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天限

更新时间:2022-11-19 12:18:27

天限 连载中

天限

来源:创别 作者:离事 分类:仙侠 主角:灵印凤九娘 人气:

新书《天限》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离事,主角灵印凤九娘,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天地寂灭,原始崩碎。仙界自皇天后土时代,由天道创造出宇宙第一位仙开始而存在,一直历经苍天圣土,黄天大地主宰的无数纪元文明之下,又穿梭荒古,战古,仙古之类的古时代,有万古之久,终于在乱古时代,迎来了它的终结。原始生物突破时空的限制,从原始时代冲出,一直冲破到乱古时代,仙界崩毁,支离破碎。仙界,大叶帝朝的最后一任老司徒,眼看仙界崩毁去无可奈何。何其悲惨,一个人的出现,给他带来了希望,那就是他当初的学生,沐白苏,如今已经是一个强到他无法想象的存在。沐白苏拒绝了拯救仙界,熄灭了老司徒最后一丝希望,但是答应老司徒可以带走一个人。离天,自圣武界之始,开启天限之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离天一路狂奔终于赶到。

此时东区的亩琅花台上,摆着数百张横桌,桌上摆着简单的瓜果酒水,桌前则是坐着数百穿着各异的女子,,不敢说每一个都是倾国倾城,但是随便一个女子都是有自己的特色,或艳丽妖娆,或白衣清高,或华袍贵气,或灵动诱人。

依花节之所以会引来这么多美丽的女子,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依花节将会评出北荒十大美女,别看只是这么一个名头,就这个名头有很多用处。

比如在北荒传的最多的就是,上一届北荒十大美女之首,如今是九王中明王的正妻慕容珊珊,五十年前,还没有九王争权,当时大汤圣皇才封了五位圣王,而明王那是风头正盛,号称圣王之首,有承接圣皇之位的势头。依花节期间,明王路过花王城,遇到了当时的依花节十大美女之首慕容珊珊,明王一眼相中对方,值得一提的是慕容珊珊其实没有背景的一个古灵精怪的的小女孩,意外的参与了依花节花王竞争,又意外的成为了花王。明王当时为了追求慕容珊珊花了很大功夫,甚至动用北荒很多势力,最终成功。明王对慕容珊珊的宠爱甚至已经成就了一段佳话,为了慕容珊珊明王更是放弃了很多自己的势力,受制其他圣王,原本最强的一位圣王,如今已经被其他的圣王赶超,但仍然强大。

试问那一个女孩子不梦想有一位王子来带走自己?

依花节就像是一张皇室的通行证,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名字能传到中州大地,有一天,哪一位圣王,或者亲王能看上自己也好,即便没有王者,就是诸侯世子之类的也好。

当然,也并非所有参加的人都冲着这个来,依花节除了个北荒十大美女以外,还有一个原因:伊人轮。

是的,念者化形轮,伊人轮。

离天之前知道化形轮有区别,但是还不清楚真正怎么区分,后来在灵印阁的藏书楼内了解了一下。

化形轮也有分级别,这级别还是上几届的灵印阁阁主与其他几位圣武界巅峰念者共同撰写区分的,十几年前才传到圣武界各地。

化形轮,被分为神轮,魔轮,凡轮,异轮四种种。离天的九婴轮,帝江轮,饕餮轮都是魔轮,苍尨轮则是神轮。化形轮除了种类,就是等级了。书上记载,那些念者巅峰强者一开始想要取一些特别的名字去区分品级,可又碍于麻烦,有的人又不愿意,最后两边争执不下。所以化形轮其实有两种区分等级,简单的就是一到十三品,其实就是一到九品,在上面就是极品,圣品,绝品,无品。总共十三品。

但是还有另一种区分法,这种就很复杂了,那本书上记载不多,只称化形轮分为九种,不仅仅四种,额米一种都有不同的等级,其中最基本的就是人轮,然后就是地轮,天轮之类的。离天其实很偏向第一种,因为第二种后面关于什么是人轮,地轮,天轮解释了一大堆,但是他看不懂。

离天估算自己的四个化形轮应该都是九品轮以上吧,不过他也没去测试过,在灵印阁他不敢,因为他除了苍尨轮,其他的化形轮都是魔轮,而且都是凶魔级别的。

说回伊人轮,伊人轮的名头很大,是七品巅峰轮,堪比八品轮。据说七品化形轮念者,至少都会是三轮人境强者。

那是什么概念?

