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江湖多风雨

更新时间:2021-01-06 13:44:37

江湖多风雨 连载中

江湖多风雨

来源:落初 作者:吃肉要扣肉e 分类:武侠 主角:陆醒宗 人气:

吃肉要扣肉e新书《江湖多风雨》由吃肉要扣肉e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陆醒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江湖从来都无一刻宁静,出云山上为何叔侄相残?五行宫内,憨厚无知少年错踏入纷乱的江湖,会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家坡,从这里再走半日就是柳州地界了,和鼎元城一样,这里再往前很远都没有可以歇脚的地方,不论过路的行商和江湖中人都会选择在此歇脚,所以这里的客栈生意很好,李家客栈就开在这李家坡上,虽然叫李家客栈,但掌柜的却不姓李,掌柜的是一个女人,叫宋小云,三年前客栈遭劫,她男人被强盗当场砍死,宋小云运气好,当强盗想要奸污她时,被一个脸上长着长疤的青年救下,幸存的她便和她两个娘家兄弟一起经营这李家客栈。

八月初六,傍晚,正是饭时,每到这个时候,客栈里的伙计们都忙的团团转,宋小云也不例外,好不容易得了闲,正当宋小云想回到柜台好好歇歇脚时,打门外走进了一名男子,这男子身材匀称,一身黑衣,脸色苍白,除了背的包裹之外,手里还提着一根被粗布包着的长条状的东西。

宋小云赶紧上前笑着招呼道:“客官里边请,这么晚了,客官您住店?”

“嗯。”黑衣男子先看了宋小云一眼,又快速打量了整个客栈,这才淡淡的回应。

“那客官稍候,我这就为客官准备一间上房。”说着宋小云就要上楼。

“不急,我先用过饭菜再准备也不迟。”黑衣男子说道。

宋小云愣了一下,她觉得眼前这黑衣男子的声音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不过她也没细想,便笑道:“好,那客官这边请。”

黑衣男子找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下,他将包裹和长条状的东西放在桌上,随后点了几道小菜和一壶酒,宋小云道声稍等便到后厨忙活去了。

黑衣男子自然就是戴着人皮面具的黄粱,而粗布所包裹的正是近日以来江湖中人都想得到的宝剑,黄粱自陆景手里夺来后就已经给剑取了名字,凌云。

黄粱点的几个小菜都相对简单,不一会儿,小二就已将酒菜上齐。

黄粱为自己倒了一杯酒,静静的听着其他客人的交谈。

“赵兄,你听说了吗,出云宗出大事了!”正前方那桌的对话引起了黄粱的注意。

“刘兄莫非又知道了什么秘闻?”那姓赵的举起酒杯笑着问道

姓刘的嘿嘿一笑,道:“出云宗在鼎元城比武得了宝,这赵兄知道吧?”

“嗯,知道。赢得那个叫什么……陆景,对吧?”那姓赵的问道。

“正是正是。”姓刘的点头,又道:“这出云宗一得了宝贝就立刻动身往回走,生怕有人觊觎宝物,但万万没想到,烛火宫早就联合了其他几家势力布下了天罗地网,在路上埋伏了出云宗众人,不过却让陆景带人逃了出去,烛火宫的人哪能轻易放弃?就一路向出云宗逃跑的方向追赶,最终追到了一条小溪边,赵兄,你猜怎么着?”

“你就别卖关子了,刘兄,到底怎么了?”姓赵的急道。

姓刘的汉子先是端起酒杯喝一口酒,随后又夸张的左右看看,最后压低嗓子道:“全死了!出云宗陆景在内的十七人尽皆毙命!宝剑也不见了踪影!”

