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武动乾坤诀

更新时间:2020-07-08 13:22:39

武动乾坤诀 连载中

武动乾坤诀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刘涛睿 分类:玄幻 主角:萧楠简珍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武动乾坤诀》的小说,是作者刘涛睿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修炼一道,炼体为先,一切的起始,都是源于己身,人体,本就是天地间最为玄奥莫测的东西,体用不出于阳,造化皆也。修炼了只有半年时间的萧楠在父亲严厉的要求下,参加了萧家族里举办的一次例行试炼大会。在试炼结束后,带着预料之中的平平成绩,萧楠正准备返回家时,迎面却遇到了几个素日总爱找他茬的家伙,被一通数落和欺负下,萧楠开始了修炼最为重要的东西,毅力以及勤奋,开启了他辉煌的修炼生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声音,萧林迅速回头,望着那出现在身后的身影,顿时大喜,而周围的那些人,面色更是一变,眼中有着惧意闪动。

望着林山身后的那道身影,桃莽与萧杵面色也是有些变化,眼中涌现担忧之色。

萧楠紧绷着脸庞,目光同样是投向了萧林身后,那里,一名身着一袭黑色锦衣的少年用手掌抓着林山的肩膀,让得他无法摔倒在地。

少年看上去年纪约莫有十五六岁的样子,面容俊秀,五官棱角分明,而在其眉心上还有一道竖着的小指般长短的浅浅疤痕,远远望去就如同是闭着的第三只眼一般,脸庞上挂着些许笑容,只不过,这笑容落在萧楠的眼中,则是略微的显得有些冷。

萧槐,萧林的亲哥哥,萧家之中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年仅十五岁,便早早达到了炼体第五级的地步,而这种地步,只要再进一步,便是能够修炼出元气内丹,那时候,放眼萧家小辈中,能够与之匹敌之人却是屈指可数。

“哥!”萧林虽然对于常人盛气凌人,但在这看上去颇为温和的萧槐面前,却是温顺得如同绵羊一般。

“你这点本事,不在家中潜心修炼,跑出来给咱家丢人么?”林宏松开手掌,淡笑道。

“我只是一时间大意了,若是再让我同他再打一次,我可不会输给他!”闻言,萧林脸庞顿时涨红起来,只不过,在说着话的时候,底气明显有点不足,很显然刚才萧楠那一拳,对萧林来说的确是具有威慑力的。

“六手的赤炼拳,不是目前水平的你能够接住的。”萧槐目光投向萧楠,看着他好一会,方才道:“萧楠兄弟,看来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赤炼拳的修炼难度,萧槐自然也明白,想要将此拳法修炼出六手,再怎么说,也得需要数月的时间,但在这之前,他可是没听说过,萧楠会这般功夫。

“区区六手,怎入萧槐哥的眼呢?”

萧楠嘴角扯了扯,开口道,或许是因为彼此父亲间的间隙,萧槐两兄弟与萧楠的关系极差,而同样的,萧楠也对他们自然也没什么好感。

萧楠知道,这萧槐虽然表面看上去和和气气,,但是这家伙,其实比起表面凶神恶煞的萧林还要可恶,萧林之所以能够在萧家小辈中横行霸道,除了其父亲缘故外,也少不了这个萧槐的支撑。

当然,最重要的,在半年前,萧楠便是听萧凌风说过,这萧槐家想要与自己三伯的女儿,也就是萧杵的亲妹妹株儿,订下一门幼亲,只不过这事,直接是被三伯一口回拒了。

而此事,也是令得两家本就不佳的关系,越发恶劣了不少。

“萧楠哥,我们先走吧。”

