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黔城浪子

更新时间:2020-11-06 20:37:39

黔城浪子 连载中

黔城浪子

来源:落初 作者:章少羽 分类:武侠 主角:师傅师娘 人气:

《黔城浪子》作者:章少羽,武侠类型小说,主角:师傅师娘,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华夏的西南边陲,有一个神秘的古国。史称“夜郎”夜郎国横跨川、黔、楚、滇,地广三千余里……金竹十年三月,夜郎王率文武百官于梵净山祭天,而此时正值贵妃临盆,王后恐其威胁大皇子储君之位,故派人除之!幸得贵妃曾有恩于侍卫,侍卫冒死相救……贵妃无奈,只得将七皇子随花溪顺流而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黑瘦老者刺出的一剑早已超出了章逸飞对剑道的认知,在他看来,天下间不可能有这样快的剑,但少年又明明见到了这迅如疾风的一剑,他自然也不愿意放弃这难得的参悟机会,便静下心来仔细回想着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剑,而时间也在飞快流逝,不知不觉竟已天明!

经过一夜思索少年虽受益匪浅,却又似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索性便起身下床来到大堂。

而今日的酒馆已不在热闹,不!应该是很安静!因为除了掌柜和店小二之外连一个客人也没有。少年看向窗外,街道上的尸体也不知在何时被清理干净。这一切似乎就像是一个梦,又似乎是杀人越货的勾当就只能存在于黑夜,永远也见不得光明!

少年将背上的蓝布包袱放在桌上,并朝着柜台喊道:“小二,一壶酒,一碟花生!”

“好嘞!客官稍后!”还是和昨日一样,小二答得很爽快,或许是没有客人的缘故,酒菜很快就已端了上来。

似乎是闻到了酒香,又似乎是冯翼也喜欢在清晨喝酒,总之在酒菜上桌之时冯翼也自楼梯而下来到了大堂,并说道:“一个人喝闷酒多没意思,我来陪你吧!”未等少年答应,冯翼便兀自坐下并拿过酒碗斟酒!

确实,黔北的茅台酒闻名天下,享有风来隔壁三家醉,雨后开瓶十里香的美誉。如此酒香,爱酒之人又岂能闻不到?

掌柜有意无意的憋了两人一眼。少年也不在意,只当是掌柜也很少见有人在大清早就喝酒的,又或许是掌柜也是爱酒之人?听人说开酒馆的大多都是酒鬼呢!

两人喝得很慢,也不言语。似是在细细品偿酒中之味,又似乎是在仔细回想什么。不多时,一壶酒渐渐见底,二人也是眉头紧锁,却仍然想不通是哪里不对,终于酒壶之中最后一滴酒也已倒完。二人相视一眼,眼中尽是迷茫,似是终于坚持不住就要醉倒,但他们的酒量又明明是不止一壶酒的!

少年只觉眼皮有如千金之重,实在难以坐立。很快便倒在了桌上!

冯翼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手扶木桌准备起身。却不想久坐起身之时头晕更甚,便一头栽倒在地上!

而此时,门外忽然涌进十多名大汉,尽皆黑布蒙面,手提砍刀。但见那动作之迅猛,纪律之严明。不难看出这些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

掌柜和店小二也早已躲到了柜台之下,而柜台上放着一个香炉,袅袅青烟正从香炉之中缓缓而出,味道也很好闻,但是与酒馆的格调又似乎不太协调!

店小二双腿打颤。似是吓得根本不能动弹一般!只是那两只眼睛非但不萎靡,反而似有精光散发!

领头的杀手也并未管其他,甚至连一个字也懒得说。径直走到桌旁,伸手便往少年的包袱抓去。少年早已晕倒,又哪里还能护得住包袱?只能任由黑衣人将包袱拿走!好在黑衣人也并不打算杀人。转身便欲离去!

只是黑衣人首领没走两步,竟然将包袱扔出去老远。惨叫一声之后竟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细看之下,那只拿包袱的手也不知何时变得紫黑。显然已是身重剧毒!

小二眼睛微咪,也不知是悲是喜,但神情依旧猥琐。

黑衣杀手反应极快!纷纷提气戒备,并四处张望。生怕有人趁机偷袭!

只一瞬间,异变突起。只见十数名黑衣人纷纷倒在地上。嘴唇发紫。两手黢黑!显然也已身中剧毒!只是他们到死也想不明白。既未碰到蓝布包袱,也并未触碰尸体。如何也会中毒?

此时掌柜自柜台走出,并将桌上香炉中的迷香掐灭。小二也将他的帽子仍在一旁,并迅速关上大门。这时只见两人背脊直挺,哪里还有先前的卑躬屈膝之态?

只听店小二说道:“大哥,这两人该如何处置?要不要斩草除根?”

