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巫裔仙途

更新时间:2020-06-26 16:07:47

巫裔仙途 已完结

巫裔仙途

来源:落初 作者:流水 分类:仙侠 主角:白虎云空 人气:

流水新书《巫裔仙途》由流水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白虎云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瞎了眼才被人表象所迷,被白莲花妹妹所害,肉身葬虎腹还不够,还要她灰飞湮灭,既如此,她就拼个不要轮回也要拉对方一起入地狱……  因为上古神族巫神的看中,她幸运的重生在修真大陆上一个没有灵根的废物身上,尽管爹不亲,娘不在,姐弟恶毒,环境恶劣,但因为前世黑女巫的身份,她也能左手炼丹,右手制符。一步步以自保为前提的下,踏足修仙路!  ……………………  新文《重生之农门娇女》已经开始上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就在进修真界之前用完它!”玉墨弯了弯嘴角,李小刀揉了揉眼睛,他怎么觉得墨儿笑的那么邪恶呢?

在药阁帮玉墨将所有药材都碾碎成末后,玉墨心满意足的付了银子。

李小刀满心疑问不知道该不该问,玉墨半点要说的迹象都没有,以他们现在这样的关系,她还是不相信他吗?

到了玉府,玉家前门的侍卫根本就不认识玉墨,玉墨在玉府的存在感很低,通常又是从**出入,所以玉墨被拦了下来。

李小刀气极,“好一个看门狗!居然连你家小姐都认不出来?我倒要看看你们玉家的奴才的胆子是什么东西做的!”

李小刀在合城虽是名人,但他总是稀奇古怪的变换各种装束,真正认识他又能认出他的人,也就他们李家的自已人了。

玉府侍卫虽拦住了他们,却是派人进去通禀,守门数载,唯一练就的就是一双火眼,谁有权?谁有势?谁不能得罪?这些靠的都是眼色和心计,守门也不是容易的,万一哪天不长眼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等待他们的下场会很凄惨,所以就是真的不认识门前这两人,但看其气势风度,就知晓对方身份不普通。

“我还道是谁敢冒充我们玉家的小姐!原来是你啊!”玉蓉意外地认出了消失了三个月的玉墨,上下仔细打量,看她皮肤白里透红,小嘴润泽,连以前暗淡没有光泽的头发也变的乌黑发亮,衣服虽没变,但她整个人却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这种感觉,玉蓉很讨厌。

在侍卫将这件事报告给大管家时,玉蓉几人恰好路过,于是告诉大管家,这件事交由他们处置。

“玉墨,你这三个月去了哪里?”玉贞是大姐思维方式总比玉蓉成熟一点,目光扫过玉墨身后长相普通的李小刀,寻问意味很浓。

“玉家大小姐,墨儿好歹也是玉家小姐,你们也确认了她的身份,难道就非要堵在门口盘问个清楚?”李小刀懒洋洋地问道,目光一点都没掩饰他对玉家教养的失望。

玉蓉或许没看出来,但玉贞却看的明白对方的轻视,她玉贞是玉家最出色的小姐,什么时候被人如此不放在眼里轻视过?而且还是当着她的面,尽管心生怒意,脸上却不显。

玉蓉也没让玉贞失望的抢先喝道:“你是什么东西?玉家的事与你何干?来人将这个不懂尊卑的东西赶远一点!”在玉蓉眼里,与玉墨混在一起的人绝对不是啥好鸟,明明打扮很普通,却偏要装出目空一切的样子!好!既然他要装,她偏不让他装下去!他要让他狼狈地滚蛋!

“他是我的朋友。”玉墨拦住上前要赶人的侍卫,抬眼看着玉贞说道。

“是你的朋友又如何?我说赶他走就赶他走!”玉蓉冲着侍卫怒道:“你们耳朵聋掉了吗?让你把他赶走没听到吗?”

“这就是玉府小姐的教养,在下还真是不敢苟同,墨儿,这样的环境你还是别回去了,免得影响你,再带坏了你。”李小刀摸了摸玉墨的脑袋,感叹着这哪里是姐妹?仇人还差不多!

“大胆!你……你居然敢口出恶言!”玉蓉刁蛮的Xing子被彻底激发了,“你!你!你!还有你!”连连点了几个站岗侍卫的脸,“给我揍死他!往死里揍!”

