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疯道人

更新时间:2022-02-17 03:37:08

疯道人 连载中

疯道人

来源:落初 作者:老窝瓜 分类:武侠 主角:和尚秦 人气:

火爆新书《疯道人》是老窝瓜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和尚秦,书中主要讲述了:纵然千回死,抚剑啸长天,人如草介剑似镰,江湖黄泉一步间。出手必杀人,命在剑上悬,生死只当喝杯茶,过眼云烟聚又散,来去一身闲。  被武当逐出山门,在武林翻江倒海,杀人心冷似铁,留情心柔如水。是枭雄还是英雄?请走进他的身边,疯道人为您演义不是完美的人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不点走了,秀秀放羊回来不见了小哥哥,她发了疯的将屋里院外旮旯胡同找遍了,他发现小哥哥的剑不见了,小哥哥睡的床上有一张纸,她不识字可是有一种预感,小哥哥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家里,她跌跌撞撞的奔向田里。

父亲认得的字虽然有限但还是看明白了小不点信中的意思,小不点告诉他们不要对外人提及他的事,秀秀看到的人是找他的,他不愿让他们受到伤害,事情过后他会回到这个家,这个家里有他的三位亲人,这个家已是他生命的唯一。

小不点走后秀秀偷偷的哭了好几次,这个家里再也听不到她的笑声。她没有心思去放羊也没有心思吃饭,秀秀廋了,脸上已没有了往昔的光泽。

老两口突然发现女儿大了,秀秀有了女孩的心事。爹娘只有叹气,他们只希望这件事能很快过去。他们更期望小不点能尽快的回到这个家里。

小不点离开这个家是在来到这个家的第八天,这个家有太多的温馨让他留恋,可是他还是坚决的要离开。他不敢面对一家人,所以他选择了‘偷偷’。

小不点并没有走远,他藏身的处所在家东面一里地远的山坡上。他不放心,怕这个家受到伤害,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只有确定‘家’绝对不会受到伤害后他才会离开。

小不点看到大叔和婶娘的作息已不像以前那么有规律,他知道搅动这池清水是自己做的孽。真想用身边的剑朝自己心口扎两下,可是他知道这样会更伤害了他们,他只想尽快的有钱,把老两口像爹娘一样养起来。

小不点也看到了秀秀,秀秀放羊也已不那么早,秀秀常常坐在自家柴草垛一坐半天,他看不清秀秀的脸,他知道秀秀一定很伤心,他从心底希望秀秀快乐,希望秀秀未来一生幸福,小不点的脸上留下了两行清泪。

小不点的感觉很灵验,在他离开秀秀家的第三天,村里来了七个擒刀拿棒的人,小不点清楚的看到七个人分成两伙在村里四处搜查。

他紧张的看着三个人进了秀秀家,很快又走了,他也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秀秀,他的手心里一把汗。

他知道自己真的该走了,这个家已经安全不会有人对这个小山村在感兴趣。真到了要离开的时候小不点的心一阵阵收缩,他痛苦的要呕吐。

望着给予自己太多呵护的三间草屋,已是泪眼模糊,小不点跪了下来,向那草屋磕了三个头。

小不点走了,他走了五天,他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他也不知道该走向哪里,但是,他知道不管他走到哪里再也不会忘记在上饶偏远的山区,有一个让他魂牵梦绕的清河村,清河村有俺爹俺娘,还有一个妹妹叫秀秀。

他来到了一个很大的集镇,集镇大的让他眼晕。当地人告诉小不点这里是金华,也有人告诉他叫婺州,准确的说应该叫金华,婺州是明朝以前的名称。

金华河流众多景致优美,李清照曾赞曰‘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金华人杰地灵名人代不乏出,唐--骆宾王、宋抗金名将—宗泽、明开国文臣—宋濂。金华火腿更是名扬天下,是明朝贡品。

所有这些对于小不点都无关紧要,他也不感兴趣,他唯一关心的是在哪里能找到活干,他要找到能填饱肚子的地方,他没有银子!

