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诛神成圣

更新时间:2020-09-14 09:53:05

诛神成圣 连载中

诛神成圣

来源:落初 作者:松道风 分类:仙侠 主角:厉鬼灵智 人气:

火爆新书《诛神成圣》是松道风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厉鬼灵智,书中主要讲述了:万物本无灵,人类与飞禽走兽一般,受命本性,茹毛饮血,浑浑噩噩。终一日,一凡物偶得灵光,开天智,知天命,享天福,得天之神通,遂自命为圣!圣眼见周遭世界,万物如行尸走肉,生老病死,于世间一无所留,心中感慨,遂以天之神通赐万物以凡灵,开万物灵智,从此,万物死,灵不灭!圣化诸般神灵,天之神通化为轮回,灵可享永世轮回!然天之神通终违天意,神通毕,圣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谁!”臧云落环顾四周,却哪有说话人的影子。

“堂堂金乌教左护法臧云落,竟要屈尊来这一家小医馆收徒,这女孩儿父母不允,你这可就是诱拐,哈哈哈!”

“金乌教已落魄至此了吗?”

臧云落双掌青焰升腾,神情戒备的说道:“阁下还请出来一叙,藏头露尾算什么好汉?”

“与你何须藏头露尾,我只是想看看这位深藏不露的医馆主人,见自己闺女被抢到底能隐忍到几时?”神秘的声音带着几分放荡与玩味。

臧云落顿时警惕,凝神看向云风,心中也拿不准神秘人说的是真是假。

“阁下,既然你女儿已然拜我为师,我也不多打扰了!”臧云落这次倒是恭敬不少,对云风说道。

说完,身后忽然张开一双青焰蒸腾的凤翅,抓起云如便向外飞去。

云风心中一急,大喊一声“哪里走!”

手掐灵决,顿时一道紫色闪电击出,向着空中的臧云落劈去。

臧云落自然也早有防备,回头口吐青炎,将闪电当下,双翅猛振,便化作一道流光,逃向了远方。

云风怒极,一道符咒飞出,他的身形竟凌空飘起,就要追击臧云落。

这时,虚空中,一柄轻钢长剑,忽然遥遥劈来,犀利的剑锋将他的身形打断。

“师兄,十年不见,别来无恙啊!”这时,神秘人也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他身材瘦削,面容清秀俊逸,看模样三十出头,但发丝间的斑白却又仿佛告知人们,他并不止这些年龄。

他的身上披着一件油腻而破旧的藏青色灵袍,手持一把轻钢长剑,腰间悬着一个朱红色的酒葫芦,面有醉意,显然刚喝过酒。

云风神色一凝,说道:“是你,张淳风!”

“哈哈,就是小弟啊,师兄。”张淳风嘿嘿一笑,收起了轻钢长剑。

“你为何拦我?”云风怒道。

“师兄,女大不中留,儿女的人生还需交给她们自己啊。”张淳风嬉皮笑脸道。

“哼!我没时间与你废话,请速速离开!”云风有心去追臧云落,但心中却知这个张淳风必会捣乱。

张淳风的实力不容小觑,一时云风竟是进退两难。

“看师兄如此急切,那我长话短说吧,我是来寻真相的,请师兄告诉我当年实情。”张淳风说道。

云风遥看了一眼远方,心中已知是不可能追上了。

他看向张淳风说道:“你回去告诉一声张道空,若想掌门坐的安稳,就不要追究当年的事情了,那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

看着云风严肃的神情,张淳风眼角一跳,随即沉下脸来:“如果我说,此时是我个人行为,师兄没死之事,只有我一人知晓,师兄可愿单独告诉我实情?”

“只有你知道?这是为何?”云风有些惊讶。

“掌门并未怀疑当年失踪几人,毕竟许多嫡系弟子被撕成了碎尸,但当年兄长失踪,长嫂惨死,未出世的侄儿胎死腹中,这些我却不能坐视不管!”张淳风说道。

云风默然,半响后说道:“那好吧,我只告诉你一人。”

张淳风神情一喜,他为这个消息可是探寻了十年。

“你且探耳过来!”云风招手,张淳风不疑有他,将头探过去,伏耳倾听。

“你只需知道,我是为天师府好便可……”云风轻声说出这一句,当下一张符咒轰在了张淳风胸口之上。

轰!!!

张淳风顿时被打的倒飞出去,连续轰穿两道木墙才算停下。

噗!

张淳风吐出一口瘀血,索性并未受太严重的伤,但待他再出来时,那里还有云风的影子。

“该死的,让他跑了!”张淳风暗骂一声。

云风虽灵法一般,但他的遁术却是当年天师府之最,张淳风并没有信心能追到他。

哒!

忽然一声异响传来,张淳风当下闪身而去。

却是听到声响而来,一直藏在墙后的云尘,他在这已听了有一会了,直到师傅逃走,他才反应过来要跑。

但为时已晚,忽然眼前身形一闪,他重重的撞在了张淳风的身上。

“咦,听闻师兄是一双女儿,何时多出来个儿子?”张淳风自语。

“小子,你是什么人?”张淳风掐着小云尘的后颈将他提了起来,问道。

云尘害怕的抱着脑袋,说道:“不要杀我,我只是个孤儿!”

看着小云尘吓缩一团的样子,张淳风有些好笑,便道:“既然你是个孤儿,怎么会出现在别人家里?”

