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体育 > 信仰之球

更新时间:2020-11-06 21:06:14

信仰之球 连载中

信仰之球

来源:落初 作者:八爪鱼尾 分类:体育 主角:林磊刘静文 人气:

完结小说《信仰之球》是八爪鱼尾最新写的一本体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磊刘静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永不服输的乡镇小霸王周正,带领两年没有足球队的涞川一中重新踏上足球的赛场。没有鲜花,没有掌声,迎着嘲讽和白眼,在绿茵场上尽情挥洒热血和汗水。他们能走多远?大幕已经拉开,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公安局用电话层层上报,直到刘汉武副市长带来大队人马,时间已是十三时二十分了。

专家们经过现场观察,发现最好不动用大型机-械设备,怕伤着埋在地下的林磊,同时又认为情况不容乐观,最令人担心的是怕地下氧气不足,被埋的人可能会窒息而死。

刘汉武一边嘱咐专家们务必保密,一边指挥众人开始营救工作。

人们先用挖掘机清理坍塌处掉落的泥石,到旧楼顶层重见天日时,天色已近黄昏,刘汉武在询问了林磊家属的情况后,决定请来刘静文母子。

当人们用钢钎、铁锤凿至底层时,根本没有发现林磊的踪影,细心的龚志跃发现了林磊遗下的书本,在底层逐一搜索后,又发现了铁锤和被林磊打下的把个洞口。

刘汉武通过特殊途经调来了潜水员,准备冒险潜入暗河寻找林磊。

这时候,下河区派出所打来电话,询问工地上有没有一个叫林磊的工人,至此,人们才获悉林磊已经脱险。

由于注射了镇静剂,到第二天上午林磊才在医院的病房里醒来。他睁开眼睛,入目即看到了弟弟王木那满含关切的眼神。

虽然现在是放假期间,学校还是开办了各种补习班,不过一般只是上午上课,下午就放了假。

林磊知道弟弟每个假期都参加了这种补习班,见他在病房陪自己,就有点担心影响他的学业,问道“木头,你怎么不去读书?”

“我刚放学,顺便来看你”王木从心底里崇拜和尊敬比他大两岁的哥哥,连忙解释道“妈妈打饭去了,她要我先陪着你。”

林磊脸现不悦之色,说“木头,你可以去打饭的,怎么让妈妈去了?以后我不能经常回家,你要好好照顾妈妈,多做点事。”

“是我要他在这里陪你的”刘静文提着饭盒走进来,说“你不要责怪你弟弟,你不在家的时候,他常抢着做家务活”

“是”林磊歉疚的望着王木说道“木头,对不起。”

“没关系啦”王木摸摸脑袋趋前悄声问“哥哥,你在暗河是怎样脱险的?同学们都问我,他们说那段水程大约有一千多米长呢。”

提起在暗河的经历,林磊犹有余悸,他接过母亲递来的饭盒狠吃了两口道“有那么长吗?你猜猜看。”

王木老实的回答说“哥,我猜不出来。”

林磊看了他一会忽笑了起来说道“哥哥先用两个纤维袋贮足了空气,到实在憋不住是在袋里吸上一口才慢慢熬过来的。”

王木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

“石头,你真聪明”方心怡走了进来转脸对刘静文道“许姨,您好。”

“方医生,你坐”刘静文站起身来递过凳子。

“许姨,您坐吧,叫我小方就行了,我还要给石头换药呢。”方心怡走近林磊替他换药后说道“石头,你总是不注意自己的身体,每次见面到是我替你包扎伤口。”

“方姐,这次可怪不得我”林磊尴尬的笑了笑转对刘静文说道“妈,这是方姐,我们在南国大学认识的,她一直很照顾我的。”

刘静文深深的看着方心怡说道“小方,谢谢你,你真是个好姑娘。”

“没关系的,石头就象我的弟弟一样”方心怡拿着林磊的手号号脉说“石头,等你的伤口恢复后,你就可以出院了。”

说完,方心怡把枕头靠在床头,扶着林磊倚靠在枕头上。

“方姐,你穿医生服真好看”林磊隐隐闻到方心怡处传来的阵阵幽香,心神荡漾的脱口而出道“等我长大了,我一定会追求你。”

方心怡俏脸一红,微嗔道“贫嘴,人小鬼大,我先走了。”

林磊心中升起一个连自己都感到恐惧的想法:方心怡在自己的心目中已经占据了极为重要的位置,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无一不深深刻印在他的脑海深处,他不明白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只是隐隐觉得这种感情已经超越了感恩图报的范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感情并非友情,难道,这就是大人们常说的爱情?

