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世事阁

更新时间:2020-11-01 21:29:07

世事阁 连载中

世事阁

来源:落初 作者:女璇 分类:武侠 主角:赵王爷吴屈 人气:

《世事阁》由网络作家女璇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赵王爷吴屈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常言道,世事岂能皆如人意,世事阁的存在就是让江湖中的人尽可能过的如意,所以它承办的业务既包括寻医问药,也包括寻仇报恨,杂乱的很。前提只有两个:一不违背江湖道义,二钱给的够。苍州赵王爷家有两个不孝女,一个离家出走到京城,另一个则跑到了蜀州,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赵王爷在手下的建议下找到了世事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禀郡主,唐夫人回府后没多久就给甄家女眷递了拜帖,至于那个院子属下已经遵从郡主的吩咐放了一副死囚的尸体在那边,脸上已经面目全非看不出样子了,唐夫人派去的人没有怀疑,直接埋了。”

赵颜敲着桌子思索:“兹事体大,唐夫人也不是傻子,迟六说什么就听什么,不过看样子是迟六背后所谓的主子想利用唐夫人对付甄家。谁不知道唐夫人爱子如命,一个母亲为儿子报仇,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就算是甄家,只要有证据有手段,也不是不能搞垮。”

“问题是唐凯的死八成不是甄家做的,唐夫人去甄家拜访了,难道幕后之人不怕,唐夫人发现真相?”唐仲尧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对付甄家。

“怕是幕后之人的身份有些特殊了,无法直接揭发甄家,对付甄家,所以大费周章设下这个连环套,就是想借唐夫人的手扳倒甄家,所以无论唐夫人去或者不去,他们都会想办法让唐夫人相信就是甄家害死的唐凯。我反倒奇怪这幕后之人的手笔,肯定是想要对付甄家,但是为什么呢?这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甄太师久居高位,甄家背后肯定也不干净,但是无仇无恨幕后之人绝对不会这样布局设计甄家,这样看来倒是可以从甄家仇人这一方面推测幕后之人。一个与甄家有大仇,又手段高明,有一定身份的人。”

“这倒是不失为是个好方法,如果查出来是甄家自己作死,我倒没什么阻拦的必要,只需如实上报便是。如果甄家在这件事上是被陷害的,我也决不会让人利用。”赵颜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唐仲尧暗自纳闷,赵王爷是怎么觉得自己女儿只是略有顽劣,这赵颜外表和气质上的确是傲气贵气都有。但无论行事还是言谈,都不像个从小金尊玉贵娇养的郡主,反倒有些江湖人的做派。难不成赵王妃还留了势力暗中教导她不成?

唐仲尧虽心存疑惑,但也没有表露出来,而是顺着赵颜的话接话道:“现在事情已经比较明了,有三种情况,要么是甄家勾结魔教伤害孙家和唐家,夺取前朝藏宝图,蓄意谋反。要么是有人陷害,唐家孙家都是陷害甄家者干的,甚至前朝宝藏也是那个幕后之人的手笔。又或者他们各有问题。”

“这世上哪是非黑即白的,怕就怕这三分真七分假的局。好比现在唐夫人调查甄家,八成会发现甄家二少夫人的异常,而这种异常放在平时不会如何,放在现在就会变成更多的猜忌和怀疑。只需一些证据,她就会如人所愿的动手对付甄家。”赵颜按了按眉头。

“光是猜想也没办法去判断甄家都和幕后之人都各自做了什么,要是在顺水推舟下去,怕是甄家要承担所以罪责了。”唐仲尧看了一眼赵颜。

“自然不能坐以待毙,所以我决定把所有的事情分开查,一桩桩的,该是谁的锅就是谁背。”赵颜不带一丝感情的开口,这样子倒像唐仲尧的二叔,唐仲尧小时候最害怕的就是二叔了,为人严格,公正,不徇私情。唐仲尧小时候比现在还要顽劣,有喜欢到处皮,没少受到二叔的责备,现在一想,都没办法直视赵颜了。

“那你打算从何着手?”

“从哪开始就从哪盘算?”

“斗殴案?有意思,郡主看来是查到了什么。”

“这个案子拖的够久了,本郡主可没什么耐心,是时候给三家一个交代了。”

【蜀州】

“交出信物!还能留你一个全尸,否则就让你尝尝我们圣教的手段!”

“圣教胆子愈发大了,竟然敢出现在大魏朝境内,我还以为早在二十年前,圣教就没有一个有种的。怎么我母亲没有告诉你们,什么狗屁信物早就被你们苗疆的王族抢走了么?”