掌柜摇了摇头,说道:“不可!如果杀了这两人就等于是同时与七星帮和黔醉阁为敌!再加上楼上那丫头,六大派我们已得罪其三。那这江湖可就真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了。”

小二又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放了?但是放了他们,他们也不见得就会放过我们,这可如何是好?”

“哈!哈!哈!老二,你可知什么叫借刀杀人?什么叫栽赃嫁祸?”

听掌柜说完,小二一头雾水,显然是没听明白掌柜的话中之意!

掌柜也不解释,抓起地上的包袱就跳窗而去。身后小二亦是紧紧跟随!两人身形极快,不多时便已消失在后山的小道上!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手扶昏昏沉沉的额头起身。脑袋犹如宿醉般头痛。此时冯翼也渐渐清醒,情况也和少年一般无二!

两人对望一眼,眼睛顿时睁得老大。片刻!便双双拔腿往楼上奔去!

二人一路小跑来到天字丙号房踢开房门,只见梦遥平躺在床上,呼吸均匀。那模样哪里有丝毫遇到危险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一个睡美人!

想是二人的闯门声惊动了梦遥,少女揉着惺忪的睡眼直起身子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此时的少女身着纯白色的睡衣,两腮鼓鼓的,还稍微带着些起床气。她见二人盯着自己,不觉脸颊通红。也不知是羞是怒!只见她扯过被子捂住上身吼道:“看什么看,还不快滚出去!

章冯二人顿觉失态。连忙夺门而出。两人对望,不禁晒然一笑。而此时章逸飞忽然又想起什么,便又飞快的冲到楼下。冯翼也一同飞奔下楼。

只是除了满地的尸体,和仍旧默默无语的木桌木椅之外却是没了少年的包袱,他记得明明是放在木桌上的?

梦遥羞愤难当,不过也很快冷静下来,想着二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破门而入。便很快穿好衣服冲到楼下。

梦遥毕竟是女孩子,看着满地的尸体哪里还能镇静。当即回过头去再不敢看并连声干呕。

章逸飞仔细看去,只见地上除了横七竖八躺着的十数具尸体之外,楼梯上还留着店小二的帽子,柜台上香炉的盖子也并未盖上,大门紧闭,窗户也只有一扇打开!

少年正欲再看,只听门外已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听来人数也应不少!

章逸飞忙低声说道:“走!”

少年说完率先跳窗而去,二人也紧随其后!

三人刚刚跳窗,又一队黑衣人破门而入!人数似比刚才还多。而且浑身散发的戾气比上一批黑衣人更浓。不难看出这些人实力更强!

章逸飞三人随着窗外的脚印一路寻去!

路上,程梦瑶说道:我们三人初出江湖,也从未与人结怨!究竟是谁会如此大费周章的对付我们?

少年也不知该不该将昨夜发生的事告诉二人。思虑许久。似是觉得不该瞒着二人。便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们不是要对付我们。而是在找一样东西。”

冯翼梦遥转过头看着少年,异口同声得问道:“什么东西?”

少年答:“我也不知道!那个锦盒在包袱之中,是昨夜那个驼背老者给我的”

二人对视一眼,并未继续追问!他们选择相信眼前的少年,他们相信即便是章逸飞对他们有所隐瞒。那也肯定有他的苦衷!

少年心中亦充满了感激!二人肯陪他涉险,甚至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而涉险。这无疑是对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少年最大的信任!只是少年也确实不知道那锦盒之中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要他违背承诺私自打开锦盒,那他也是万万做不到的。

三人随着断断续续的脚印一路追踪,终于在黄昏时分来到了山上的一个水塘。水塘边上矗立着一间茅草屋。看样子似乎是山上放牧的牧民所建!而在山上建水塘似乎也有些荒缪,但是塘中却储满了水,四面也并无沟壑,也不知塘中之水究竟是从何而来。

脚步自此断绝,环视四周,也并无其他可以藏身的地方。除了林中偶尔传来几声不知名的鸟叫声以外,几乎静得落针可闻!

正在他们一筹莫展之时,一声嘶吼自茅屋中传来!

三人一跃而起,在空中翻身之后准确的落到茅屋门前。若有高人在场一定能认得三人使的赫然就是江湖中鼎鼎大名的轻身功夫“鹞子翻身”

少年只见大门敞开,酒馆小二耷拉着头坐在竹椅上,咽喉有鲜血流下,并且还伴有热气冒出,显然是刚刚才遭毒手!而房中并无一人,窗户也完好无损,屋内陈设更是简单,一眼便可尽收眼底,若要藏人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房屋前后也是一片空旷,也不可能有人能在三人眼皮底下杀人逃走。并且自店小二惨遭毒手发出惨叫到现在也不过数息,他们却连个人影也未见到。若是鬼魅出没,这大白天的想来也不太可能!

少年仔细打量屋内陈设,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右手搭在剑柄上缓缓抽出长剑,并迅速刺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