三轮人境就相当于超越修为境的修者,也就是超越灵域的强者,成为启域的大能,这种人物,基本都是那些六品,七品大势力里面的老怪物,即便八品,九品的大势力里面,这种人物也是最高层的人物。像是五品势力,简直就是祖宗级别的人物。

伊人轮很特别,只能女性念者使用,而且也不是说得到依花节花王就能带走的,只是有机会,否则在上一次依花节就被慕容珊珊取走了。有趣的是五十年前,明王为了博取慕容珊珊一个正眼,想要硬生生夺走伊人轮传承,结果却是差点把整座花王城毁了也带不走,最后还是慕容珊珊劝导,明王才撒手,否则今天就没有脚下的花王城了。

离天进入亩琅花台区域,他发现此时竟然格外的安静,就在两个时辰前还打死打活的那些公子哥,竟然全部安静的找地方坐着。这场景倒是把离天吓了一下,这是什么回事?

街道上就他一个人在走动。

“兄弟?走来走去干嘛呢?夺花大赛就要开始啦,赶紧坐下来,别碍着我们看戏啊!”一个大汉对着离天吼道。

“夺花大赛开始?哪呢?”

“喏,忆人楼上啊!”

忆人楼和忆人楼差不多,不过一般情况下,忆人楼是作为文人雅客的交流之地。

离天赶紧朝着忆人楼跑去。

一路狂奔,离天终于看到一座白色大理石大殿,这就是忆人楼,而伊人楼则是一座金色大殿,两者就像是花王城的两颗明珠一般璀璨美丽。

“闲人不得进入忆人楼,有没有花牌?”一个登元期的守门人拦住了离天。

离天心里想着,竟然连登元期修者都来守门啦?在摩崖城这可是最强的那一批人啊,吧唧吧唧嘴,离天还是拿出了蓝色亩琅花牌给守门人看,进去了忆人楼。

就在离天进去不久,他瞥见一个人影,自己就是从那人身上偷来的花牌。

“放我进去,我说了我之前拿到的就是亩琅花牌,我不知道怎么变成这鬼金牌的!”

登元期守门人哼了一声:“滚开,你再来骚扰,我就把你扔出城外了?”

......

离天咳了一声假装没看到转身进了大殿内。

大殿内比外面看到的,显得更宽。

“空间阵法?”离天注意到在大殿内的墙壁角落里,有十几根白色的空心玻璃罩,玻璃罩内漂浮着一个奇怪的阵台,阵台见相互互相,光芒照耀。

那就是空间阵法,将忆人楼的第一层,变得高大了不止百倍,看着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斗兽场。

“花美人们和我们整个花王城都会看着各位的表现。”大殿的中心顶端,一颗巨大的珠子,闪出一道光组成一张特别的人脸:“三千位年轻有为的公子们,在伊人花场内,会随机生成三千朵花,分为赤白黄绿黑五色,黑花一朵,绿花十朵,红花一百朵,白花一千朵,其余为黄花。其中在白花中会混入一朵银花,相当于三朵黑花,在黄华中会混入一朵金花,相当于七朵黑花。夺到花者可以出伊人花场,将花送与自己最心仪的花美人,但是记住,一旦出了伊人花场,就不能再进去喽!”

离天整理着比赛的意思,突然,腰间的亩琅花牌闪出蓝光,离天感觉到自己像是被扯到什么地方,最终落到一快五颜六色的花海里面。

看到场景,离天明白了,亩琅花牌是钥匙,只有拿到钥匙才能进伊人花场。而伊人花场内长着无数种颜色的花,夺花者要从这些花里面找到赤白黄绿黑五种花,而白花和黄花数量最多,但是他们中有几率出现一朵银花和金花,相当于数朵黑花。明显数量越少的花越珍贵。

“哈哈,好玩!”离天大笑,念者在这里可就是有很大优势了,念力可以扫过一大片区域。

离天飞快的闪过。

花海很大,半天了离天都没碰到人,最主要的还不这个。花海内,很多花颜色很偏向五种花色,比如有几次,离天以为自己很幸运的采到黑花,最后才发现自己手里的竟然只是一朵深蓝色的花,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比如青色,淡黄色,紫色,棕色,褐色,蓝绿色,橙色等等的颜色,很容易弄混。

外界

忆人楼的楼顶,一颗巨大的记忆水晶球缓缓旋转,一道巨大的光柱射向天空,伊人花界内的场景,被直播到整个花王城。

玉堂花台,这里在已经评选出来的花王,是一朵黑色的郁金香。

许老和江老两人也只是来看花的,突然江灵儿冲了进来:“爷爷,许爷爷,快去出去看啊,我看到离天哥哥了!”

“小离?”

江老抱起江灵儿和许老走出门。

三千多的场景画面,许老和江老如此强大的念者,一下子就找到了离天。

“哈哈哈,这臭小子果然脑子开窍,我就说嘛,男子汉,就要去美人花丛间走走!”江老大笑。

许老拄着拐杖,嘴角也扬起:“年轻真好啊!”