“我……我……我是被收养的!”云尘只得如实回答。

“哈哈哈哈,我这师兄居然还会收养孤儿,难得难得。”张淳风哈哈大笑,看着云尘,不知为何,他竟莫名的感到亲切。

当下将小云尘放下,仔细打量着小云尘,见他唇红齿白,面容稚嫩清秀,虽只穿着粗麻衣服,但周身却散发着淡淡的灵气。

当下越看越是喜欢,心中已是有了打算。

“小子,你这养父……”

“他是我师傅……”云尘小声辩解。

张淳风一乐,说道:“那好,你这师傅已经跑路了,不管你了,看你小小年纪,没有大人,是会饿死的,跟我走好不好?”

“不打紧的,我会医术,师傅说,有手艺能吃遍天下的……”云尘眼睛一转,故作单纯的说道。

“你这小小年纪,能有多少手艺?人心险恶,越是有本事的小孩越危险。”张淳风继续蛊惑着。

小云尘露出怯怯的神情,“师傅说,世道虽险恶,但也不能一味畏缩怕事,万事只需守得三分小心,就一定能走出一条通路。”

“这些都是骗小孩子的,大道理谁都会说,但你见过几个人做到过?”

“师傅还说了,道理之所以称为道理,是因为它是行事做人最基本的原则,只要克服恐惧,不含私心,道理并不难践行!”

“嘿,臭小子,我怎么不知道你师傅这么能说!”张淳风见这小子就像个密不透风的蛋,顿时气的跳了起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错了……”小云尘顿时吓得趴在地上,抱头求饶。

这张淳风哪还看不出是这小子故意的,不过虽心里气恼,却越发觉的这小子对自己脾气。

“臭小子,既然好言劝你你不听,那就只能强行带你走了!”说着,张淳风提起小云尘的领子,丝毫不顾他的哭嚎挣扎飞天而去……

安和镇于青州临近边境,离中心的龙虎山天师府距离不算近,凡人的脚程,怎么说也得两个月的时间。

但张淳风带着小云尘,一路飞天遁地,仅仅用了两天便来到了龙虎山脚下龙门镇。

龙门镇算是青州最闻名的镇了,虽还叫镇,但规模已不下于一座城池,之所以叫做龙门镇,是因为它位于龙虎山脚下要道。

每年天师府外门招收弟子,便需到这龙门镇进行招收考核,而只要凡人通过了考核,便如鱼跃龙门,脱胎换骨,走上灵师的道路。

张淳风把小云尘带到这里,便是因为这几日便是外门招收弟子考核的时间,他想先带云尘来这测一下灵质,再带上山去,也好做到心中有数。

张淳风坐在酒楼的二层,默默的向下打量着龙门镇的街道,心中感慨万分。

想是有十年没有回来过了,自从那日,在龙首之巅,看着满地的死尸,敬爱长嫂倒在血泊之中,他便离开了这里。

十年未见,已物是人非了吧……

“大师,您也是天师府的人吗?”桌子对面,满嘴饭渣的小云尘放下手中的筷子,满脸尊敬的问着。

这个臭小子自前几日眼看自己逃不过张淳风的手掌心,便一改之前如见妖魔的模样,天天装作崇敬尊重的模样,一口一个大师叫着,惹得张淳风苦笑不已。

“臭小子,你还知道天师府?”张淳风好笑的问道。

“当然知道,这几年,我们镇子只要有人生孩子或者家里死了人都会花一些钱请天师府的人来做一场法式,这样就不会有死胎和厉鬼了。”

“师傅说,全靠这种法式,青州才能维持着和平,而这种法式是天师府独有的,别的灵门都做不了,所以我觉的,天师府肯定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灵门。”小云尘认真的说着。

“哈哈,臭小子还知道的不少。”张淳风哈哈大笑。

云尘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看着张淳风随手拿起一根鸡腿,咬了两口后,拿随手拿衣服擦了擦手,腼腆的说道:“看大师的风范,一定是……天师府的吧……”

张淳风嘿嘿一乐,把鸡腿塞到云尘嘴里:“算你小子有眼力见。”

……

吃饱喝足,张淳风便拉着云尘来到了天师府外门的考核地。

这里早已被排队的人围的水泄不通,张淳风也不废话,拿出一个令牌交给一名青绿色灵袍的灵师后,便被带进了后院。

这时,迎上了一位身着天青色灵袍,满头花白的老者灵师。

“见过张师叔!”老者急忙对着张淳风行礼。

张淳风随意摆了摆手,便将云尘推了过去,“无需在乎那些礼节,你帮我看一下他的灵质如何。”

“是!”老者应了一声,走上前去打量着小云尘。

“根骨清奇,灵气通透,根骨上佳……”老者边打量边点头,说着从怀中拿出一个拳头大的透明灵石,手掐咒决,顿时灵石散发出了黑色的光芒。

“请把手放上来吧。”老者对云尘说道。

云尘听话的把右手放了上去。

顿时,手与灵石像是发生了什么奇妙的反应,如同黑色的墨水中加入了纯白的物质。

黑色被中和成了灰色,再由灰色变为了白色,并且颜色越来越纯净。

老者脸色早已大变。

“不……不可思议……极上品灵质!居然还在变得纯粹!”

云尘好奇的看着老者的神色,虽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看样子自己应该是很厉害的。

这时,灵石的颜色终于不再变化,而此时它已没有了任何颜色,灵石内如清澈的水般流动!

“空灵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