赵染也算是倒霉,拿到那药后没走多久就碰上了一个穿着奇特的女子,她看到这女子的一瞬间就知道八成是冲自己来的,于是什么话都没说就往树林里跑,结果不知道这女子有什么古怪,屡屡看破她的踪迹。

赵染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上,没觉得有啥异常,在第三次被寻到后就懒得再跑了,直接停到树边倚着树和女子对峙了起来。

这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这女子竟然是苗疆圣教的,由于赵染和赵颜母亲的一些缘故。她们二人早就对苗疆有所了解,苗疆皇族和圣教关系奇特,互相制衡又互相依靠。赵染一开始就想去苗疆看看,能不能查到一些关于母亲的事或者是另一件事,但是两国现在虽说处于和平状态,赵染作为一个郡主也是没有办法直接去苗疆的。

如今看来不仅她们姐妹二人想调查苗疆,苗疆那边也没打算放过她们。

“找死!这时候竟然还想挑拨圣教和王族!”那女子听了赵染的话后显得气愤不已,直接飞身过来,一鞭子就要抽中赵染。

赵染也不是傻的,任她打,随然她从小不怎么喜欢武术轻功之类的,但是有个沉迷武功的姐姐,自保的招式还是有两招的。不过看这样子也躲不了几下,实力过于悬殊了。

好在赵染留了一手,一边接招那女子的攻击,一边开口:“我都说了信物不在我身上,真是吃饱了撑的来找我,王族如果真的干干净净,怎么当初要抓走我母亲?更奇怪的事,我姐从小稳重,有什么东西也是放她那边。你们怎么不敢去京城找她?依我看你们也别叫什么圣教了,叫怂包教吧!”

那女子气得脸都涨红了,本来就凌厉的招式更是狠狠的砸向赵染:“看我不撕了你的嘴!你以为你姐姐在京城就安然无恙了么?你们这些叛徒的野种,一个都别想逃!”

“嘶!什么叛徒?你们简直脑子有病,我母亲是大魏子民,倒了八辈子血霉才碰到你们那个黑心肝的什么圣教,现在还装模作样的来对付两个小女孩,真真是不要脸至极!呸。”赵染一个没躲过就挨了一鞭子,胳膊直接被抽出血了,这时赵染注意到她鞭子上竟然还有暗刺!于是本来故意惹怒对方的话就说的更难听了,“我看你这样子也不过四十岁,长着一副不错的皮囊,脸色和脾气却臭成这个样子,你在苗疆肯定过得不好吧!是不是经常被同门排挤,所以才跑到我们大魏朝来。说什么为了苗疆,我看是你们上头也觉得你不堪一用,到大魏朝来送死正好。”

“我杀了你!”

“说你蠢还是真蠢,你早就说了要杀我了,还说还说,像个傻子似的。”

那女子气急了,就在赵染又一次躲开时,突然她一阵头晕,“你给我下了毒?!怎么可能?你什么时候做的?”

赵染尽管手臂受伤了,却仍旧笑得一脸纯良:“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风水轮流转啊,现在要死的人是你才对。”

“你要做什么?你敢杀我?”

“我有什么不敢的?是你要杀我在先,我还不能还手了,呵,你做梦呢?”赵染嘲讽的看着她。

然后在她彻底晕倒后,搜了她全身,一些银钱,瓶瓶罐罐的,八成是伤药之类的。圣教有三脉,一脉专精于蛊毒之术,一脉专精于祭祀占卜之术,还有一脉则是专于各种武术。

赵染也算运气好,没碰到善于蛊毒之术的,不然就她这点手段早被解决了,赵染不客气的搜罗了她身上的全部物品,包括那个该死的鞭子。

但是赵染也没有真的动手杀了她,一方面留着她还有用处,另一方面赵染没有杀过人,也不想杀人。虽然在江湖上说这样的话有些矫情,但是赵染宁愿废了敌人的武功,也不愿直接动手杀人。正好她最近研究了不少药粉,什么加强版泻药,痒痒粉,诸如此类的一股脑的全用在了她身上,死倒是不会死,但肯定活的不好受。也算是为自己受的伤报仇了,搞定了一切事后,赵染就继续上路去万毒门了,路上还找了家驿站传了封信给赵颜,告诉她苗疆之事。

当赵染再一次遇到苗疆的人的时候,已经是三日后了。

赵染看着不远处被折磨的瘦了一圈的苗疆女子,又看了一眼自己包扎好的伤口,默默感慨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了,都是她神经病自找。

赵染早就猜到他们苗疆不会只派了这么一个人来,于是暗中观察着,然而,躲的开一时躲不开一世。

赵染最终还是被他们的人发现了,一番逃亡之下,竟然走到了死路ーー悬崖。

她看着面前的万丈深渊,一阵腿软,前有追兵后有悬崖,看过无数个话本的赵染情感上觉得如果跳崖的话,未必会死,还有可能得到什么武林秘籍之类的,成为像第五澄那样的存在。

但是理智告诉她,那都是话本,都是骗人的,所以当苗疆的人追上来时,她很乖巧的看向他们,然后表示自己合作,带他们去找信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