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幽天玄剑录

更新时间:2020-08-10 09:07:43

幽天玄剑录 连载中

幽天玄剑录

来源:落初 作者:飘萍儒生 分类:武侠 主角:吴玄剑 人气:

《幽天玄剑录》是飘萍儒生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幽天玄剑录》精彩章节节选:西方之天,苍阔辽远,传说中西王母在此养气。历经一万五千年之久,成就了西王母阴柔罡气,罡气之纯正亘古未有,全都是因为西方之地终年为皑皑白雪所覆盖,极目远望,绝无一丝一毫树木丛林,就连地上也是一片白色,休想看到一丝杂色。就在这片荒原,却有着万物诞生以来最自然的颜色。西王母得道飞升之时,留下了随身携带的一件宝物——玄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邹云风引着詹琪回到房间,原来屋内也是用西海银沙照明,所以格外明亮。两人对坐在桌案前。詹琪对邹云风格外亲近,只剩两人,也就露出了小童的稚气。

“云风哥哥,我有些害怕。我的父母应该都已经遇害了,我一个人真的有些害怕。”说到此处,詹琪不免又流下眼泪。

“莫要怕,我父母都是很好的人,三位护法也是Xing情中人,何况还有我在,你只把这里当做家,认真修习西泠武学,而且这修习之路格外艰辛,过不了几天,你连叫苦叫累的力气都没有了,更何况伤心。时间不早,我且把这西泠阁内的简要地形告诉于你,免得日后找不到门径。”在邹云风的安抚下,詹琪渐渐平静下来,听邹云风继续解说。

“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我们居住的地方,因为母亲每逢聚众议事都在此处,所以此处叫做议事堂,月王夫妻,也就是我的父母居住在第三进院落,我居住在你的对面,也在这第一进院落之中,第二进院落是三位长老临时居住的地方。出了此院还有三间屋舍,是点翠和遥香居住的地方,他们就是今晚侍候宴席的两个丫鬟,她们平时也侍候月王起居。”

西泠阁想来不重视身份地位,大家相处都很融洽,月王和护法更是向朋友一样对待丫鬟和阁众,说话更是随意。虽然如此,但阁众也非常尊敬月王和护法,丝毫没有逾越本分。邹云风虽然是月王之子,但也格外容易相处,这使得詹琪又对西泠阁平添了几分好感。

只听得邹云风继续讲道,“自雅山山顶黑玉石算起,已经到了西泠阁,那黑玉石是西泠阁的门户,门户之上有机关控制门户开启,当然内功到不了一定火候是开不了门的,比如我就打不开那门户。随楼梯盘旋而下八十丈是石柱林,眼力不到或外来人是决计找到路的,穿过石柱林就是幽门道,那纯属是骗人的伎俩,想来白西风护法已对你讲明。到了西泠门,才算是到了我派门户之内。”詹琪边听便回想入门的经过,果然与邹云风所言分毫不差。

“这院落也是栖居之所,院落之外按照东西方向划做两侧,东侧是阁众起居生活之所,房屋全部是黑玉石堆垒而成,每月望日会有熟悉周围村落的阁众外出采办衣食必须之物,回来之后分发給阁众。因此他们不必为衣食担忧,每日里除了勤习武艺,阅读史书之外就是分成若干班次在西区职守。”

“如此说来他们倒是清闲。”詹琪接言。

“那倒不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只做这几件事,也会烦闷,也是为此,每年都会有阁众出山建立家事,并许诺巡守誓言,从事一去不返”,邹云风答道。

“如此说来,这西泠阁众果然都是信人,没有一个将西泠阁守剑之秘向外人言讲。”

言至此处,有敲门声轻轻传来,原来是点翠送来了典心和一壶红茶。两人颔首致谢,待点翠行出房间继续言道,“西区是阁众修习文事武功的地方,也是一个大院落,第一进称作文魁坊,书籍满布,虽不能说古今典籍一览无余,但也是历代月王精心搜集而成。第二进院落称作武渊坊,顾名思义是练武的地方,我现在就在武渊坊第一间屋舍练习内功根基。第三进院落就是玄剑斋,玄剑就保存在那座院落,但具体在何处哪个房间,只有每代月王知晓,平常阁众是不会到哪里去的,就连我父子和三位护法也不会去。”

詹琪听后恍然大悟,原来西泠阁还有这多所在,看来日我我还要不断留心,西泠阁如此不凡,我在此处切不可虚度了光阴。只听邹云风继续说道,“这些去处我自己或者陪着母亲都曾到过,只有一处叫做冰火宫的地方不仅没去过,而且没见到过。我原以为本派冰火内罡修炼就要借助这冰火宫,却原来只是按照图谱修炼,并不需要直至冰火宫。就连我母亲月王对此处也是讳莫如深,据我看来,她老人家也未必亲身去过冰火宫,至于此宫有何妙处,有何凶险就不是我能言讲的了。”说至此处,邹云风已经将西泠阁的基本地形讲说明白,詹琪也铭记在心,也记住了几处奇特的地方,那就是武渊坊后玄剑密室和冰火宫所在,想来得遇机缘才到的了这两个去处。

