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河图洛书

更新时间:2022-05-21 15:05:24

河图洛书 连载中

河图洛书

来源:落初 作者:陆安瓜片 分类:仙侠 主角:雷霆修真界 人气:

完结小说《河图洛书》是陆安瓜片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雷霆修真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按照老师的要求,在荒原中修行的河洛意外地进入荒原秘境,从荒原秘境中平安离开后他又遇到一个小姑娘。贯穿万年,席卷整个修真大陆的恩怨与阴谋,就此拉开帷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河洛隐约察觉附近有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正在朝着他们所在的地方靠近。

对于小姑娘的话,他没有抱太大的信心。狼也好,狗也好,作为一个符师,为了自己的性命,他还是更加相信自己手里的符和布好的符阵。

远远的看着,那片黑影很近,其实很远。

远远的看着,那片黑影很小,其实很大。

来的不是狗崽子,因为他们都骑着马;来的不是普通人,因为他们身着铠甲。

河洛没有料到,自己要面对的居然是一支军队!

骑兵停在距离山头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所有的骑士都在风雪中傲立,不动不摇,气势震撼,有如一座黑色的山峰。

一片片雪花缓缓飘落,战马的鼻息不停地呼出白色的水汽。

一人一马脱离队伍走上前来,走的慢,却踏实,最终在一道线上停下。

目之所及,整个山头画满了圆形的符,看起来就像是春雨落在静如镜面的湖水上引起的涟漪。

每个涟漪都是一个完美的圆,中间画着寥寥几笔的线条,骑士感应到灵力的波动。

符之所以是符,因为那是符师感应天地有所得,然后创造出来的图案。

对天地的感悟,自然是来自于天地,却是天地灵力之大成。

因此符师经常自诩说,天地即符,符即天地。虽然有些自夸,但感悟得越多,感悟得越准确,符的威力便越大,符也就越合天道,从这一点来想倒也是没有错。

所以说,越是画得好的符,越是不能轻视。

那名骑士平时也和符师打过交道,因此他心里明白,一个完美的圆意味着什么。

对天地感悟的完美呈现。

接着,他看到阵眼中的年轻的河洛,漆黑的石棺。

以及,虽然看不见但却能深刻感应到的石棺里的人。

“能不能把阵撤去?”

这不是命令的语气,骑士的话中反而带有些许请求的意味。

河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能不能放过我们?”

骑士摇头。

河洛摇头。

简短的谈判言尽于此,结果自然是双方谁都无法让步。

既然谈不拢,那就只有打了。

躺在棺中的小姑娘,眼睛突然睁开了。

十里外,一个人纵身跃起,身体飞向半空,在雪地上留下一个几丈大的坑。

很快,他落在山头上,又留下一个坑。不做任何调整,下一息到来之际他再度跃起。

场面很安静,无论是骑士还是河洛。一跳一跳的样子有些滑稽,但谁也没有感到可笑。

没有人敢对着这样的实力笑出声来,除非她是不要命了。

最后落在距离他们百丈远地方的高手没有再跳,而是背着手慢悠悠地走过来。

百丈的距离,他只用了三息的时间,三步便走到。

打量这位健步如飞的高手,河洛发现对方的鼻子很红,仔细嗅了嗅,果然闻到淡淡的酒味。

原来是个酒鬼。

发现这件事情,河洛冰没有想笑。

不过对方虽然是个酒鬼,但也是个高手。

或者对方虽然是个高手,但也是个酒鬼。

这想法在脑海中出现,河洛绷紧脸,强忍着笑意。

草鞋在雪地上留下第四个脚印的时候,他停下来了。

他的面前有一个阵,一个人,以及很多其他人。

他的腰间随意地系着一个铜牌,上面写着两个字:七品。

然而,河洛与那名骑士的眼睛都很好,所以他们能看见铜牌上的油渍酒污与剥落的锈。

这只有两个可能:他在七品上停留了很久的时间。

或是他很久没有去重新定品。

不管哪一种原因,有一件事情是毫无疑问的。

他很强。

“没想到,会有一天,我也能见到你这样的大人物。”

他的声音里有些感慨,有些醉意。

小姑娘从石棺中爬出来,安静地看了看他。

“以前修道的时候,我很喜欢读书。每每读到以前的人在史书中大书特书的时候,我很羡慕他们有这样的机会。”

因为自己没有,所以想要得到。这是欲望。

因为自己没有,而愤怒于别人有。这是羡慕。

“每每读到大人物,大事件,我就很激动,好像那人就是我,那些事情都是我做的一样。”

“后来我才发现,那些人都是凡人,只是运气比较好,遇见了那些事情,顺手便做成了那些事情。”

“所以我很愤怒,愤怒我连这点运气都没有!”

没有人回答他。这个问题本来就没有答案。

传进耳中的只有风声。

回答他的只有无声。

过了许久,他的心情终于平复,一抹笑意爬上他的脸。

“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想,从今以后,我的名字也会留在史书中,被人大书特书。”

他的嘴巴咧开,仰天大笑。

“你醉了。”

“不是你。”

河洛与小姑娘的声音很有默契而又很没默契地同时响起。

听到“醉”,笑声停了下来,他眯起眼睛,目光打量着阵中的河洛。

“我没醉。”

河洛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每个醉了的人都说自己没醉。”

自证也许不是最难的事情,但绝对是比较难的事情。

自证并不是要让自己相信,因为自己本来就相信自己,不需要自证。

自证是要别人相信。别人,也就是除了自己以外,这世间所有的人。

需要自证的时候,世间所有的人都是你的敌人。

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圣人说这是勇气。

河洛也认为这是勇气,但他清晰地记得老师一边敲他的脑袋一边对他教训道:

“往个屁!那么多人盯着你,就算吓不死你,一人吐口唾沫也能淹死你。”

所以自证很难。

他并不打算自证,把目光转移到坐在石棺上的小姑娘,问她说:“不是我,那是谁?”

咯咯的笑声,不仅是酒鬼,就连河洛也觉得这笑声听起来格外刺耳,充满讽刺。

小姑娘先是指了指旁边立在雪中的军队,然后回答说:

“他们先来的。”

她认真地盯着酒鬼,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是第二名。”

简单的失神之后,酒鬼的眼睛亮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