桃莽偷偷的拉了一下萧楠的衣角,低声道,虽然先前萧楠竟然打败了萧林,让得他极为的惊讶,但眼下这萧槐,不论是在心机上还是武功方面,比起萧林来,都是要难对付许多倍。

“呵呵,萧杵,我可是有着好些天未曾见你妹妹的面了啊,她现在怎么样啊?”萧槐一笑,目光望着萧杵,等待着萧杵的回话,萧杵的妹妹萧株虽然年龄尚小,但却已然是胚子,和这个亲哥哥简直是天壤之别,若兄妹俩一同走在大街上,不知道的人绝对不会想到这竟然是一对亲兄妹,而在这林铜镇中,不少小一辈中的家伙,都是对他妹妹暗中有着爱慕之意,而作为林铜镇萧家年青一代非常有成就的萧槐而言,自然也是不例外。

萧槐虽然是笑着对萧杵说话的,但是萧杵却觉得连后脊背都发凉,不敢怠慢,连忙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她挺好的,多谢萧槐哥还惦记着他。呵呵”一脸谄媚的笑,让萧楠看了都觉得不自在。

但说完话,见到萧楠满面鄙夷的看着他,便低声小声嘀咕道:“他娘的,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妹妹他也敢惦记,看我以后有机会非得揍死他。”

对于身后萧杵的嘀咕,萧楠倒是不曾理会,满不在乎的笑面对着萧槐,若是以前,见到这萧槐,他或许还真是只能吃瘪而退,不过现在却是不同,拥有着石符秘密的他,超过萧槐,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哦?萧楠兄弟,看来倒是不愿意和我多说话的样子啊,你这脾气格倒真是与你父亲相同,真不愧是一脉相传。”萧槐一笑,这话落在别人耳中,却是多了一点嘲讽之意。

闻言,萧楠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怒意。

“呵呵,你放心,我不会和你们这些孩子一般计较的,萧林他是有不对的地方,既然这灵兰草是桃莽所得,那自然必须归还,等回去后,我好好教训一下我弟弟的。”萧槐从萧林手中将灵兰草取饼,对着桃莽微笑着扬了扬。

见到他这般举动,桃莽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竟然不敢上前,他担心他们到时候又是借题发挥找萧楠的麻烦,那样的话,还不如不要这灵兰草了。

见桃莽一时不肯接草,萧槐嘴角不由得微微一翘。

“还是萧槐哥有气量。”

不过,他嘴角的笑意尚还未扩散,萧楠便是笑了一声,旋即在众人注视下踏出步子,走到萧槐面前,也是毫不客气的伸出手,抓住了灵兰草。

萧楠突然间的举动,也是让得萧槐脸色僵了僵,旋即他直直的盯着前者,眼中有着冷色闪动,萧楠之举,可是在众人面前折损他的颜面啊。

而对于萧槐的那种目光,萧楠却是故意视而不见,抓着灵兰草的手掌微微用力,却是发现萧槐手掌正如同铁钳一般的抓着灵兰草,当下便笑道:“哦?怎么,萧槐哥难道也看上这灵兰草了?”

听到这不冷不热的话,萧槐眼角抽搐了两下,随即便缓缓松开手掌,目露寒光的盯着萧楠,良久,却是一笑,道:“萧楠兄弟,对于你那赤炼拳,我倒是饶有兴趣的,不如咱们略作切磋,你看如何呢?”

这最后一句话才刚刚落下,他也不待萧楠回答,便是猛地贴近一步,一掌对着萧楠胸膛劈去,那扑面而来的劲风,比起先前的萧林,不知道强上了多少。

这萧槐竟然说动手就动手,萧楠面色随即一沉,双臂迅速交叉在胸前,护住了要害部位。

“嘭!”

拳掌交接,萧楠顿时感觉到手臂处传来一阵大力以及剧痛,当下脚步便是蹬蹬的倒退了十数步,不过好在基本功扎实,这才未掀到在地。

“元力?炼体第六级?!”

待稳住身子,萧楠目光凝重的盯着萧槐,随即沉声道,在先前,他分明的看见了后者手掌上有着极淡的光芒浮现,那显然是元气的力量!

那也就是说,这林宏,居然是踏入了炼体第六级的地步,而且体内,也是诞生元气元丹了!