小不点很幸运,一天里找到了两份活计。小不点的命运又很差,他很快的又失业了。

第一份活他走进了一个镖局,小不点简单的打了一套大鸿拳,舞了几招八卦剑,他得到了一份丰盛的午饭,吃得肚满肥肠。镖主回来又以来路不明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把他打发了。

第二份活是在一个灯红酒绿的大街上一群人在打架,他看不惯以多胜少的场面,他出手了。结果无需再言,他被请到了屋里以每月十两银子雇他看院,并先付一半佣金。

这个院子很大,‘雅苑’是这个院子招牌,他看见院子里有许多女孩,可是来的却是骑马坐轿的男人,他不知道这些人来干什么,见到女孩们轻薄很反感,有的甚至对他初来乍到的看家护院也是眉来眼去。

他从一个老护院嘴里知道,这里原来是一个青楼,今天打架是为了争抢客人。他很失望,趁着夜色带着五两银子走了。

怀里有了银子,不必睡在摇晃的床上,躺在一个很大的床上,身下是厚厚的褥子,小不点反而睡不着了。他想起了清河村、想起了秀秀想起了秀秀的俺爹俺娘。他下定决心要做一点正事,对得起家里人对他的期盼。

小不点要到更大的集镇,去挣更多的银子。在武当就听人说过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杭既然能和天堂比,那里的银子一定也会和天堂一样多。小不点很快睡着了,他梦见自己有了很多银子,银子多的装了一马车。

小不点肩上挎着包袱,手里拿着雨虹剑,心里装着一马车银子的梦想,离开了来到还不足两天的金华北上。

一天小不点来到一条大河边河面很宽,河边居住的人说这条河叫富Chun江。放眼望去偌大的江边只有一条渡船。

小不点和一位年纪大一些的艄公搭讪道;“老人家,我要过江麻烦您载一程”。

艄公道;“客官,对不起,船客已满等下一趟吧。”

小不点怀疑的问道;“老人家是不是怕晚辈不给钱,船上明明船客不多,何来船客已满之说,难不成晚辈的钱不好花”?

艄公急忙解释道;“客官误会,哪有人嫌钱多咬手的!实在是不得已,船客虽然不多,但是,船这一趟已被船客包下了。客官耐心等下一趟给不给钱不重要。”

小不点道声“不好意思,误会您了老人家”。说完转身欲走。

船上突然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老人家让这位公子上来吧,也不差一人”

艄公连忙道;“公子,请上船吧”

小不点急忙掏出银子道;“老人家,给您银子”

艄公摇手道;“公子,使不得,船钱船上的客人早已付了”

小不点上到船来站在船舱门恭恭敬敬深施一礼道;“后生晚辈在此谢谢了”

船舱门打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客气道;“公子不必客气,因有家眷不方便请公子进内诉话,望公子理解。

小不点认真道;“客官言重了,晚辈虽然不是守旧之人,但也懂男女授受不亲的礼法,原不知有女眷在船,倒是对自己适才的鲁莽深感愧疚!”

中年人豁达地说;“萍水相逢异乡都是客,相逢必是有缘!公子不必介意,看公子一身装束应是江湖中人”?

“江湖寓意太宽,上到少林、武当,下到贩夫走卒,人人都在江湖走,却又不是人人都是江湖人!晚辈只是觉得插把剑好玩而已”。

中年人侧目看着小不点欣悦道;“公子年岁不大,见识却如此深奥令人刮目相看!不知公子意欲何往?”

小不点不假思索道;“晚辈在外游学并无一定去处,家境贫寒一路尚须凑错费用,晚辈自己也不能确定意欲何往”。

一个下人过来道:“老爷,船马上靠岸了”

中年人嘴中答应着“知道了”扭头望向岸边,江边已有几辆带蓬马车候着。

看见下人离开后小不点对中年人道;“客官,您的这位家人应该是八卦门人,他的八卦剑练得已有七八分火候,在江湖中已算上乘。”

中年人睁大了眼睛惊奇的看着小不点说道;“公子能一语道破,可见公子矣不是凡中之人”!

小不点谦恭道;“晚辈从小对江湖武林趣事颇有爱好,所以有所涉略,随嘴说说而已,客官切不可当真。”

船已靠岸人员依次上岸,家眷早已有人扶持上了篷车,小不点再次向中年人表示感谢并告辞。

中年人颇为感慨道;“水中浮萍,聚匆匆,散匆匆,不知是否再重逢”!

