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风雷烈

更新时间:2020-06-24 13:37:05

风雷烈 连载中

风雷烈

来源:落初 作者:楚非圣 分类:武侠 主角:陈老汉 人气:

《风雷烈》是楚非圣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风雷烈》精彩章节节选:一个是风光无比的少帮主,却不料惨遭灭门,从此亡命天涯。是谁让他家破人亡?背后又有什么惊天阴谋?他能否报得了血海深仇?一个是李家村的一个普通少年,阴差阳错进了宫,从此青云直上、封妻荫子。宦海沉浮,却屡遭陷害,他究竟会何去何从?波谲云诡的江湖、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各路人物在风雷震荡中粉墨登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到秦通带着关中一带的七八个大小帮派的两三百号人大摇大摆地走过来,王夫人怒火中烧,准备用家传的“百虎啸”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当她暗运内功的时候,发现体内真气根本无法凝聚起来。王夫人面色惨白,轻声对韩明德说:“老爷,我也中毒了!”

韩明德沉默不语,旋即,两口子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酒里有毒!”韩明德马上对王夫人说:“夫人,兄弟们估计也中毒了,赶紧让大家运功逼毒!”

王夫人立即悄悄地通知在聚义厅里喝了酒的帮众,果然,从聚义厅里出来的四十多个头目要么已经内功尽失,要么只剩下一两成功力。霎时间,人心惶惶。韩明德一边暗运“太乙心法”逼毒,一边哈哈大笑着说道:“秦掌门及各位当家的大驾光临,我九龙帮蓬荜生辉啊!韩某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秦通看到韩明德带着两百多帮众在广场上等候,不由得一阵心虚,拱手笑道:“盟主太客气了!今年这阵势可真不小啊!”

王夫人放眼望去,除了华山派,还有终南派、天台派两个大点的帮派,其余骊山派、吴山派、关山派、药王帮、鲸鱼帮、蓝田帮都是小帮派。王夫人冷笑着说:“各位当家的今年到我九龙帮来拜年的阵势也不小啊!”

韩明德微微一笑,说道:“夫人,今时不同往日了嘛!”

秦通尴尬异常,打了个哈哈,说道:“我们华山派和这几个帮派底下的弟兄们久仰盟主的大名,今年都闹着要来瞻仰盟主的风采。我们几个当家的又拗不过,只有带这帮兄弟一起来给盟主拜年,也让兄弟们见见世面!”

韩武插话道:“既然各位伯伯、叔叔们是来给家父拜年的,为何不快点行礼,大家也好进屋欢聚!”

秦通老脸一红,不知如何回答,只有说道:“这个嘛……不着急……不着急……”

韩明德佯装发怒,喝道:“武儿,不得无礼,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王夫人爱子心切,不满地看了丈夫一眼,说道:“武儿又没有说错……”

韩明德一拱手,说道:“犬子无知,让各位当家的见笑了。”他继续说道:“各位的心意我韩某心领了。拜不拜年都无关紧要,只要我们关中的各帮各派能同心协力,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关中的武林同道也不会受外人欺辱……”

韩明德的话还没说完,天台派的掌门人无生道长忍不住打断他的话:“韩盟主,贫道是个直性子,不像你们拐弯抹角的。实话说吧,这次我们几个帮派一起来九龙帮,只是为了找你商量一件大事。”

韩明德急忙问道:“道长,要商量什么大事?”无生道长说道:“这两年,你们九龙帮到处安插耳目、不断扩大势力,一直以领袖的身份欺压我们这些帮派。如今,你们九龙帮倒是兴旺发达,我们这些帮派却日益衰落。你作为关中武林的盟主,难辞其咎!”

韩明德说道:“道长所言,恐怕过于偏激。九龙帮自我祖父树新公创立以来,一直与关中各帮派休戚与共,从来不做伤天害理之事。韩某蒙各位错爱,奉为关中绿林盟主,只知尽心竭力壮大我关中武林,几曾做过安插耳目、欺压兄弟帮派的事情?韩某行事,俯仰无愧,各位当家的应当心知肚明吧!”

他这一番话义正辞严,说得无生道长无言以对。秦通在一旁说道:“韩盟主没做过的事,未必底下人就没做!”

韩明德问道:“秦掌门,直说无妨!”

秦通呵呵笑道:“韩盟主为何不问问囚牛堂余堂主?”

韩明德冷若冰霜,走到余振风面前,问道:“振风,两位掌门说的是否属实?”

余振风低着头,嗫嚅着说:“师父,弟子……弟子确实安排了几个人到其他帮派。不过……不过不是去刺探机密,而是方便和各门派当家的通气!”

秦通听完暴怒,骂道:“贼你妈!老子华山派的落雁剑法都差点落到你手里了,还他娘的说是为了通气!”