江灵儿一下子扯住江老胡子:“离天哥哥去夺花大赛是给灵儿夺花的,才不是什么美人呢!”

“呦呦呦,小祖宗别拔,爷爷胡子都被你扯光啦!”

许老默默江灵儿的头:“灵儿,男孩子送花给女孩子可是代表喜欢她啊!”

江老一个瞪眼许老:“别胡说!”

江灵儿一扯江老胡子:“我也喜欢离天哥哥啊!”

江老瞪眼:“灵儿,胡说八道,那小子都能和你爹称兄道弟了,什么喜欢的。”

“我就喜欢,我就喜欢!”

许老哈哈大笑:“灵儿要是真的嫁给小离,你也能放心了,小离的天赋怎么样?”

江老不说话,老脸一黑,像个小孩一样嘟着嘴嘀咕着:“我灵儿才五岁,我才不急着给灵儿谈婚论嫁呢,我还要灵儿多陪我几年呢。”

许老摇摇头笑笑:“咦,那小子碰上人啦!”

......

另一边,刘希和几个老人喝着酒,吹着牛,突然旁边儒士推了一下他:“看天上,那个离天参加夺花大赛!”

“呦,还真是!”刘希一歪脑袋:“这臭小子,要美女,和我去汉中,要多少美女都给他,到时候给他介绍个郡主,乐死他。来,我们继续吹,呸,不是,继续聊!”

......

伊人花界内,离天跑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一朵白花,可是突然白花化作一只蜜蜂,差点把离天手直接蛰肿了。

“我去,这是在逗我呢?”

突然,一阵风声传入离天的念力范围。

“有人?”

三个穿的和剑客一样的少年围住了离天:“哼,把你的花,都交出了!”

离天看着三个才到自己肩膀的少年,嘴巴一撇,然后露出自认为迷人的笑容:“三个小屁孩,毛都没起吧?学什么大人出来采花?赶紧,乖乖的啊,把花交给大哥哥,大哥哥替你们藏着。”

三个少年对视一眼,最中间一个冷哼一声:“把他打晕,扒了裤子扔出去!”

“好!”

“我擦!”现在的孩子怎么这么凶残?一言不合就要扒自己裤子?

“我告诉你们,小屁孩,赶紧照我说的做,不然打屁股啦?”

呲!

“诶呦,我曹!”最中间的少年一把剑飞来,把离天胸前的衣服刺穿。

“小屁孩,你惹我生气啦!”离天可以感觉出来,三个小屁孩,最强的也回元期一段。离天随便都能收拾,正因为这样才大意了。

三个少年看到离天没躲开剑,顿时松口气:“看来你也是一个只会吃喝嫖赌的废物,真不知道怎么弄到的花牌进来的花界,就你这种人进来简直让我替那些花姐姐们羞耻,就让我送你出去!”

“呦呵!我让你羞耻!”

离天一抬手,恐怖的念力,一下子把三个少年提在半空中。

原本还狂妄的三个,突然发现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抓住了,然后自己就被提了起来。

“啊!你这个妖怪,放开我!”

“啊,放开我!”

“我要打你!有本事公平一战!”

“放下我!啊!”

离天搓着手在围着三个少年转,看着三个少年嘿嘿嘿的笑:“嘿嘿嘿,还敢骂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离天根本不知道,他现在猥琐的样子,外面的人都看着呢。

.......

“我的妈呀,那个猥琐的家伙想对三个孩子干嘛?”

“笑的这么猥琐?”

“啊,那是我长生剑派的孩子,那个变态想干嘛?”

“快想办法阻止那个变态!”

有老儒者原地跺地:“成何体统,成何体统!有丧人伦啊!”

远处,灵儿看着江老:“爷爷,离天哥哥干嘛呢?”

江老和许老吧唧吧唧嘴,没回答灵儿。

“这小子想干嘛?他不会真的有那种倾向吧?”

......

离天当然不会了,从空间戒指里,离天取出一条木尺,当初玉田镇,他看到学堂里的老师都是这么教训学生的。

啪!

“啊!”

“哼,还敢不敢威胁我啦?”

“啪!”

“啊!我跟你拼了,放我下来!啊!”

离天拿着木尺一下下打在三个少年的屁股上。

废话,回元期修者皮硬着呢,不脱打的动吗?

可是外界的一些人不那样想。

“混蛋,这简直就是变态,有那种倾向就算了,还有虐待倾向!”

“举报,一定要向城主举报!”

不过一些人也看出来了,离天只是想教训三个孩子,只是刚才那副猥琐的嘴脸让人以为他有什么坏的想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