知子莫若母,刘静文知道林磊向不轻言,脸色大变,她望着方心怡渐渐离去的美好身影,说“木头,你先回家去吧。”

等王木走后,刘静文轻叹一声说道“石头,人家方医生是大学生,又比你大,地位相差太远,你不是爱上人家了吧?”

“妈,我有分寸的”被母亲看破了心事,林磊大为羞宭,他涨红着脸说“所以我要快点长大,力求上进嘛!”

刘静文见林磊着宭,不忍迫他太甚,又想起他死去的父亲,顿时心乱如麻的说道“行,行,你自己把握吧。”

林磊这时却在心中燃烧起无比的斗志,决意出院后一定要出人头地,干出一番事业来。

当晚,由于医院挡了驾,使得电视台采访林磊的计划落了空,只好转而去了解林磊的生平,四处采访他的邻居及工友。

曹国正奉命采访林磊的邻居王乾,谁料在家休息的王乾非得到他新开的店铺才肯接受采访,令曹国正啼笑皆非,迫不得已也只得匆匆录制了一段实况,暗忖到时非得被编导删去不可。

到是采访林磊工友们的记者大都满载而归。

出人意料的是,遍导在看完录制的光盘后竟然宣布全部原件播放。

曹国正的采访被安排在最前面。

王乾显然着意修饰了一番,他在镜头前的表现更是神采飞扬。当记者问及林磊的情况时,早有准备的他说“我是看着他长大的,邻居们都叫他石头,他母亲带着两个读书的孩子确实不容易,当时又失了业,因此找我帮石头介绍工作,我一向都很同情他们,也不时接济他们”顿了顿王乾继续说道“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是由于在建筑这一行做久了,稍微有点经验而已,后面是我新开的店铺。”

说到这里,王乾转身挥了挥手。

有人揭下招牌上的红绸“狄乾建材批发行,电话号码某某某某,各位观众如有需要,敬请垂询。”

话锋一转,王乾又回到原来的话题说道“当时我找了在拿国大学盖宿舍楼的唐老板,唐老板也答应了,所以石头就到了那里打工,石头走后,我又请他母亲到我店里帮忙,这两天因为要在医院照顾石头,所以没来。”

林磊工友们的采访却体现出一种朴实无华的质朴感。

龚志跃不胜感慨的说“石头这孩子叫我师傅,我也没什么可以教他的,他人很聪明,又勤快,干活从不偷懒,也不言累,尤其令我感动的是他那种力求上进的好学精神,别人干了一天的活回来休息的时候,他却躲在一边看书,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撑着他,这次遇险,就因为他躲在旧楼教室看书遇上的,这事也怨不得任何人,是客观环境造成的,各方面一凑合,就出了这事,幸亏只是虚惊一场。”

舒姨接着说道“记得当时‘轰隆’一声,连我们着边的地面都震颤起来,我跑到工棚外正好遇上前来报信的戴洪,二话没说,赶紧前去救人,等把龚师傅他们救上来,才知道石头被埋到了地下,只好一面着人找来唐老板,一面开始营救石头。”

戴洪插口说道“当时我吓坏了,先是龚师傅他们被埋到工棚下面,后来才知道石头被埋到了地下,石头平时岁很少言语,但我们都很喜欢和他一起干活,他做事从不偷懒,虽然他只来了将近一月,但我们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一见他出事,自然没说的,大伙儿都尽全身的力量去救他。”

刘洋腼腆的加进来说道“我和龚师傅几个人被埋到了工棚下面,大伙都受了点皮肉之伤,但龚师傅一上来就想起石头还在旧楼,着急得不得了,径直前往旧楼救人,我们呀慌了手脚,幸亏舒姨晓得唐老板的手机号码,唐老板来后又马上用手机打电话求援。”