蓝田帮帮主钱大运也站了出来,说道:“去年春天,我好不容易弄了几车蓝田玉,正准备运到洛阳去,结果余振风这小子闻讯赶来,说是盟主有令,关中的特产一律不得外出。没办法,我只有把这几车蓝田玉放在帮派,等着放行。等了几个月,没有任何动静,我这才派人去打听到底怎么回事。打听了才知道,原来是余振风自己有几车蓝田玉要运到洛阳去卖,他怕我的玉运过去以后导致卖不起价钱,因此用盟主的名义来阻止我。韩盟主,你说这算不算欺压我们?”

余振风去洛阳卖蓝田玉的事情,韩明德确实知道,当时还夸奖过余振风为九龙帮赚了不少银子。韩明德此时气得脸色铁青,万万没想到余振风是用了这样的伎俩。他立刻抱拳说道:“各位掌门人,韩某管教不严,万分惭愧。请各位放心,韩某一定严惩劣徒,再登门向各位谢罪!”

无生道长冷笑着说:“韩盟主,难道这样就算了?”

王夫人性子刚烈,听了无生道长的话,厉声问道:“道长究竟想怎么样?”

无生道长一字一句的说:“让出盟主之位,杀了余振风,赔偿谢罪!”

王夫人冷冷笑道:“既然道长有备而来,干脆让道长做盟主,如何?”

无生道长针锋相对,说道:“贫道力微德薄,担不起这个大任。我看夫人乃是女中豪杰、又是洛阳百虎门的大小姐,还是由夫人来当盟主最合适!”

无生道长这话明面上是夸赞王夫人,实际上是说王夫人越俎代庖,也是讥讽韩明德管不住自己夫人。王夫人哪里受过这种气,正待反驳,韩明德说道:“夫人,请退下。”

此时,韩明德运行“太乙心法”多时,已经用内力将体内的毒逼出了一部分,功力已经恢复到平时的五六成。王夫人听得丈夫的声音中气十足,只道是丈夫已经将毒全部逼出,大喜之下也不再争辩,劲直走到丈夫身后。韩明德朗声说道:“各位掌门是不是也和无生道长一个意思?”

几个帮派的掌门并不答话,等同于是默认了无生道长的话。韩明德见是如此,说道:“无生道长说的这三件事并不难,我现在就可以把盟主的位置让出来。但是余振风虽然有错,罪不至死,我自会根据帮规处置他。至于赔偿,却不知道各位掌门需要我韩某赔些什么!”说完,让王夫人进卧室去取盟主印信和令旗。

王夫人很快就拿来了盟主印信和令旗,傲然问道:“不知是哪位要这些东西?”

几个掌门一齐望着秦通。秦通心花怒放,上前接过印信和令旗,笑着说道:“韩帮主,秦某承蒙各位掌门人抬爱,暂时替你保管这些东西!”

韩明德不置可否,含笑说:“秦掌门不必谦虚,这是众望所归。”

“既然韩某已将盟主之位让出,接下来我们谈谈赔偿谢罪的事吧!”韩明德又说道。

秦通如获至宝地捧着盟主印信,哪里还记得谈赔偿的事情。无生道长干咳一声,说道:“韩帮主,久闻贵帮有一件巧夺天工的九龙玉璧,我们和华山派想借这九龙玉璧观摩三个月,然后完璧归赵。不算过分吧?”

王夫人气得嘴唇发乌,说道:“这九龙玉璧乃是我韩家树新公传下来的镇帮之宝,你们两派居然说要借,太可笑了吧!要真想借这九龙玉璧,看看道长有没有本事过我这一关!”

无生道长缓缓抽出利剑,斜着眼睛说道:“久闻洛阳王家的百虎神拳独步武林,那就请夫人赐教一二!”王夫人正准备接阵的时候,大门外传来粗狂的笑声:“杀鸡焉用牛刀!夫人还是把这牛鼻子老道让给我吧!”

话音刚落,一个中年汉子疾风一般从大门进来,片刻就来到韩明德身旁。众人一看,原来是九龙帮四大护法之一焦义。韩明德暗喜,不露声色地轻声说道:“焦兄,要是血战无法避免,你带着夫人和武儿先离开!”

焦义说道:“帮主,这样不入流的杂碎,再来几百个又有何妨?”

韩明德苦笑着说:“焦兄有所不知,我和夫人还有帮里的一众头目都中了毒!”

焦义大惊,也顾不上和无生道长交手,慌忙询问原委。此时,秦通缓过神来,看到韩明德和焦义窃窃私语,急忙高声说道:“九龙玉璧虽然是贵帮的祖传之宝,不过并非什么绝世秘笈。我们和天台派无非是借用三个月,以便工匠们仿造出来装饰门庭,韩帮主何必如此小器!”

