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镇魂书

更新时间:2022-11-21 11:57:29

镇魂书 连载中

镇魂书

来源:黑岩 作者:悔棋 分类:其他 主角:胡飞林毅 人气:

悔棋新书《镇魂书》由悔棋所编写的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胡飞林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妙龄女子为何夜宿荒坟?六旬老汉为何坑害孙子?祖传破书究竟有何秘辛?帅气的我又被谁下了找不到女朋友的诅咒?这一切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敬请看今日……镇魂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俗话说六月的天孩子的脸,中午还烈日炎炎,下午就雷雨交加,我们三个在狭小的山神庙里挤在一起,和山神爷一起避雨,这还真应了方才结拜时说的有难同当了。

胡飞抱怨着问我刚才喝的酒哪来的,为啥这么上头?

我也顶着晕乎乎的脑袋回道:“还能哪来的,我爷爷藏了好几年的二锅头让我翻着了,小飞你这酒量不行啊,你看大哥啥事没……哎?大哥!睡着了?”

我正想拿林毅嘲笑一下胡飞的酒量,哪知他先醉过去了,看这雨一时半刻也停不了,加上这酒劲也确实大,迷迷糊糊中借着林毅的呼噜声我也跟着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半梦半醒中只觉得浑身凉飕飕的,缓缓睁开眼,环顾四野,当即清醒过来,然后就是一身冷汗,雨倒是停了,可这天怎么他妈黑了?

连忙叫醒他俩,这天上怕是阴云未散,也没个星星月亮,根本判断不出几点了,我们以前就是再顽劣也没敢在外面过夜,这是家长们的底限,要知道我们来的时候可是谁都没通知,家里找不到我们三个不炸锅就怪了。

林毅揉着太阳穴,嘟囔着怪我拿的酒太烈了,胡飞倒是满不在乎,大手一挥说黑天就黑天,能咋地?要我说咱们在这住一宿得了,明天回家挨鞋底子也有精神。

我说你快拉倒吧,咱们挨顿打没啥,家里人要是急出个好歹来咋办?抓紧时间下山回家!

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昨天就交代了大伙都带着手电筒以防意外,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我打开手电就要走,庙前却无故起了一阵狂风,本来刚下完雨泥土还湿润着,这风也带不起来砂砾,可是偏偏山神石像前的香炉灰被吹了起来,这一吹正好迷了我们三人的眼。

三兄弟都被迷的不轻,我率先揉开眼睛,气的回身就想把香炉踢翻,心说山神您老人家不地道啊,我们好吃好喝供您当个见证人,咋还恩将仇报呢?

模糊间手电筒的光照到了山神石像的脸上,也不知是我这手电筒光线过于昏暗,还是我被香灰迷的看花了眼,恍惚就见山神的脸左右转了转,那模样就像在对我摇头。

这可把我惊到了,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一下撞到胡飞身上,这时候他俩也揉开了眼睛,忙问我怎么了,可等我再把手电筒打到山神石像上的时候,石像依旧是那副威严模样。

难道刚才真是我眼花了?还是说他知道我要踢香炉所以显灵警告?

我不敢再做逗留,连说没事招呼他俩赶紧走。

老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白天时候还真没体会,可这到了晚上就不一样了,四周黑漆漆的不说,雨后的山路极其泥泞,饶是步步小心,我们还是各自脚滑摔了几跤,弄得一身污泥。

夜幕下的狼头山并不静谧,经常有不知名的怪声传入耳中,急行中,山路两旁的树影像极了鬼魅,黑暗陌生的环境很容易增加人心里的恐惧,越恐惧我就越着急,越着急脚下就越滑。

胡飞因为体格好,所以一直走在最前面探路,我和林毅紧随其后,忽然他停了下来,拿着手电仔细照着前方一棵歪脖树,半晌奇怪道:“不对啊,这棵歪脖子树我都看见好几次了,咱们怎么又走回来了?”

闻言我愣住了片刻,紧接着猛然回头,用手电筒一照,那本该早被我们甩没影了的山神庙此刻依然静静的在我们身后不远处,灯光晃动间我再次清楚的看到山神的头像左右动了一下。

可再定睛一看,还是和上次一样,我只觉得头皮发紧,腿都有些软了。

虽然没有时间参照,但浑身脏泥为证,我们从山神庙下来怎么估摸也有一个小时了,一小时竟然只走了几十米?再加上山神石像两次对我摇头,这一切太过匪夷所思,完全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

他俩自然也看到了,也不知道林毅是被山风吹得还是吓得,有些结巴道:“咱……咱们怕不是遇到……鬼打墙了吧?我早就说这山里闹鬼,老二你说这下咋……咋整?”