镜头转向唐朝晖,他显然早有准备,接过话筒说“我想代表石头及其家属借此机会感谢所有参加这次营救的所有领导和先生们,还有感谢关心石头的充满了爱心的观众朋友们。值得一提的是,南国大学从营救行动一开始,就一直默默的支持我们,提供各种救援器材、照明设备等等,熊老,您说两句吧。”

熊处长虽然没准备,但他也是见惯了风浪的人,略想了想便说道“拯救一个孩子年轻的生命,我们是责无旁贷的——”

这天晚上,电视台收视率节节攀升,打电话来询问情况的观众接连不断,编导见效果令人满意,在第二天又分派各记者到林磊读书的学校采访,一方面家紧与医院交涉,终于同林磊联络上了,林磊也答应晚上赴电视台接受采访。

中午,电视台又播放了学校刘老师和林磊同学们接受采访的实况,并预告晚上将播放林磊接受采访的实况。

众商家看中了节目的收视率,纷纷效仿王乾前来电视台联系广告业务,编导迫于金钱的压力,不得已而同意插播广告,因此估计原本三十分钟的节目将延长至四十分钟。

这天王乾在大金路的店铺一直车马不断,有专程来看看的,也有顺道来购物的,王乾更是幸福得满脸通红,悄悄吩咐临时请来的店员一是要笑容不断,二是要光发名片,要求做到人手一份,同时喊来老婆在店里坐镇,自己马不停蹄的调来了大批货源,这天他着着实实的大赚了一笔。

王乾明白象今天这种情况只是极为特殊的罕例,所以他始终坚持薄利多销的原则,同时又亲自检查质量,做到不合标致的货物坚决不外销,顾客对他的店铺也有了极深的印象,他的店铺也终于在一夜之间成就名气,至此,他的生意才真正算得上了轨道。

媒体把整个事件炒得拂拂扬扬,林磊却是一概不知,医院暂时把他与外界隔离开了。

“石头,出院后你打算怎么办?”刘静文坐在病床边问。

“我还是去工地打工吧”林磊想了想说道“这次住院可能要花去不少钱,对了,我在工地曾赚了八十元钱的外快,还有您放在我口袋里的五十元钱,全存放在舒姨那里,改天我取来给您。”

“我不是说钱的事。你走后不久,你王叔叔在大金路的店铺开了张,他把我请了去照看生意,说好四百元钱一个月”刘静文深情的说道“有了这份收入,我们一家三口还能象以前一样凑合着过日子,所以我想让你回学校读书,现在学校还没开学,你正好可以赶上。”

回学校读书,林磊又何尝不想?望着因终日操劳而早生白发的母亲,他摇摇头说“妈,我已经适应了工地的生活,再说在工地干活也不是很累,龚师傅一直很照顾我。我们家还欠很多债,木头读书也要花钱,我们总不能依靠王叔叔一辈子吧?方姐给我办理了一张南国大学的图书借阅证,我没事时照样能看书,照样能学到很多东西,您儿子很聪明的,您就让我继续打工吧。”

方姐的医师室有几个病人就诊,林磊耐心的等病人走后说“方姐,你好。”

“哎,是石头呀!”方心怡亲切的说道“来,坐下。”

没见面以前,林磊觉得有很多话要和方姐说,可是当自己就在方姐眼前时,他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愣了半天才冒出一句话来“方姐,我要去踢足球了。”

本来满是笑容的方心怡闻言拉下了脸,她严肃的看着林磊说“石头,你怎么也迷上了足球?”

林磊察觉到方姐情绪上的变化,忐忑不安的说“方姐,我本来是在体育馆做义工的,后来进行了一场友谊赛,然后那个教练问我想不想踢足球,我说我不知道,要问过妈妈才能回答他,没想到他又马上带我找到了妈妈,妈妈也同意了。”

“石头,你要考虑清楚哦!”方心怡叹息着说道“你现在还在读书,可不能为了踢球而耽误了学业。我有个亲弟弟,比你小两岁吧,人很聪明的,在升初中以前成绩一直很好,不知怎的却迷上了足球,从此以后书也不认真读了,一门心思扑到了足球上,学习成绩更是一路下滑,唉,我们全家都拿他没办法。”

方心怡暗忖许姨这次是怎么了?好不容易,林磊才有继续求学的机会,却让他去踢什么足球!