萧槐瞪了萧楠一眼,不禁眉头一皱,对于先前一掌居然未能将后者打败,他显得并不是很满意,不过他有信心,五七招之内,必将萧楠击溃,这便是身为炼体第六级强人的自信。

“萧楠兄弟果真是好本事,我们再来!”

眼中寒光一闪,萧槐显然并不打算就此放过萧楠,微微一笑,竟然再度对着萧楠急冲而去,这一次,不少人都能够看见,在他的身体上,有着淡淡的微光涌动,当下不少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望着那来势汹汹的萧槐,萧楠的怒目而视,而就在他咬牙准备全力施展赤炼拳跟他拼时,一道含着怒气的叱喝声,突然响起。

“都停手!”

萧槐的脚步,也是因为这道声音顿了下来,目光望去,只见得一名少女正从自动分开的人群中走出,俏脸上,布满着怒气。

少女身着一袭粉红色锦衣,看上去约莫在十七八岁左右,年龄比起其他人,倒是要略大一些,其容貌也颇为俊俏,赤褐色的马尾辫垂直翘纤腰,那两道微竖的眉毛,透着不逊男儿的一股英气。

“是萧梅姐!”

一见到此女,周围顿时响起一道道惊呼声。

“原来是萧梅姐。”那萧槐见到她,也是一笑,道。

“萧槐,都是同为萧家族里木字辈的人,切磋也用不着施展元气吧?”那被称为萧梅的少女,看了一眼场中,皱着眉头道。

“我手下有分寸的,若是萧楠兄弟躲闪不及,我会及时将力道收回至三分的,伸缩自如,我有这个把握,而既然萧梅姐这么说了,那我们收手就是了。”萧槐漫不经心的回道。

萧楠此时也收了架势,叫了一声萧梅姐,此女乃是大伯的女儿,虽说身为女儿身,但却是现在萧家木字辈中实力最出众的人,据说在半年前她便是达到了炼体第六级的地步,如今精进到什么地步也没人知晓,不过连萧槐这样身手的人也对她敬畏几分就足以见得她目前的实力如何了。

“跟自家兄弟打闹算不得什么本事。要想显露本事,到时候林铜镇的狩猎开始了,你有能力的话,跟其他几家的小一辈分个上下,那时若是胜了,才算得是真本事。”萧梅一副大姐的派头斥道。

“萧梅姐说的是。”

萧槐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然后抓着灵兰草走近萧楠,将灵药抛给他,随即用仅有两人听见的声音低声的道:“三个月后的族比,我会进入前三名的,然后就以此条件请求爷爷开口,让我先与株儿订一门幼亲,冤冤相报何时了啊,我这可是为我我们两家的未来着想啊。”

说完,他还看似熟络的拍了拍萧楠的肩膀,这才笑眯眯的转身,带着萧林扬长而去。

望着萧槐的背影,萧楠拳头却是缓缓紧握了起来,眼中有着冷意闪动,株儿虽说只是自己的一个堂妹,但是却同自己的亲妹妹差不多,听到萧槐这样激自己,自然是怒从心头起。

“想要拿到前三名,没那么容易!”

萧槐虽然已经将自己落下了一大截,但得到了石符的萧楠,却是有着信心,配合着他的努力,定然能够在族比之前,赶上萧槐的!

望着那远去的萧槐二人,萧梅这才走向萧楠几人,笑道:“萧楠弟弟,没事吧?”

“恩,这次也多谢姐姐了。”萧楠点了点头,这萧梅以及其父亲从小对他都还不错,因此两人关系也很好,只是这些年萧梅勤于修炼,便很少与这几个弟妹在一起玩耍了。

“我看刚才你与萧林交手,应该是达到了炼体第四级了吧?”萧梅有些讶异的道,她可是知道,萧楠修炼的时间,其实比其他的几个弟弟甚至还要晚一些的,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便是达到了第四级,那惊人之速度真是让人不敢小觑。

“呵呵,也许是侥幸吧。”炼体第四级并不容易隐藏,毕竟这是表现在身体最外部,所以萧楠倒并没有隐瞒,当下点了点头。

“看来你爹爹的修炼天赋,倒是被你一点不落的给继承了啊。”萧梅娇笑了一声,随即正色道:“不过现在的你,跟萧槐闭起来还是存在着很大的差距,据我所知,他恐怕早在三个月前就达到了炼体第六级,体内已经衍生了元气元丹,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跟他碰,免得吃亏。”

“多谢姐姐提醒,我知道了。”萧楠倒没故作逞强,现在的他,的确还不是那萧槐的对手,不过,他却有信心,将其超越!