王夫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道:“两位掌门何不直截了当地说要借我帮《九龙诀》三个月呢!”秦通是个粗人,被王夫人戳穿心事之后,随即哑口无言。

韩明德并不深究,说道:“华山派和天台派已经把他们的要求提出来了,其余各帮派又有什么要求?不会也都要借九龙玉璧吧!”

钱大运脱口而出:“蓝田帮对你们那块什么玉璧不感兴趣,我们只要三千两黄金就可以了!”

余振风开始的时候战战兢兢,后来听师父说不会杀自己,胆气渐渐壮了起来。此刻听钱大运说要三千两黄金的赔偿,不禁讥笑道:“钱帮主,你那三车蓝田玉加起来也不到一千两黄金,你居然敢向我师父要三千两黄金,你的钱也来得太容易了吧!”

钱大运大怒,指着余振风的鼻子骂道:“贼你妈!往日要不是看在你师父面子上,老子早要了你的小命!今天,老子替你师父教训教训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要是在平时,钱大运可没这胆子,只是今天关中大小帮派齐聚,因此胆气倍增。他拔出腰间的单刀,刷地一声砍向余振风左肩。韩明德巴不得继续拖下去,这样他才有充足的时间将体内的毒完全逼出。于是,韩明德走开几步,笑着说:“振风,难得钱帮主有此雅兴,你就请钱帮主指点几招。”

余振风得到师父的允许,精神大振,往右挪动两步,轻而易举地避开了钱大运的刀锋。钱大运怪叫一声,扑上前去,单刀在余振风左侧虚劈三下,又在右侧虚劈三下,正是“鬼风刀法”第一式:阴风森森。余振风嘻嘻笑道:“钱帮主,你这是逗我玩吧?”说话间,长剑斗然出鞘,但见一道白光瞬间刺向钱大运胸膛,这是“太乙剑法”第一招:白虹贯日。钱大运急忙收刀格挡,刀剑相碰,溅出点点火花。

钱大运虎口发麻,不敢掉以轻心,运足内力,身子突然半蹲,刀锋从左到右劈向余振风双腿。余振风见单刀砍到,凭空跃起四、五尺,准备施展太乙剑法的“金蛇狂舞”进行偷袭。不料,正中了钱大运下怀,钱大运刀锋急转,刀刃朝天,向上奋力挥去。这招有个名目,叫做“鬼火燎原”。原来削腿是虚,逼迫对手跳起然后将对手在半空倒劈成两半才是实招。眼见刀锋迅速逼近自己下档,余振风吓出一身冷汗,再也顾不上伤敌,身子硬生生的在半空一个倒翻,方才平安落到地上。

余振风惊魂未定,钱大运却得寸进尺,双手高举着单刀,犹如疯虎般冲向余振风,这是鬼风刀法第三招:鬼王开山。钱大运反应之快出乎余振风的意料,他再也不敢轻视这个贪财如命的小帮帮主。余振风迅速恢复镇静,既不闪避也不后退,又是一招“白虹贯日”直刺钱大运胸口。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要么是余振风被钱大运劈成两片,要么是钱大运被余振风刺个透心凉。钱大运吃了一惊,骂道:“贼你妈,二锤子不要命了啊!”

骂归骂,钱大运以堂堂帮主的身份到底不敢和余振风拼命,只得硬生生的刹住脚步,化刀为剑,刺向余振风的眼睛、脖子和左胸。他这招叫“五鬼投胎”,原本应当是同时刺向对手的眼睛、脖子、左胸、右胸和小腹,但是钱大运沉迷酒色,武功只练了个半吊子,于是“五鬼投胎”不得不变成了“三鬼投胎”。余振风扳回一局,不再冒失,长剑护住全身,舞出五朵剑花,这是太乙剑法第八招,名为“祥云满地”,纯粹是防守的招式。

韩明德看得直摇头,对焦义说道:“振风这孩子聪明是聪明,可武艺确实长进不大。这招祥云满地至少要有七朵剑花护体,他练了这么久,才能够舞出五朵……”

焦义说道:“帮主,他还年青嘛,以后我们多督促他练功就好了。”

两人正说话间,那边两人又缠斗在一起。五、六十回合之后,余振风的太乙剑法越来越凌厉,气势也越来越强。钱大运渐渐气力不支,鬼风刀法也使得破绽百出。余振风呼的一剑将钱大运逼退到数尺之外,看到钱大运汗流满面、喘息不已,余振风腾空而起再次使出金蛇狂舞这招,只见长剑幻化出十几道剑光,犹如十几条吐着信子的长蛇,人剑合一刺向钱大运。

韩明德赶紧喊道:“住手!”但是哪里还来得及,只听得钱大运惨叫一声,余振风的长剑已经洞穿了他的左胸。余振风抽回长剑,全身立刻沾满了从钱大运体内喷射出来的鲜血。钱大运眼里全是恐惧,喉咙里呜呜着,捂着被刺穿的左胸,“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