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癫狂的江湖

更新时间:2020-11-10 09:29:09

癫狂的江湖 已完结

癫狂的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疯驴裸马 分类:武侠 主角:王子马 人气:

《癫狂的江湖》由网络作家疯驴裸马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王子马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江湖,何为江湖?有人的地方便是江湖。江湖一向有很多种说法,有人说,刀光剑影,快义恩仇是江湖;有人说,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是江湖;也有人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是江湖。那么,江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定义呢?没有人曾能明确的给出答案,也只有当你身处江湖的时候,你才能回答出一个,属于你自己的江湖。    ——————江湖说书人奥观海【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余年正闭目养神,想着明天该带陆离干些什么好的时候,耳朵轻微动了动,得知有人过来,啧,还真有人不怕死的跑过来与余年同店,兴许要杀余年?呵,有趣。

慵懒的靠在桌子上面向不远处的来人,心道:恩,不怕死的都是女人,余年眯着眼睛打量着那女子。挑着眉观看那女子,这女子衣着华丽却又不失端庄,行为举止都一副大户人家姑娘的样子,走进王婆的小店,有些不喜的观察了一下这几乎空无一人的小店,随后厌恶的看了眼余年,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直接朝王婆叫了声好,随后又对着空气说了句:“对待老人家,还是尊重点的好。”,说罢又点了几样自己喜欢的吃食,挨着圆桌等着。

作为青衣卫的军师,手中的情报何止海量,这女子,好生眼熟,如若没猜错,定是那语嫣楼的副楼主——李宜。语嫣楼的人可不是什么善茬,语嫣楼楼主能耐倒也大得紧,说这是寻欢作乐之地更不如说是江湖情报集中地,楼中多为姑娘个个美若天香,别瞧着她们体态纤细便判断她们娇柔,实则每位皆是江湖上的高手,而怀若无骨的模样又能恰好的将情报从客人口中套出,若是想从中得到情报,交换的定是要人软肋的东西。总起来一句话,就是个情报局。

而如今这副楼主李宜出现在这里,难道今天是什么大日子不成?余年所有所思,许久才想起来,今天是中原的元宵佳节,难怪街上熙熙攘攘的吵个不停,就连语嫣楼的副楼主都出动了。

这江湖上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在中原元宵佳节这一天的时间里,不管是杀父之仇,灭门之仇,管他什么恩怨情仇,在这一天,都必须通通放下恩怨,好好的过这一个节日,如果有人敢在这天闹事,那不单单是和整个江湖各大门派做对,也同时是和朝廷做对,没人会脑残到如此地步的。

不过对于李宜的出动,余年确实有些意外,像她这种身份的,一般从来都是不出动,一出动必然是有大事要办,不过看在今天是元宵佳节的份上,也不找她麻烦了,但调戏一下,总不成问题吧?

“恩,王婆,我对你可够尊重?”

随意的一句问候,换来的却是王婆的不屑的回应:“你若是尊重婆婆我,就不要那么早来婆婆的店,你看你吓得所有人都跑了,只剩这姑娘了!”

王婆自从**威胁之后,余年来得也勤快,熟络之下,也不怎么相其他人一样怕他,甚至还敢揪着他耳朵责骂余年又偷偷的往她的佐料加辣椒油了。见王婆不配合自己,余年居然还不要脸的往李宜回了句:“这位姑娘你不要血口喷人,别一把屎甩在地上就说明是我拉的。”

余年说的话毫无营养,甚至恶心至极,极其喜欢用恶劣的词语比喻,要不是这姑娘在,估计王婆又要揪他耳朵了。不过对于余年这些粗鄙之语,陆离显然已经有些免疫了,毕竟都相识半个多月了,不过见余年这样对那么漂亮的姑娘说这些话,就连自己都感觉有些尴尬,那余年怎么就那么不要脸皮呢。

李宜掂着手中的银子,听着那人与王婆对话噗嗤一下笑出声来,盘算着余年的Xing格,暗道:果然民间传闻不可信啊,朗声道“公子说话未免过于…嗯…过于,不雅,既然是有头有脸的人就得注意着形象不是?”

这女子笑得煞是好看,让余年有一种杀了她全家再看看她哭的样子是什么感觉,不过杀她全家会被统领责骂并且对青衣卫不好,而且这还会引发青衣卫和语嫣楼全面开战,严重的话还会让整个江湖大乱。

果然这些事还是只能想想,不过这人居然劝余年说话注意文雅,有头有脸的人该保持形象,余年到觉得无所谓,毕竟很多人都希望自己无头并且被剥皮抽筋,最好还下油锅滚滚一翻。睁眼说瞎话那是余年多年的本事,李宜这话一出,余年立马就接了话茬道:

“恩,姑娘说的对,其实在下也是很注意的,你看我身上昨日那一身衣服,由于杀了个人惹得旁边的人吓得飙出一大把的稀屎,溅在我衣服上我还是很注意的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才出门的,自然是很在意自己的形象的。”

余年歪斜着脑袋,躲过王婆忍无可忍丢过来的蒜头后继续说着:“在下老王八温珉,敢问姑娘姓甚名谁,喜好何物,可有配偶?家中父母可安好,何门何派,有何背景,可喜吃辣椒油否?”