“那好,你就好自为之吧,我也要回去修炼了,族比就快要到了,你可得加把劲啊,你爹可是很看重这次比试的。”萧梅娇笑着拍了拍萧楠的肩膀,然后与一旁的萧杵二人打了一声招呼,便甩着马尾辫转身轻步而去了。

“你看,萧梅姐真的是够威风,就连那萧槐在她面前都不敢放肆,爷爷对她可喜欢着呢,有时候连武学都是亲自教导。”望着萧梅那修长的倩影,萧杵有些羡慕的道。

“还不是是你自己懒,你比我炼功可要早吧?从去年你到现在你的炼体就没见提升过。”萧楠的话显然有些夸张,但是萧杵确实是没有什么大的进步,萧楠也不再做过多的停留,领着桃莽,便转身而去。刚走了两步,便回头对萧杵说道:“对了,告诉株儿妹妹多小心些,那个萧槐不是个好东西,他一直惦记着株儿妹妹了。”

萧杵面色无奈的点了点头,便也和他们分道扬镳,各自回家了。

“萧楠哥,对不起啊,我以后再也不自己偷偷去采药了…”两人走到回家的山路上,桃莽见到萧楠面色不好看,便拉着他的衣角,可怜兮兮的道。

“下次别自己出来跑就是了,免得我不在,遇到了坏人,到时候不好收拾,你等以后我变强了,也就没人敢欺负你了。”本来还想责备一下他的萧楠,见到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心头的火气也是减弱了下去,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又是拍着胸口笑道。

“我也想要修炼。”桃莽挺了挺小鼻子,突然道。

“你不是说你只管帮家里多做些家务,让我能够专心练功么?”萧楠笑道。

“现在不一样了,萧槐和萧林也是两兄弟,我们也是两个兄弟,如果我也修炼了,那到时候再有人想欺负我们就没那么容易了,那萧槐和萧林就不敢欺负萧楠哥了。”桃莽吐了的小舌头,可爱的道。

萧楠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桃莽天生体质并不十分适合修炼,就是炼功也只能是平平,所以一开始父亲就没打算让他修炼,于是,手指弹了一下桃莽光洁的额头,道:“回去后不许说今天的事,知道么?”

“哦…”桃莽皱着小脸,拉长的声音,在山路上回荡着。

虽说萧楠与桃莽都未曾说起下午的事,不过显然,这件事情并没有成功的隐瞒过去。

“你下午又跟萧林他们打架了?”晚饭时,萧凌风放下手中的碗筷,淡淡的道。

萧楠不置可否,只是埋头吃饭,一旁的简珍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嗔怪的看了萧楠一眼。

“爹,不关我哥的事,是我…”桃莽怯生生的道。

萧凌风瞥了两人一眼,脸庞上没有太大的波动,他的目光只是盯着萧楠,道:“我听说,你还把萧林给打败了,有这个事情么?”

萧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

“把手给我。”见到萧楠点头,萧凌风眼中顿时泛起一抹波动,他伸出宽大的手掌,直接便是将前者手臂握住,轻轻一弹,平淡的脸庞上终于是涌现一道难以掩饰的喜色:“已经炼体第四级了?”