小不点矣动容说;本是浮萍命,来去不由衷。客官大可不必,岂不闻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相知何处不相逢”!

中年人相邀同行,小不点因中年人有家眷拒辞,篷车已去很远下人返回,递给小不点一块玉佩道;“这是主人之物有主人名号和宅邸,公子若到京城请务必一聚,主人盼之公子切记”。

望着绝尘而去的下人背影,小不点感慨良多。

小不点日薄落店日出而行,观山望景一路并不辛苦,不一日已近临安。

临安多山地,天目山山脉纵贯全境,有十里一山八里一溪之说,小溪的深沉,山谷的幽静让人流连驻足。

已近午时小不点走在九仙山的山谷中,心情好的不得了。突然好似听到远处有打斗声音,急忙运起轻功急速奔去,接近打斗现场隐藏身形慢慢靠近。

看过后小不点有点疑惑,打斗的一方好似富Chun江的船客,小不点的行程并不快是顾忌未愈伤口,按常理说船客早应在三百里之外,怎么会在此!又因何故与何人在此打斗?

小不点细看确定是船客,船客一方有八人其中有一位女人,武功都不错。另一方三十人众,也有数位高手。看来打斗时间已不短双方都有人受伤,船客明显处于劣势,已坚持不了许久,胜负很快就会有结果。

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师傅在小不点很小的时候告诫的。小不点已受惠在先,更有对船客的好感,小不点已准备出手了。小不点即使不认识船客他也会出手,一看到以众凌弱小不点就会想到施家山驿道的情节。

小不点懂得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所以他要一击必中。

观察一会他确认站在外围的大块头应是这伙人的头,大块头旁边还站着三个人像是保镖,大块头在不断的吆喝着,使攻击一波紧一波。

小不点窜上树,在树上运用轻功接近大块头的后背,他不敢拔剑,剑会反光也会发出声音,小不点要重施故技。

大块头没有注意身后,他的精力全在厮杀战场上,大块头兴奋的喊着;“弟兄们往上冲,杀了他们金银财宝随便拿”。

小不点一招蛟龙入海急冲而下,大块头发现已为时过晚,躲避不及右背被剑鞘洞穿,大块头被小不点急冲之力撞得飞了起来,尖叫声令人不寒而栗!

小不点跟着跃起顺势拔出剑,随手一挥大块头血雨四处飞溅,身首异处惨不忍睹,尖叫戛然而止。

三个保镖初始有点蒙,清醒时大块头已是命赴黄泉路。

三人拔刀直奔小不点,小不点急架右刀脚下急退,三人不知厉害跟着追杀,小不点一个鹞子翻身已经到了三人身后,左边脚步稍慢者被小不点一招力劈华山卸掉一条臂膀。胳膊攥着刀滚出去很远。

丢了一条臂膀的保镖嚎叫着冲了十几步摔倒在地,另一个保镖见事不好‘妈呀’叫着冲进树林,另一个见机慢点被小不点追上捅了个前后透亮。

小不点转身奔着战场而去,从大块头嚎叫起战场双方已停止了械斗,大块头和保镖瞬间被裁,小不点的骁勇已经下破了他们的胆,见小不点冲过来争着奔先逃命钻进树林,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小不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知道自己的伤口尚需时日,功力也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如果一旦形成对峙他和船客的后果都会不堪设想,他必须下重手杀一儆百尽快解决厮杀。

几个受伤来不及逃走的对手,被船客的下人一刀一个全都送回老家去了。船客身上虽已挂彩仍然踉踉跄跄奔着小不点跑来,小不点精神一松懈瘫坐在地上。

船客一脸兴奋道;“富Chun江一别,我总觉得咱们很快就会再见面,果不其然被我猜中了”!

小不点想站起来可是,试了几试还是不能如愿,头上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往下掉。

小不点只好苦笑道;“在下实是身有不便,不能站起回话,望客官见谅”。

船客看到小不点面色异常忙问;“公子身体受了伤”?

小不点摇头道;“没有,是前些日子受伤没有好利索,可能又抻着了”。

船客喊来人不由分说将小不点抬上车,受伤不能骑马的也上了车,篷车疾驰的奔向临安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