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最强客卿

更新时间:2020-06-30 18:59:08

最强客卿 已完结

最强客卿

来源:落初 作者:竹管 分类:玄幻 主角:阳光莹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最强客卿》是竹管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阳光莹,书中主要讲述了:不以武技惊天下,就以最强耀世人。  大陆上,门阀宗派尔虞我诈争斗激烈。客卿,顾名思义,是邀请为宗门保护安全,坐阵的超级强者。  有个好客卿长老,如同得到护身符。宗派遂枝繁叶茂,前程不可限量。门下弟子脸面倍光彩,横着走路而且不怕扯蛋。  林亘这个卑微的穿越众,天性不问俗事,然在大陆里不断的闯荡与攀升,不断升级。一跃而成最炙手可热、被各大雄厚宗派抢得头破血流的最强客卿。  ………………………………  竹管新书《升帝》已上传,盛请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套半生熟屠龙八式的动作施展完,林亘全身汗湿衫背,感到难以言喻的舒服。

再接再励,他越练纯熟,全身心浸透入拳意之中。

“拳如屠龙猛,腰紧虬松根。右腾拳回身,力贯椎直刀迸出……”空气不断被他的拳头击出沉闷的声响,幸好他聚精会神地想着牛大叔的诀要,边修炼边琢磨着怎么融入拳式之中,并没察觉。否则,他肯定把自己吓傻眼。

几遍下来,他对自己的施展大为满意。

止住手脚,到旁边喝了口凉水,才感躯体与四肢百骸浓浓的惫乏与酥软:“这个世界的武技真是厉害,我只是随便学个姿势而已,全身就像散脱架。难怪要求武者的能量才能修习,普通人即使学会,施展上一遍,敌人搞不搞妥先不说,首先会把自己给累死。”

不过,修习这一小会儿,他对屠龙八式充满向往:“《屠龙八式》仅是学了套外表,就给人一种与世无匹的自信。如果能将它的诀要弄到手,应该更加的厉害。”

此时此刻,对武学的向往,完全让他忘记作为一个普通人,去修习武技的危险Xing。

他娘亲抱着一堆干柴回家,见他不在门前晒太阳,还感到古怪。再见他在后院,这才松口气。

“亘儿,你也真是,身体还没好,乱动什么,弄得满头大汗的。”

“我就运动运动,舒展下筋骨。娘,我帮你干活。”说完,抢过她满满的柴垛,往厨房里走去。

他娘亲本正想拒绝,岂知他动作快捷,只好无奈由他,嗔责道:“身体刚好,你可注意点。这些活娘一直在干,不碍事。看你浑身汗水,我去烧水你洗澡,冲凉水会着凉。”她话里责怪,但是心里却满是甜蜜。毕竟儿子懂得孝道,学会心疼自己这个娘亲。

“不论亘儿他印证成不成功,别人怎么鄙屑,永远是我儿子,打断骨头连着筋。如果村里驱逐他,大不了我们娘仨一同离开。……在外面居无定所的漂泊,虽然苦些,但一家人呆在一起安安乐乐,这比什么都要重要。”她看着林亘高大的个头,心底决然道。

十几天过去,林亘再也没有在门前呆坐,而是早上一起来,就赶去练武场,每天如是。加上他在家里将父亲所习的《屠龙八式》偷偷搞到,对修习的诀窍熟稔于心。连同在观摩期间,偷听不少牛大叔的指点,他对屠龙八式了解得通通透透。

只是在此前,他因为一次偷偷在后院修习,被她娘亲发现。普通人修习武技的悲惨下场众所周知,而林亘这般偷练,十有八九会出事。他娘亲吓得大惊失色,狠狠将林亘骂一顿,不准林亘再动这个心思,而且日夜紧盯,生怕他再犯。

所以,林亘熟透归熟透,但很大程度只是在脑海里将八式连贯过程进行模拟演绎,或是偶尔躺在床上,手脚按着招式划动几下,不敢再动手动脚实施招式。

这天清早,他又像往常早早来到练武场边侧,那些修习的青年对他的出现已习为常。

“你这式《毒龙钻》,一定要身如旋风,所谓:凛如风扫落叶,转如雷电钻地。全式的精义在于钻,钻一小点,而凿穿天地。”牛大叔对着修习者的姣姣者,也是他女儿婉婉指点道。

婉婉是前年晋入的武者,每天都来这里修习。她虽然只有小小十五芳龄,离一品武者有着不少距离,然在年青一辈的武者之中,算是超尘脱俗之一。

可能是家教好的原因,她Xing子和善,宽厚纯朴,上次林亘在门前被几个青年讽笑,出声相阻的少女便是她。她容貌也是出名娇美,虽未及婚嫁之龄,但牛大叔家的门槛却是被求亲者踏烂好几块。甚至有八卦消息人士称,连族长也看中她,准备将婉婉娶为长房媳妇。

因为她是在场武者最突出一位,得到牛大叔的指点也是最多,是以一直是林亘关注的焦点。

这招《毒龙钻》是牛大叔最近才授于她,算是略为高等的武技,需要心诀的配合。林亘在侧观察几天,算是将动作勉强记住,但丝毫琢磨不通其内蕴,是以并不能像《屠龙八式》那样真正意会相通。

授完一段,牛大叔走人,练习的青年要么懈怠下来,要么离开,只有牛婉婉依然继续苦练。

“喂,林亘,眼珠子都掉出来了。你看得这么入神,难道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对人家婉婉想入非非?”两个一身粗布,浑身是汗水的青年笑嬉嬉地走了近来。

“婉婉这么漂亮,哪个男人不动心?只是这个废物,不是癞蛤蟆,而是癞蛤蟆中的癞蛤蟆。你别空流口水,痴心妄想了,你守这么久日子,人家婉婉正眼也没有掠你一眼。”

后面的人叫牛三,是刚刚才晋入武者,他印证三次才成功,虽说不是什么资质上佳,而林亘印证五次俱失败,对于林亘,他自然充满优越感。前面那人,也和他差不多的资质,叫大狗儿。

林亘甫一开始,就是观摩两人的修习暗中偷师,但没几天,便察觉两人资质委实一般。同一个动作,牛大叔已然指点好几遍,连自己这个旁观者也熟知熟透,这两人还在不断地犯着错误,进展缓慢。是以林亘,这才调换对象。

这也是他悄悄形成习惯,每次发现学习不到知识,立即转换新对象,一连换好几个,最后便到达婉婉身上。

这也不怪他,他根本不知自己的境界无垠接近一品,远高于这些人,是以学习起来,快速上手。就算是婉婉,已然通过武者印证两年,又天资聪慧,但境界也是落下他不少。

“我印证失败,只是想看一下你们武者的训练,寻找下通关的灵感,并没其它意思。”作为一个弱者,按林亘的经验,要息事宁人,最好就沉默寡言,不要理会或者辩驳,这样一来对方自寻没趣就会自行离去。但是对方既然将事扯到婉婉身上,他怎么也要解释。

“哟,看我们训练?难道你这废物每天早早来这里,原来是想偷师来着。哈哈哈,真是不知死的废物!不仅蠢,而且是蠢得无药医的那种。你一个非武者,偷练武技,是会身爆而亡的,知道吗?老子好心提醒你,你给点什么东西报答我一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