我摇头表示不清楚,我也是头回遇到这种邪门的事,但我隐约觉得与那山神石像有关,难道先前他不是警告我别踢香炉,而是警告我们不要下山?可是我们下不下山和他有啥关系?

“你大爷的!谁他妈敢挡老子路?出来我保证打不死你!”胡飞也知道自己被耍了,气的撸起袖子破口大骂,声音震彻山林,犹如虎啸。

他这么一喊倒是把我给震清醒了,我劝他也冷静,好好想想怎么破了现在这局面才是重中之重。

鬼打墙在我们东北可谓是广为流传,而且版本众多,几乎每个村子里都有人说自己遇到过,这些事也经常被拿来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可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到底多可怕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最清楚了。

关于破解鬼打墙的方法流传的也挺多,有说原地拜拜四方,也有说抽根烟就行,当然我们那时候哪知道这些东西,终究是年龄小阅历少,只能干着急。

胡飞骂骂咧咧的踹了一脚歪脖树,说爱咋地咋地,然后脱了裤子就开始对着树放尿,等他解决完,我俩就听见他咦了声,手电筒随即向他那照去,紧接着我俩也齐齐发出了惊异的声音,那棵歪脖树竟然伸直了。

我再向后看去,山神庙竟也没了踪迹,这时我突然想到,爷爷以前说过,童子尿有破除邪障的作用,刚才着急忘了这招了,原来破解之法就在我们身上,胡飞这次是立了大功了。

但来不及也没心情多说什么,我和林毅俩人恨不得立刻离开这座邪门的狼牙山,于是拽上胡飞赶紧走。

这次真的是连滚带爬,我的手电筒都被摔坏了,光束忽明忽暗,不过总归是快到山脚了,站在这里透过夜幕已经可以模糊的看见我们藏自行车的荒甸子了。

我和林毅都松了口气,我这时才想起来应该夸夸胡飞,可是一转身,我差点吓晕过去,身后除了我俩凌乱的脚印哪里有胡飞的影子。

林毅心理素质差一些,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眼泪差点掉下来,不断的问我小飞呢小飞呢。

我也有些慌了,刚才破了鬼打墙的时候明明拉着他一起走的啊,而且之前我还能听到后面有脚步声跟着的,难道……那声音不是胡飞的?

越想越害怕,但理智一直提醒我要冷静,于是灵机一动,心想难不成又是鬼打墙?这他妈是墙中墙?给我们盖楼呢?

情况紧急不管了,我连忙招呼林毅快撒尿,林毅却说没了,刚才坐地上的时候已经解决了,我道了声靠,自顾自的放起水来,而且转圈的放,一边放一边念叨着让你盖楼让你盖楼!

可能是心理作用,放完我感觉整个人轻松多了,而且很快就发现左边的山林深处有一束光在晃动着。

“小飞!是你吗?”我连忙大喊。

没有声音回应,但那束光依然在晃动。

我拉起坐在地上的林毅说小飞可能在那边遇到危险了,咱俩赶紧过去,林毅一听小飞找到了也提起了精神。

山间小路两旁除了树就是枯枝烂叶,因为经年积累,那些蓬松的烂叶子特别深,搞得我俩深一脚浅一脚向前趟着,比那泥泞的山路还要难走,想跑都跑不起来。

走着走着,隐隐约约间我就闻到了一股奇怪刺鼻的味道,开始我以为是林毅身上的尿骚味,可是怎么都觉得不对劲,这味道像极了村里常见的农药。

我也没好意思直说,就问林毅闻没闻到一股农药味,林毅疑惑的说没有闻到,我以为他是不好意思承认,也就没深究。

就在我俩距离那道光束还有三百米左右的时候,突然身后的山路方向传来一声大喊。

“大哥二哥!你们等我会儿!这下咱回去不用挨揍了,哈哈哈!”

我们三兄弟从穿开裆裤时就在一起玩,对彼此的声音再熟悉不过,所以我俩连问都不用问就知道这是胡飞的声音无疑。

闻言我俩先是喜出望外,可是很快就又紧张了起来,如果说身后山路那边是胡飞,前面那束还在晃动的光,又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