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帝生莲

更新时间:2021-01-13 13:37:01

帝生莲 连载中

帝生莲

来源:落初 作者:逍遥情猫 分类:仙侠 主角:龙琴小姐 人气:

《帝生莲》由网络作家逍遥情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龙琴小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如果上古神族生而尊贵,那么龙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世人肆意地贬低她,轻贱她,嘲笑她,将她逼到退无可退的境地,可他们忘了,她是一条龙,一条天生反骨的龙。她的逆鳞,任何人触之必死。九世恩怨,七生纠葛,阴差阳错,命中注定,当她误入歧途,面对所有人的不解,她笑道,“我以此为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你说用海水清洗伤口会感染化脓……”龙烛心虚地重复了一遍。

小田螺纠结了半晌,还是决定给龙烛科普一下这些基本常识……

夕莲迟迟不见有清水送来,暗自叹息,某人真的指不上,只能自己拎着桶出门。

迎面撞上了龙烛,龙烛抬了抬两只手,扭扭捏捏道:“清水,凉的。”

……

夕莲和龙烛一直忙到了傍晚,才堪堪止住了龙琴的血,可龙琴魂魄消耗的速度还是让龙烛抓狂,如此这般,怕是等到了龙棋,龙琴也只剩了一副躯壳。

回了回头,夕莲呢,这个时候去哪里了。

门从外面打开,夕莲将一个大麻袋丢到龙烛面前,面色有些虚弱,“帮忙。”

麻袋差点砸到龙烛,身体下意识地闪开,手却很诚实,来者不拒。

麻袋里,亮晶晶的鳞片险些闪瞎龙烛,反应过来,才惊觉是夕莲的。

鲲的自愈能力很强,龙烛并不担心夕莲会不治而亡,顶多也就是受点痛。

龙烛一片片地将鳞片镶嵌在龙琴身上,身下龙身战栗,他更加小心,心里将害龙琴的人剐了千百遍。

龙烛的动作不慢,很快,袋子里的鳞片就见了底,他将剩的的一片鳞片仔细端详,他刚刚发现的。

果然,命运的齿轮,无论怎么避免,该遇见的人注定会相遇。

龙烛推开门,就看见靠在门口闭目养神的夕莲,也不矫情,在另一侧也靠下来。

“这么奇特的鱼鳞,你还是留着,做定情信物比较好。”

将鱼鳞扔在夕莲身上,龙烛冷哼了一声。

夕莲接过鱼鳞,意见不错,还是可以采纳的。

“是你破了我设在她身上的禁制?还有龙剑的材料也是你告诉她的?”虽是疑问,语气却很肯定。

“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她嫁给凤痕?”龙烛侧目,失望地收回来眼,他以为夕莲至少会有一点点动容。

“大婚前夕,将别人的新娘骗走,如此毁人姻缘,你也不怕天打雷劈。”夕莲眼底有一闪而逝的笑意,虽然很不耻龙烛的行为,但不得不说干得漂亮。

“嫁给凤痕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东龙西凤。更是同为上古神族,门当户对。而且她的灵力如此之弱,担了个上古神族的名号,不知惹来多少人的不满,有凤痕在,这些人也会收敛许多。”

凤痕是开天辟地第一只凤凰,上古神族没落前,便是三界帝王,见之也不敢托大,要称一声凤帝。

即便上古神族没落,凤痕依旧享受着极高的待遇,毕竟若是三界邪祟作乱,还需要这个第一战神降妖除魔,即便凤痕的手段让很多人不满。

“不过,若你还是钟山之神,龙琴嫁给你和嫁给凤痕应该没有区别。”

夕莲分析得条条框框,旁边龙烛厌恶的摆手。

“不要拿他和我比,他不配。”龙烛的厌恶是实打实的,他没有忘记他和凤痕之间的累累血债。

钟山的数万生灵,崤山不知多少个日夜的封印,终有一日,他要凤痕血债血偿。

“神如何,魔又如何?那个傻丫头什么在意过我到底是谁?”龙烛极其得意,又有些郁闷,为什么这一生她还是神呢?当魔多好,他和她一起向凤痕讨债。

“夕莲,我必须告诉你,我不爱她。”

龙烛的表情突然很严肃,惹得夕莲猝不及防。

“你爱不爱她与我何干?”

夕莲一把推开靠过来的龙烛,这人,怎么越来越不要脸了。

奇怪的情绪让夕莲很不舒服,又是这莫名的熟悉感。

细细打量了一下龙烛,难怪人们常说,妖魔最擅蛊惑人心。

肌肤胜雪,唇红齿白,粉面含春。夕莲恶趣味地想,这货真不愧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

“我是认真的!”夕莲明摆着的不相信,龙烛有些急了。

“我知道,”夕莲淡淡地点头,又补了一句,“你不喜欢女人。”

……

好吧,龙烛压根没有听出夕莲的言外之意。

夕莲算了算时间,明早龙棋就该到了吧,再然后,他大概又要很久才能见到龙琴。

走廊还算宽敞,龙烛早已呼呼大睡,夕莲犹豫在三,还是推开了门。

黑暗中,龙烛悠悠地睁开了眼,又缓缓闭上。

既然一切又回到了原点,那他会想办法让命运错离原来的轨迹。

黑暗之中,龙身波光闪闪,泛着天蓝色的微光。夕莲放轻脚步,看来这一身穿在她身上很合身。

龙琴早就清醒了,可她灵力透支,无法化形,实在没有脸面面对夕莲。

龙琴的气息微变。

‘呼。’

龙琴尴尬极了,她忘了她现在是龙身,喘个气都要惊天动地。

睁不睁开眼呢?还是睁开吧。

“不装睡了?大小姐。”夕莲摸了摸龙头,是龙的正常温度,看来他的鳞片还是与她很相配的,至少没有出现感染发烧的情况。

龙琴突然庆幸自己还是龙身,若是化身人形,她大概会满脸通红,夕莲太撩人了。

等等,现在还有个很重要的问题。

“这身鳞片,嗯……我想看看你的真身。”这是夕莲的鳞片,她是知道的,拔鳞片有多痛,她也是知道的。

有些心疼,还有些心酸。

“这屋里装你一个已是不易,再加一个我,你是想我们把这层压塌吗?”知道她想的,又安慰她道,“鲲的自愈能力是很强的,至少比你们龙族要快百倍。”

龙琴一声冷哼,表示自己并不相信,直勾勾地看着夕莲。

夕莲从怀中摸了摸,就找到了那片莲花形的鱼鳞。又从龙琴头上扯下两根龙须。

龙琴两眼泪汪汪,龙须比龙鳞贵很多,拔掉的话也更疼。

夕莲将龙须穿在鱼鳞上,随后挂到了龙琴的脖子上。

龙琴眼中一亮,她的灵力回来了。

巨大的龙身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可爱的少女,对着夕莲一脸崇拜。

指盖儿大小的鳞片挂在锁骨前方,蓝光一闪,暗淡下去,仿佛只是一枚普通的鱼鳞。

这个时候,是不是该做些什么,比如霸气地将他按在地板上,许诺一句我不负你。

龙琴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她还有很多槽心的事情,比如说那个她一直逃避的婚约,总要解决了,再来和夕莲表白。

蓝色的光洒满了屋子,优雅的鱼儿远比龙琴想象的更美,这还是第一次,她看到夕莲的真身。

一闪而逝,屋中又恢复了黑暗。

一个幻境而已,大小姐,可真好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