“竟有这等事!那……”

听到这,黄粱一愣,不禁皱起了眉头,那日他只是将陆景制住,夺了凌云剑后便立刻离开了,与出云宗众人虽有短暂交手,但却未伤及任何一人的性命,可为何他们都死在了那呢?是烛火宫的所为?人就是他们杀的而不承认?不,应该不会,烛火宫本就是出云宗的死对头,对他们双方的仇恨而言,杀对方的人根本不用遮遮掩掩,正大光明的承认反而更能灭出云宗的威风,而且陆景他们明知道烛火宫在追杀他们,自己又将凌云剑夺走,无论是躲避追杀,还是追赶自己重新夺回凌云剑,出云宗众人都应该立刻动身离开,绝没有留在在原地的道理,那么也就是说他们是死在自己夺剑之后到出云宗众人动身离开之前这短短的时间里,想到这里,黄粱心中一紧,如果是这样,那当时除了自己与出云宗众人以外竟然还有其他人藏在暗处!在自己走后就现身将出云宗的人杀的干干净净!

黄粱正在思考时,客栈又来了新客人,一个书生打扮的男人走了进来,宋小云连忙上前招呼:“里边请,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那书生也不答话,自顾的摇着扇子在客栈里寻找什么,终于,在看到戴着人皮面具的黄粱后,书生露出了笑容,他啪的将纸扇一合,指着黄粱对宋小云道:“我与他是一起的。”说完便向黄粱那桌走去。

黄粱正琢磨出云宗众人的死因,却见一个书生打扮的人坐在了自己的对面,正笑着看自己。

黄粱看书生,书生微笑着看黄粱,一时间,两人就这么对视,谁也没有开口。

“两位客官,给您添一副用具。”店小二的声音想起,原来宋小云听书生说与黄粱认识,又坐在一张桌上,便让店小二又多拿了一副碗筷酒杯给书生。

“谢谢。”书生不再沉默,他摆好酒杯,拿起桌上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举起酒杯笑着对黄粱道:“在下朝闻宫李清明。”

朝闻宫,江湖上最大的情报组织,鼎元城有宝贝的消息就是由朝闻宫传出来的,可黄粱从没有与朝闻宫的人打过交道,他不知道眼前这人是什么意思。

“有事?”黄粱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淡淡的问道。

“在下此来有三件事,第一件就是恭喜大侠得到神兵。”李清明看了一眼桌上粗布包着的凌云剑淡笑道。

黄粱心中一凛,嘴里却依旧淡淡的道:“什么意思?”

“哈哈。”李清明哈哈一笑,道:“大侠何必再装糊涂,陆景身为出云宗年轻一代数一数二的高手,在你手上居然过不了十招,这等功夫,在下佩服。”

黄粱双眼一眯,紧盯着李清明,道:“你也在场?”

“不错。”李清明无视黄粱的目光,点点头微笑的回答道。

“那么,人是你杀的?”黄粱问道。

“不不不,江湖中的任何人都有可能是我们未来的客人,我们朝闻宫怎么会断自己的财路呢。”李清明摇头笑道,“是另一人做的。”

黄粱不禁后背一凉,当时竟然有两伙人悄悄隐匿在自己身后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而自己却不自知,只是这两伙人竟然都默许自己拿走凌云剑,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第二件事其实是在下的私人请求,在下想求大侠让我见一见神兵的真正面目。”李清明道。

“你觉得可能吗?”黄粱淡淡的说道。

“在下也知道这个请求有些冒失,实在是在下寻找这把剑的线索花了十年,如今这把剑重见天日,又近在眼前,在下实在耐不住心中好奇想要看一看寻找了十年的神兵到底是何等模样,在下只是擅长敛气藏匿,若论武功绝对不及阁下万一,所以阁下也不必担心在下夺剑而逃。而且阁下若是答应的话,在下会免费提供一个价值三千两白银的情报。”李清明目光诚恳的看着黄粱说道。

黄粱有些看不透眼前这个叫李清明的人,从始至终两人谈论的话题全都被李清明引导着,黄粱想看看他的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好。”黄粱点点头,抬手将桌上的凌云剑递了过去。

“多谢!”李清明听后大喜,伸手便将凌云剑拿在手里。他一边将包在外面的粗布扯掉,一边道:“阁下真是小心,即便不包着粗布,又有多少人能认得宝剑呢。”

三两下将粗布扯下,露出里面的剑鞘,这剑鞘居然镶满了金银珠宝,李清明看了露出鄙夷的表情道:“这把剑的前主人真是一俗人,居然将宝剑装扮的如此庸俗。”

李清明握住剑柄,缓缓的将剑拔出一半,凌云剑渐渐露出了本来面目,雪白的剑身散发出淡淡的寒光,“果然好剑!”李清明想将凌云剑完整拔出,却被黄粱阻止,这里是客栈,客人众多,若是无故拔剑出来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看着凌云剑,他有些感慨的说道:“就是为了这把剑,我朝闻宫调查十年,好不容易有了些眉目,却被少宫主毁于一旦,唉!”