“是。”萧楠再度着头皮点头。

“真是好啊,哈哈!”得到了确认,萧凌风终于大笑出声,笑声中,充斥着欣慰与欢愉之色。

望着笑得如此欢畅的萧凌风,萧楠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看来是不会挨骂了…

而在一旁的简珍,见到畅笑的萧凌风,也是不由得抿嘴一笑,目光宠爱的望着萧楠,她心中自然是明白萧凌风对萧楠倾注了多么大的心血,在他认为,当年的他,为萧家损失了一个天才,也葬送了萧家的希望,所以,格有些执拗的他,这些年一直都是想要再还萧家一个天才,而他最为期盼的那个天才,自然便是萧楠了。

“你升入第,似乎也就在前些天吧?怎么会提升这么快?”欢喜之余,萧凌风突然有点疑惑的道,这么短的时间,便是从第达到第四级,那速度,可是极其迅猛了,但并没有依靠什么灵药的萧楠,怎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我也不知道…自从上次吃了那长白老参后,就感觉平时修炼时效果似乎好了许多。”听得萧凌风问起这个,萧楠心头一跳,在心中迟疑了一会后,终于还是面不改色的撒了一个小慌,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石符的秘密,还是不要随意暴露的好,不然的话,恐怕会有大祸临头。

“哦?”闻言,萧凌风也是皱了皱眉,长白老参不过只是一品灵药,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功效?

“是楠儿的身体对灵药吸收特别强的缘故么?我听说一些人得天独厚,身体对于灵药的吸收程度,远远比常人强数倍。”一旁的简珍,笑着道。

“恩,或许是有些这个缘故。”萧凌风也是点了点头,他倒也是听说过这种事,不过若萧楠若果真的拥有着这等奇异体质的话,那有着这修炼速度的话,倒也并不是痴人说梦。

“看来以前倒是忽略了,楠儿若真是有这个天赋,要在族比上取得好成绩,倒不是不可能的事。”萧凌风欣慰地一笑,手掌在怀中掏了掏,然后取出一卷布巾,小心翼翼的将其在桌面上摊开,顿时一股香气便是弥漫开来,一片发着淡淡银光的草叶出现在了几人眼中。

草叶通体银色,然而在那银色中,却是能够看见淡蓝的液体在其中缓慢的流动着,如同小溪流一般。

“这是…二品灵药,银芝草?”见到着夜色草叶,简珍顿时掩嘴惊声道。

“这就是二品灵药么?”萧楠也是好奇了看了一眼那夜色草叶,然后嘴角不着痕迹的撇了撇,这东西虽然看似不凡,不过似乎其中所蕴含的灵气,依旧是比不上那从石符中渗透而出的神秘液体。

“呵呵,昨天去了一趟山里,运气不错,遇见了这东西,简珍,明日便将银芝草给楠儿熬了。”萧凌风笑着道,然而还没笑多久,面色便是微微一白,剧烈的咳嗽了两声。

“爹,我不需要的,你还是留着自己疗伤吧。”见状,萧楠急忙说道。

“没关系,在取药时遇见了一头比较难缠的畜生,交手之下动了一点点气血,不碍事,而且爹的伤都这么多年了,这些灵药,已是没了什么大太的作用了。”萧凌风摆了摆手,道:“还有不到三个月时间,便是族中比武大会了,这段时间,你只管尽力修炼才是,灵药的事,就由爹来替你想办法。”

萧楠望着平日颇为严厉的萧凌风脸庞上那难以一见的慈爱笑容,眼睛已经有些泛红,而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而他在的心中,则喃喃自语道:“爹,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天色已晚,你先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修炼呢。”萧凌风挥了挥手,道。

“知道了,爹。”

萧楠应了一声,然后便是与桃莽下桌,在走出房门后,依旧还能听见里面萧凌风那爽朗的笑声,这般笑声,他们都是好久未曾听到了…

双拳轻轻地握了握,萧楠偏过头来,刚欲让桃莽也回去休息,却是见到此刻的他,那一张天真的小脸,却突然赤红起来,一丝丝肉眼可见的灼气,缓缓的从其体内渗透而出,让得附近地面,尽在咫尺的萧楠都能够感觉出那股滚烫的热气。

“糟了…灼气又发作了!”

眼见桃莽忽然浑身发烫,萧楠一时间惊慌失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