玉贞拦住了正要说话玉简,任由几人上前朝李小刀出手。

李小刀现在的修为对付这些只有三脚猫功夫的侍卫是易如反掌,左右闪避,一招一个,转眼间这四人就一一被放倒,半天都爬不起来。

“你们给我一起上!”玉蓉见识到李小刀的手段,非但没有被吓到,反而更加激怒她的好胜心和虚荣心。

李小刀如今的心Xing已不是当初那个轻易会被激怒的少年,他下手虽重,却极有分寸,玉府数是侍卫被放倒在地,引得玉府门前遥望观看热闹的人数不胜数,玉府当家人玉行文终于被请了出来。

玉蓉傻了眼,她哪想到玉墨这死丫头会有一个这么厉害的朋友?居然以一敌众还赢的异常轻松。

“大伯……”面对玉行文质问的眼神,玉蓉害怕地垂了脑袋,目光闪烁犹疑间瞄到了玉墨的身影,心头冒出了一个想法,来不急细想就抬头冲口而出道:“大伯!都是玉墨惹的祸,都是她让他朋友动的手!”

玉行文这才注意到他原本已经失踪数月的女儿玉墨,她站在场中央,目光平静地与他对视,这种清冷疏远的目光让人打心里不舒服,玉行文眉宇一皱,难不成她以为有一个会打的朋友,就能在他面前如此放肆?“阁下是什么人?在玉府如此放肆所为何事?”

李小刀抱拳道:“玉老爷,晚辈只是来送义妹回家,却不想府上侍卫连玉家小姐都不认识,而这位玉家小姐更是无礼没有教养,指派人赶我离开!”说到这里,李小刀目光猛的犀利起来,尖锐的目光落在玉行文的脸上,“并且,玉小姐还下令让贵府的侍卫要取我的Xing命!”

简单几句话将方才的一切解释的清清楚楚,人家伤了玉家侍卫,那也是属于自卫,而且谁让玉家侍卫那么不经打?

玉行文的脸色很难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小辈教训,实在让他难以下台。

玉贞没想到这人居然当面给爹爹难看,说玉府小姐没有教养,不就等于说玉家风气不好?玉家家风不好,不就等于说玉行文这个当家人没管理好玉家?“墨儿,你觉得事实是像你朋友说的这样吗?”

玉墨正在一心打量玉行文,他在玉墨的记忆里,印象淡的都想不起来,好象玉墨见二叔的次数都比见她爹的次数多,而且,这个玉行文的身体好象并不如他外表看起来这么的健康,还没等她想个明白,玉贞的话就把大家的目光全部吸引到了玉墨的身上。

玉贞看着玉墨,目光平静中带着威慑与警告。

玉墨眨了眨眼睛,清脆的回道:“是啊!大小姐一直都在旁边啊,难道大小姐没看到?”

玉贞怒极生笑,纤纤玉手中的粉色丝帕一点点地被揪在手心中,平息怒气后,上前一步,柔声道:“爹,都怪女儿不好,没有及时阻止蓉儿,因为墨儿失踪这么久,大家都很担心,突然看到此人与墨儿在一起,蓉儿有所怀疑也很正常,毕竟我们从来都没听说过墨儿有这样一个朋友。”顿了顿,玉贞又说道:“方才墨儿说此人是他朋友,而这人却说墨儿是他的义妹。”

一番话将他们的错误推的干净,并且还让人怀疑上了李小刀的身份和用心,李小刀总算有些明白玉墨为什么这么早慧,玉家的小姐,个个都不简单。

“你可有什么解释?”玉贞的话算是给玉行文递了一个台阶,此事已闹腾的沸沸扬扬,不当场弄清楚,对玉家声誉有损害,而且后天四方城就要来人,这个时候容不得半点失误。

“墨儿这些日子都在我家,一开始她说她是玉老爷的女儿,我还不相信,因为也没听说玉府丢了一个小姐啊!而且我与她相遇时,她昏倒在路边,全身上下都是伤,没办法我就只能把她带回家,大夫说要好好调教,你看现在,墨儿就被我调养的白白胖胖!如果是玉家小姐,怎么会落魄成那样?所以她伤好后,要求回家,我也没同意,派人仔细打听一番,这才决定送她回来。”李小刀一字一句清晰无比,周遭人议论的声音大了起来,或许他们已经想到这个所谓玉家小姐到底是谁了!