方心怡暗暗决意等明天一定要抽个时间去一趟林磊的家中,问问情况,说不定还能挽回。

林磊心里也很矛盾。方姐关心呵护之情溢于言表,不过他对足球好象颇有成见,如按自己平时的心性,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听方姐的话,可是这次情况不同,是国家队要自己去踢球,这是不容推脱的,亦是报效祖国的大好机会呀!

至此,林磊心情大坏,泱泱不乐的回到了家里。

家里由于林磊出门在即,刘静文特意弄了一桌好菜,都是林磊平时最喜欢吃的,又托王乾到工地请来了龚志跃。

众人围坐桌前闲话家常时,话题自是离不开林磊突然进入国家队的事。

“石头有出息了,他爸爸也可以瞑目了”刘静文唏嘘着说“当初我连他爸爸最后一面都没见着。”

王乾喝了一口酒说“石头进国家队是件喜事,嫂子,您就别提那些往事了。”

林磊站起来给王乾添上酒说“王叔叔,您多喝点。”

“石头,你怎么又到了国家队的?”王乾一直很纳闷,觉得事情简直是不可思议,说“我问过小健,今天来的那个冯伟可是货真价实的国家队主教练,小健给我看过他登在报上的照片,没错,就是他。”

到目前为止,林磊对自己要进国家队踢足球一事,总觉得不是很真实,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所接触的人包括体委的张主任,孟馆长,方毅以及国家队球员集体签名等等,大都一一证实了事情的可靠性,眼前王乾说的话,无疑又进一步印证了它的客观存在。

“王叔叔,我也不是很清楚”林磊回忆着上午的球赛说“本来是我们义工队和国家队的一场友谊赛,到后来冯教练把义工队的队友全都撤了下来,仅留下我,然后换上国家队的一些球员,还宣布如果发现哪个球员不认真踢这场比赛的话,就要取消他的世纪英雄杯的参赛资格,我见冯教练说的很认真,而那些国家队球员又一个个很凶狠的样子,因此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更加卖力,最后终于给我接到一个球,晃过一名球员的铲球直往球门冲去,记得当时那些国家队的球员突然都不动了,只是看着我一个人踢球,嘿嘿,就这样,比赛就结束了。”

“什么?你晃过了国家队球员的铲球?”王乾吃惊的问“那个球员叫什么名字?我回去后问问小健,看他的实力怎样。”

“好象是穿六号球衣的,名字我却不知”林磊尴尬的笑笑说“王叔叔,您知道的,我可从来没有踢过足球呀,后来冯教练过来问我说想不想踢足球,我回答说要问过妈妈才能决定,以后的事您们也知道的呀。”

由于儿子是个球迷,所以王乾对足球还是知道一点的。能够逼得国家队球员冒被裁判判罚之险,而使用铲球技术,说明当时的情况已经相当危急,最令人惊讶的是林磊居然还晃过了铲球,这就非同一般了。

王乾陪儿子王治杰看过不少足球比赛,知道在足球场上最难防备的,是对手的铲球,很多眼看着就要射门的球都是被铲球所阻,而且结果不是球路被截断,就是铲球球员被判犯规,决无幸致。

难怪国家队想要林磊踢球啊!

喝了两口老酒的龚志跃满脸通红,他激动的说“石头,我对足球是个外行,也不能教你什么,我只知道一点,那就是你是到国家队去踢球,代表的是我们国家,你可不能给咱们中国人丢脸,一定要踢出个样子来,为咱们中国人争气,为国家争光,我和你王叔叔,还有你母亲都在家里瞧着呢。”

“对,就是这个理”刘静文激动的接过来说“石头,能为国家效力是你的荣幸,你一定要有多大的力气就使多大的力气,不能辜负冯教练对你的期望,也不能辜负家乡父老对你的期望,更不能辜负咱们全中国人对你的期望。”

王乾亦听得深深的点了点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