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猫儿仙

更新时间:2020-11-16 13:17:21

猫儿仙 连载中

猫儿仙

来源:落初 作者:零一个零 分类:仙侠 主角:何夕阎王爷 人气:

主角叫何夕阎王爷的小说是《猫儿仙》,它的作者是零一个零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何夕重生为猫,捡了个大妖做便宜师父。便宜师父功力深厚,貌美如花,为了不堕师父威名,何夕兢兢业业,力争上游。可这师父天生一条毒舌,将何夕伤的体无完肤,终于有一天,何夕忍无可忍:“师父,你嘴这么毒,心里一点很苦吧。”师父意味深长的笑笑说:“为师不苦,为师有你这么个倾世小甜点怎么会苦呢?为师的生活可甜了。”“……”小剧场:一日,小白问何夕:“何夕,何夕,你最讨厌哪个季节?”何夕想也不想的回答:“春天。”“可是因为春天风大?”何夕看了看正在远处钓鱼的便宜师父,憋屈的默默流泪:“不,是因为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又到了XX的季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脚步声靠近的时候,男子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心头生出些许忐忑来,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尤其是那一丛花草,竟让他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

明明他与那只猫相距甚远,且还有花草格挡,但是依旧从那花草之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或者说……是某只猫那不怀好意的眼神!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只见花丛一动,那只猫仿佛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冲他扑了过来。

于此同时,脚步声一顿,那迟迟寻来的人亦同时扑了过来。

这畜生,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猫,居然陷害他!

男子反应迅速,反手丢出两张符篆攻向来人,足尖一点飞身退了出去。

“想跑,没门!”女子一声娇喝,凭空变出一把长剑来,径直攻向了男子。

长剑一扫,屋瓦纷飞,噼里啪啦的落了一地。

男子险险躲过,恨的咬牙切齿,暗道她的功力居然恢复的如此之快,虽然有心灭之,无奈自己还有些事情需要确认,暂时不能动她,只能径直往府外飞去。

左手拿出两张烈火符丢出去拖延女子的脚步,右手轻轻一挥,一道剑光径直攻向金府的结界,只见光芒一闪,金府的结界轰然碎裂。

女子身形一震,脚步一顿停在原地,捂着胸口喷出一口血来,仿佛受了重创。

男子趁机逃出府去,回眸的一刹那他看到那只惹事的黑猫站在墙头给了他一个得意的眼神,然后才纵身一跃消失在黑暗之中。

臭猫,这笔账他记下了!

折腾了一夜,直到东方泛白,何夕才抓到两只老鼠回到净土。

真奇怪,这两日小月镇的老鼠好像少了很多,莫非是因为她最近抓的太勤,所以老鼠举家搬迁了?

找到昔容的时候,他正坐在湖边的树上看书,空荡荡的衣摆随着微风拂动,映衬着他的乌发,有种诡异而令人心悸的美感。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好像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何夕歪着头看着他,许久方才反应过来,他好像不似最初见的那般虚无缥缈了,灵魂似乎有所增长了。

昔容收起书,回眸,就看到何夕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那双会说话的碧色猫瞳好像是了然又像是不解,昔容翘了翘唇角,吐出一个字:“蠢!”

“……”何夕回了神,不由得瞪了他一眼,这家伙舌头肯定是淬了毒的,她就没见谁像他这样一开口就损人的!

听着刺耳,真想找个机会灭了他!

把老鼠往他面前一丢,何夕一溜烟的跑去洗澡。

打不过,只能忍着,先给他记在账上,等她将来强大了,咱们再细算!

昔容眉目低垂,定定的望着地上半死不活的老鼠,那老鼠身上被何夕抓了几道抓痕,皮肉外翻,露出丝丝红肉,瞧着触目惊心。

眸光渐渐加深,怒气自他俊美的脸上一闪而逝,恍惚有种令人心惊的美,只是那表情稍纵即逝,片刻又恢复了平静。

轻轻抬了抬手,一道道白光飞入他的掌心,再一挥手,老鼠的尸体化作了尘埃,烟消云散。

便宜师父又给她加了个条件:杀可以,不要见血。

不见血,那怎么杀?

何夕不知道他又哪根筋搭错了,不过他那性子想一出是一出,何夕倒也懒得与他理论,毕竟他那歪理摆出来,你也理论不过他,干脆一转身离开了净土。

她昨夜是在金府附近的小巷中进入的幻音铃,今日再出来,自然还是在这条小巷之中。

出得小巷,再往旁边走个几十步就是金府,白日里的金府与平常的府邸无异,门口两尊石狮威风凛凛,门前甚至站着两个面容严肃的守卫。

奇怪,夜里都没见到金府里有护院,怎么白日里反倒添加了护卫,莫非是因为昨夜她暴露了那男子的行踪,所以今日临时加了人?

何夕百思不得其解,正疑惑的时候,一辆马车停在了金府门前,金府的大门开启,金员外携着一个女子走了出来,一众家丁护卫紧紧跟随。

金员外上了马车,浩浩荡荡的往镇外驶去。

何夕想了想,跟了上去。

镇外是青山绿水,正直夏日,山花烂漫,鸟语花香。

何夕远远的跟着金员外的马车,她并没有刻意的隐藏身形,她倒是不怕被金员外发现,毕竟她从外表看只是一只猫,纵然被发现这金员外也不会想到她的内在并不是一只猫。

马车往小月镇外的山上行去,这山并不高,也不陡,只是一个大一些的山丘,顶部平坦,甚至坐落着几户山野人家。

马车,在一户人家门前停了下来,金员外搀扶着那水蓝华服的姑娘下了马车。

奇怪,金员外来这里做什么?

何夕正好奇的时候,忽见那水蓝华服的姑娘看了过来,她脸上戴着面纱是以并不能看清容貌,唯有一双眼睛,讽刺而戏谑的看着何夕的方向,几乎一瞬间何夕心里咯噔了一下,暗叫了一声糟糕。

被发现了!

有那么一刹那她想要逃跑,可是硬生生的忍住了,那姑娘看了两眼便收回了目光往小屋里走去。

何夕松了一口气,腿有些发软,心头生出些许疑惑。

她刚刚明明是躲在草丛里,这草快半人高了,她隐藏的很好,从她的位置不应该能发现她的踪迹才是,可那姑娘怎么会忽然看过来?难不成是她刚刚看的太肆无忌惮所以不小心打草惊蛇了?

没来由的心头生出些许烦闷,何夕扫了一眼被里三层外三层包围的小屋,这种时候她想进去也进不去了,罢了,还是回去吧。

返身走了两步,忽觉头上一疼,一颗花生米从天而降砸在了她的脑袋上,继而滚到了她的脚边。

何夕抬起小爪子碰了碰那花生米,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幽幽的抬头一瞧,只见树影婆娑之间一个黑色的身影若隐若现。

她还奇怪自己隐藏的那么好怎么会被人发现,原来那姑娘不是在看她,而是在看他!

这梁上君子,居然也跟到这里来了,真是冤家路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