“玉墨!这就是你所谓的朋友?”玉行文脸色青红交加,这一切让他又让他想起了那个女人,狠心抛弃他和孩子的女人!

玉墨垂下眼帘,李小刀在说她浑身是伤昏倒在路边的时候,玉行文的眼里分明闪过一抹痛色,虽然极快,玉墨却也能肯定她并没看错,但她想不通,玉行文为什么要流露出这样的情绪?她以为玉墨在玉行文的眼里应该连路人甲和路人乙都比不上,这八年来玉墨在玉家的遭遇不就很能说明玉行文对玉墨的态度吗?

“玉老爷!来者是客,我在外面也站了很久了,难道玉老爷无心请我进去喝杯茶?”李小刀一本正经的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道:“刚才运动一番,确实有些累了。”

“你这个无耻之徒,打了我们玉家的人还想进玉家喝茶?大伯!他根本居心不良,不能让他进玉家!”玉蓉在玉简的示意下跑到玉行文的身边,拽着他的胳膊撒娇道。

“爹!他到现在连自家姓名都没敢说出来,可见他是心虚。”玉简到目前为止才开口说话,这人这么能打,穿着也不讲究,搞不好就是混在街面上的流氓,若真是这样,他再传一些消息出去,玉墨这块烂泥将会更加发黑发臭!到时候就是父亲不同意,族里的人也会将玉墨赶出玉家!

“你们都不认识我吗?我以为你们都认识我!搞了半天你们都不认识我?”李小刀大吃一惊,脸上神色不似做伪。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们凭什么该认识你?”玉蓉狠狠地瞪了李小刀一眼。

玉行文警告似的看了一眼玉蓉,让她闭嘴后,才按耐下冲天的怒气,“你叫什么名字?”

“唉!看来我在玉老爷和玉家公子小姐眼里是很没存在感的!家父李双山,晚辈在家排名第七。”

玉贞紧锁淡眉,目中似恨,似怨,似哀,今天是她出生以来,最最没脸的一天,而让她没脸的却是她心中人的弟弟……

玉简若有所思,自语道:“他就是人称李家怪少的李小刀?”

“原来是贤侄啊!伯父还真是眼拙,这样好了,中午留下来吃饭,就当蓉儿给你赔罪了,伯父会跟你父亲亲自解释这件事的!”玉行文确实见过几次李双山最宝贝的这个幺子,只是……他还真如传言所说古怪百变,喜欢用犯夫走卒的身份与人相处,李双山是又爱又恨,没亲见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但若亲眼碰到了,按李双山的火暴脾气,李小刀的下场是可以预见的。

正因为如此,或许他的父亲根本就不知晓他在外所做的事,玉家和李家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今日李小刀伤了玉家这么多人,仔细追究起来,两方都有对错。但李小刀是因为玉家人而与玉家起冲突,这个起因,怕是李双山不能接受的了。

李小刀听出玉行文话里的内涵,暗骂一声老狐狸,脸上却亲切的笑道:“误会一场,哪里有伯父说的那般严重?”玉行文见他上道,正要说话,就听李小刀接着说道:“吃饭赔罪倒不要了,若是伯父方便的话,不知可否留小侄住几天?”

玉行文脸色一怔,很快说道:“这有何不可?贤侄在玉府爱住几天是几天,只是你父亲那里?”后天四方城来人,李双山答应该嘱咐过李小刀什么吧?

李小刀说道:“我爹那里无妨,待会儿我回家打个招呼就成了!”

玉行文无奈地领着李小刀进府,看热闹的人也渐渐散了。

这天后,李家怪少李小刀的名字传的更响了,连带着他的义妹玉墨也被人津津乐道的谈论着。玉家所为,其实也有不少人能理解,只是众人都是同情弱者,玉墨小小年纪,长的又那么可爱,被欺凌成那样总有很多自认为善良的人献出了同情心。

舆论的压力下,玉家人看待玉墨的目光更加不善,不过没有人敢欺负玉墨了,因为李小刀又再一次当着玉家人的面承认了玉墨是他结拜妹妹的身份,并且将他父亲李双山的礼物当他们的面交给了玉墨,这表示玉墨是李小刀义妹的身份,他们李家是承认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