黄粱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他也听说这凌云剑的消息本来朝闻宫是想卖个好价钱的,却不想被他们少宫主在一次酒醉后说了出去,才搞得江湖皆知。

李清明恋恋不舍的将剑送回剑鞘又包好粗布,交还给黄粱。

“多谢阁下信任,今日得见神兵风采,也算了却了我一桩心愿,阁下如果有想知道的情报,只要价值在三千两百银以内,我都可以免费告诉阁下。”李清明感谢道。

“我想知道当时在场的除了你以外,另一人是谁。”黄粱道。

“这……”李清明苦笑一声,道:“抱歉,那人身份特殊,其价值远远超过三千两白银,所以我不能告诉你。”

黄粱沉默。

“你可以问一些其他的问题,如果可以,我会为你解答。”李清明说道。

“不必了,我想问的只有这个问题,既然你回答不了那就算了,我记得你曾说过,来找我有三件事,前两件都说完了,说说第三件吧。”黄粱道。

“这第三件事,在下代表朝闻宫来告诉阁下一件事。”李清明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正色道:“烛火宫已经从朝闻宫买到了关于此剑的最新消息。烛火宫正在四处寻找阁下。”

黄粱心中大惊。

“这算什么?你们将我的消息卖给了烛火宫,回过头又来提醒我?”黄粱看着李清明道。

“我们朝闻宫算是生意人,将此事告诉阁下,是因为我们觉得阁下会需要我们的帮助。”李清明正色道。

“你能帮我什么?”

“烛火宫此次人马众多,更是由一名副宫主带队,阁下虽然武功高强,但双拳难敌四手,单凭阁下一人,是万万逃不脱的,而我们朝闻宫可以让阁下转危为安,我们有特殊的渠道将阁下送走。”李清明略显神秘的笑道。

“条件呢?朝闻宫不可能这么好心让我白占这个便宜吧?”

“这是自然,朝闻宫做事只看利益,有付出就会有回报,我们需要阁下付出的就是它。”李清明微笑着看了一眼凌云剑说道。

“哼!”黄粱冷笑一声,道:“说到底你们的目的也是剑!说的倒好听,我的消息也是你们卖给烛火宫的,现在居然说什么救我?”

“阁下话不能这么说,朝闻宫做的是买卖,一切以利益为主,再说烛火宫向我们买的是剑的消息,若是阁下不夺剑,也根本不会牵连进来,对吧?”李清明依旧微笑道。

“我既夺剑,你觉得我会轻易将剑交出来?烛火宫或是朝闻宫都是一样,若有本事,只管来取便是。”黄粱冷声说道。

“我再跟阁下说详细些,阁下若是将剑交给我们,我们不仅现在可以保你性命,待到将来,阁下若是可以拿出与剑同等价值的东西,我们一样可以再将剑卖给你!”李清明极力的想说服黄粱。

“不必再说了,无论烛火宫还是朝闻宫我都不会将剑拱手让人,有什么招术,我一并接着便是!”黄粱坚决道。

“这真是太遗憾了,阁下的决定真的很不明智。”李清明摇头,道:“不过既然阁下意已决,夜也已经深了,在下就告辞了。”说完起身施了一礼,便向外走去。只是没一会儿,李清明便又笑着返回了客栈,这一次他没有与黄粱同桌,而是坐在了黄粱一旁的空桌。

“在下觉得阁下可能很快就会改变主意了。”李清明微笑着示意黄粱看外面。

黄粱转头向窗外看去,只见窗外人影攒动,粗略看下来,竟有上百人。

烛火宫,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