有点大了,居然只用了两年三个月就崩开了。”

  我的心理素质也没多好,毕竟我才十一岁,还有两个半月才过十二岁生日。

  我看第一次的时候没把我自己吓哭了,可看第二次的时候,我居然认真的去找他说的开线的点。

  果然,我还真在脖子侧面主筋旁边看到了一个开着的线头。

  那个地方黑线断了,甚至裂开了一个将近有一厘米左右的口子,正有丝丝的黑气向外冒。

  我看着这道口子,想着我究竟能不能帮他缝上,能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儿,他跟别的鬼说的都是他的脑袋快要找到了。

  可他话里透露的信息来看,这时候两年零三个月之前他的脑袋就已经缝在脖子上了,至于再之前,恐怕他脑袋也早就找回来了!

  为什么他对外说还没找到自己的头呢?

  这家伙明显看出了我的疑惑,笑着对我解释:“看来你想到了这个问题,我对你刚刚说过了,一个鬼,不能像别的鬼展露自己的致命创伤。”

  “为什么?”

  这个脑袋被人砍掉了,又缝上的家伙笑了笑,笑容依旧是那样的洒脱:“看来我得替你爹好好给你上一课,至少得让你知道鬼是怎么回事,而怎么能杀了一个鬼?”

  “愿闻其详!”

  “人死之后变为鬼,但是绝大多数只是用半阴身的一个阶段进行一个过渡之后便投胎去了,只有像我们这种横死的人才会因为执念,强行留在人间,慢慢就成了厉鬼。

  除非有哪个厉鬼傻到自己去晒太阳,否则一般来讲都不死,但是想要杀死一个鬼,方法还是有很多的。”

  听到说着,我脑海快速闪现着一些录像厅演过的九叔电影里的情节。

  “杀死鬼,最直接的办法莫过于佛法和道法,可是很少有鬼物能够修炼这方面的东西,所以鬼鬼之间的吞噬大体上都是找到这个鬼为什么成为一个鬼的那个致命伤,然后进行再次杀伤。”

  他又指了指自己遮着头发下的这一道将整个脑袋切下来的切口,“这就是我的致命伤,如果给别的鬼近距离看到,恐怕他不是帮我把脑袋缝上,而是直接将我的伤口上的线全部撕掉,然后活吃了我。”

  他说的东西我自然是听明白了的,但是很可惜的是,我还是不敢或者说不会去帮他把伤口缝上,因为我真的无从下手!

  看出了我的坚决,他确实为自己今天冒冒然的行为感到有些后悔。

  他在这么多老鬼面前漏了相,所有人都知道他应该是找到了自己的脑袋前来找我爹帮忙了,他之前的谎言存不住了。

  恐怕他走出这个店门之后,但凡对他有所觊觎的鬼,都不会让他活着走出这条街了。

  “如果我来这脑袋缝好了,我还能活着离开呢,可惜我脑袋没缝好,这回麻烦了!”

  对于他的这种现状,我只能表示可惜,而我无力帮忙。

  “我真不会缝脑袋,而且就算是我想帮你缝了,我这连针线都没有!”

  “我有!”

  说话中,他拿出来一个大概有巴掌长的小草人。

  一团不知是混杂了什么颜色的黑线,和一个经管捏成的针。

  看着这个,我顿时就迷茫了,你不是让我缝脖子吗?怎么拿出小草人来?你到底让我缝什么?

  见我一脸迷茫,他这才笑了笑说:“在下确实是个鬼,但是我让你帮忙缝上的确实不是我的脑袋,而是我的这个魂魄勇!”

  我说我怎么瞅着这么眼熟呢,张叔给我讲鬼妻娜娜的时候,讲了一系列的各种阴牌,超阴牌,甚至是佛牌,其中就有这个魂魄勇!

  “你是个魂魄勇?”

  “对,我是民国时横死在鬼子手里的一个国民革命军军官,是你爹做了这个魂魄勇给我一个安身之处,我平时被寄放在市立图书馆里,也算戍守一方,吃些功德。”

  我信你个鬼呀,我怎么也没办法把这个温婉知性的年轻人和一个当兵的联系一起。

  我猛然间觉得这个家伙这一套说辞有点儿耳熟吧?

  对,慧姐!

  总来买东西的慧姐不是让我找寻她丈夫的地址吗?

  我还特意弄了两张地图,一会儿等她来了打算给她的,要说这事情不能这么巧吧。

  之前没听慧姐说她丈夫的事情时,我还以为他是和前半夜来了的,那个家伙是一对儿呢。

  一个可劲儿买,一个可劲儿穿。

  可我听了慧姐的话之后,就知道肯定不是那个家伙了,因为那个家伙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当兵的。

  可眼前这位也不像一个当兵的吧?

  反正他也不着急走,不如就让他跟慧姐碰个面吧,如果他就是慧姐的老公,我在这荣城一行,也算是彻底做了一件好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