一番言讲大概过了一个时辰,两人又喝了壶茶,吃了几块点心,从这才道别。目送邹云风穿过院落,走进对面他的房间,詹琪关起门户,准备就寝。想来是下午小憩有时,一晚又听到了如此多的讯息,自己突然之间又承担了拯救武林苍生的重任,一时之间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詹琪只得又披起衣衫,推开屋门,走到院中,见邹云风房间已是一片漆黑。要知道山腹之中远离气窗之处全靠西海银沙照明,想来邹云风房间也不例外,那他又是怎样隐去光亮的。想至此处,詹琪不由得好奇心大盛。

西泠一派俱都是武林高手,一个年仅十岁,又不曾习得武功的小童在院中行走自然轻易就被阁众察觉。原来这山腹之内外松内紧,守卫之人俱都在暗处严阵以待。房中邹云风也已听到脚步声,皮衣二期,推门而出,见到詹琪独自一人站在院中,不免问道,“琪弟为何还不安歇。”

“呃,云风哥哥,我初来此地一时睡不着。且我房中异常明亮,我,我还不太适应在如此光明的屋舍内安眠。”詹琪答道。

邹云风猛地向自己的头颅拍了一掌,边连忙说道,“对不住了,琪弟,这房间之内关闭西海银沙的诀窍我尚未告诉你,是我疏忽,是我疏忽,母亲知道又要责怪我办事不妥帖。”边说边又拉着詹琪回到房间之内。

进入房间,邹云风拉着詹琪行至床榻之前。这床榻并无稀奇之处,四条原木床腿未加装饰,床的南北两侧各有一块挡板,连幔帐等物也没有。邹云风引着詹琪走到床榻北侧挡板前,让詹琪仔细端详这挡板。詹琪聪明,这是原木挡板异常光滑,丝毫不见突兀之处。又卖弄了几句,邹云风伸出右手在挡板外侧轻轻一按,几声轻微的响声随即传来。只见距离屋顶约尺许之处自南北两侧缓缓伸出一块石板,极慢的向屋顶中央行进,最终合拢在一起,屋顶的丝网和丝网上的西海银沙都被遮挡在石板之后,屋内漆黑一片。

“我派始祖先是寻得银沙照明,后又设计此类精巧机关,实在是用心良苦。琪弟,你是否也有同感。”詹琪点头称是。“既然你也毫无睡意,我就再向你说几件门中之事。”詹琪自是愿意听着掌故就里。

“山腹之中房屋凡是用西海银沙照明的,都必有这样的挡板,机关在床头或者门畔,你以后遇到自行琢磨即可发现,此一条你且记下。另外,刚刚提到的西区是阁众习文练武之处,我本待你明日去后自行踏勘,既然你我秉烛夜谈,也就一并告诉你。文魁坊和武渊坊俱都是一进院落,每个院落有十二间房屋,每名弟子都要按照从一至十二的顺序依次修习,不可冒进,更不可错乱了顺序,只有如此才可事半功倍。”

詹琪听来才知道文事武功还有如此讲究,想来是每个房间都一次安排了不同的内容,才要求弟子们循序渐进,一次完成。但如此,仅只这二十四间房屋就够我夜以继日了,看来真要发奋苦学,才可早日习得绝技。

只听邹云风又说道,“明日一早,月王想必是安排你进入西区开始修习。第一步就是文事,西泠阁中文事最强者莫过于护法西风白,他老人家精通文墨,古史典故俱都精通,特别是与武学修炼相辅相成的篇章更是耳熟能详。想当年,我跟随他老人家之时,上至易经,下至丛谈,无一不通,真使我受益匪浅。”

原来明日开始跟随西风白护法习文,想我三岁开始读书,至今也是粗通经史,倒要看看西泠阁中图书有何出奇之处,也要领教西风白护法的渊博内蕴。想至此处,不由得激起了詹琪的好胜之心。

“琪弟,今晚我要告诉你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心脉司辰。这山腹之中没有日出日落,但人总要劳逸相接,不可过度疲劳。我派人物俱会以自己脉息推算大概时辰,初练之时难免繁琐,但习以为常之后,却是非常有益。这练习之法却也简单,你知道一刻是六盏茶的时间,只要记得一盏茶脉息的次数就可推演时刻,按此之道不久你既可自行推算了。”

詹琪第一次听说还可以脉息推算时辰,又听得方法如此简单,不由跃跃欲试起来。邹云风见他此种表情,也已知道他的心思,在旁劝道,“琪弟,凡事不可Cao之过急,现在权且休息,明日一早你就要进入文魁坊了,习文听来容易,却也有许多崎岖之处,日后你自知,这心脉司辰之术随时随地皆可练习,又何必急在一时。”

言毕,拍拍詹琪的手,示意他早些安息,自己已踏出房门,向自己房间行去。

詹琪闭上眼睛,默想自己曾经读过的书史,不知不觉间竟已睡去。直到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之声,詹琪睁开眼睛,向门外望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