王婆这人居然直接无视先来后到,居然先给李宜上菜,让余年有些不喜,而李宜吃着自己点的吃食对于他说的话并不在意,对于他自称老王八温珉,这倒是和资料上说的一样,余年似乎和青衣卫统领有些不合。

他所说的那种情况并不少见,沉默道“倒是李宜多嘴了望公子不要介意”

说罢听他所问道:“公子岂不是明知故问,我叫李宜,无父无母,是这语嫣楼的人,其余的,不宜多说。”

顿了顿又添道“比起辣椒油我还是更喜欢吃醋”

不多时,王婆也端了两碗色腾腾的碎面上来,一晚简直普通人间炼狱,上面几乎像是铺了两层辣椒油一样可怕,并且居然还外加一层爆炒辣椒籽,另一碗则平淡无奇,和普通的碎面一般毫无变化。

不过这辣椒炼狱可不是他余年自己吃的,而是用来摆着看,也不吃,不过现在有陆离在旁边,就让他吃好了,于是把碗挪向陆离一脸正色道:“元芳啊,这是中原特色麻辣碎面汤,特地给你点的,来,尝尝。”

随后没等陆离反应过来,他只把平淡的那碗挪到了自己旁边,并且在自己袖口摸索着什么。

听闻那李宜说爱吃醋,余年就想到了什么,才开始摸索袖口,从左袖口掏出几包小盐巴和几瓶小辣椒油,随意丢在桌子上摇头,又往右袖口掏着,还真拿出了几瓶陈年老醋。

陆离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的,这货还真什么都往身上揣呐。

掏出三四瓶小号的陈年老醋之后,屁颠屁颠的走到李宜身边毫不客气的坐下,哈着气看起来非常高兴的说:“哦哦,原来你喜欢吃醋,刚好昨天我去天牢玩的时候向他们要了几瓶没开过封的,用来审问犯人的陈年老醋!”

余年又指了指自己左手特别拿着的一瓶说:“就这瓶,我试过了,在那个******顾捕头身上泼过一点,啧啧,他的皮瞬间就熟烂了,跟烧糊了的屎一样,味道老霸道了!你要不要试试?”

李宜瞧见那人的面,嗤笑一声道“没想到余公子这么重口味,不过还是少吃,不然,容易…伤身体,年轻的时侯不注意老了可就不行了”

说罢没想到这人居然那么厚脸皮的跑了过来,看他掏出的那些,讨过来在手里掂了掂,听完余年说的话,眼角不禁有些抽搐,抬眼看他冷冷道“不吃,奴家还想多活一会,再说,那样死太丑了”

当余年在李宜这边瞎扯淡的时候,狭隘的店门又走进一人,还是一名女子,英姿飒爽,实在是女中豪杰,长得也十分俊俏,但见她提着一把红缨枪进来,说实话没人会再有调戏她的心思了。

那姑娘迈进店门,向王婆婆问了一声好,环顾四周却发现今日店中几近无人,心下疑惑,“婆婆,今儿个是怎么了人影都不见一个?”

王婆婆示意自己看那边,转过头去却见余年并一个姑娘坐在了那里,明白过后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余年都坐在那儿了再要人来确实不易,那姑娘倒是勇气可嘉。居然还敢和余军师坐在一起。

收敛了三四分笑意,径直走到那桌旁,对着余年二人拱手道:“今日凑巧,不想余军师也在。”,微微行礼后便毫不客气的坐下。

余年自顾摇了摇头,没有理会来人,只是有些不解并且郁闷,嘀咕着:“回头让陆离试试,恩。”

然后抬头看着李宜,想了想。说道:“话说今天的大人物出来闲逛的可不少,怎么不见姑娘带个朋友出来什么的。”

本以为余年会正常起来,可谁会想到他下一句却是:“这样拉屎也好有个同伴不是么。”

丝毫没有顾及,这里是小吃店,惹得陆离直接把嘴里的碎面给喷了出来,还被那超辣的辣椒油给呛得老脸通红,王婆实在忍无可忍,直接就拿起铲子要来揍人,余年撒腿就跑,围着桌子团团转并威胁王婆:“你要是敢打我!我就不给钱!”

王婆大怒:“你小子什么时候亲自给过钱!哪次不是你手下跑来给的!别跑!”

李宜虽然也被呛到,但知书达礼的她还是努力的忍住了不雅的行为,听他发问还认真礼貌的回答道:“李宜没什么朋友,又何来带朋友游玩一说?”,这时见又来了一个姑娘,颔首回礼,专心吃完桌上吃食,突然感觉哪里不对,细想,心道:咿又来一个青衣卫的,这可麻烦,于是起身道:“二位忙,李宜先走一步”

说罢出店准备回楼,紧接着王婆终于受不了,两人绕着店追逐起来,临走前回头劝道:“咿婆婆你跑慢点小心摔着咯。”

这时候余年才瞥见原来是自己青衣卫的人来到,余年顿时停了下来,镇定自若的指着王婆说道:“哼!我的手下来了!你再追啊!王婆你啊!啊——!”

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王婆虽老,打起人来从不含糊,等余年再爬起来的时候,却见那姑娘已经离去。

余年也没在意那姑娘,走就走呗,下次见面给给她灌几瓶老醋,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起身拍拍灰尘对着乔慕道:“哎呀,老乔啊,真巧!咋了,咱兄弟俩喝上两杯,看看今晚谁掉进粪坑沾上一身屎如何?”

这余年可谓睁眼说瞎话,对着人家一姑娘家称爷们,每一句话似乎总脱不了他没营养的拉屎梗。这陆离那叫一个命苦,本来王婆好心睇来清水给他漱口,余年突然又来一句,喷了王婆一脸,自己还得拉着脸好好道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